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黄药师

    这几,黄蓉过的是苦不堪言,云儿给她下的是能暂时封住内力的药,内力不能动,黄蓉的火气一比一大,心口也疼的一比一厉害,有时候甚至能活生生的痛晕过去。子难受了,黄蓉的脾气当然愈加大了起来,这般恶化下去,老顽童甚至每都在村子里面游,也不愿去触黄蓉的霉头。

    “老顽童!你又做了什么!”蓉儿一听到院子外面的喧哗就忍不住心烦意乱,心里暗暗的骂道。这几没了云儿的管辖,黄蓉子实在是不好,管不了老顽童,老顽童也干起了一些平时没法子做的事,一天到晚的在外面胡闹。

    这不,老顽童见着人家的鸡,便想到了前些子云儿他们做的叫花鸡,老顽童便忍不住了,便想要做一次梁上君子,本来以老顽童的功夫,摸只鸡又怎的会被人发现,可云儿怕老顽童追上自己,便也给他下了些药,可怜的老顽童,空有些招式没了武功,今便被农家养的几只土狗发现围攻了。

    “你这老滑头,都这般的年纪了,怎的还会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乡里乡外的,大伙都认识,这次也怪老顽童不好,偷的竟是一户老夫妇的鸡,老夫妇在乡里呆了数十年,老爷子是个秀才,甚至还在乡中私塾教过几,乡人一般甚是尊重。这次见他家出了事,便一齐聚了过来。

    黄蓉本以为是老顽童不小心踏了某户的庄稼,又或是和小孩儿们玩耍的时候不小心摔着了谁,本不想多言,但是听到乡亲们的你来我往,黄蓉的脸都气的通红,忍着心悸,黄蓉带着微微的笑容,暗暗的瞪了老顽童几眼,向老秀才夫妇说了些好话,将云儿留下的银子赔了点给夫妇俩,人群见事已经了结,也都结伴指指点点的走开了。

    黄蓉何时被这些村野中人这般指指点点的还无法说什么,整个人甚至有些气的发抖。等人群都散开了,才狠狠的瞪着老顽童,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恨,你给我等着。

    老顽童何尝愿意和这个脾气越发大了起来的大小姐相处,只是他醒来的时候也看见了一封信,女娃娃说黄药师来找姑娘了,可是她不想见黄药师就先走了,本来还气着女娃娃怎么就自己跑了,但是想到自己还答应了师兄的,一定要把九真经拿回来的,便也无法,老顽童只能跟着黄蓉,但是天天总要弄出点事来,气气黄蓉。老顽童冲着黄蓉摆了个鬼脸,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看的黄蓉几乎要吐血。

    好容易熬到晚上,黄蓉一个人坐在软榻上,看着烛火一点点的摇摆发呆,自个儿的子,不对。她当时一时激愤,曾经打开过云儿给黄药师的信封,里面居然只有一句话“吾女蓉,勿看”

    黄蓉的心里有些凉,这个女人怎的这般的了解自己,居然会算到自己会打开第二封信,难道,她在桃花岛上面一直都是在伪装么?

    等到子好了些,蓉儿能够出屋做饭的时候,在厨头,居然发现了另一封信,也是云儿给黄药师的,当时,蓉儿也已经清醒,看到此心便突然一下子凉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一阵的风吹过,吹得人脊背后面一阵发凉,烛火也闪动了几下,屋子里面隐隐绰绰的,让人心中有些发毛。黄蓉的眼睛却一下子亮了起来,忙起,奔出了屋子,“爹爹!”黄蓉定眼看去,一个青衣,腰间别着一只玉箫,脸上带着一副僵硬如同抹了一层石膏的面具的男子站在院子里面,气质若仙。

    黄蓉一下子便扑到怪脸男子的怀中,一时间各种绪闪动,思念,郁闷,伤心,愤恨,各种绪带着心悸,一下子涌了上来,黄蓉一下子居然忍不住了,张口便喷出了一口黑血。

    黄药师连忙抱住了黄蓉,看着怀中分别了两年之久的小女儿,本来有些激动的心在蓉儿喷出一口血之后也变成了焦急,脸上抓_住了黄蓉的右手,住着脉搏,明明是僵硬的表,却硬生生的让人看出了他的眉头已经皱起。

    黄蓉看着自己爹爹的表,心中咯噔一下,凉了半截,自己这是怎么了?

