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无题中

    在外面漂泊的二年,云儿一行四人去过的地方很多,逛过戈壁,爬过沙漠,去过草原,也浏览过雪山的风华。风景自然是美不胜收,然而最让云儿脱胎变骨的还是人心一项。

    好不容易逃脱了桃花岛,这可谓是她活了几十年第一次能够领略古代的人文风,云儿怎么可能愿意立刻隐居在一处,默默地养大恒儿,总该到处转转才是。

    但在见过金人将汉人踩在脚底肆意戏弄,看见南宋权贵对着蒙人奴隶的无端打骂,见到战场后面城池的鲜血和悲伤后,更是见识到了什么才叫饥荒,那遍地的饿殍,一片赤色的大地。

    云儿想起到一个小孩,约莫和恒儿一般的大小,人生未曾开始却永远的倒下了,死的时候上已经出现了浮肿,是吃多了观音土的症状,若不是他的爹娘的坚持,这个孩子在死后也留不得一具全尸……

    易子而食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蓉儿这么早去哪里了?”天色虽已经亮了,但太阳还未出来,远处的山都是蒙蒙的,看不大清楚。黄蓉本以为院子里没人的,便也只是放轻了动作罢了,猛不防听到一个略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也惊了一下。

    云儿微微笑着看着黄蓉被她的声音猛地惊了一下,便迅速的回过了神,脸上也让人看不出任何出来,微微赞叹,不愧是黄蓉,这两年的游历也抹去了她大半的稚嫩,做事倒是越发圆滑了。

    黄蓉收敛了脸上的表,迅速的把惊愕换成了带点依赖的微笑,“云姨,你怎么都起了?”走过来抱住了云儿的胳膊,好似一个依恋母亲的小孩。可惜,双方的心里都知道,一切不过虚幻罢了。

    云儿带着点疼宠的摸摸黄蓉的头,“恒儿要出恭,又有点怕黑,我陪着他罢了,被他叫醒了,也走了困,见天也亮了,便出来走走。”云儿摸摸黄蓉的脸和手,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还带着点责怪,“蓉儿去哪里了?怎的手上脸上怎般的冰凉?”说着还抓住了黄蓉的凉凉的手,仿佛就是在面对一个不听话的小孩一般。

    黄蓉定定的看了看云儿,仿佛在出神一般,随后又反抓住云儿的手,脸上带了些感动,“云姨,你对我真好……”

    云儿疼惜的拍拍蓉儿的脸颊,“蓉儿和我处了两年,我怎会不疼你,这么早,你最近子又不好,怎好出去乱晃。”声音里还是带上了一丝责备。自从前段时间从一座山里出来,黄蓉的子便有些不大好。

    蓉儿憨憨的笑着,貌似憨,可惜那眸子里的灵气却又不是这样,“云姨,我没事~,你不要担心嘛~”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撒的意味,还不住的摇摆着云儿的手。

    云儿任她晃了几下,“好了”云儿抽出了手,理理黄蓉的衣角,“我就知道,蓉儿嫌我啰嗦了~”声音里面好似还带了些落寞。

    黄蓉微微低下了头,眼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虞,声音里面的如同小女孩的嗔也少了三分,“这段子一直不大好,有些心绞痛,昨晚梦见爹爹,便早早痛醒了,睡不着,子又不大爽快,便想着出去走一遭,缓缓心绪。”

    云儿看着蓉儿微低下的脑袋,心里有些玩味,眼睛里面的疼宠却好像要满满的溢了出来,有些受伤的揉揉黄蓉的头,“蓉儿是有些怪我这般的拘着你么?”

    黄蓉惊了一下,脸上忙摆出了往常的那副小女孩的俏样,对着云儿笑着说:“云姨,你在说什么?你这般的关心我,我又怎会不识的好人心?”

    云儿微微叹口气,脸上也有着一丝欣慰,“蓉儿,我并不是想拘着你,只是你子要紧,晨儿里又凉,你怎好不披件袄子就出来了。看看,手都冻白了吧。”说着,便低下头,帮她揉着手。

    蓉儿的眼睛里面神色闪动,却在云儿抬头的瞬间变成了感动,只听她的说道,“知道了,云姨,以后不会这般了。”

    云儿似乎很吃黄蓉这一,脸上原来还有的一丝责备也消失了,只余柔和,只是声音里面还是有些的责备的意思的,“知道了还不快回房加件衣服,冻着了怎好?哦,对了,我给你置了一个首饰盒子,蓉儿也是大姑娘了,也该打扮打扮自己了。”

