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欲离开

    “咦,小娃娃,你认识我?”看见一个一青衣的美貌女子突然出现,周伯通有些惊奇。

    云儿没有理这个有些装疯卖傻的老顽童,只是蹲下,抱住了自家看见自己就扑进自己怀里的小孩儿。

    进入了娘亲的怀抱,恒儿才算是真真的安心了,有些委屈的哽咽了。

    “吓着了么,恒儿?”云儿搂着恒儿,温柔的拍着他的背,看到了恒儿安安全全的,她就心安了。

    “娘亲,我害怕,姐姐说带我玩,然后我就一个人在林子里面了,我喊姐姐,姐姐也不理我,呜呜呜呜……”恒儿终究才三岁,还是离不得人的年纪,今天一个人被扔在了桃花林,也是吓坏他了。

    “没事的,娘亲在这里”云儿柔声抚慰着恒儿,心里对黄蓉倒是添加了一分不满。你就是再不满我们母子,也不该这样对恒儿……

    “娘亲,这个坏人……”恒儿瞪了一眼旁边的老顽童,朝着自己的母亲嘟囔着告状道,“他说要是我不跟着他,他就要要吃了我,我又不是莲花酥,怎么吃?”小小的嘴撅起,脸上还挂着泪,大大黑黑的眼睛里面全都是不满和撒,真是可极了。

    云儿满含趣味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老顽童,老顽童听着小孩儿的话,叉着腰跳了起来,嚷嚷着“你这个小孩真真讨厌,我只是吓你的,想和你玩儿,你居然全告诉这个小女娃了……”

    恒儿有了母亲在,自然底气足了很多,在母亲怀里转过,看着老顽童,学着他插着腰,仰着头,也冲着他嚷嚷道:“我就是要告诉娘亲,要是有本事,你也可以告诉你娘亲!”

    老顽童听着恒儿的话,倒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恒儿那可的小样子,忍不住笑道,“嘿,小娃儿,要跟我一起学武吗?我武功可是很好的哦……”声音里面充满了哄,就像是穿着衣服的狼外婆在哄骗着小红帽。

    恒儿充满鄙视的看了老顽童一眼,那副头昂的高高的,侧过头,用眼角看着老顽童,微皱着鼻子,嘴巴还撇了一下的小样子,让云儿忍俊不

    “我有娘亲教我,还有爹爹教我,不用你,我爹爹的功夫比你好多了!”气的声音里面,不难听出小娃儿对爹爹娘亲的崇拜。

    云儿的心却咯噔了一下,恒儿现在对黄药师还是很崇拜喜的,现在就把他带走,恒儿会怎么样?可是不带走,上辈子恒儿的样子自己又不是没有见过,自己不忍心啊……

    “你爹爹是谁?”老顽童好奇的问着,然后还不等小孩儿说话,就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这里是桃花岛,你爹爹肯定是黄药师,对不对?”说着,就像是一个抢答答对了小孩,有些得意的冲着恒儿挤了一下眼睛。

    恒儿哼哼了一声,转过了头不去看他。

    云儿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两个小孩,老顽童似乎渐渐的才理清了他们的关系,黄药师是这个小娃娃的爹,这个小女娃是小娃娃的娘,那么,她们是夫妻?

    老顽童有些受惊了,一手指着云儿,声音有些颤抖,眼睛睁的溜圆溜圆的,“你你你是黄老邪的婆娘!”

    云儿放下恒儿,站起,恒儿抱住了娘亲的大腿,云儿朝老顽童福了福,也未多说什么,老顽童可能会喜欢恒儿,可不代表着喜欢自己。

    老顽童看着一副弱质女流样的云儿,无趣的撇了下嘴,继续哄着抱着云儿大腿的恒儿陪他一起玩耍。

    恒儿有些犹豫,这个白发老头还是蛮好玩的,看了看自己的母亲,云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恒儿笑了笑,说“恒儿想去玩就去吧。”

    看着恒儿走过去,带着一脸的勉强,眼睛里面却闪着有些兴奋的光芒,沐云儿心里有些酸。

    这个老顽童,或许可以一起带出去,毕竟外面世道太乱,自己又只是一个女子,在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栖之处之前,还是需要一个保镖的……

    “娘亲,白胡子老爷爷可真好玩……”难的有一个玩伴陪着他玩,恒儿显得很是兴奋,在回去的路上,不停的叽叽喳喳的说着。

    云儿带着微笑,听着恒儿不停的说着,感受到恒儿不时的偷偷摸摸的看着自己的小眼神,云儿心里有些偷笑,可是却装作没有感觉到。

    “娘亲~”恒儿拖长了声音,拽着云儿的手撒道。

    “怎么了?”云儿看着恒儿一脸像是受了委屈又很想开口的表,有些忍俊不

    “恒儿以后还想来玩,可以吗,娘亲?”恒儿低着头,还不时的抬头瞄一眼,然后迅速的低下头。

    云儿疼宠的摸摸恒儿的脑袋,“恒儿想来玩可以,但是一定要和娘亲说,要不然,娘亲会很担心的。”