    黄药师除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里面的清隽姿容,眼中却充满了不解和担忧,“蓉儿,你上的毒,我不曾见过。蓉儿这段时间遇到了什么?”

    黄蓉本以为是沐云儿给自己下的毒,谁知道黄药师的一句不认识,让黄蓉立刻就出了一冷汗,不认识,那就不是沐云儿下的毒,可是……她被谁害了么?但是症状也是自己也是自己那次跑到无人谷中给爹爹送信之后才有的,后来她们不曾碰到什么高人啊!?

    黄药师看着黄蓉脸上带着些惶惶,难得的温声道“蓉儿不必着急,你上的毒并不猛烈,爹爹会找到办法_医治的。”

    黄蓉听到黄药师的话,微微缓了口气,可是不知为何,心里却还是有些没底。

    黄药师环顾了一下,微微皱着眉头,“沐云儿和恒儿呢?”黄药师的声音有些冷淡,以他的聪明才智,何尝猜不出是那个女人带走了孩子,只是他不知道她为何要这般做。

    蓉儿看了看父亲,咬了咬唇,才低低的道“上次清晨,我给爹爹寄信被她发现了,前几本来想把她们迷晕过去省的他们闹腾,谁晓得,女儿一时不察,被,被迷晕了过去,醒来后就见不到他们的踪迹。”

    黄药师细细的看着黄蓉,眼睛里面的神色有些深沉,眉头还紧紧的皱起。沉吟了半响,才缓缓说道“没想到那个女人的心计这般的高。”连蓉儿也能瞒过。

    黄蓉没说什么,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默默的递给了黄药师。

    黄药师拿到了手中,封面呈暗黄色,还未打开,上面有着整齐的簪花小楷,上书“吾夫黄药师礼鉴”,皱了皱眉,撕开了信封。

    云儿上辈子修,学过很多东西,甚至有段时间也算是沉迷于练字的,写的是簪花小楷,字迹清晰流畅,转角处圆润自如,若是往黄药师见到这样的一幅字说不定会赞一声,但是现在却没了这个兴致。

    黄药师一目十行的看完了这封信,又转眼皱着眉看了看黄蓉,再低下头仔细的看了遍信,沉吟了半晌,脸上的表变了几变,最终归于平淡,便将信撕成了碎片。

    黄蓉看着黄药师,眼中有些疑问,黄药师只是看看黄蓉,脸上淡淡的,没什么表,眼睛里面有了三分的怜惜,“那解你上消内力药的解药我并未带在上,今蓉儿先歇一晚,明便和我回桃花岛吧,往后不要出来了。”

    蓉儿瞪大了眼睛看着黄药师,不让自己出来了?忍不住脱口而出:“那那个女人和恒儿呢?不去找她们么?”

    黄药师摇了摇头,“她这般的躲着我们,又何必去找,自是随她去了。”

    黄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黄药师,这,这,自己可以完全无视了那个女人和恒儿,可是,爹爹为什么不去找她们?

    黄药师看着女儿有些不相信的眼神,微微叹了口气,她都那般说了,自己又何尝好意思再去,本来他就不想娶她,原来她亦同。总归,蓉儿的事,自己是欠了她的了,既然她想着离开,那便让她离开吧。

    黄药师也不和黄蓉解释些什么,将黄蓉送进屋中,给她喂了几颗解毒的丸子,便转过,脚尖一踏,便像是一缕幽魂一般飘飘忽忽的出了院子,貌似是朝着后山的方向前进。黄蓉在背后咬了咬唇想了想,踏了下足,也无可奈何。爹爹到底为什么不让自己出桃花岛?

    而此时的云儿刚刚带着恒儿进了襄阳城,自己的那封信,云儿有一半的把握黄药师不会追来,他现在估计还忙着呢,尤其是他宝贝女儿上的毒。而剩下的一半几率,云儿故意和黄蓉说过要来襄阳,以聪明人的思维,肯定会越想越多,那么,自己被追上的可能就会很小,而两个聪明人加在一起的话,云儿耸耸肩,似乎没什么好担心的。

    现在,自己最想的也就是带着恒儿长大罢了,至于桃花岛,黄药师,都已经是过眼云烟了。

    云儿握紧了恒儿的手,恒儿正望着街边大声吆喝着叫卖金刚酥,玉带糕,油茶米窝的小贩子留着口水。云儿望着小儿垂涎的样子,笑了笑,带着他慢慢的走着,看着。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