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灵台清

    “人已经走远了,还痴痴的看着什么?”云儿看见蓉儿还是一副愤愤的样子,连脸颊都鼓了起来,声音里面带了些笑意。

    老顽童在旁边嘿嘿笑着,“小女娃娃也动心了。”恒儿在旁边有些呆呆的到处看着,明显对大人的对话不感兴趣。

    蓉儿的脸红彤彤的,愤愤的看了一眼云儿,声音里面难得的带了一点羞涩和撒,“我才不是看那个贼!”

    云儿掩嘴笑道,“呀,原来是在看那个贼啊!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呢。”

    蓉儿自知失了口,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云儿,把玉佩扔了过来,“那个贼的东西我才不要!送你了。”

    云儿手一捞,就拿住了那块玉佩,仔细的看了看,倒是快相当精致的玉佩,祥云麒麟都雕刻的栩栩如生,玉也是好玉,入手温软细腻,云儿在心里暗暗道,这欧阳克也算是下了本钱了,这样的珍品都拿来送人了。然后对着蓉儿笑道:“这可是别人送你的赔罪礼,我怎可拿去,蓉儿还是自个儿收着吧!”说着又把玉佩扔了过去,却又留了个心眼,故意把玉佩抛偏了一点。

    蓉儿看见玉佩斜斜的飞了过来,虽然不喜那个男子的纨绔态度,但是这块玉佩也是相当漂亮的,蓉儿怎的也不会舍得摔了它,只得纵扑过去接住了她,当站稳了之后才想起自己做了什么,一时愣在原地,不好意思抬头看云儿。

    云儿看着蓉儿羞涩的样子,,只是抿嘴笑笑,也不再打趣什么,只是抓着眼睛快掉到旁边耍猴的艺人上的恒儿对着黄蓉说:“难得看见这般景色,蓉儿也再逛逛吧。”自是揭开刚才的场景不提。

    蓉儿也是低着头,不语,微微的点了下头示意。

    墨西镇虽小,但是有着它自己的一番味道,剽悍粗犷的汉子们,奇怪美味的食物,不同于江南的硬声的叫卖,俚俗甚至有些粗鄙的话语。云儿一行人自是对这里很感兴趣,而经过了那的调侃,云儿明显的感觉到了黄蓉对自己亲近了很多,有的时候甚至会叫自己云姨,而不是一直以来的默认。

    虽然云儿一心都在恒儿上,但是队伍里面少了个一天到晚和自己作对的小女孩,云儿也是开怀很多,便越发的关心黄蓉,见她衣物不多,还专门给她买了几具有浓浓西域风味的衣裳,小女孩自是高兴,也越发的与云儿亲了些。

    在了解了墨西镇之后,云儿也算是了解了为什么欧阳克会出现在这里,原来自己以为的大漠离的还远着呢,似乎在官道上走错了方向,这里更加接近漠西,离白驼山也只有约莫十几公里,原来自己是跑到人家的老窝来了,居然还担心自己的蝴蝶翅膀扇的太厉害了。不得不说,现实对云儿是个打击,云儿对自己的方向感真的有些无语了,她到底是有怎样的本事才能沿着官道还走错?

    算了漠西也是大漠了,这几玩腻了的老顽童又开始吵着要看大漠,要去玩,云儿不理他,他便怂恿着恒儿和他一起去,前段时间刚刚被云儿教训过的恒儿怎么敢,转便告诉了娘亲。

    云儿本来也无所谓去哪,但是担心老顽童一时憋不住了,抱着恒儿就跑,也就答应了向北而去。

    越往北,景色变越来越荒凉,原来还可以到处看见的白杨,渐渐变作了低矮的灌木,往往走上半都见不到一户农家,云儿一行人几乎都要露宿外面,幸而当初云儿有考虑过这样的况,带的干粮不少。虽然食物不缺了,但是队伍里面毕竟有两个女子,云儿还好,还能忍着,蓉儿就有些不行了,被风沙吹着,还不能洗去上的污渍,这让生□洁的蓉儿很是不适应。

    当穿过了一片戈壁,走过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终于见到了绿绿的一片的原野。连着云儿在内都感觉自己的眼前出现了幻觉,多看到的景象只有黄黄的一片,一望无际的荒芜,漫天的风沙。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大草原,让黄蓉和云儿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虽然见到了草原,但也不是哪里都有着人家的,云儿一行人又没经验,在草原上像是无头的羊一样到处绕圈圈,摸索了两三才终是找到了一座蒙古包。

