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虐!!

    婚礼之后,安安在泰勒家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告辞离开了。劳拉倒是很想要安安在住几天,被安安断然拒绝了,安安实在是怕了贝克夫人那切的眼光和科威特时不时的暧昧。

    离开了贝克家,安安并不急着离开,她在破釜酒吧定了一个房间,准备在对角巷呆上几天,购买一些东西为她的旅行增加一些乐趣,毕竟,魔法界的很多东西可是很方便的,比如那种便携式的帐篷,打开后里面是一个公寓。

    安安要买的东西很多很杂,上大学的时候安安也有接一些外快,再加上这一年安安旅行的时候总会写一些文字拍一些照片,然后寄给各个专栏来赚取一些稿费,所以现在安安并不缺钱。

    这两天安安充分享受着逛街的乐趣,有些乐不思蜀的意思在里面。她总感觉自己似乎是忘掉了一点什么但是觉得这似乎不是很重要也就随他去了。当看到店里的那个男人的时候,安安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忘了这个!

    斯内普有些怔怔的看着外面的女孩子,四年没见,她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眉眼间没有他记忆中那个女人的疯狂。

    “安,斯内普教授。”安安笑眯眯的对着斯内普打着招呼,心里有些感慨,真的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了啊。

    斯内普却定定的看着安安的眼睛,“安,泰勒小姐”声音依旧低柔,一如她第一次听到的那样。

    安安突然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看着眼前不远处的斯内普教授,总有一种隔着电影屏幕在观看的感觉,熟悉而又陌生。

    安安看着站在店里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刚刚起的想走的心思也消失了,在别人的目光下面,怎么好意思走啊!

    安安走进了店里,算了,反正自己也需要一些材料做一些常见的魔药。

    斯内普看着走进的女孩,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苦苦的感觉,就算见到了又怎么样,自己做了三年的梦,各种各样的关于她的梦……可是她不知道。

    三年的梦靥让斯内普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对着那个女人不是只有讨厌的,上辈子的他寂寞了太久,那样直白的好,那样奋不顾,哪怕自己不屑于这样的感,在心里,自己还是慢慢的习惯上了喜欢上了这样的温暖。

    在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除了惊慌,其实还是有期待的吧!

    顶着教授的似乎有着穿透力的目光,安安看着店里的材料,想要买几份白鲜和提神剂的材料。

    看着安安选的材料,斯内普就清楚的知道了她要做的东西。

    “在我的魔药课上呆了七年的泰勒小姐现在居然还能做的出一副感冒药剂,或许愚钝的我该为此而感到感激涕霖!没想到和麻瓜生活了五年的你已经只会做出这样的东西了么?你的大脑都被狐媚子耳朵大便都塞满了吗!”安安听到旁边教授带着讽刺的话语,有些僵住了。

    斯内普也有些懊恼,他不该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口,这样嘲讽的语气就冲了出来。他只是想弄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上辈子的那个女人。斯内普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执着于这个压根没有意义的问题,但是……他就是想要知道!

    安安并没有理会有些抽风的教授。

    “那条蛇,纳吉尼,还有……”斯内普的声音慢慢响起,说着一些别人不太懂的话。

    安安突然觉得有些厌烦,她知道教授是重生的,她自己也是重生的,他们上辈子是夫妻,但是,这个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斯内普一定要知道自己是不是重生的!知道了又怎么样!难不成他还想让自己给他挡一次夺命咒?!

    安安转过了,两辈子,第一次用一种带着点厌烦的眼神看着斯内普。“你到底想干什么!”

    斯内普心里有些苦笑,我想干什么?我他妈的自从重生之后就疯了!这个世界就疯了!你居然也会用这样讨厌的目光看着自己了,斯内普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安安看着斯内普只是定定的看着自己,并没有说话的意思,有些无力,“算了,我知道了,找个地方解决了吧!”

    斯内普觉得自己并不想听到这句话,停住,你该死的停下!我不能听下去!他有一种感觉,再接着下去的话,可能会把他唯一的一点希望完全的打碎。

    但是彷佛在一瞬间失去了自己对体的控制,虽然心里叫嚣着,但是体却随着安安慢慢的走出了药店。

    走到了弗洛林冷饮店的外面,安安点了一份冰淇淋 ,弗洛林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教授,转离开了。

    今天的阳光很好,对角巷的人并不多,毕竟不是暑假。

    安安微眯着眼睛感受着阳光,旁边的斯内普只是安静的坐着。

    “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西弗”安安睁开了眼睛,看着斯内普,没有多少多余的绪。

    斯内普的眼神一下子锐利了起来,直直的盯着斯内普。

    “我记得艾伦,我可怜的孩子,我还记得我当初的疯狂,也记得那道夺命咒,但是”安安有些陷入回忆的目光清醒了起来,“这有什么意义呢,西弗,我有了第二次的生命,这一世我不想和你牵扯在一起。”

    斯内普垂下了眼帘,虽然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但是他真的很不喜欢她那样有距离感的语气,眼睛里一闪而过了痛苦,“可是,艾伦……”

    安安听到斯内普有些若无其事的提着艾伦,心里就有一簇火冒了上来,“你为什么要提起艾伦,你明明知道那个孩子有多么的渴望你的,你却从来不把他当回事,你的心里除了莉莉还有什么!”

