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奇袭

    “属下尊令!”魏延和钟林同时应道。[]

    钟林对自己成为副将倒是没有什么怨言,毕竟自己负责的是斥候方面的事,打仗经验方面不如其他几个将领。

    魏延虽然不满自己头上了一件枷锁,却也不敢向叶落提出反对意见,只能希望这个钟林识趣点。

    “行,你们两个趁夜先去吧,钟林,让你负责的斥候动起来,保证你们的行军不被探测到。”叶落吩咐完,直接让他们去行动。

    魏延接令后,迫不及待的就冲了出去,这是魏延第一次接到独自领兵的任务,心中憋了一口气,一定要完美的完成这次任务,心中还带着焦急和激动。

    钟林作为魏延的副将,自然是紧跟着出去了,等两人走后,叶落再次吩咐:“李隐,巴图,你们两个也去整军吧,今天晚上,我们也离开。”

    “是,主公。”李隐,巴图应是之后离开的营帐。

    叶落看着李隐和巴图离开,心中也有些感慨,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有了好几个助手,魏延,作为一个历史名将,独挡一面没有什么问题,奇兵的特也不能浪费,以后需要分兵的时候,任务都可以交给他。

    李隐,这个最早跟随自己的将领也从原来的冲动,血,变成了现在沉稳,冷静,只是勇武还卡在80上,突破的话,在非历史名将npc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潜力不大,用来镇守霸王城绰绰有余。

    巴图,这个草原汉子从跟随叶落之后就一直沉默,依他的练功努力程度,再加上多场大战的话,勇武突破到91点,达到自己的潜力极限不成问题,再弄一传承的话,跟二流历史名将也有得一拼。[WWw.YZUU点com]

    古剑,自己培养中的副将,现在还差了不少,培养起来的话,勇武,统帅都能够到达96,再有一个相配的传承,勉强算是一个一流历史名将。

    最后一个,钟林,在叶落麾下武将中是最细心的一个,只是潜力差了一点,担负起斥候工作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主公,我们今天就走,他们会不会提前过河啊?”经过叶落长时间的敲打,古剑的习惯也慢慢的开始转变,知道谨慎的思考问题,不会再向原来那样随意而为。

    “没事,魏延这家伙立功心切,肯定会连夜赶路,这一万四阶骑兵用的都是人阶上品战马,只要三天就能够到达,这条河长七八十米,再加上他们工具不足,造桥的时间不会很短,最起码也要两天,咱们只要拖住他一天就足够了。”叶落笑着解答。

    ……

    第二天早上,赵慈在营帐中刚刚醒来,就接到哨探的禀报,对岸的巡逻队突然消失了,赵慈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对方要绕道攻打自己了么?

    “将军,急报!”门外的卫兵再次通告了一声。

    “进来!”赵慈烦躁的应了一声,对面巡逻队的消失让他有些不安。

    “禀报将军,都尉于前大破张曼成部,大捷。”一个探子来到赵慈的营帐说,这个探子刚刚从复阳县回来,比钟林的消息完了半天加一夜,虽然有河流的原因,但叶落的斥候之利害也能够体现的出来。

    “哈哈,这消息来的及时,那支骑兵肯定是因为张曼成败了急着回去,来人,让哨探对岸看看骑兵有没有藏在附近。”赵慈虽然自大了一点,却不是白痴,必要的哨探还是要派的,他们给骑兵准备的后招可是要有完整布置的,要是人员还没有过去一半级遭到骑兵突袭的话,后招就可就没用了。[WWw.YZUU点com]

    十数名哨探划着木筏来到对岸,壮着胆子探查了一遍骑兵营帐,有察看了附近有没有骑兵埋伏。

    赵慈等了数十分钟,也没有见到进入敌营的哨探有一个出来,眉头再一次皱起,难道是自己的误会。

    过了一个多小时,进去的哨探没有出来,敌营中也没有巡逻兵出现,让赵慈的满腹疑惑无处可发。

    赵慈一咬牙,又派出了一波十几人的哨探分批进入,进入骑兵军营的哨探再次消失不见,连续几次后,赵慈也暂时死了那份心。

    “将军,对面没有再派哨探过来。”连续解决了几次潜入军营的哨探后,一个骠骑向着古剑汇报。

    “知道了,继续警戒。”古剑淡淡的吩咐,跟着叶落这么长时间,古剑也学会了叶落在发布命令时的严肃。

    “是,将军。”骠骑接令后离开。

    古剑摇摇头,他还以为敌军会不断的派遣哨探来刺探骑兵营地的虚实,没想到这么快就放弃了。

    等到晚上古剑和五百骠骑任务也已经完成,古剑一把火点燃了整个骑兵军营,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河边,赵慈看着对岸军营的大火,隐约间还有数百米骑兵离去的影,终于确认对方的大部队昨天就已经撤走,留下的只有一些断后的兵力而已。

