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暴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117、暴露

    衣衫缭乱。白青交缠。两人翻滚在靛蓝色锦被之间,如同两只交颈鸳鸯,浮动在绿波之上。

    锦颜的唇滚烫如火,琥珀的瞳孔渐渐涣散开来,体里的浪一阵阵拍打。而彼此的体如同慰藉的良药,将那火一点点引散。

    进/入的一瞬间,快得没有任何前奏,体却早已足够湿润,将那修长吞/噬进去。如同一张饥饿多时的嘴,饕餮不知节制。

    “嗯――”

    青若唇边溢出似疼痛似享受的声音。

    空气里的甜腻中渐渐便混入了/的味道。

    锦颜的唇齿一点点啃/噬着青若雪色泛红的体,手下却激烈地进/出着,带起阵阵水波漾的声音。几乎每次都没入顶端的指尖,毫无技巧地在青若体里横冲直撞。

    甬道被撑开。逐渐有了光亮。所有的空气被填满,体充实得像是来到另一个世界。

    手指火。体/内的温度却又高了几分。烧得彼此脸颊都红得不可思议。每一次的搅动,总伴随着嘹长的呻/吟,颤成抖动的音符,在空气里被拖拉地暧昧不清。

    “若儿。若儿。”

    锦颜的轻唤声不停在青若耳边响起,灼的呼吸喷在青若的肌肤上,激起敏感的颗粒。青若只觉得体如烟花般绽放,时间丢了,空间失了,只有上的人儿相触之下的战栗欢喜。

    “锦颜――”青若仿佛受不了这般剧烈的欢愉,声音带上了一丝哭音,体越来越滚烫的潮从小腹处涌出来,整个人仿佛被投到火炉里煅烧,耳边只有彼此的喘息以及手指出入时的水声。一次比一次更猛烈的撞击,体仿佛要裂成碎片。无法思考。不像以往任何一次,整个人完全被拖入到更深的水底,淹没得望不见任何场景,奇怪的感觉冲击过自己。

    被越抛越高的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

    “啊――”

    在到达顶点的瞬间。青若忍耐不住,溢出一声支离破碎的呻/吟。眼前绽放出缤纷色彩,随之一黑,仿佛陷入愈加深沉的黑夜。

    脑子疼得无法思考。

    随着青若的叫声,锦颜迷乱的眼中终于唤回了一些清明。

    只一个转念,便忽然变了色。将手指连忙从青若的亵裤里拔了出来。

    青若敏感的体被这一动作激的一颤,闷哼了一声。

    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锦颜试着撑起子,却发现软得不行。眼底神色变幻万千,只来得及堪堪将青若与自己的衣服掩好。

    门却在下一瞬,被粗鲁地推了开来!

    青若听到声响,所有混沌忽然退散开去,惊恐地偏过头,望向门外。

    而锦颜,轻轻闭上了眼。

    一声叹息声,悠悠地在房间回

    “公主,我的眼线如今无法进入青府,也探不到青若姑娘的消息。”紫雷站在锦颜旁,低头回禀道。

    “我知道了。”锦颜将手中的画轻轻放下,揉了揉太阳,缓缓道。

    紫雷站在书案前,看着益清减的公主,心里不是不心疼的。

    只是,如今的形势,实在太糟。

    “只有五了呢。”锦颜低着头,出神地望着手中画卷上安静赏花的女子,眼底掠过一丝忧愁。

    紫雷顿了顿,踟蹰地开口道:“公主……皇上还在生你的气么?”

    “嗯。”锦颜轻轻点点头,小心地卷上了画轴。

    那画里的女子,一青衣,眼眸低垂,唇边有安静的笑。青丝有些从肩头滑落下来,散在前。正是脸上尚看得出几分青涩稚嫩来。

    正是两年前青若。

    “花瑶和影之可安全护送出宫了?”锦颜抬头,望向紫雷。

    紫雷点点头,神色多了一些担忧:“这样的况,不让花瑶姑娘留下来帮忙,瞒着她将她和影之姑娘一起送出宫,真的好么?”

    “花瑶已经帮了我很多了。”锦颜方将画卷收好,站起来,去寻书架后的机关,口中仍说着,“若是让她知晓,她必定不会离开。只是有她与影之姑娘在前,我这里出了事,皇上必然大怒,怕是忍不住便追究起影之姑娘来,害了她们。”

    “只是……皇上知道你在他未得消息前将两人送出宫,形式对公主你……更不利啊。”紫雷的眉皱了紧,实话道,“皇上本还放不下对花瑶姑娘的恋,这般不是让他更生气了?”

    锦颜将画轴小心仿佛书架上的暗格,目光落在暗格里面的十几幅画卷与端正放着的一个陶土捏的女娃上,淡淡道:“便是我不将她们放过,皇上怕也不会妥协。”顿了顿,又补充道,“皇上后宫三千,如今还年少,只是一个花瑶罢了,时间一长总是会忘的。我又何必将她们拖下水来。皇上对影之姑娘可是起了杀心,若是当真没有保护得当,花瑶岂不是要伤心死了。”言罢,将暗格关好,转过头来面对紫雷,问道,“途中可**了消息,确定将两人安全送达洛阳了?”

