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心欲狂

    烟花三月,江南花开。

    虽然许镇只是个扬州旁边偏海的小镇,但依旧人来人往,好不闹。

    老顽童这些年一直被关在鸟不拉屎的桃花岛上,突然见到了这般繁华的景象,还不乐翻了天,前两的晕船症状也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个有意思!好玩,真好玩。”老顽童刚刚看完一个老人捏完面人儿,抬起头就看到旁边一家在卖面具的铺子,跑了过去,一把拿起摊面上的面具,冲着面具嘻嘻笑着,然后就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嘿,你干嘛呢!”小摊子的老板看着一个白发白须却脸颊饱满红润的老头儿抓起他的面具戴在了脸上,就准备离开,一把抓向了老头的衣服。

    老顽童向左微微一扭,带着面具的脸看不见表,就听见他乐呵呵的声音传来“你抓不着,你抓不着。”

    小贩有些气急,自己可是小本买卖,忙抓了过去,还一边吆喝着,“大家都看看啊,这个老不要脸的想白拿我的东西了。”

    周围的小贩都是和他一起摆过多年的摊,怎会看着他受欺负,一时间都围了上来。

    老顽童压根不把这些普通人放在眼里,反而觉得这样很有趣,仿佛在做游戏一般,一弯腰,就闪过了扑来的小贩,再一个侧,让过了旁边伸出的手。

    这厢老顽童正玩的高兴,突然一个小石头从旁边窜了出来,打到了老顽童的脚腕处,疼的老顽童“哎呦”一声便蹦了起来。“谁,是谁打我!”老顽童有些不高兴了,左右看着,就想抓出是谁在后面下绊子。

    “哼哼,老顽童,你玩够了没!”云儿抓着恒儿的手慢慢的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一脸不爽的黄蓉。

    老顽童看见了云儿,哼了一声,转过了脸,“不和你这个坏女娃娃说话!”

    云儿看着明显在耍小孩子脾气的老顽童,有些头疼,她当初是被猪油蒙了心吧,要不然怎会带着他一起出来,虽然武功确实高强,但是这子?一路上,一个闹脾气的大女儿,还有两个压根不懂事的“小孩子”,真是让她伤透了脑筋。

    云儿叹了口气,掏出了几个铜板,抛给了刚刚扑倒在地的小贩,“给,够了吧。”

    不理会旁边的小贩怎么说的,云儿看着老顽童,刚刚一会看不住就给她惹事。

    老顽童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带着面具的脸,望天望地就是不肯看云儿。恒儿在旁边哼了一声,对着老顽童用一根手指抹抹脸颊,“羞羞脸,羞羞脸”

    老顽童看着恒儿的举动,把手作爪状放在面具旁边,嘴里还发出了一声嗷声,想要吓唬恒儿。

    恒儿不屑的仰起头,小小的脸上满是鄙视,却因为年纪而显的相当的可,声音有些骄傲“我才不怕呢,白胡子,你又到处欺负人!”

    老顽童有些不好意思了,挠挠头,有些尴尬的嘟囔着,“还不是好玩吗?你娘又不让你陪我玩。”

    还没等恒儿为他的娘亲反驳,云儿就开口道,“老顽童,你再这般顽皮,我就给你下一斤巴豆!”

    老顽童立刻不说话了,像是蔫了一般乖乖的走到云儿边,离得近了,还听到他嘴里不断的说着,“女人是祸水,女人是祸水……”

    云儿也不管他,自己带着他也算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要真的跑了,以自己的功夫,也不是带不了两个半大的娃娃。

    反倒是……

    云儿看看旁边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女孩儿,蓉儿年纪尚小,粉红,鹅黄,粉嫩的颜色衬得小女孩越发的精灵古怪,俏动人。只是,蓉儿心眼实在是太多了,云儿知道她被自己拐出来心里不甘,也一直防着她的手段,就怕她做出点什么伤到恒儿。

    云儿叹叹气,带着一行人就来到了客栈。

    “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一进客栈,就有肩膀上放着一条白毛巾的布衣小厮带着一脸的笑迎了上来。

