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莫名其妙的教授

    “安迪,我们这么做,对吗?”分开后,萝丝有些担忧的看着安德鲁。

    “亲的,不用担心,安妮可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看这个小东西,”安德鲁有些不在意的回答,然后兴致勃勃的看着被悬在空中正喷着火星的威尔士绿龙的模型玩具,深处一只手指去逗弄这条小龙,却被这条脾气不好的小龙咬住了手指,软软的牙齿,咬起人来可一点都不疼“它可真可!”

    “哦,是的,它很可”萝丝有些不耐烦的回答“可是,安妮对待斯内普教授的态度很不同,她似乎是认识他一般,每次当安妮面对教授的时候绪起伏总是很大。”

    “那不是很好,”安德鲁转过看着萝丝“我们一直不是很担心安妮的况,总担心她对人对事太冷淡了么?”

    “可是……”萝丝有点迟疑。

    “没有什么可是,亲的,虽然我很安妮,但是我更加希望你现在能把注意力放在我的上,安妮是个好孩子,她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安德鲁微笑着说“现在,女士,陪我一起逛一圈,好么?”安德鲁抬了一下眉。

    “我想你是对的。”萝丝微吐了一口气,微笑着看着安德鲁。

    当泰勒夫妇心愉悦的逛着对角巷的咖啡馆,服装店,并不停的觉得有些小小惊喜的时候,安安正艰难的跟着斯内普一路小跑,他可走的真快,安安心中有些微微的抱怨,当然,安安也只敢在心中抱怨着,至于小说中女主上前抓住男主的宜修撒说走慢点然后男主心中一动什么的,安安将这两个形象换成了自己和教授,天,安安在心中□着,或许他会给我一个快快锢,然后向自己尽的倾洒着毒液……

    7月31号是学生们来对角巷购物的时候,路边的没加店里都像是沙丁鱼罐头一样,塞满了人,街上还时不时的有孩子跑过,每一条道路都很喧闹,但是奇异的,在教授边却形成了一个直径十米的真空圈,那些明显正在霍格沃茨求学的学生看到教授都是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惶惶然的避开,在教授走过后甚至还忍不住抚了抚。要知道,只有这样安安才能一直紧紧的跟着教授。至于走丢,安安都可以想到教授那蔑视的眼神,从鼻子中哼出一声,然后在他嘴里,你很可能会比各种白痴愚蠢的生物还不如。

    “教授,我们现在去哪里?”正在大步朝前走,不停的诅咒着喧闹的人群的斯内普听到安安带着喘气的问话,微顿了一下,“丽痕书店,我想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用知识赛进你充满芨芨草的大脑而不会想这些莽撞的像是喷火巨龙一样横冲直撞的混蛋,难道他们的大脑里只充斥着狐媚子的蛋!”

    安安有些无语,你觉得不爽,迁怒到我上算什么?

    在丽痕书店买书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和,当然要忽略掉斯内普充满威胁力的眼神和四周人的躲避。在书店老板有些感激的眼神中,安安捧着一堆书有些艰难的告别了老板,和教授走出了书店。教授有些不耐烦的在原地磨了磨脚跟,“速速变小”魔杖一指安安捧着的书,一堆书变成了一个咖啡罐的大小。

    “谢谢,先生”安安有些轻松的呼了口气,朝斯内普露出一个灿烂微笑,刚刚的那堆书压的自己的口有些闷。斯内普在原地定定的看着安安,正让安安觉得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时,斯内普一转,什么也没有说,直直的向前走去。

    真是莫名其妙,安安有些腹诽。

    对角巷并不是很大,几条交错的街道,每家店的橱窗里都放置着自己要出卖的物品,安安还看到几个孩子趴在魁地奇精品店的橱窗上,脸紧紧的贴在玻璃上,大声的讨论着刚出来的彗星800……

    在经过了魔法用品店,魔药店,还逛了一下文具用品店后,安安正在核对着自己的购物单,发现除了衣服和宠物之外就只剩下了魔杖……

    看着斯内普无视了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和咿啦猫头鹰商店,径直向前走着,好吧,我就知道,sev不是那种会有质陪着女士买衣服和宠物的人,安安紧紧的跟着教授向前走去。

    停在了奥利凡德魔杖商店门口,上辈子自己这个时候可没机会进这家店,也只是随便买了一根二手魔杖,看着橱窗里孤零零的一根魔杖,安安在心里感叹,这家店真是一如既往的破啊,明明在英国是垄断的,但是怎么就不花点加隆好好修修呢?

