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因缘错

    “蓉儿?”云儿把餐具一一摆好,却发现去叫老顽童和恒儿来吃饭的黄蓉到现在还没回来。

    跨过门槛,看到黄蓉一手握着恒儿的手,一手拽着老顽童,脸上红鼓鼓的走了过来,被黄蓉抓在手上的一老一少衣服上都脏兮兮的,脸上不知道从哪里蹭的灰,恒儿的小髻都散了,脑袋上还有几根杂草。老顽童的脸上还带点不乐意,嘟着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恒儿倒是眼睛有些红红的,乖乖的任姐姐牵着。

    云儿有些好笑,“蓉儿,又怎么了?”

    蓉儿看见云儿,松开了抓着两人的手,略略抬高了下巴,“云姨,你让他们自己说!”

    老顽童龇牙咧嘴的揉着一直被勒着的腰,高声嚷嚷着,“我不就是去玩么?”虽然高声嚷嚷着,但是却时不时的瞄瞄云儿的脸色。

    “说啊,你怎么不说下去了!你怎的不说,你带着恒儿爬树,把他一个人扔在树上,害他差点掉下来,若不是下面有个草垛,恒儿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蓉儿两手插着腰,昂着头,带着点咄咄人的气势不住的问道。

    听到恒儿差点出事,云儿眼中原本的一抹戏谑也消失了,瞪了老顽童一眼,拉过了恒儿,仔细的看着他怎么样了。

    老顽童对着黄蓉的气势,有些嗫嚅的缩了缩子,看了看旁边不理会自己的恒儿,有些不愿的说道:“下次不会了……”

    蓉儿对着老顽童的保证“哼”了一下鼻子,脸上满满的都是怀疑,但是也未多说什么,就算是说多了,老顽童也只是表面上答应罢了,奉阳为这种事,老顽童可是其中的翘楚。

    云儿仔细的看过之后,发现恒儿只是眼睛有点红,脸上有些被擦红的样子,其他的都还好,松了一口气,看了看那边一副家长在教训小孩的架势的蓉儿和老顽童,冲着蓉儿笑笑,“蓉儿进去吃罢。”转而声音一变,浅浅的柔和消失了,冷冷的冲着老顽童说,“你也给我进去!这两天不许出去了!”

    老顽童听见云儿他的足,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但是看看云儿好像真的生气了,便垂着头,撅着嘴,也不敢说什么,要是再有异议的话,云儿可是会给他下巴豆,让他一天都出不了门的。

    虽然和以前一样还是四个人吃饭,可是现在的气氛比以前好多了,老顽童习惯了用手抓着饭菜就直接向嘴里塞,而蓉儿从小经过了黄药师的教育,对老顽童这样邋遢的做法一向看不惯,每的餐桌上必然会出现两人争执的场景。

    “老顽童!我再说一遍!不许用手抓菜!”蓉儿举着碗,看着老顽童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一只油腻腻的手直接伸向了桌中间的鸡,用筷子甩向老顽童的手,老顽童的手稍稍收了一点,从筷子上面的穿了过去,抓住了那只鸡,另一只手也跟着伸去,拽下了一只鸡腿。

    “老顽童!!”黄蓉看着桌上那只被撕了一只腿的鸡,看看老顽童吃的满脸满手都是油的样子,一阵反胃。

    老顽童压根不在乎黄蓉的怒喝,嘴张的大大的,一口便撕下了鸡腿的一小半,在那里嚼着,还不住的说好吃,末都被喷了出来。

    黄蓉实在是忍受不了了,遮盖让她怎么吃!云儿看看这边,把筷子磕在了桌上,“老顽童!”声音不算大,也没什么感。老顽童却浑哆嗦了一下,乖乖的坐好了,嘴里也不喷了。这个女娃娃可是大大的坏,我,我才不要倒霉呢!哼!

