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到墨西

    “娘亲——”正当云儿的绪慢慢沉入了嗜血黑暗之中,一个软软的童声就像是携着一抹阳光,努力钻破了黑暗,了过来。

    这是——“恒儿!”云儿的手已经摸上了黄蓉的头,一个转,就看到远远的,一个小小的蓝色的影,正在朝着自己奔过来。

    恒儿……云儿感觉自己的眼前的红色像是冰雪遇到阳光消融般消散开来,渐渐的眼眶有些湿润,云儿放下了旁边的黄蓉,脚一提,朝着小孩儿跑了过去。

    后的黄蓉本来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黄泉,却突然劫后余生,这种大起大幅的感觉让黄蓉整个人虚脱了,一时间,刚刚强忍住的泪水和汗水一起全部都涌了出来,爹爹,娘亲,蓉儿,蓉儿害怕了……

    云儿一把抱住了小小的孩子,眼泪立刻涌了出来,还好,还好,你没事!云儿突然特别感谢上苍。

    恒儿本来对今天早上没有和母亲打过招呼就跑出了客栈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和不安,看到娘亲的时候也有些躲闪,原本以为自己娘亲会把自己痛骂一顿,谁知道娘亲冲了过来,一把抱住自己痛哭,恒儿有些不安,反抱住娘亲,任着娘亲哭泣。

    一边站着的老顽童看看呆立在那边哭的满脸水已经分不清是泪是汗的黄蓉,再看看这边抱着小恒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云儿,挠了挠头,这是怎么回事?老顽童心里嘀咕着,怎么一会儿不见,女娃娃和小女娃娃都哭成这样了?想不通的老顽童烦躁的揪着自己的白胡子,果然,女人就是麻烦!

    抱着恒儿哭了许久,渐渐缓过自己的担心和害怕的心,云儿渐渐的收了泪,旁边的人早已远远的躲开,不时的指指点点,交头接耳。云儿没有管他们,只是用帕子擦擦泪,脸色渐渐的沉了下去。

    “恒儿,你今天早上跑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娘亲会担心你吗!”忍了半响,云儿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火气,微微压抑住自己的声调,她不想吓到恒儿。

    看着娘亲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恒儿微微躲闪了一下,声音里面有着一丝的害怕,“我,我早上睡不着,就起在门口玩,然后看见了姐姐,姐姐,姐姐说要带我出去玩,我,我不想去的,但是姐姐说,说,我们偷偷出去,早早的就回来,娘亲不会发现的。”恒儿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停的抬头看娘亲的脸色。

    黄蓉果然没安什么好心!云儿压抑着自己的火气,问道:“然后呢?”

    恒儿看着娘亲的样子,有些害怕,“姐姐带我出来,然后,然后遇到了白胡子,姐姐,姐姐和白胡子说了几句,就让白胡子带我去玩了,白胡子说昨天的面具坏了,他要去再拿一个,然后就带我去拿面具了,我,我还吃到了冰糖葫芦,白胡子拿给我的!”

    云儿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大街,她不想发火。只是压低了声音说:“先回客栈。”

    站起,紧紧的牵着恒儿的手,走到黄蓉面前,替她解了,没有说什么,只是转就走。黄蓉胡乱的擦擦脸上的泪,看着云儿的背影,咬了咬牙,眼睛里面绪在不停的挣扎,最后还是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感觉到黄蓉跟了上来,云儿稍稍诧异了一下,这个大小姐居然放的下她的面子了?但也随她去了,她现在心里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心里对黄蓉还有着三分的怒火,压根不想理她!

    老顽童早就蹲在了一个小摊子边上,嘴里留着口水的看着人家蒸着包子。云儿看见了老顽童的样子有些好笑,过去拽住了他的领子,准备直接拖着走。

    “嘿,你这个女娃娃,干什么呢!放开我,你放开我!”正蹲着的老顽童被云儿从后面一拽,扑通一股坐在了地上,感觉到自己的领子被拽着,衣领卡着自己的脖子,让老顽童很不舒服,一只手抓着领子,想要让它松开些,脚还一边拍着地,他还没吃到小包子呢,刚刚上笼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中间第二个小包子馅儿放的特别多,褶子做的特别好看,他早就准备好要抢这个了,还没出笼呢,怎么能走呢!

