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爱德华先生

    总是会忍不住想要上去调亲亲摸摸的调戏一番,比如,现在。

    安安坐在父亲的边,看着对面坐的直直的,双手捧着个松饼,像个小松鼠一样小口小口的啃着,双腿还忍不住晃来晃去的小男孩,觉得自己的心都软了,这么可的小男孩。

    大概是安安眼中的神色实在是太□了,而小孩子们对别人的目光很敏感,小男孩抬头看了看正和对面大叔聊得开心的父亲,然后看了看对面正一直眼冒红心的看着他的小女孩,咧出了一个大大的笑。

    这个笑就像是一把箭,直中红心,安安看着对面的小男孩,哦,不是,是小德华先生脸上灿烂的笑靥,还有嘴角深深的酒窝和一些松饼的碎屑,觉得自己实在是被萌住了,有一种想要尖叫想要揉脸的冲动。

    “安妮很喜欢小德华吗?”安德鲁看着自己女儿一眼不眨的看着对面的小男孩,心里有些酸酸的,哦,自己的小天使可才四岁,就有喜欢的男孩子了吗?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安安听到安德鲁的问话,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了看安德鲁,不知怎么的,安安感觉被安德鲁带着笑的目光看着,心里有些毛毛的,但还是乖乖的点头,“恩”

    看着自家的乖女儿点头,安德鲁有些玻璃心了,安妮宝贝还这么小,就不想要爹地了么?

    转眼看看对面又低下头吃松饼的小男孩,安德鲁在心里叫嚣,都是这个小男孩的错,怎么可以过来勾引安妮,她还这么小!一看就知道是个花花公子,恩,一定要让安妮远离他!

    已经女控了的安德鲁先生完全没有想到,他对面的小男孩也才5岁多一点,或许在这般小的孩子眼中,男女之间还是没有多大区别的,又怎么会勾引呢?

    “小德华先生要些牛么?”萝丝端着一瓶牛走了出来,看着吃的嘴上都是饼屑的小男孩,微微笑着说。

    德华看看温柔的女主人,乖乖的点了点头,有些腼腆的样子。

    安安在旁边看的忍不住在心里尖叫,天,腼腆的小正太什么的是对怪阿姨大杀器啊。

    安德鲁看着安安有些直了的眼神,哼了一声,有些愤愤的看着对面那个抢走了他的宝贝女儿视线的臭小子。

    坐在一边的维尔·考威尔看着老友有些幼稚的举动,摸摸边儿子的小脑袋,脸上也带上了一丝嘲笑,“安德鲁,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已经学会和一个孩子闹别扭了。”

    安德鲁听到好友调侃的话,稍稍红了脸,从刚刚有些遐想的状态恢复过来,端起桌上的茶杯,掩住自己有些囧的表

    萝丝也很是喜欢这个乖巧有些腼腆的小男孩,看着他双手捧着玻璃杯,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嘴边还绕了一圈白色的渍,心里就忍不住很是喜欢,“觉得这里无聊么,德华和安妮一起上去玩吧。”

    安德鲁听见自己妻子的话,差点被咖啡呛住,自己妻子是在给他拆台么,他现在可是在防着这匹小狼呢?

    可惜,安德鲁还没说话,安安就点着头,声音里面带了点兴奋,“好的,妈。”

    小德华也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看看自己的父亲,见他没反对,软软的说了一句“好的”

    安安跳下了沙发,在安德鲁有些悲愤的目光中走过去拽住了德华的手,天,还真软,又软又小的,都摸不到骨头,安安抓着德华的手,很感兴趣的捏来捏去。抬眼看着小德华仿佛没有毛孔的脸颊,那水汪汪的蓝眼睛,哎哟,我能掐一下不?

    可怜的小德华也没见过这样的架势,看见安安看着自己的那像是狼一般仿佛会放出绿光的目光,有些瑟瑟的抖了一下。

    看到这两个孩子的相处,萝丝微微歪了一下嘴角,对自己女儿像是色狼一样的动作表示无语,维尔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脸上带着一丝神秘。安德鲁可以说是最激动的了,看他的样子,就快冲过去把德华一把抓住扔出去了。

    萝丝抚了抚额,“德华要照顾好安妮啊。”

    德华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软软甜甜的笑,小声的说“我会的”,然后就握了握安安的手。

    旁边的安德里快咆哮了,这这这,这是在吃安妮的豆腐!这个小色狼!

    安安没有管自己爹地是不是快要吃人了,和德华一起对三个大人打了个招呼,就走出了房门。

    虽然是夏天,可是伦敦的雾都之名可不是吹来的,天上有一层薄薄的云,太阳偶尔才能从云里面露出张脸,洒些阳光下来,但是天倒是不暗。

    安安带着德华到了屋子前的小花园里,正是夏天,而且萝丝很擅长打理花园,整个花园看起来整齐又漂亮,篱笆处的树上还垂下来一个小小的秋千。

    德华看见秋千,眼睛里面亮了一下,但是看看旁边的小女孩,踌躇了一下,还是对安安说:“安妮,你玩吧,我来推你。”眼睛里面还有着对秋千的渴望。

    安安看着小男孩明明很想玩,但是又想要做个好哥哥忍痛不玩的纠结样子,突然冒出些坏心思,笑眯眯的对德华说,“好的”然后就走过去坐在了秋千上,睁大了眼睛看着德华。

    德华的脸上很沮丧,可还是乖乖的走过来站在安安的背后。

    天,这个表真是太可了!安安忍不住,转过把爪子伸了过去,摩挲着德华的脸,小孩子的皮肤是最最细嫩光滑的,安安感觉自己其实在摸一个被剥了壳的鸡蛋。

    可怜的德华又一次被吓到了,本来伸着手想要推安安的,现在也愣在了那里。看着德华脸上的局促不知所措,再加上小德华被她摸红的小脸蛋,安安跳下了秋千,抱住了德华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还没有从被安安的爪子摸揉的无措中缓过神,德华就看见一个放大的脑袋渐渐向他近。