    看着只有一手之隔的安安眼睛里面的火光,斯内普有些哑口无言,心里却有一阵阵的疼痛闪过,原来……原来她是这么怨我的!

    安安平复了一下心,她不是为了吵架才打算和斯内普说开的,“西弗,我已经有了新的生命,这一世我不是只有你的,我有自己的朋友,家人,我不想过上辈子那么绝望的生活,至于艾伦,”安安顿了一下,眼睛里面还是闪过了一丝痛苦,“没有我们这样的父母,或许是他的幸运。”

    斯内普的心随着安安的话渐渐沉了下去,呵呵,这是也不要我的意思么?果然都要抛弃我了么!

    安安看着不语的斯内普,他的大脑封闭术该死的好!但是上辈子自己是他的妻子,他甚至从里不告诉自己他喜欢什么?她是他的妻子!

    “我恨你这该死的态度!”安安还是忍不住开了口,斯内普有些惊诧的看着她,似乎对她的话不解,这让她更加的恼怒“就是这样的态度,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除了冷嘲讽就是那个该死的冷嘲讽!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挥之即来的宠物!每次看到我都是一脸的厌恶,无论我做了什么,就是对你好,你都是一副不领的样子好像我只会做坏事一样,还有,你该死的一天到晚对着我的时候都在使用大脑封闭术,我在你心里他妈的就是一个人,一个得不到你任何眼光的人!而我就该死的,我的他妈的把儿子都赔进去了,还把自己的命都赔进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你为什么还要来打搅我的生活!我他妈的一点都不想见到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离我离得远远的!!!”

    安安的口不择言,却让斯内普发出了一道哀鸣,呵呵,这个上辈子一直对着自己好的女人,其实心里是有这么多的怨言的么?

    自己会不会只是一个笑话?在得到的时候不曾珍惜,在失去的时候不懂后悔,在重来的时候却将况弄的更糟……

    这该死的梅林,原来自己在她的心里只是一个无可救药只会给她带来痛苦的混蛋。

    明明上辈子那么,却被自己搞砸了吗?

    斯内普感到自己心里一阵撕心的疼,好不容易才有的温暖啊,是自己一点一点的扔掉的。

    他的母亲,懦弱的着那个嗜酒的混蛋,却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年幼的还需要照顾的孩子。

    他过莉莉,他生命里的第一束阳光,可是她不属于他,她嫁给了那个该死的波特,而他再向自己的主人告密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他会害死了她。’可是失去她们的疼痛似乎比不上现在!

    母亲的去世,他疼过,但是无能为力,莉莉的去世,他像条狗一样的求过邓布利多,可是最后还是得到了莉莉的死讯,他只能愧疚,并且发誓以自己的一生来保护她的孩子,那个巨怪一样的波特。

    可是安妮·斯内普,斯内普看着那个双手捂着脸痛哭的女人,眼睛里面只有悲伤,她为他失去了孩子,她为他失去了名声,她为他……失去了生命!

    知道现在,斯内普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残忍!也是多么的可悲!

    多么深的,她甚至做到了他从来都不敢想的,为他而死!

    可是,当一切重来的时候……

    她对他却只剩下了怨言和痛恨!

    我,亲手葬送了一份阳光,让自己活在了更深的黑暗里面!这样的认知让斯内普有种慢慢侵染了整颗心的疼痛感,我到底做了什么。

    斯内普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有些恍惚,我到底做了什么!

    安安哭够了,也发泄了积累在心里两世的怨言,突然感到了一阵的轻松,那种从内而外的轻松的感觉。

    安安看着旁边双手抱着头,眼睛里不停的闪现着痛苦的斯内普,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快感。

    “斯内普”安安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冷冷的,“我以后会生活在麻瓜界,上辈子我是做错了很多,但是,就算是看在我当年救了你一命的份上,我不想再遇见你!”

    斯内普看着安安没有迟疑的转就走,仿佛看见了当初莉莉挽着波特的手盈盈的笑着。

    梅林,我到底做了什么?

    你,只是什么都没有做!

    心,真tmd痛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