20.那些事

    也许是那一声婆婆让黄蓉很是无语,自己虽然声音苍老,但是那曼妙的姿,哪是老人家会有的,郭靖的憨引起了黄蓉的无限好奇,要是还是旧时年少的黄蓉,估计早就要求着和郭靖一路,探探他的憨,可是现在的黄蓉却少了那份心思,只是微微颔首,转就离开了。

    黄蓉却不知,这一离开,她以是错过的太多。

    或许是心悸的毛病影响了子,黄蓉一路上也就是自己不停的走走看看,有的时候蓉儿甚至会想起那个打过自己两个巴掌的女人,也不知她现在过的怎样。许是长大了的缘故,她倒是能稍稍理解那个女人了,当然,如果她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肯定会毫不客气的甩她两个巴掌。

    黄蓉也不曾记路,本就是和爹爹怄气,才跑了出来,随着马乱走罢了,老马识途,这匹倔东西就跟个兔子似的,一路上不停的向着林子里钻,这不,蓉儿一个没注意,又不知道被这个东西带到哪里了,蓉儿看着周围郁郁葱葱的林子,只是叹了口气,踢了马儿一脚,啐了一口,倒也习惯了。

    黄蓉走了走,抓了只鸡,想想周围好似没有湖,倒是有条小溪,没有荷叶,也做不成叫花鸡,便在河边杀了开膛褪毛洗净了,便插在了一根木棍上,准备做只烤鸡,所幸她倒是一直带着些调料,也不必担心太过无味。

    烤着烤着,香气倒是出来了,但是蓉儿看着那一滴滴落下的油脂,突然没了吃的**,她好像刚刚在河里看到有鱼。

    等到黄蓉拿着鱼过来,就看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老的那个倒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吃着,小的那个脸上带着些局促,还在轻声的劝着老人。

    黄蓉看见老人少了的那个食指,瞳孔缩了一下,再看清那个年轻的长相,更是愣住了,这是那个傻小子?

    “女娃娃的手艺真好!”洪七公打了个嗝,摸了摸肚子,眯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黄蓉。

    郭靖看到主人家来了,更加的局促了,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等到黄蓉走进的时候,倒是愣了一下,这个香味,好熟悉啊。郭靖觉得自己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忘了什么,有些懊恼的锤了锤头。

    洪七公斜了郭靖一眼,“傻小子,你别再砸你的脑袋了,本来就够笨的了。”

    郭靖倒是没理会七公的调侃,裂开嘴笑了笑。

    黄蓉看看七公,再看看地上的那堆骨头,只是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鱼,“七公要不要再尝一点。”

    七公看了看黄蓉,突然笑了开来,“你这个女娃娃和你爹一样,鬼精鬼精的。”

    郭靖听到黄蓉的声音倒是愣了一下,突然一拍脑袋,高声说,“我明白了!”

    七公还在啃着鸡脖子,听到傻小子的声音,倒是噎了一下,吐出喉咙里的骨头,七公没好气的问道,“你明白了什么?”

    郭靖倒是没理会七公,一手指着黄蓉,声音里面带着点惊吓的说:“婆婆?”

    黄蓉抽了抽嘴角,没说什么,七公再一次的被卡主了,这次是真的咳了半晌才把骨头吐了出来,有些无语的看着郭靖,这傻小子是魔怔了吧!

    这厢倒是不管郭靖的惊讶,七公看中了黄蓉的手艺,死活要带着黄蓉一起,黄蓉倒是无所谓,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郭靖在接受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是婆婆的事实后,倒是对黄蓉好的很,他总是认为一个姑娘家的单独出来,还要扮作是老人家,想必是吃了不少苦的。

    从被爹爹带回了桃花岛,黄蓉就再也不曾被人这般的照顾过,在郭靖有意无意的照顾下,黄蓉感动的不得了,虽然心悸天天的发着,一次比一次的疼着,却挡不住蓉儿越来越多的想着郭靖。

    或许是天牵红线,即使他们的相遇和原来大不相同,黄蓉还是把一颗少女心扔在了憨厚老实的郭靖上,可是郭靖就像是一点都不晓得一般,就像是对一个妹妹般对她好,却不曾对她暧昧过,亦没有任何的承诺。

    再怎么淡定,再怎么冷漠,黄蓉也只是个二八芳华的少女,心牵着郎,可是这郎就像根木头一般,总是让黄蓉心悸的同时时而甜蜜,时而彷徨。

    但是,这或许只是黄蓉自己做的一个美梦而已……

    青衣怪面的男子站在了庭院里面,旁边站着的是她已经瞎了的梅师姐,在爹爹处理完了师兄们的事,黄蓉看着黄药师的目光投向了自己这边,不知怎的,黄蓉心里闪过了一丝害怕,但是还是擦擦手心的汗,她知道爹爹一定不会喜欢靖哥哥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她必是要嫁给靖哥哥的,她可以和他慢慢的磨。

    “蓉儿,和我回桃花岛。”带着黄蓉单独出去,黄药师看看天上的月色,声音不算大,却充满了不可置疑的感觉。

    黄蓉咬了咬唇,“爹爹,我不想回桃花岛!”