    云儿不管后面在撒耍赖的老顽童,自己现在心可不好,没那儿兴致哄小孩。反正他就是小孩子脾气,对小孩子,不用考虑他们的想法,直接带走就成了,大不了过一会买个糖人儿给他玩哄哄他就成了。

    恒儿看着后面在闹着的老顽童,有些不屑,哼哼,我都不会这么闹了,白胡子真丢人,羞羞。

    黄蓉看着前面的女人一手牵着小孩,一手拽着老头的衣领,眼神中有些复杂,世界不是围着她转的,她让她明白了死亡的感觉,虽然不愿意承认,经过了刚刚的事,蓉儿还是有些怕她的。她也不能离开她们,虽然黄蓉自认自己很聪明,但是聪明又怎么样,她还不是一次次的被她制住,她现在的武功不算好,也不可能像是一些江湖老油条一样混的很开,既然她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她只能在解之后跟着她们一起离开。

    回去之后云儿狠狠的训斥了一顿恒儿,罚他背了几的诗,这事也就这么揭过了。对黄蓉,云儿多了三分的警惕,本以为她是个小女孩,没什么威胁,但是自己还是太放心了,云儿无法想象要是现在带走恒儿的不是黄蓉,那么现在恒儿……

    云儿想自己还是太稚嫩了,自己还是需要更加的适应这一切……

    四人开始结伴到处走走,看看,黄蓉一开始还一直很是沉默,但毕竟只是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即便心眼再多,也是个玩的,更何况她一直被拘在桃花岛上没的玩,渐渐的也就和其他几人关系亲了起来。

    云儿一开始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带着一行人胡乱的走走,云儿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朝着南方前进,可是当自己眼前的景物越来越单调,繁花似锦渐渐变成了一望平川,空气中的风沙也渐渐多了起来,云儿再愚钝也知道,自己走错方向了。这个方向?是北还是西?云儿也是乱七八糟的走的,知道自己走错了也只是感慨了一番自己的路痴,便一本正经地告诉众人,她原本就准备带他们到西北去看看大漠,骑骑骆驼。

    恒儿一向相信娘亲,老顽童只要有的玩,去哪倒是很随意,至于九真经,反正他跟着黄老邪的老婆孩子呢,黄老邪能不出现么?

    黄蓉倒是狐疑的看看云儿,她记得前段时间云儿可是说过要去江南水乡的,怎么又变成大漠了?云儿顶着黄蓉有些怀疑的眼神,面不改色,只是掩在头发里面的耳朵,却火辣辣的了起来。

    在官道上走了四天,除了一排排的白杨和偶尔出现的一两户农家,云儿一行人别的都没有看见。老顽童有些不乐意了,天天赶路,什么都没得玩,骆驼,大漠什么都没有看见,女娃娃又骗人!

    云儿压根就不管老顽童的抱怨,像是拎小狗一样把他向旁边一扔,接着向前赶路,听昨住宿的人家说最近的镇就在附近了,这几天天露宿或是住在农家,也没什么好吃的,恒儿的小脸都瘦了一圈。

    黄蓉也觉得这几没有办法洗澡,上都有了一些味道,只急着能够早些到客栈歇歇。

    老顽童看见没有人理会他,只好嘟着嘴嘟囔了几句,女人是祸水,女人很无聊云云的,也乖乖的赶路,看见云儿抱着恒儿抱累了,也会帮忙抱恒儿一段时间。

    也许是运气,一行人终于还是在落之前到达了小镇。

    也许是在偏西北的缘故,小镇的城墙极高,大大的青石堆砌成的城墙显得极为的粗犷,城墙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大字“墨西镇”。云儿微微呼了口气,今可以好好歇歇了。

    走进了城墙,明显就可以感觉到这里和中原的不同,房子都是用青石建成的,没有曲折回廊,也没有假石小桥,只有门上挂着的一串串火红的辣椒。男人们甚至有些披着件皮衣就出来了,大大咧咧的露着他们的手臂和膛,女人们也不像是在中原一般躲在闺房里面不出来,甚至很多大姑娘,小媳妇在街道两边陪着自己男人叫卖。

    这里大约是和西域的交界处吧,人很多,甚至还有不少金发碧眼的西域人在这里用着不标准的话和当地人叫价争吵。恒儿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人,感觉好奇极了,恒儿一眼不眨的盯着一个红发鹰钩鼻的男人,很是好奇他蓝色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小声的在娘亲的耳边嘀咕着。

    蓉儿也有些惊奇,虽然在黄药师的书房看过有介绍说西域人发色眼睛和中原人皆不一样,但百闻不如一见,见到了还是觉得惊奇不已。

    至于老顽童就更不用说了,要不是云儿一直拽着他的衣服,估计他早就跑过去扒人家的头发看看是什么回事了。

    到达了客栈,定下了三间房,云儿实在是累的厉害,便带着恒儿回房歇下了,老顽童倒是精力充足的很,想要出去玩玩,被云儿喝了一声,也只好嘀咕着回了房,眼睛里面还有一丝不舍。

    洗过之后,云儿搂着恒儿躺在了上,想着自己的这一路,慢慢的睡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