    主人家看着云儿一行人风尘仆仆的,上的衣物都像是很久没换过了,便明白了况,很是的招呼着云儿等人。

    冲洗了子,换过干净的衣裳,捧着一杯□坐在帐篷里,云儿才感觉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在戈壁沙漠行走了这么多天,她甚至都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块石像,每除了不停的行走,什么都没有办法想了。

    大漠的晚上很冷,帐篷里面却暖和极了,云儿甚至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想动,只想懒洋洋的坐着,胡乱的想着。

    老顽童掀了帘子走了进来,一股冷风也随着进来,被冷风一吹,云儿打了个激灵,刚刚的懒散也散开了些。“女娃娃,你不知道外面的天空有多漂亮,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月亮,就跟,就跟”老顽童似乎找不到什么来形容,看见主人家正在盛□碗,一把抓了过来,说,“就跟这个碗一样大!”

    男主人听到老顽童的话,豪爽的笑了几声,“大漠的月亮可是很美的,它是受到长生天的庇佑的。”说着,男主人来了兴致,大口的吞下一杯烈酒,就敞开了喉咙,唱起了一段歌谣。

    男人的声音不够美,很粗糙,不够婉转,唱的什么云儿也听不懂,但是云儿就是莫名的喜欢上了这首歌谣,慢慢的随着曲子哼了起来。

    “这个是唱的什么?”等男人唱完,云儿才开口问道,男人灌着酒,旁边的女主人笑着开口道,“污着姑娘的耳朵了,这个老不要脸的,每次喝多了就会吼两嗓子。”

    旁边的男人不满的咂咂嘴,但是大漠上只要在家里,男人都必须要听女人的,男人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当做没听见一般。

    云儿摇摇头,“很好听,我很喜欢。”

    女主人虽然埋汰着自家男人,心里可不是那么想的,听到了云儿的夸奖,脸上也笑开了一朵花,眉眼里面满是高兴,“是草原上的一首歌谣,嘿,草原上的人都会唱几句,说的是月神在长生天的帮助下,促成了一对侣的故事。”

    云儿看着男女主人之间的相处,女主人虽然嘴里对男人不满,可是从她时时刻刻的关注着男人,不停的给男人盛饭,端酒递帕子,女人对男人很是关心,而男人虽然一副豪迈,不与女人计较的样子,可是在云儿他们不注意的时候也会拽拽女人的衣服,让她坐下来吃。

    云儿突然之间有些羡慕,这,是世间很普通的一对夫妻呢,可是,他们过得很幸福,妻子关心丈夫,丈夫也心疼着妻子,这样,真好啊!一股惆怅就涌上了心头,自己怎么就没有这样的运气呢?

    云儿摇了摇头,算了,人各有命,看了三世,自己也不是能放的了心完完全全去相信一个男人的,自己都没有办法付出信任了,怎能强求别人呢,终归是庸人自扰罢了。

    云儿起了,走出了蒙古包,外面的温度确实低,云儿即使有了准备还是被一阵冷风吹得哆嗦了一下。外面的天确实如老顽童说的很美,很开阔,让人看着心里就有一种什么烦恼都没有的感觉,月亮很大,很圆,又到了十五的子了,云儿暗忖,自己离开了也七月有余了,后面该怎么办还不知道呢?黄药师也早就追了出来吧,他现在到哪里了呢?

    一时间云儿有些烦恼,又觉得自己无聊,总是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人生怎么过还不是看自己,瞻前顾后做什么?既然都已经逃出来了,还想那么多作甚?难道想了自己就会永远看不见黄药师了?

    心境一下子开阔起来,云儿觉得自己一直背负着一个名叫“黄药师”的枷锁,她总是觉得自个儿逃不开他,但是,这都七个多月了?他不还是没有找来,他又怎么会相信那个看着柔弱温柔的女人会带着自己的孩子直接冲向了大漠?

    云儿“哎呀”了一声,没有来的,心好了很多,在路上,她有的术后总是会有些浮躁和担心,但是现在,不怕了,有什么好怕的,就算被找到,自己不愿意回去,他能怎么样?

    云儿掀开了帘子,对着男主人说,“阿扎卓,再唱一遍刚刚的曲子吧。”

    阿扎卓见有人捧场,放下大碗,就开口唱了起来。

    黑黑的夜幕上月亮很美又很亮,星星很多,阿扎卓粗犷的声音在草原上萦绕,调子很美,云儿在旁边轻轻的和着,唱着她听不懂的歌谣。云儿感觉自己的心也在慢慢的放松。

    灵台无尘,何必擦拭,终归一切只是自己的庸人自扰罢了。

    我乘风,我逍遥!

    云儿望着一眼万不见底的天空,唔,这天,可真是美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