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拜访对角巷

    安安的体僵在了那里,后的萝丝又问了一句,“安安,你,是不是认识斯内普教授?”

    安安呼了一口气,转过,盯着萝丝担忧的眼说“哦,妈,你为什么会觉得这样?”

    “不,没什么”萝丝并不喜欢安安有些锐利和冷漠的眼神,在她的心里,安安一直是一个很乖很有主见却又很善解人意的女孩,但是这几天的事颠覆了她的看法,她的安安会绝望,会发呆,会严厉。萝丝一直知道他们之间有条隔膜在,但是萝丝感到这几天本来越来越亲近的他们中间好像被人划了一刀。她心中有些不安,总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

    安安看着萝丝避开她的目光,心里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对不起,只有这件事,我并不想和你们说。

    “宝贝?”在门外和斯内普寒暄了一会儿的安德鲁进门,看见萝丝和安安之间有点紧张的气氛,疑惑的问了一句。

    看来回不了房间了啊,安安有些乏,但还是打起精神,走到萝丝边,抱着她的手,“怎么了,爹地”萝丝看了看彷佛以前一样很乖的安安,有些无奈。

    一直都很粗心眼的安德鲁看到彷佛很和谐的萝丝母女,笑了笑,“唔,安妮,过来,我有些事问你一下。哦,对了,萝丝,帮我去倒一杯果汁,好吗,斯内普教授可真是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自从中学毕业之后,我还没有这么紧张过呢?”

    萝丝看看安安,把她鬓角有些乱的头发顺到耳后,“安妮,和爹地好好聊聊,你爹地一直在和我抱怨,自从你长大后就和他没有那么亲近了。”

    安安走到了沙发边坐下,抬起头,大大的绿色的眼睛看着安德鲁。

    “安妮,你是知道霍格沃茨这个地方的,对吗?”安德鲁正色问道。

    安安怔了一下,看着因褪去往常的嬉笑纵容而显得有些严肃的安德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觉得你似乎对霍格沃茨和魔法界是认识的而且认为它是危险的”安德鲁抚着自己的额说“你一直在强调霍格沃茨的危险,而且在斯内普教授说霍格沃茨很危险的时候,似乎有些不屑,当斯内普教授定下了再次拜访的时间,你甚至有些着急。你认定了它是危险的,是吗?”

    说对了一半,安安在心里想着,没做声。

    安德鲁看着不出声的安安,笑了一下“你刚刚的犀利并不像你,安妮,我们一直很了解你,如果不是被迫或是不安到了一定境界,你是不会那么犀利而敏锐的,你一向只喜欢躲在后面,看着外面的混乱偷偷的笑。”

    原来我的形象一直就是这样的么?一个躲在背后放冷箭的小坏蛋?安安微微吐槽。

    不过,我的绪就这么外露?安安有些皱眉,不知道sev有没有注意到,如果注意到了,以他的谨慎,肯定会怀疑自己这个麻瓜出的孩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是有人告诉她,那个人会是谁?或许他下一次的拜访只是一个监视,监视她和魔法界有什么联系?安安的眉皱的更深,不行,下一次自己不能和他再相处了。

    安安第一世是个温柔的人,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第二世的时候会那么疯狂?仅仅是年幼的被抛弃和孤儿院的生活并不能完全改变她第一世18年养成的格,而她当时却感觉自己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嗜血,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没有理,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她居然想杀了救世主来让教授活下去?她在第一世的时候甚至连条鱼都没杀过。那疯狂的样子就像,就像伏地魔一样。

    这一世她却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无法自如的掌控自己的思维的感觉,虽然表现的似乎是一个早熟懂事的女孩,但是她的心是冷的,她自认为到至今并没有把泰勒夫妇当成自己的父母,在她心里,她的父母永远是她第一世的爸爸妈妈,那是一片净土。或许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尽管安安经常会被泰勒夫妇亲感动,但是那种感动终归是有些浮于表面,在心里安安是把泰勒夫妇当做自己的同辈甚至是晚辈看待的。

    至今为止,真正让她动容的次数很少,更多的时候,其实对于一个活了快七十岁的女人,什么表是做不出来的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第二世的绪会那么疯狂?难道我的第二世灵魂也有残缺,那这一世又是怎么回事?

