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安安,不哭

    安安是在一阵酸痛里面睁开眼睛的,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外面的天已经浸染了黑色。有一种状态叫醒了,但是还没回神,安安现在就处于这个状态,当然,或许还是因为坐在边,微笑着看着她的萝丝。

    “宝贝,醒了,觉得怎么样?”萝丝俯下,轻轻的亲了一下安安的额头。手一直在缓缓的揉着安安的头发。萝丝眼神很温柔,就像只是自己的女儿睡了一觉而已。

    安安的眼神很复杂,她记得上一世时,自己魔力暴动时候的场景,惊恐,害怕还有厌恶,她更是清楚的记得,刚才她魔力暴动时,站在门口的泰勒夫妇的眼神是多么的惊讶和不可思议。他们不是应该害怕的么,不是应该离我离得远远多的么,为什么还要靠近我呢?

    拍开萝丝抚摸着头顶的手,安安把头钻进了被子里。心理渐渐陷入暗的安安脸上也带出了一丝渗到骨子里的绝望,经过上一世,她并不相信有人能够这般的着她,她渴望着被,却又悲哀的发现她却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可能被人着,矛盾而自卑,或许会使现在的她最好的写照。

    “你们不怕么”被子里传来安安有点模糊的声音,没什么绪,一字一板,就像是陈述一个事实。

    “怕”萝丝依旧温柔而且温暖,但是这以往让她心中安定的声音,现在就像是条噬心的蛇,泛着疼。

    蓦地,一阵无名火就冲上了安安的脑际,她一把把盖在上的被子摔开,坐了起来,眼睛里冒着火,看着萝丝,忍不住尖声说着“你们害怕,你们害怕为什么还要过来,为什么不抛弃我,为什么不把我送到研究所去,我是个怪物,我是个怪物!!”

    安安尖叫着,声音一阵阵的拔高,脑子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爆炸开,一阵昏昏沉沉又是一阵刺痛。安安泪流满面,却依然像个刺猬,把刺戳向这个对自己宠溺关的女人。

    “安妮,我的宝贝,不要哭了”萝丝抱住了安安,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的脸埋在了口。抚着她的背,让她安静下来。

    也许是刚刚的魔力暴动透支了体力,也许是年纪的缘故,安安渐渐止住了歇斯底里,任萝丝抱着慢慢的安抚。

    “为什么?”渐渐止住了眼泪的安安问着,声音有些哽咽,含含糊糊的不大清楚。

    “唔,为什么呢?”萝丝将安安扶正,下了,半蹲着,看着安安的眼睛说“因为安安是爹地妈的天使啊,爹地妈你啊”看着眼前这张美丽的脸上的温柔,看着女人眼里的宠,不知怎么的,安安的心里有一种泄气的感觉。似乎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可是我有那种力量,那种奇怪的力量,可能以后我会伤害到你们。”安安瞪着眼前这双绿色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强调。

    萝丝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笑开“唔,说实在的,我和安德鲁是害怕这种力量的,毕竟我们没有见过,也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看着安安渐渐低下了头,萝丝揉了揉眼前正对着她的头顶。略略拔高了声音“但是,安妮,你要记得,你是我和安德鲁的女儿,我们你,虽然我们有些惊讶于你的力量,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你是我们最的小女儿这个事实。”

    安安有些讶异的抬起头,有点感动也有点无措,看着眼前那双浸着温柔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虽然心中依然不敢置信,但是,或许,或许我能够再期待一次……

    为了那对绿色的眼睛。

    “好了,安妮,你已经在上躺了一天了,下来吃点东西吧,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烤小羊排和罗宋汤,不要想得那么多,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下楼来美美的享用一顿晚饭”萝丝在安安额上亲了几下,用手抹了抹安安颊上的泪,直起,朝着房门走去,在门口的时候站住了,转过,对安安说“对了,安妮,爹地一直想冲进来看看我们可怜的甜心呢,可是妈想和你单独聊聊,下楼让你爹地看一下,他都担心了一天了。”

    看着渐渐合上的房门,安安心里松了一口气,算了,不想这么多了,既然他们不讨厌我,那么我就好好的和他们过下去吧。安安用手摸了一下脸颊的泪痕,还真是混乱又糟糕的一天呢,哎,太丢人了,都奔七的老女人了。或许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可以忽略安安嘴角这抹从醒来后第一次露出的笑容?

