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一面倒的战斗

    相对于魏延的横冲直撞,钟林就谨慎多了,进攻的时候直接选择了一个运粮队最稀疏的地方,一冲而过直接将这岸的四万步兵跟浮桥之间的联系截断。[]

    钟林这边的战斗并不算激烈,百忙之中,钟林还来的及看向魏延那边,见到魏延一个冲锋就将整个步兵方阵冲散,终于放心了下来。

    魏延带领的五千骑兵转再冲回来,需要一段时间,这个时候步兵方阵竟然意图再次合拢,钟林立刻带着五千骑兵冲了进去,将缺口再次撕大。

    至于钟林自己的切断任务,本来就是佯攻,放弃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支骑兵一进一出,一左一右的配合,杀的四万运粮兵溃不成军,甚至无法组织起一次有力的抵抗。

    北岸的赵慈远远的看着混乱的战局,牙咬的吱吱响,眼见短短数分钟时间就挂掉了数千人,终于忍不住下达了命令:“过河,援救。”

    随着赵慈的命令,这岸的四万运粮兵开始过河,过去救援,赵慈所运的粮食,还有三分之二没有运出,南岸的战斗,赵慈无论如何也无法放弃。

    “钟林,你去拖延住他们。”魏延虽然一直冲锋在最前线,对战场的关注却没有一丝放松,赵慈这边一动,魏延就发现了,让钟林去拖住他。

    钟林手挽着长弓带着五千骑兵向着刚刚过河的运粮兵冲去,钟林的弓箭最先出手,一连三箭杀了两个运粮兵还有一个武将。

    战场继续,魏延这边运粮兵早就被打乱,魏延杀起来几乎没有遇到多少抵抗,钟林这边却没有那么顺利,北岸的运粮兵虽然刚刚过河,却有严密的组织,开始的时候还比较轻松,时间一长,越来越多的运粮兵过河成功,钟林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钟林,你过来替我,我来挡着。”魏延吩咐完,带着五千骑兵,一个漂亮的转弯向着浮桥冲去,接替了钟林的位置。

    钟林也接手了魏延冲杀的位置,经过魏延连串的冲杀,四万运粮兵仅仅剩下了两万出头,已经有近半运粮兵倒下。

    踏踏……万马奔腾的声音响起,刚开始的时候在这个喧闹的战场上并不怎么显眼,赵慈甚至没有注意到这突入其来的声音。

    等赵慈意识到后面有骑兵奔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叶落率领的骑兵已经奔到了赵慈后不到两里处,一千米的距离,对骑兵来说实在是太短了,冲过去仅仅需要数分钟而已。

    五万骑兵一出场,黑压压一片,在气势上绝对不是步兵所能比拟的,那轰隆的马蹄声让处在浮桥上的运粮兵心惊胆战。

    “完了,真的完了。”赵慈被这突然的马蹄声吓得几乎眼前一黑,没有任何准备的步兵怎么可能挡得住骑兵的冲锋,刚才南岸的那一幕就是最好的解释。

    远远的看着奔驰的骑兵,赵慈的脑海中闪过了多个念头,硬拼?这个根本没有希望,别说现在已经来不及布置铁痢疾,就算是有铁痢疾的相助,五万骑兵也不是四万步兵能够击败的,最多拼个两败俱伤而已,再算上南岸的一万骑兵,最后败的还是自己。

    赵慈可没有以殉职的打算,眼见败局已定,最先考虑的还是自己的生死,叶落的部队全部都是骑兵,从路上跑肯定会被逮住。

    唯一能给赵慈带去希望的也就只有这条河了,将指挥权交到另两个牙门将手中,赵慈脱掉铠甲一头扎进了水中,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江夏将领,赵慈的水相当的好。【叶*子】【悠*悠】

    另外两个将领目瞪口呆的看着跳水逃跑的赵慈,对视了一眼,口中大骂着懦夫,上的动作却不慢,紧接着跳水走了。

    叶落带着五万骑兵猛冲向了北岸三万密集的步兵阵营,这三万步兵阵营密集是没错,却是那种混乱的密集,在防御力度上比起稀疏阵型也没有多少提升。

    叶落一马当先的出现在箭头位置,领着五万骑兵冲锋,叶落的眼睛锐利异常,作为一个历经百战的骑兵将领,对铁痢疾等等对付骑兵的器材和陷阱自然知之甚详,在三百米之内完全能够分辨出这些物品。