    安安有些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额头,这个问题自己早就发现了,可是却一直不太想的通。算了,关于灵魂,转生,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安妮,”回过神的安安看向了安德鲁,安德鲁只是微笑着,似乎没有发现刚刚安安的失神。“我们你,我想这句话我和萝丝已经说了很多遍,但是我们并不愿意过多的干涉你的世界,你的未来还是要自己过下去。”看着安安有点郁闷的表。安德鲁大笑了起来,“好吧,我知道这句话我和萝丝说了很多遍,但是,宝贝,我们是认真的”安德鲁认真的看着安安“未来的路你只能一个人走,我们虽然是你的父母,但是我们不可能参与你的一生,所以,你要学会把握机会。”

    “安妮,你的人生想怎么过呢?你真的要和普通人一起,压抑着自己的能力,也不敢告诉别人,就这样压抑却普普通通的过一生么?虽然霍格沃茨可能有些危险”安德鲁耸了耸肩“但是它是最适合你的,不是吗?为什么不去尝试呢,你在畏惧着,你不敢去,但是,说不定当你真的进了霍格沃茨会发现,其实这和你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不是吗?或许你会喜欢上它,或许你会发现其实你畏惧只是畏惧本,不是吗?”

    “虽然我们不想干涉你,但是,要是能让你少走弯路,为什么不呢?”拍了拍安妮的脑袋,“亲的,或许你可以上去休息一会儿,等待你母亲做的晚饭?”说罢,安德鲁起走了出去。

    说什么不干涉我的决定,现在还不是给我定好了,真是,安安心里抱怨着,但是却有一种开心的感觉弥漫在心里……唔,被关心的感觉真的很好,好到安安心里的不甘在不知不觉中淡了很多。

    算了,自己原来也以为自己没有办法面对sev的,但是实际呢?看,我不是应付的很好,我反驳了他,拒绝了他,甚至还得到了他的赞赏,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说不定,真的如安德鲁所说,我害怕的只是畏惧而已,当真的到面对的时候,就不会再畏惧了……更何况,安安看了一眼在厨房忙碌的萝丝,自己本来就对隐瞒他们抱有了愧疚,现在更是无法拒绝他们的要求啊……

    可怜的安安还以为自己对泰勒夫妇的是愧疚,却没有想到滴水会穿石,泰勒夫妇一如既往的宠了安安这么多年,甚至在安安魔力暴动之后仍然接受了她,给了她抚慰和,在安安的心里,或许自以为是冷漠的,但是其实早已为泰勒夫妇留下了一个位置。

    7月31号14点整,门口传来了悦耳的铃声,果然是sev,就像是心里有一个秒表一样,精准极了。

    “ok,看来你们已经准备好了,那么,不需要在浪费我的时间了,走吧。”斯内普看着泰勒一家都已经收拾完毕的样子,显然十分满意,当时斯内普的满意并不是所有人都看的出来的,也只有和斯内普生活过多年的安安才能从他嘴角抬起的不到5度的弧度分辨出他的满意。

    安安有些复杂的注视着这个男人的背影,有些赞叹也有些恼火,赞叹的是即使是穿着一普通人的西装,斯内普的上也一直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瞧瞧旁边略带畏惧眼神的男人和那些抛着媚眼的女人吧,或许就是因为sev的气场太强大,哈利波特系列电影才找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演员来出演,因为难以在年轻的演员中找到一个有着如此气场的存在?

    但是让安安恼火的是为什么就是摆脱不了这个男人呢?明明自己很努力的在摆脱与他的关系,但是却反而和他有了牵连,并且安安有种预感,她,是躲不了这个男人的,这种感觉让安安很不舒服,总有种想发火的冲动。

    走进了破釜酒吧,环境很脏很乱,一直生活在比较优越的环境的泰勒夫妇很显然的不太适应这样脏乱的环境,他们蹙了蹙眉,看了看那布满了油渍的桌子,昏暗的环境,在一边用恶意的眼光看着他们嘴里不停的嘟囔着的那个老的似乎快成为干尸的女巫和旁边酗酒的男巫。或许他们一辈子都不想适应这样的环境。

    柜台后面本来用着脏抹布擦着柜台的老板汤姆一路小跑了出来,“斯内普教授,您这是……去带学生?”

