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我盛大的婚礼

    当收到希尔达寄来的信的时候,安安已经回到了中国,她想去看看自己曾经长大的地方,哪怕只是以一个游客的份。

    安安看着那个一副快要累死了的样子的猫头鹰,连忙把它放了进来,这只猫头鹰也太厉害了,几乎飞越了大半个亚欧大陆。

    拿下猫头鹰脚上绑着的信,安安慢慢的打开。

    信写的很长,在伏地魔开始出来横行之前,安安就已经隐晦的提醒了她们,事实上,这个确实给他们提了醒,在大战结束之后,贝克一家包括希尔达的家里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也没有什么人员的死亡,这才是最万幸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希尔达和安安之间的通信已经断了快2年了,这封信希尔达写了很多,有对战争的惊恐,有对家人的担心,有对自己的思念,在新的末尾处,希尔达才写出她要结婚了,虽然新郎少了一条胳膊,但是总归是活下来了。

    安安看着信,不知怎么的有些心酸,也有些惆怅,希尔达啊,那个温柔腼腆的女孩子也要结婚了,安安突然觉得有些寂寞了。

    或许我该回去看看泰勒夫妇了,安安对自己说。

    一个月之后,安安就出现在了位于伦敦郊区的机场,我又回来了!安安拎着箱子看着外面灰灰的沉的天色,突然觉得有些亲切。

    安安只是和泰勒夫妇说了自己今天回来,但是并没有说具体的时间,毕竟现在泰勒夫妇年纪不小了,她也不想让泰勒夫妇多担心。

    但是当看见外面接机的牌子的时候,安安还是稍稍惊喜了一下。

    “是你?”安安是真的讶异了,对这个人,也是对他出现的原因。

    德华只是温柔的笑了笑,“我上次去拜访安德鲁听说你今天回来,我去查了班机,想想好像没有人来接你,我就来了。”看着安安有些愣神的样子,德华伸开手臂,抱住了安安,“欢迎回来,安妮。”

    安安看着现在已经完全化为一个温柔男的德华,有一种我看错了吧的感觉。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怎么见一次就变一次呢!小时候的腼腆正太,青年时的冰山少年,成年后的温柔男,你真当你自己是百变金刚了么混蛋!

    安安心里默默的吐槽。

    从安安手里接过了箱子,德华一直是温柔的笑着,揉了揉安安的脑袋,“在想什么?回去再想吧,安德鲁和萝丝已经在家里等你了。”

    安安被头上的大掌惊到了,你你你……你这个死小孩怎么能摸我的头呢!

    看着德华一脸的笑,眼睛里面也满是宠溺,安安突然有些泄气,她好像从前到后都对这个男人没有一点办法,无论他是什么样子。

    德华看着安安眼里的赌气,心里想笑,真是可啊。一手牵住了安安的手,另一只手拎着箱子,德华就带着安安向停车处走去,既然回来了,那你就不要走了!

    安安看看自己被旁边的男人抓住的手,挣了挣,发现男人握的很紧,也就随他去了。

    似乎对着德华,安安总是有着一种异于对待他人的冷漠和排斥,她对德华很宽容,甚至有些放纵。

    德华看着前面的眼睛里面闪过了一丝狡诈,不挣扎了是吗,那很好,以后就不要在出去了。

    走到了车的边上,德华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先让安安进去,然后俯下,半个子钻进了车里帮安安系上了车带,狭小的空间,两个人的呼吸交错,德华的手背不小心拂过安安的脸颊,让安安的呼吸乱了一下,德华敏锐的注意到这点,没有说什么,只是规规矩矩的直起子,帮安安把车门关上,然后绕过车头,回到驾驶座。

    “旅途怎么样,好玩么?”德华打开了车灯,问着安安,声音很温柔。

    安安很喜欢格温柔的人,她最好的两个朋友全都是那种温柔,善解人意的女孩。

    听着这么温柔的声音,安安刚刚还觉得有些郁闷的心就好多了,兴致勃勃的和德华讲着这几年在旅游中见到的有趣的事。

    德华从上面小镜子上看到旁边安安很是兴高采烈的样子,眼里闪过了一抹温柔。

    后面的子,安安感觉到德华开始渐渐的插入进了自己的生活中,陪自己逛街,请自己吃饭和咖啡,在适当的时候送几支花,有的时候带一些小礼物给自己。

    “你到底要干嘛?”安安看着桌子对面的男人,有些气鼓鼓的问道。

    德华抬高了一边的眉毛,“安妮,我以为你是清楚的,我在追你。”

    安安有些头痛,这个死小孩,“你不是知道我是个女巫么!当年还被我吓跑了。”

    德华只是笑了一下,有些调侃的说,“亲的,你是在抱怨我追你追的太晚了么?”