    “住店”云儿看看这家客来客栈,略有些满意的点点头,在海上颠簸了几,自己有内力在,倒没什么,恒儿就受了不少苦头,原本圆润团团的材也消瘦了一些。先在这里歇一晚吧。

    “好咧”小厮抓着肩上的白手巾,向空中一样,弓着,把他们迎了进来。

    当终于躺在了客栈的上,云儿微微□了一下,虽然铺不够软,但是已经在船上颠簸了数的云儿躺在了不会颠晃的,还是觉得难以言喻的舒适。

    帮恒儿洗漱完毕,待恒儿睡下,云儿却觉得困意已经消失了,心里有些兴奋,怎么的也睡不着。

    做到旁边的椅子上,云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思索,在海上的时候她用武力镇压了那批船工,让他们转道,顺着江海交界处向下,一直来到了这里,黄药师一时半伙应该不会追来。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后面应该干嘛。

    云儿感觉自己的心里很兴奋,但是大脑里面却很迷茫,第二世穿过来没多久就嫁了,在桃花岛呆了几十年,她对江湖的映像更多的还是来源于曾经看过的小说,现在世道又不平静,金,蒙,宋并存,就像是一锅大杂烩,苦的却是平民百姓。她不知道该怎么在古代生活,更何况她边还带着一个三岁稚儿。

    现在江湖上混上几吧。云儿想来想去还是下了这样的决定,恒儿需要多见识一些,自己也同样需要,行事的时候多加小心一点罢。

    想来恒儿知道了会高兴吧,云儿想着,温柔的看着那个烛光下睡熟的孩子,想到恒儿在船上问爹爹去哪里了,云儿心里还是一阵的抽痛,她不能给孩子一份完整的父,这是她两世最遗憾的事。

    “恒儿?”一早起来,云儿就发现边的小孩儿不见了,开始并不觉得什么,待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之后,云儿的心里不由的生出了一丝不安,恒儿,他去哪里了?

    云儿一边飞快地穿上了衣服,慢慢的压下心中的不安,恒儿一向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不会乱跑的,但是心里却越来越急,穿好了一衣服,云儿用帕子胡乱抹了一下脸,就冲了出去。

    沿着走廊,云儿一边张望着,一边不停的高声喊着恒儿的名字,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客官,这是怎么了?”昨天那个小厮端着一盆水,走了上来。一脸讶异的问着。

    终于见到了人,云儿也有些慌乱,莲足一点,直接跃到了小厮边,小厮何曾见过江湖中人,看见云儿一跃过来,仿若鬼魅,吓得手中的盆都端不稳了。

    云儿可不管小厮的慌张,一把拽住小厮的脖子处的衣服,急急的问道:“你可见到一个三岁左右有些胖胖的小男孩,头梳一个小髻,脖子上还带着一个金项圈?”

    “客,客官,您,您先放开小的的衣服,小,小的,喘,喘不过气了。”口的衣服被紧紧的拽住,小厮的脸被涨的通红。

    云儿微微放开了一些,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小厮,仿若他要是说不出什么就会直接活剐了他。小厮被这个眼神弄的毛毛的,也顾不得顺顺自己的口,拼命的在脑海里回忆昨天的那个小孩。

    云儿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久的她恨不得吃了眼前这个不说话的小厮。彷佛是察觉到了云儿的心思,小厮的额上出现了一抹冷汗,好像突然一闪光,小厮立刻高声叫着,“我,我想起来了,今早我去后厨的时候看见了那个小孩!”

    云儿立刻急了,“说,那个小孩去哪了!”

    小厮感觉自己的双腿都软了,“他跟着昨天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小女孩一起出去了……”

    蓉儿,她带恒儿出去了,她想干什么!或许不应该这样想一个小女孩,但是云儿脑海里面充斥着在桃花岛上,每每蓉儿带着恒儿出去,就把他扔到一边,自己回来的场景。

    放开了小厮,云儿脚一点,直接从二楼的栏杆处飘了下去,小厮在后面都看傻了,手中的盆支撑不住,哐的一声落地。

    黄蓉,你要是敢伤了恒儿,我就要你的命!云儿好不吝惜的使用着内力,心里第一次弥漫出一股杀意。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