    “这就是奥利凡德魔杖店,我会在门口等你,但是作为一个教授,我希望你能注意时间,不要让我像个尤加利树人一样在外面等上几个小时!”教授抱,站在门口看着安安。切,一个斯莱特林的处事原则,不讲秘密透露给任何一个不曾被自己认同的人,也不会主动要求知道别人的私人信息。安安表面乖乖的走进了奥利凡德魔杖店。

    虽然上辈子在自己有钱之后也曾进过奥利凡德魔杖店,可惜,这家店还是得不了安安的欢心,店里并没有人,只有一条有些歪的长椅和一面快要堆到天花板的狭长盒子。这家店的氛围总让安安又一种第一世在大学图书馆自习的感觉,有些昏昏沉沉的恍惚感,“下午好”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安安哆嗦了一下,回过神的时候,一个眼睛大的异于常人的老人站在安安的面前。

    “我来看看,天哪,多么特殊的客人”奥利凡德那双大大的银白色的眼睛看着安安的眼睛,离她越来越近。

    安安心中有些惴惴,上辈子奥利凡德看见她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兴奋。

    “你叫什么名字,孩子”安安似乎能感到奥利凡德的鼻子快贴到自己的脸上。

    “安妮泰勒”安妮心中毛毛的,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

    奥利凡德彷佛没有看到安安的紧张不安,用手隔空描绘着安安眼睛的形状“跨越时空到来的拜访者,这是多么美丽的眼睛,多么健全而美丽的灵魂啊,居然在重生的时候没有造成灵魂的缺失?”奥利凡德有些疑惑,还有些赞叹。

    安安彻底惊慌了,穿越和重生是她最大的秘密,可是,他……

    “不用担心,泰勒小姐,我是不可能对别人说的,”奥利凡德看见安安眼睛里不停涌现的猜疑惊慌,笑着安抚道“没有什么的,孩子,一些强大的但是又不愿留下自己的画像或将灵魂变成幽灵的巫师,在梅林的荣耀下,可以得到新生,泰勒小姐,并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存在,或许,上辈子的你正是一个强大的巫师呢……”

    安安略略安了安心,似乎他只能看出自己的重生,但是疑惑又涌上心头“先生,您说的灵魂缺失是什么意思?”

    奥利凡德看着安安,大大的眼睛里面充满了睿智,声音依旧轻柔,好像是怕吓到安安一样“泰勒小姐,我知道你在疑惑着什么,但是很抱歉,我并不能告诉你,你以后会知道的,好了,话题到这里就中断吧,泰勒小姐,你习惯用哪只手使魔杖?”

    安安有种一口气被噎住的感觉,明明就可以知道答案了,但是包裹着答案的那层纱却始终捅不破,这种感觉让安安有点想吐血,但是还是无奈的伸出了右手。

    “把胳膊抬起来。好。”他为安妮量尺寸,卷尺自己先从肩头量到指尖,然后,从腕到肘,肩到地板,膝到腋下,最后量头围。卷尺在安安上忙的不亦乐乎。一边的羽毛笔在自动在羊皮纸上记录着数据,而奥利凡德先生正在货架之间来来回回,从里面不停的拿出盒子。

    看着明明已经测好数据,仍然赖在她上不下去的皮尺,安安觉得自己的上像是趴着一只水蛭,很不舒服的感觉,安安一把抓住皮尺的下端,把它拿离自己的体,看着皮尺的上端像是羞的弯了下来,这种我调戏了你的感觉是肿么回事啊!安安在心里咆哮。