    黄蓉看着瞬间乖下来的老顽童,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巴豆她也下过,以黄蓉的聪明,老顽童肯定都中招了,但是老顽童对云儿就十分的听话,但是面对自己的时候都像是故意和自己作对一般,自己不喜欢什么他都偏要做什么,每每把自己气的半死不活。

    黄蓉却不知,云儿对着老顽童从不曾动过脑筋,直接以暴力的方式解决一切,而黄蓉一直摆脱不了她的小聪明,老顽童虽然你心智幼稚,但是并非不懂事,自己当初就是被黄药师和冯蘅的聪明给坑了,他可是一向不喜欢聪明人的。

    云儿看着安静下来的餐桌,摸摸旁边在笨拙的用着筷子的恒儿的头,有些感慨。看着旁边秀秀气气的吃着饭的黄蓉,云儿一直没想到过她和黄蓉的关系可以缓和,她本来是想等出了岛之后就把黄蓉找个地方随便扔了,等她离开再等黄药师找到黄蓉之后,自己早就已经远远的离开,之所以不在桃花岛直接扔下黄蓉也有这个原因,等黄药师找到黄蓉,自己逃不远的。可是没想到,大概是处的时间长了,虽然和黄蓉之间没什么特别深厚的感,但是把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随意抛下,云儿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云儿从不是个的人,但是三世也没杀过人,没做过坏事,也不想把一个好好的女孩子推到未知的边缘。如果蓉儿真的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自己估计还是会愧疚的。

    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可能是看到的多了,又或许是四个人相依为命,黄蓉对云儿的态度渐渐的变得好了些,但是却一直没有放弃对她的警惕。

    可惜了,云儿看着黄蓉的眼神渐渐的变了些,有些探究,也有些叹息。黄蓉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只看见了云儿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的眼神,黄蓉心里有些怪怪的,却说不出来。“云姨,怎么了?”

    云儿只是浅浅的一笑,“没什么,只是云儿这段时间变得大了一些,恩,应该再给蓉儿做几衣服了。”

    蓉儿直觉的有些不对,但是也说不上来,只是“嗯”了一下,低下头,眉头慢慢的攒在一起。

    云儿看着一副大家闺秀样子的蓉儿,不由得想到了草原上的那个笨小子。

    也算是运气,或者是因为她边跟着个女主角,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自己居然还真的遇到了郭靖。

    当时那个傻小子被一群大汉骗的只是讷讷的说不出话来,本来蓉儿倒是想上前说上几句,可是一来被自己拉着,二来又在外面经历了些,到底不是那般莽撞的孩子,便也忍住了。

    云儿倒不曾料到,自己的这一阻拦差点毁了一桩天定的因缘。黄蓉没有出头,旁边和郭靖一起来的华筝可就忍不住了,上前就帮着郭靖指责起了对方,可两个半大的孩子又怎么抵得过几个成年的男子,看着华筝帮着郭靖挡了一下那大汉的拳头,云儿还是上去帮忙解了围。但是看到郭靖对着小小蒙装少女的关心的时候,云儿还是愣住了。

    “蓉儿还记得郭靖么?”云儿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黄蓉自负聪明无双,但也不是过目不忘之人,听了云儿的话,愣了半响,才勉力从记忆中搜出一个傻小子出来,黄蓉皱了皱眉,“云姨是说的那个草原上被人骗的傻小子?”

    云儿看着黄蓉有些茫然不解的样子,微微笑了笑,“没什么,只是想起我们这一路还没有见过这样心善的少年,突然想起罢了。”

    黄蓉微微哼了一下“心善?也就是个傻小子罢了。”

    云儿看着蓉儿有些轻视的样子,带着些神秘的笑,开口道“其实那个傻,哦,郭靖也是个好孩子,说不定以后蓉儿会喜欢上他呢。”

    蓉儿的表立刻像是吞了一只苍蝇,有些失声道,“天,云姨,你在开什么玩笑?”黄蓉有些气急败坏,“爹爹要是知道我找了这样的一个笨夫婿,他可是会不认我的!”

    云儿看着蓉儿一脸的不相信,笑了笑,没说什么,上天就是这么神奇,明明是一对天定的夫妻,在不同的时间遇到了彼此,可惜这两个人却对彼此没了感觉。

    云儿想起那个憨厚的少年对着自己边的那个一声蒙装的小小少女有些笨拙的照顾着的样子,再想想蓉儿包袱里面的那块玉佩,突然觉得很有意思。黄蓉的心里藏了一个贼,让她咬牙切齿,郭靖的心里有着华筝,眼中那淡淡的意云儿不可能看错。那么,这出雕该怎么演绎下去呢?她还真有些好奇。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