    黄药师转过了,看着黄蓉,眼神有些锐利,黄蓉有些抵挡不住,微微转过了脸。

    “为什么?”黄药师问道。

    黄蓉看了看黄药师的脸色,低低的说:“我喜欢靖哥哥。”

    黄药师听到这个,心里哐当一声,便落了下来,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不许!”

    黄蓉看着黄药师,眼睛里面有着这么多年被漠视的怨恨和被黄药师拒绝的不满,“为什么?!”

    黄药师看到黄蓉有些怨恨的眼神,突然觉得全都感觉没了力气。“蓉儿,你不可以。”

    黄蓉的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气,为什么,既然你已经不再疼自己了,为什么不让我去找自己的幸福?

    黄药师一向是不喜欢解释的,但是,蓉儿是自己和阿衡的女儿,黄药师眼睛里面闪过了一丝痛苦,面容也像是在霎那间老了数十岁。黄药师叹了口气,“蓉儿,你中了一种毒,不可以动。”

    黄蓉一时间傻住了,“什么……意思?”

    “我当年找到你的小村庄,旁边的山谷里面有一种有毒的花,你这些年的心悸就是中毒了,每次当你绪激动的时候就会毒发,你不能动。”黄药师的面容有些颓废,声音里面却很是冷静。“我欠沐云儿一个人,要不是她,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中了什么毒。”

    黄蓉一个字都不相信,这太可笑了,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毒!

    黄药师看着女儿的眼睛里面带上了些愧疚,“我这些年疏远你也是这个原因。”

    黄蓉看着自己爹爹坚定的眼神,心里面一动,心就像是被紧紧的攥住,生疼生疼的,可是这种疼痛怎么比的上自己心中的空落。黄蓉苦笑,刚刚动,刚刚识,却得到了这样的消息,老天,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

    心中,大苦,大悲,大伤,一口血憋不住,喷了出来。往的淡定不复存在,一直压抑的绪再也忍不住爆发了出来,黄蓉突然恨上了黄药师,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远离自己,在自己刚刚动的时候就告诉自己自己没有的权利!这是多么的残忍,这个,就是自己的父亲!

    黄药师看着黄蓉吐血,有些担忧的上前,却看见黄蓉抬头看他的眼中充斥满了怨恨,一时间僵在了当场。

    黄蓉捂着口,大口大口的吸着气,眼睛却一直看着黄药师,带着恨,这样的父亲,这样的父亲!黄蓉转过,她不要这样的父亲!

    黄蓉有些踉踉跄跄的走着,黄药师再背后看着,却没有上前,脸上的面容愈加苍老,心中也充满了颓败,这样的感觉,还是自阿衡死后的第一次,黄药师摸着别在腰上的玉箫,有些失神,阿衡,我是不是做错了。

    黄蓉踉踉跄跄的出了院子,刚刚争执的时候就很担心黄蓉脸色的郭靖一直跟着父女两个,看着黄蓉走了出来,就迎了上去。走上前,才感觉到了黄蓉上淡淡的血腥味,有些急了,连忙上前,“蓉儿,你怎么了?”

    黄蓉感觉自己脑袋里面有些混乱,心里疼着,感觉自己像是踩在棉花上面,听到一个关切的男声,黄蓉看了过去,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不知道怎么的,黄蓉突然感觉到自己极其的委屈和伤心,扑了过去,抱住了郭靖,“靖哥哥!”

    郭靖吓了一跳,有些手足无措,只能连声的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黄蓉抬起了脸,眼中盈着满满的泪,和平时的飘然仙的样子已经差的太多,“靖哥哥,我,爹爹要带我会桃花岛,可是,我,我舍不得你。”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郭靖听到这里,倒是松了一口气,笑的憨憨的,“蓉儿,你在外面这么久,你爹爹自然担心了,你回去陪陪他也是好的。”

    黄蓉有些痴痴的望着郭靖,靖哥哥,你可知道,蓉儿和你已经是有缘无分了……

    郭靖倒是不知道黄蓉心中的思绪起伏,还是一直憨笑着说:“等蓉儿你什么时候再出来了,跟我说一声,我带你去看看大漠。”

    蓉儿看着笑着的郭靖,低低的应了一声,心中有些酸,有些苦,也有些甜,傻哥哥啊……

    郭靖提到了大漠,倒是来了精神,突然一拍脑门,“蓉儿,我好像都没有和你说过一件事,天,我真是笨死了!”

    不知道怎么的,黄蓉听到郭靖的这句话,心里突然涌上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