    看着奥利凡德似乎想要拿出一堆盒子给她的样子,安安想起刚刚教授充满了威胁的眼神,连忙阻止到,“不好意思,奥利凡德先生,斯内普教授正在外面等我,所以,拜托请快一点。”

    “泰勒小姐,你打扰了一个老人的一点小小的兴趣”奥利凡德转过看着安安,耸了耸肩,“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我记得有根魔杖,以前做的,唔,我记得它在这里的呢,真是一个调皮的孩子。”

    “啊哈,你在这里,真是个坏孩子”奥利凡德在一堆盒子的底部拿出一个明显被压扁的盒子,当盒子被抽出来的同时,上面的盒子像是没有支撑物一般全部塌了下来,安安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瞬间倒塌的盒子,“哦,没关系的,孩子,来试试这跟魔杖。”奥利凡德并没有管那一堆倒下的盒子,反而将原本手中被压扁的盒子递给了安安,兴致勃勃的看着她。

    拿到魔杖的一瞬间,安安就感觉到了,这不是上一世的自己的魔杖,那根魔杖充满了活力,甚至还带着一丝的暴虐,可是这一根,也是充满了生命力,却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

    安安的指尖一,手很熟练的一挥,一道很柔和的风吹过,原来倒了一地的盒子全都回到了远点。

    “呵呵,真是一个好孩子”奥利凡德带着些慈的目光看着安安手中的魔杖“白杨木和独角兽尾羽和精血做的,九英寸长,一个调皮而心地善良的小淑女,是吗?”

    奥利凡德在帮安安把魔杖装在盒子里的时候,嘴里依然在不住的自语。

    “不好意思,先生,您在说什么?”安安问道。

    奥利凡德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却抬起头,大大的半透明的眼睛看着安安,“象征着希望的白杨,死亡也不是一切的终结,带给人生机的独角兽精血,纯洁而美丽的尾羽,泰勒小姐,每一根魔杖我都记得,以前我甚至以为这根魔杖会一直陪着我,但是没有想到,她还是选择了你。你很幸运,泰勒小姐。”

    看着眼前的奥利凡德先生用轻柔的声音说着死亡和新生,仿佛在哄着一个孩子,安妮觉得自己有点毛骨悚然。她付给奥利凡德先生七个加隆买下魔杖,奥利凡德先生鞠躬把她送出店门。

    安安有些恍惚的走出了差点出了一冷汗的奥利凡德魔杖店,一片影笼罩了她,安安抬头看见斯内普双手抱着,有些不耐烦的紧皱着眉头,“看泰勒小姐这么依依不舍的表,我没想到泰勒小姐会是这么的喜欢奥利凡德魔杖店,或许你以后可以买下这旁边的店铺来让你天天呆在奥利凡德多的店里?”看着安安回过神,绿色的眼睛中迷茫渐渐消失,斯内普抿了一下唇,转说“既然东西已经买好了,那么,去找到你的父母,我想,我并不需要像一个仆人一样服侍您一整天,泰勒小姐。”

    安安定定的看着教授的背影,她不太清楚,为什么sev这辈子对她的态度要好多了,刚才的话虽然讽刺难听,但是不难听出他的关心。安安垂下眼帘,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安安沉默的跟在斯内普的后,斯内普亦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两个人安静的一前一后的穿过街道,当看到古灵阁的白色阁顶,安安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样和教授在一起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当看到站在古灵阁门口的泰勒夫妇,安安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走了上去,“爹地妈,玩的开心吗?”

    萝丝揉揉安安金色的头发,笑着说:“还不错,巫师界的很多东西很有意思,你呢,安妮,怎么样?”

    “恩,还好”安安仰着头,笑着说。

    斯内普在旁边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泰勒一家的亲,又不是生离死别,像鼻涕虫的粘液一样黏黏糊糊的。

    安德鲁注意到了教授的不耐烦,开口道:“斯内普教授,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旁边的安安听到安德鲁的话,转过头看着教授,脸上还带着刚刚的笑容“谢谢你,先生。”

    教授看着她的笑容,脸上的表似乎更加生硬了,“不用”然后就转离开,后的袍角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

    哎,他又在生气什么?安安有些不解。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