    “嗯。”紫雷点头。

    “这便好。想来消息一时也不会传到那里。”锦颜放心道。

    “应该不会。只是墨雨……公主确定这般么?”紫雷还是有些为难。

    “她总需要做出一个决定的。既然凌其歆当时并未被掳走,想来当时天牢那时只是对方有个善模仿人声的高手在,知晓墨雨与凌其歆的羁绊,才会如此。而若是不回去,墨雨怕是心里总会有疙瘩在,一生怕是要孤独下去。不如就让她留在洛阳罢。”

    “可是凌其歆已经成婚了……”紫雷叹了口气,“这样对墨雨而言,不会太残忍么?”

    “可是凌其歆并不快乐,不是么?”锦颜望着紫雷道,“若是有缘,不管如何总是有个结果的。墨雨跟在我边八载有余,足够了。也该让她去追求自己的缘了。至少,她的人在洛阳,她的心便会在洛阳。”

    “公主的心意,我等自然是知晓的。我只是担心公主与青若姑娘……”

    锦颜笔直地站着,声音却有些飘忽:“是我失策了……没有料到沈连城这般手段罢了。倒是连累了若儿。”

    “不怪公主想不到沈连城这般卑鄙……竟在青若姑娘的生辰上下这种毒辣的手段。平对青若姑娘一番宠,竟能狠心将她置于那种境地。”紫雷想到当时得到的消息也很是震惊。沈连城竟然在给自己表妹的礼物上下合欢药,而且料定公主的心思必定会出手夺过,又掐好了分量在宴席将要结束时发作。又猜出公主会被安排在东厢房最好的房间,事先在房里的锦被上撒了合欢粉。两者叠加,自是潮难挡。

    “事已至此,也是无法。”锦颜眼底闪过一丝狠戾,“我必定不会让他好过。”

    言罢,锦颜似乎有些疲累,也不再言语,而是挥了挥手,让紫雷退下。

    “等等。”

    在紫雷开门的一瞬,锦颜忽然开口道:“你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

    锦颜蹙了眉,道:“我总觉得沈连城……不一般。他隐藏得太深,总是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会做出抄家灭门的事。你近来记得多留意他,包括他所接触的人。”

    “是。”紫雷点点头,这才退了出去。

    锦颜久久地站在远处。

    最后目光,落在书案上的一张喜帖上。

    那张静静摊放在书案处的喜帖,字迹刚劲有力。上书一行行云流水般的字。正是:祝沈连城公子与青若姑娘喜结连理。

    时间正是五后。

    落款正是青府的印鉴。

    锦颜的脸沉静如水,望着那张喜庆的红色纸张久久不语。

    “皇上。臣妾为皇上泡了些菊花茶。如今菊花开得正好,皇上便尝尝。”七织端起茶杯,递到锦麟前。

    锦麟冷笑一声,接过茶杯,口中怒意不减:“正好。给朕降降火。”言罢,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重新将杯子扔给七织,道,“给朕再来一杯。”

    “是,皇上。”七织执起茶壶,垂着眼,优雅地倒着茶水。

    “你说这世道是怎么了!女人尽去女人!一个花瑶是这样!连朕的皇姐也这样!”锦麟咬牙切齿道。

    七织神色不动,茶水稳稳地落入杯中,口中接道:“皇上保重龙体。想来长凤公主应是一时糊涂。等请若姑娘婚事一了,嫁入沈家,自是会忘了青若姑娘。”

    说完,将菊花茶重新递给了锦麟。

    这次锦麟倒没有一饮而尽,而是浅浅啜了口,任由那扑鼻的清雅菊花香气在口中弥漫,踟蹰道:“皇姐不是糊涂之人。三过去了,她一次也没有找过朕说,反而让朕觉得疑惑。”

    “不是皇上说便是她来了也不见么?”七织走到锦麟后,为他揉肩。

    锦麟舒服地眯上眼,口中道:“你是不知皇姐。若是她当真想见我,我如何能拦得了她?”

    七织眼中一动,口气便有些疑惑:“可是……皇上是一国之君啊。长凤公主纵是功绩了得,也毕竟只是个公主。皇上想做什么,公主如何能违抗?”

    锦麟微阖的眼闻言忽然睁了开,口气有些生硬道:“休得胡说!皇姐对朕的辅助,岂是你能懂得?再言之,你不是皇姐的朋友么?”

    “是臣妾愚笨,说错话了,还望皇上不要放在心上。”七织手中只一顿,便又继续揉着,语气温婉动人,“臣妾自是与长凤公主交好,不过皇上如今是臣妾的夫君,自是凡事以皇上为主。只是觉得长凤公主做事狠绝,作风又还是免不了有些霸道。”

    锦麟闻言,生硬的口气便有些松了下来,缓言道:“也不怪你。皇姐是这般的,她也是为整个皇朝着想。当初朕不懂事,都是皇姐一力撑过来的。”

    “有句话,臣妾不知当说不当说……”七织口气有些犹豫,“说了怕皇上不高兴。”

    “无妨。忠言逆耳,尽管说罢。”锦麟无谓道。

    “如今……皇上毕竟已是大了。”

    柔软语调在锦麟耳边响起,温柔得仿佛南方的脉脉细流——

    作者有话要说:再说下,明后断更。元旦放假会有二更~~

    有些CP结局开始收了。墨雨和凌其歆的算是告了一段落。正文里应该不会再出现了。若是大家想要看她们的番外我可以考虑下~~不过肯定是放在全部完结后了的。到时候再说罢~~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