    听到可以出来玩,恒儿立刻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抱住云儿的大腿,“娘亲,你最好了。”

    云儿抱起了恒儿,将他托在手臂上,“恒儿走了这么久也该累了,娘亲抱你回去。”

    恒儿也没有挣扎,今天确实累了,乖乖的窝在娘亲香香软软的怀里,恒儿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头抵在娘亲的肩膀上,眼睛微微的合上。

    云儿抱着孩子,慢慢的在桃花林里面走着,回到自己的屋子,云儿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放到上。看着他似乎睡着了,就出了房间。

    坐在门前的石凳上,云儿在发呆,脑子里面空空的,什么都不想。

    这个家庭很畸形,一个思念前妻的丈夫,一个仇视后母的女儿,一个夹在父女之间的后妈,一个喜欢着父亲和姐姐的儿子……

    一袭青衣出现在云儿眼前,却像是没有注意到石桌边的女人,慢慢的向前走着。

    云儿有些忍不住,带着一分冷意开口,“今天恒儿被蓉儿扔到桃花林里了,你是否知道?”

    向前走的步子停住了,就算是整的呆在冯蘅的墓中,黄药师的声音依旧清朗“蓉儿不过是一时顽皮罢了。”

    “一时顽皮!”云儿有些上火,你不只是黄蓉的父亲,你还有一个儿子叫做黄恒!“蓉儿已经九岁了!在外面甚至已经可以开始学着管家,开始议亲了!这还只是把恒儿扔到桃花林,要是下一次呢,再把恒儿扔到哪里,我该怎么办!恒儿他今年才三岁。”

    黄药师侧,看着有些激动暗暗责怪他偏心的女人,“我黄药师的女儿,怎么能像外面的庸俗女子一样,随便寻一个夫君,嫁人生子,我必会为她寻找一个最好的,至于恒儿,哼,一个男孩子,却那般懦弱,张于妇人之手。”

    云儿有些无力,又是这样,他对自己怎么样,活了三世的自己已经看的很淡,可是,恒儿是她的孩子,她的命!

    他宠溺着黄蓉,却将恒儿看的那般低,对一个母亲来说,不是不打击的,可是也许是第二次经历了,云儿只觉得习以为常,恒儿,她果真必是要带走的,他年纪还小,即使这几年还记得他的爹爹和姐姐,但是用不了几年,自会忘了……

    云儿不想在和黄药师说什么,他深,他冷傲,他张扬,他不羁,和她有什么关系?

    转过,云儿提步走开,你自去找你的好女婿吧,别忘了,他姓郭,名靖,是个傻小子!

    黄药师有些讶异的看着云儿毫不犹豫的转而却,皱了皱眉,总是觉得她这段时间不对劲,算了,眉头松开,黄药师心里暗笑自己的无聊,她怎么样又如何,随她去了……

    后面的子很平常,就像是过去,或者说和上辈子那几十年几乎一模一样,从早到晚黄药师大概只有几个饭点才会出现,云儿不用花很多心思去想怎么应付黄药师,而黄蓉,虽然看他们不顺眼,但也不经常过来找茬,最近云儿一直想着怎么离开桃花岛。

    黄药师极为厌恶别人离岛,岛上唯一的一艘大船还是一条死亡之舟,想要离岛,她只能等每月的送粮米衣物的船过来,再偷偷的随着离开。

    她不能对黄药师明说,她是一定要带着恒儿一起离开的,虽然黄药师不屑于世俗,但是云儿不知道他是否会愿意自己的儿子被带走,她不能打草惊蛇。

    而老顽童,云儿有些头疼,她没有和老顽童说过,以老顽童的玩闹子和他与黄蓉的交,估计会在第一时间就炫耀给黄蓉知道了,到时候直接把他带上就好了。

    恒儿最近和老顽童走的极近,虽然周伯通的年纪够大了,可惜心眼几乎没长过,仍然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闹,恒儿也正是鸡嫌狗厌的年纪,根本定不下来,两个人很是合拍,有时候云儿看见闹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周伯通和恒儿,头上总是会冒出几根青筋,总有一种其实在带两个孩子的感觉。所以,什么事家长决定就好了,小孩子就不用再插嘴了。

    突然哑仆跑到她的面前,指手画脚的似乎让她去什么地方。

    云儿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已久,对他们算是了解,看到哑仆的动作,云儿感觉自己的心扑通一下掉了下去,连忙提起裙子就向着某处跑去。

    黄药师,你敢!!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