    看着卫生间里镜子里的那个金发碧眼的女孩,看着她眼中的那抹希望,安安有点苦涩也有点期盼的笑了,果然是寂寞太久了,没有办法拒绝别人的啊。她低下头,将脸浸到水里。

    妈妈,你最近好吗?我遇到了一对奇怪的夫妇,他们好像都不介意我的奇怪呢,你说,我能相信他们吗?我知道你一定会笑着说,你决定的我都支持。好吧,我想我还是想相信他们的,妈妈,游了这个世界这么久,我好像遇到了幸福了……

    哈哈,妈妈,要是我告诉你,我有了一对对我很好的父母,你会嫉妒的对我说,你才是我最亲最亲的妈妈吗?

    我想不会的,你应该会抱着我,搂着我,对我说,安安,不哭……

    ----------------------------------时间流逝的分界线---------------------------------------

    安安这几年过得很是平静,没有太多的波澜,虽然对着泰勒夫妇仍然有着一些抗拒,但是在这么多年的相互适应之下,安安已经渐渐接受了泰勒夫妇,而泰勒夫妇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对安安的魔法不能很好的接受,但是,父母的终归是世上最伟大的,害怕,但是他们依然以自己最大的包容着安安。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经历了太多的风雨才发现自己最渴望的只是幼年父母的一个亲吻,安安很喜欢这么安静的生活,平静的生活渐渐平息了她心中曾经的伤痛和寂寞,时间终归是伤口最好的愈合药。然而,上天或许只是个小丑,向世人开着一个又一个的玩笑。

    安安想过再次见到教授的场景,是激动是悲伤还是……

    “安妮,你的东西都买好了吗?”萝丝低着头清点着自己的购物单,却没有得到安安的任何回答,疑惑的看着安安,却发现她似乎是灵魂出窍一般,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疑惑的视线顺着安安的目光看去,超市的那头站着一个黑发黑眸的男人,材高大,但是脸色却是蜡黄的,那罗马式的鹰钩鼻子很是吸引人的目光,但是,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吸引人的,萝丝带着一些疑惑的看着安安,似乎不明白她的注视是为了什么?

    而现在的安安甚至觉得自己的血液已经凝固,她看着那个站在远处的男人,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或许什么都有,甜的酸的辣的,然后渐渐凝成一股的苦涩弥漫在了嘴里。慢慢的垂下眼帘,眼里有着一股讽刺,你看,就算是上辈子这么的被伤害,自己还是想要上前抱住那个冰冷的男人呢!还真像别人说的那样,真是呢!!要知道他的边可是从来都没有自己的位子呢!

    止住了自己想要上前的脚步,眼前一辆推车阻拦了安安的视线,当车子离开,那个一黑的男人已经离开了视线。你看,我们之间一直有条鸿沟呢,上辈子我向前踏了一步,结果粉碎骨了呢,那么,这辈子,我就乖乖的站在这一边,你说,好不好?

    听着耳边萝丝的叫声,她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表,要知道,上辈子自己被人当着面谩骂的次数可是不少呢,表管理什么的似乎都已经习惯到了骨子里面了呢。抬起头,露出了一抹笑,用着平时的音调说:“我的都已经买好了呢,妈。”

    “安妮,你认识那个男人吗?”萝丝有点不安于安安刚才的表,虽然似乎和平常无异,但是萝丝就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彷佛那个笑只是浮在脸上的,带着一的悲凉。

    “嗯?哦,我不认识他。”安安朝前走了两步,转过子,带着一脸的笑,彷佛阳光都聚在她的脸上一般。

    然而,或许上天真的在和她开玩笑。在萝丝后的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嘴角微动,似乎在说什么。

    安安收掉了自己脸上的表,定定的看着他,虽然刚刚见过,但是似乎只是他的一个眼神,就将她的所有防备击的粉碎,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最后的最后,只是在嘴边浅浅呢喃出一个词“sev”

    声音被风打散。

    对面的男人眼神有着一瞬间的收缩。

    街的两头,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和一个穿着粉色大衣的女孩子相对而立,静静的看着对方。很美好的场景呢,但是,sev,一眼……沧海已变成桑田了……

    妈妈,我该怎么办呢…………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