    斯内普脸上有着明显的厌恶,似乎也很是讨厌这样的环境,“让开”

    “是是是”汤姆脸上带着有些谄媚的笑,一边让了开来,在教授走过后,安安明显的看到了汤姆呼了一口气,用他的脏抹布擦了一下额头……

    安安忍住了笑,能在教授的视线下保持平静的人可不多。

    绕过破釜酒吧的吧台,就来到四面有围墙的小天井。表面看这里除了垃圾桶和一些杂草什么都没有,斯内普拿出来袖子里的魔杖,对安安说“记住我的动作”,然后在垃圾箱上的墙砖往上数三——再往横数两块,并用魔杖在墙上轻轻敲三下,瞬间,那些石头就像是折叠一样向着四周扩散,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可以容下两个人并排走的拱门。

    “well,这里就是对角巷,巫师界的入口,我想,泰勒小姐,如果你肩膀上面支撑的不是一个巨怪的脑袋,你就应该很清楚以后怎么进对角巷而不是让猫头鹰送一封信向我哭诉你的愚蠢。”即使斯内普的声音很轻柔而对角巷里人来人往很是喧闹,教授的声音依旧清晰的进入了安安的耳朵。

    “是的,先生”可能是面对了一次,安安发现自己这次可以更加自如的面对他而不被挑起一些无谓的感……

    “很好”斯内普瞥了安安一眼,“那现在先去将你们手中的钱换成加隆,然后去给你买必须的物品,我相信,聪明敏锐的泰勒小姐是不会告诉我你并没有把购物单带在边?”

    “哦,先生,你不应该这样看待一个淑女”安安抗议道。

    可惜得到的只是教授的一个鼻哼,安安看着斯内普大步向前的背影,有些咬牙切齿。

    不得不说,尽管妖精们掌管着巫师界唯一的银行,可是他们的贪婪和仇视让大多数的巫师对他们兴不起一点好感,更何况他们不像是精灵和媚娃,有着相当动人的外表。

    走出了古灵阁的安安想到刚刚那些妖精们优先敌视和不屑的眼神,忍不住有些嘲笑,当格兰芬多铁三角直接骑着龙离开了古灵阁之后,古灵阁的名声可就不像现在这样了,那些蠢蠢动的贵族怎么可能会放过这块大蛋糕,要知道,他们可是对妖精掌控古灵阁不满很久了……

    “斯内普教授,安妮”后面本来走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的泰勒夫妇喊住了走在前面的斯内普和安安。

    “安妮,我和安德鲁想独自去逛逛,毕竟,这可能是我们这辈子很难得的经历,你一直是个很独立的孩子,让斯内普教授陪着你,可以吗?”

    安安心里有种被千万草泥马践踏过去的感觉,很教授独自一起逛街……天,这在上辈子都是自己一直没想过的事

    斯内普皱了皱眉,心里不太反对这个建议,就若有若无的点了头表示赞同。

    “等等”安安看到泰勒夫妇挥手,似乎准备离去的样子,开口说道“你们并不认识这里,还是一起行动的好……”

    萝丝朝着安安挤了挤眼睛,“亲的,我们不是小孩子了,能够自己找到地方,更何况,我和安德鲁想要有我们自己的空间,亲的,要玩的开心。”

    说罢,萝丝和安德鲁就携手离开了,安安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回不过神来……

    “或许,我现在该给你一个帕子来接住你快要掉下的眼泪?难道已经11岁的泰勒小姐依旧是一个离开父母就要哭泣的娃娃,或许霍格沃茨应该要向你提供一个服务——把泰勒夫妇邮递过来陪伴你,来让你可以安静的度过在霍格沃茨的每一天,而不用担心什么时候霍格沃茨会被你的泪水淹没。”斯内普看到安安因为他的话而回过神来,冷冷的丢下一句“跟上”就大踏步的离开了。

    安安有些泪汪汪的看着教授的背影,这是……要和教授单独逛街!

    不要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