    三百米距离说长不长,仅仅只够骑兵不到十秒钟的路程,说短也不短,足够骑兵拐一个小弯,很多时候,一个骑兵将领的指挥能力就是靠着这一个个小弯来表现。

    在河北岸没有陷阱,这是叶落早就探明的,叶落的注意力也就放在了铁痢疾等防御骑兵的器材上。

    出乎叶落的意料,步兵队伍中拥有铁痢疾的地方只有一处,就在叶落冲锋的最前方,其他地方叶落一点铁痢疾都没有发现。

    “李隐,古剑向左,从左边冲锋,巴图向右,从右边冲锋!”叶落毫不迟疑的发布命令,自己的眼光可是数年实践练成的,叶落完全有理由相信自己眼光不会出错。

    李隐和巴图离开,中间就剩下了叶落带领的两千骠骑和四万三阶骑兵,在叶落的指挥下四万骑兵左右分开,大多数都让过了步兵阵型前的铁痢疾,只有少数几个没有让过,马腿被刺,战马哀嚎着倒在地上。

    没有了马蹄铁的阻挡,五万骑兵呼啸着冲向四万运粮兵,在平地上还好,即使被骑兵冲撞后退也能保的一命继续战斗,但在这河边后退一步就会掉到河里。

    五万骑兵产生的冲力何等的大,即使四万运粮兵已经尽力,还是不断有运粮兵掉进河里,等五万骑兵的冲势耗尽,足足有一万五千运粮兵落水,剩下的两万五千运粮兵在失去指挥的况下,有的向前冲,有的想冲上浮桥,整个运粮兵阵营中很快乱成了一窝粥。

    到了此时,骑兵的胜利已成定局,叶落连忙指挥着骑兵放开一个缺口,让运粮兵逃逸,叶落自己带着骑兵对运粮兵展开了一路追杀。

    战斗结束,八万运粮兵中,除了少数落水逃生外,无一人幸存,全部化为了叶落的积分和骑兵的经验。

    叶落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交任务的张曼成却挂了,这种事在剧中虽然不多,却也不在少数,玩家还是可以在继任者上交任务的。

    就像叶落现在,张曼成挂了,赵弘继任了南阳渠帅的位置,叶落就可以向他交任务,前提是赵弘得承认这个任务。

    战场的清理已经用不到叶落插手了,古剑利落的安排战后的清理,包括给重伤的伤兵发药品,收罗各种战力品。

    一个小时后,一张战利品清单就落在了叶落手上,叶落打开一看,预料中的粮草一点都没少,足够自己的骑兵吃半年的,果断收进领地,以后就不用为骑兵的粮草发愁了。

    铁痢疾二十多车,这东西主要是对付骑兵,给叶落也没用,用来回炉又太浪费,卖出去人家用来对付自己又显得傻b。

    鸡肋啊,这是叶落对这批铁痢疾下的一个定义,郁闷的叹了口气,叶落还是决定将这批铁痢疾放进仓库,反正这玩意占用仓库空间不大,自己的仓库完全能够放开,留着好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够用到呢。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盔甲钱币之类的东西,被叶落收了起来,钱币直接放进行政大厅的仓库中,盔甲什么的直接卖掉就行,反正叶落也用不到那些步兵铠甲。

    于此同时,叶落一方的伤亡也统计出来了,由于采用的突袭手段,叶落这边的伤亡并不高,魏延所带的五千四阶骑兵阵亡和受伤无法再当骑兵的一共有两千人,一千九百人阵亡,一百人重伤,这个重伤比例已经相当的高了。

    钟林的五千四阶骑兵阵亡少的多,一共有八百不能够再次参战,七百多人阵亡,不到三十人重伤。

    李隐和巴图两人麾下的四阶骑兵缺员倒是不多,加起来还不到一千人,随时可以从新晋的四阶骑兵补上。

    叶落带领的四万三阶骑兵毕竟阶段差了一阶,在受到运粮兵垂死反击的时候在,阵亡超过五千,算是损失最大的部队。

    这一战过后,四万三阶骑兵中晋阶为四阶骑兵的也有不少,注意补足李隐,巴图,钟林四人麾下的骑兵部队,至于魏延手下缺员的那两千四阶骑兵就只能等以后有三阶骑兵晋阶之后再说。

    这一战胜得如此轻易,魏延算得上是功不可没,从最开始的提议,到第一个冲锋,还将整个南岸最困难的几项任务包揽,完成的都相当漂亮。

    叶落自然不会让他吃亏,四阶骑兵因为数量关系无法补足,叶落从自己的两千骠骑中抽出了五百加入了魏延的队伍中,算是对魏延这一次功劳的奖励。

    在五百骠骑加入魏延的队伍中后,叶落突然发现魏延原本静止了两个月的忠诚度再次增加,一增加还是两点,叶落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重生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