    “啾~”意识到自己脸颊上的软软的东西是什么,德华的脸“轰”的一下子红了,耳尖脖子也跟着染上了红色。

    安安看着瞬间像是被煮熟的虾一样红通通的小德华,有些诧异,哎,西方的小孩不是应该习惯亲吻了么。看着小德华水汪汪的眼睛,好像在控诉她一样,安安就忍不住兴起逗他的冲动。

    “啾啾~”安安干脆抓过德华的脸,就连着亲了两下,还用自己的脸颊蹭蹭德华的脸颊,安安眯了眯眼,好软呀。

    而此时的小德华的脸已经烫的可以煎鸡蛋了,安安贴着德华脸颊的皮肤甚至感觉到德华皮肤下面似乎已经岩浆喷发了。

    德华推开了安安,安安没注意,踉跄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咦,兔子也会发火么!

    德华见安安瞪着他,想到刚刚萝丝阿姨说的要照顾妹妹,本来升起的反抗之心也消散了开来,有些嗫嚅的说:“对不起。”

    安安看着小德华一副小媳妇的样子,双手插着腰,上的气势更足,“你凶我!”

    德华有些畏惧的缩了缩,“对不起。”

    安安暗笑了一下,“那你也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小德华立刻手足无措了,有些慌乱的看着安安,“你不亲,你不亲我就告诉妈你欺负我!”安安欺负起小男孩毫无压力。

    德华咬了咬唇,看了看四周,然后鼓起了勇气,把脸慢慢的伸了过来。

    “你到底亲不亲!”安安等了半天没见小孩过来,转过头看,小孩还定在原地在犹豫呢,于是有些不耐和催促的问。

    德华看看,闭上了眼睛,直接撞了过来。

    “……”

    “……”

    面面相觑……

    安安也有些愣住了,这个小孩怎么冲的这么快,她还没来得及把脸转过来呢,这这这,自己这辈子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不过,安安有些猥琐的了一下德华的嘴唇,唔,有小孩刚刚喝的牛的味道。

    安安毕竟活了三世,在她看来,亲一下小德华就和亲自己儿子没什么区别。

    但是,小德华却是吓住了,这这这……

    “哇……”小德华的心理防线终于告破,实在是忍不住哭了起来,呜呜呜呜,妈妈,这个妹妹好可怕……

    安安有些傻眼,呃,怎么这么经不起逗。

    郁郁葱葱的花园里,一个小男孩哭着,旁边傻站着一个可的小女孩,这时的德华和安安肯定没有想过,缘分是这么的奇妙。

    在若干年以后,安安靠在德华怀里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带着调侃的语气讲起当初的见面和初吻,而德华也总是温柔的附,以吻封口……

    安安的生活很平静,一个宠溺女儿的父亲,一个温柔可的母亲,很幸福很美满的生活。可惜的是,安安心里依旧有个结,她不知道这份幸福可以持续多久,他和他们是不同的,还有小安妮,安安悲哀的发现她知道这一点,并很清醒的明白,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她不可能会全心全意的对待这对将她视若珍宝的夫妇,越是幸福的生活,她越是害怕,害怕在魔力暴动的那一天,那对曾对她无限宠溺的父母对她露出厌恶的眼神,她会受不了的,她会疯狂的!于是,她越是焦躁,越是不敢面对泰勒夫妇的

    毕竟是最最亲密的亲人,泰勒夫妇不明白安安焦躁的原因,但这也不意味着他们发现不了安安的不安。可是安安一向是个有自己主见的孩子,他们并不希望强硬的插手安安的生活和决定,只好等,然后更加宠着关心着安安。

    彷佛是一条恶循环,终于,在安安7岁那年,她终于爆发了这辈子第一次的魔力暴动,安安的周围甚至形成了一个风暴,看着房间里的东西都浮了起来,看见门口泰勒夫妇一脸的惊恐和无措,安安终是闭上了眼睛,上很疼,风暴的肆虐给她上带上了条条伤痕,但是她的心里却像被撕开了一样,冰冷的跳动着,生疼生疼的,张口却喊不出痛字。感是相处得来的,泰勒夫妇宠了了她两年,她不可能一点感都没有,更何况,上辈子被所有人抛弃厌恶的自己是那么的那么的希望能有一个人,深深的着自己,让她有接着面对现实的勇气。而泰勒夫妇的宠,就要消失了,而自己呢,也要离开这个家了么?

    眼泪顺着眼角滴落,妈妈,安安累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二次穿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