    赵慈恼怒不已,恨不得将那几百人碎尸万段,可惜一条大河,牢牢的挡住了他的**。

    天色已晚,赵慈也只能等第三天才开始建桥。

    由于准备不足,资源,等等其他东西都没有,要在一条长达七八十米的河上建一座可以承受的住数万大军过河的浮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那一车车的铁痢疾,没有相当的耐力绝对会下沉的。

    忙活了一整天,一座浮桥终于完成了七七八八,第四天上午,赵慈又对浮桥进行了加宽,同时派遣哨探去对岸探查前面有没有骑兵埋伏。

    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一下午只能够渡一半人,赵慈犹豫了一下还是放过了这个机会。

    还在想着渡河的赵慈却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大营背后,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的大营,见到赵慈没有渡河后,眼中露出了淡淡的失望。

    这个人自然就是魏延了,魏延来到赵慈背后的时间比叶落想象中的还要早,在赵慈刚开始加宽浮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仅仅用了两天三夜时间。

    到下午的时候,魏延和一万骑兵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随时都可以出发,直插敌军的后背。

    终于到了第五天的上午,赵慈下令渡河,一个上午就渡过了四万多人,期间赵慈也考虑过叶落会不会来突然袭击,铁痢疾和枪兵都是优先过河,随时准备迎战,从这一点上看,赵慈的能力也不是很差。

    在运粮兵的背后,魏延冷冷的注视着过河的运粮兵,早在运粮兵开始渡河的时候魏延就已经开始整兵了,现在运粮兵渡过了一半,终于轮到魏延一展手了。

    “钟林听令,令你带五千人佯作截断浮桥两端运粮兵的联系。”魏延冷静的下令,长达两个月的劫掠,魏延遇到的战斗也不少,虽然都是一面倒的屠杀,魏延却是在这些战斗中学会了冷静,已经开始了从一个血少年到名将的转变。

    “末将领命。”钟林很有作为副将的觉悟,这也是叶落一直要求的,战场之上除了极为特殊的况,一切都要按着主将的吩咐去做,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其他人,随我一起杀!”魏延一声大吼,拉开了攻击的序幕,一万骑兵呼啸着向四万等在河岸上的步兵冲了过去。

    从冲锋靠近仅仅只有十余分钟的时间,根本就没给运粮兵任何布置的机会,即使依然有三分之一的铁痢疾没有渡过浮桥,在魏延的突然袭击下也来不及摆放。

    杀!魏延一马当先的杀入了四万步兵的阵营中,第一次经历大战的魏延显得异常兴奋,一柄大刀舞的赫赫生风,所过之处无人是其一合之敌,再配上胯下地阶中品战马的机动能力,魏延的杀伤力剧增,一路大杀特杀,短短时间内就击杀了数十敌兵,在战场上绝对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员。

    在魏延的后,还有五千骑兵,这五千骑兵全部都是四阶兵,实力比运粮兵以三阶为主搭配少量四阶兵的军队要强一截,还有骑兵对步兵先天的优势,再加上魏延这个悍将在前面开路,稀疏的步兵阵营根本就挡不住骑兵的冲锋。

    运粮兵中,一共有三个牙门将,这时候都去了对岸,这一岸根本就没有接手指挥的将领,失去指挥的步兵暮然受到骑兵的冲锋,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抗,就被骑兵冲出了一个缺口,缺口的面积还在不断扩大。

    虽然有几个运粮兵中的将领指挥着运粮兵抵抗,准备挡住魏延的攻击,可惜数量太少,完全被魏延率领的五千骑兵辗压,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效果。

    五千冲锋的骑兵直接将整个四万步兵阵营洞穿,造成了七千运粮兵的死亡,自仅仅损失了不到千人,整整1:8的伤亡比,比攻城损伤还要高。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三国之重生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