    蓉儿脸红了红,哎了一声,转进屋,只是在转的时候,脸上的红晕全都消开,神色中还是带上了一丝的不确定,她……到底知不知道?黄蓉暗暗的咬咬唇,爹爹……

    唔,该死的,怎么又疼起来了……

    云儿在后面还是带着一脸温柔的笑看着黄蓉离开。这么早的天啊,啧啧……

    蓉儿,我从不曾主动害过你,只是,天亦有眼,你前世怎般的欺侮恒儿,这世天亦还报在你上,我与你,两不相欠了……

    太阳一旦出来天便亮的很快了,恒儿也五岁了,在桃花岛的时候云儿就开始教着读书写字,现在也开始让恒儿练练马步,打打基础。虽然只是暂时的停在了这个小村庄里,云儿也不曾中断过恒儿的学习,所以辰时不到就把恒儿喊了起来念书。

    听着恒儿稚嫩的声音还带着些睡意的念着《千家诗》《百家姓》,云儿在厨头一边含着些笑意的点着头听着,一边忙碌着。老顽童是被云儿狠狠教训过的,也不敢扰了恒儿念书。

    “云姨”一声很明媚的女声传过来,云儿的手稍稍顿了一下。

    云儿抬起头,灶上蒸着包子,白白的蒸汽,蓉儿看不清云儿脸上的表,只是听见云儿有些温婉的声音,“蓉儿怎么来了?怎的不多歇一会?”

    黄蓉微微笑着,脸上有些苍白,却有一股灵动之气透了出来。“歇的头疼,过来看看有什么事可做的,还有谢谢云姨的首饰盒子,我很喜欢。”

    诚然,那盒子是杨木雕花的,虽算不上名贵,但是样式确是很别致的,黄蓉虽看不起那材质,倒是对那样式很是喜欢。

    云儿擦擦手上的水,走了过来,“谢什么,蓉儿子不好,还是歇歇,等你子好了,云姨可不会放过你,再说也没什么好忙的。”云儿手上施了些力,不容置疑的把黄蓉按到了凳子上,笑了笑。

    黄蓉见状也从善如流的点点头,乖乖的坐下。却在云儿转的时候咬咬唇,这是在……防着我?心里瞬间染上了一抹不愉快。却听到云儿柔柔的声音,“过几我带着你去镇上看看吧,你子不爽,总归是要看看的。”

    黄蓉立刻惊了一下,失声道:“不要。”

    云儿抬头看着她,白白的蒸汽挡着,黄蓉看不清云儿的表,她的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还带着点疑惑,“什么?”

    蓉儿定定神,说道:“云姨不用麻烦了,蓉儿的子自己知道,没什么大碍,更何况镇上又会有什么大夫,不过是一群庸医罢了,又何必这样麻烦呢。”

    看不见表,蓉儿也只能听见云儿叹息了一下,带着些疼惜的声音,“蓉儿,罢了,我也不你,等过几去了襄阳再说吧。”

    蓉儿惊了一下,“云姨要去襄阳?”

    云儿抬头看着蓉儿一眼,“嗯”了一声,便暖暖的开口道:“只是寻着了这里歇脚罢了,再加上蓉儿你的子不好,过几便出发去襄阳给你找个大夫。”

    蓉儿有些急急的开口:“云姨不是前儿个还说要去淮河一带看黄山的么?”

    虽看不清云儿的表,但是她的声音里有着温柔和怜惜,“蓉儿的体要紧,襄阳离的近,就先去襄阳吧,黄山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等蓉儿子好些了,我们再一起去吧。”

    蓉儿咬咬牙,她就知道,又是这样!

    缓缓神,黄蓉放平了声音,才开口道:“那云姨,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雾气散开了些,袅袅的白雾中,黄蓉看见了云儿的脸上似乎带着些调侃,“蓉儿有些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么?这般心急?”

    黄蓉嗔的声音里面带着些羞意,“云姨,我只是问问罢了,难道……有什么不方便的么?”

    气氛一瞬间紧绷了些,雾气也散的快差不多了,蓉儿看着云儿,眼睛睁得大大的,猛看起来她的眼睛中充满了好奇和天真,云儿也同样温柔的看着她,这幅景仿若是母女间的对视一般。

    云儿的声音柔柔的,仿佛是对着“哪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我也没有定下,总归要等上几收拾一下的。”

    蓉儿也微微吐出口气,略略放下了心,这她还是知道的,云儿一般在出发之前总是喜欢准备各种东西,每次都要花上几,这几自己可不能离开。

    灶台旁边的云儿掀开了锅上的盖子,白色的蒸汽冲了出来,云儿的脸再次全都掩在了蒸汽中,云儿把包子捡了出来,如果黄蓉看见了云儿现在的表,可能那颗心会提的更高。

    这个世上多的是聪明人,可惜了……

    吃罢了早饭,恒儿自去和老顽童玩去了,黄蓉也借着体不舒服先回房了,云儿看着黄蓉有些苍白的脸蛋和虚浮的脚步,暗暗摇了摇头,早些去看看多好,非要硬撑着,何必呢?

    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云儿慢慢想着,后面应该去哪儿呢?这些糟粕事儿也该解决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