    安安正了正色,“德华,我希望你明白,我是认真的,我们是不一样的。”

    德华也卸下了脸上的一抹不正紧,温柔的蓝色眼睛像是一片海,把安安牢牢的困在了里面,“安妮,我你,这么多年,我没有喜欢过另一个人,我承认,当初我确实被你的特殊能力给吓到了,我也在思考是不是放弃,但是我从来就不曾认为你和我是不一样的,即使你有这种能力我却发现自己还是你的,你的能力,我想我会去适应,而且,我也不再是那个幼稚的男孩哦了。”德华冲着安安皱了一下鼻子,把两只手一摊“我也试过去喜欢别的女人,但是,亲的,我忘不了你,你在我心里下了一个魔咒。”

    安安看着德华蔚蓝的眼睛里的坚定和温柔,渐渐的动容了。

    这次回来,她是和泰勒夫妇一起住的,萝丝在她面前说了很多,里面就包括了德华,这么多年都没有交过女朋友甚至从来就不曾和女人暧昧的男人。在国外这样先上后谈的习气里,这样的男人不是心有所属就是冷淡。

    而安安就是这样的幸运儿,得到了一个坚定的男人的持续的

    真是讨厌,有些脸红了的安安开始不自觉的进入了傲的状态中,哼哼,这么多年追我的人那么多,想和我在一起,你慢慢的等着。

    德华看着安安红红的脸和脸上故意摆出的不在乎的表,只是温柔的笑着,眼睛里面充满了宠溺,这个,就是我喜欢的女人啊!

    几年之后。

    “安妮,你真的好漂亮啊!”推门进来的两个女人都有些惊艳。

    安安看着镜子里面那个穿着婚纱,一脸幸福的女人,不由自主的用手指轻轻的触触自己的脸颊,自己真的结婚了呢?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第三世,自己居然得到了一场婚礼,得到所有人祝福的婚礼,安安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怎么了,安妮?”希尔达着个大肚子,有些吃力,但是脸上的温柔和幸福却没有变。

    “小家伙几个月了?”安安有些担心的看着希尔达,连忙让她坐下。

    希尔达慢慢的抚着劳拉的手坐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一只手一直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脸上带着很温柔的笑,“七个月,这两个调皮的小家伙,他们闹极了,总是不让人安生。”

    安安看着已为人母的劳拉还有正在艰难的怀着两个孩子的希尔达,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安妮,你们好了吗?”科威特走了进来,看见镜子边上的安安,停了下来,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惊艳。

    “你今天很美!”科威特衷心的说。

    安安觉得很开心,冲着科威特笑了一下,“谢谢”

    长长的红色地毯,庄严的宣誓人,两边的面带祝福的人群,安安挽着安德鲁的手,慢慢的朝着红毯的尽头走去。

    看着那个穿着一白色西装,一脸笑容的看着她的男人,安安觉得心里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在冒泡,这几年她可没有少折腾他,可是他却一直都是以一种包容的态度很仔细的呵护着她,就像是对一个孩子一样。

    安安感觉自己已经丢失了很久的童真在他的仔细照顾之下又渐渐回来了。这个男人!

    “德华·维尔,你是否愿意接受安妮·泰勒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她,尊敬她,安慰她,珍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我愿意”

    “安妮·泰勒,你是否愿意接受德华·维尔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他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他,尊敬他,安慰他,珍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我愿意”

    “我宣布你们为神所配合的夫妇,任何人不可把你们分开。”

    当德华掀开了安安脸上的面纱,在安安的嘴上定下誓约的一吻。

    安安眼角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妈妈,你看到了吗?安安找到自己的幸福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