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失控(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116、失控(一)

    青若好奇地盯着锦颜的手,直到她摸出一块琥珀来。

    那块琥珀色泽通透,在光下熠熠发光。而里面,静静躺着一只斑斓的小蝴蝶。蝴蝶翅膀是墨色的,上面蜿蜒着白色的漂亮纹路,极为好看,伏在琥珀里清晰得仿佛依旧鲜活,一眨眼便要飞去似的。

    青若眼里发出光来,伸手取过锦颜手上的琥珀,惊喜地翻看着。

    “喜欢么?”锦颜眼底带着笑意,问道。

    “嗯。这蝴蝶好漂亮啊。”青若抬头望了锦颜一眼,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道,“这琥珀……也很像锦颜的眼睛呢。”

    “噢?那是它好看,还是我好看?”

    青若哼了一声,小声嘟囔道:“怎么连这个都要拿来比。”

    锦颜忍不住笑出声来,宠溺地抚了抚青若的头:“若儿喜欢便好。先收进去罢,莫要掉了。”

    “嗯。”青若点点头,不释手地又看看了,方才小心翼翼地将琥珀收入了怀里。

    锦颜望着青若脸上有一瞬间的失神。

    “怎么了?”青若抬头正好望见锦颜失神的画面,疑惑地开口问道。

    锦颜浅浅地笑了笑,道:“这只是礼物之一噢。等回云凤了我再给你看几样东西。”

    青若听得开心地笑起来,大大的眼睛里盛满暖暖的光,一张脸显得愈发动人。

    一刻钟后,宾客终于渐渐地齐了,锦瑗也与青翎过来了主桌。锦瑗袖口不知怎得染了思墨迹,被锦颜发现了,顺口问了句:“怎么衣服都脏了?”

    锦瑗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袖口有了墨迹,忍不住轻哼了声,眼角瞟了眼青翎,道:“方才磨墨来着。”

    “磨墨?”锦颜闻言不笑道,“瑗儿这般难请的人,也会替人磨墨了啊。难得,难得。”

    “皇姐――”锦瑗撒道,“又取笑人家。”

    原来方才,锦瑗将青翎拉出了人群。青翎无法,只好随了她去。可是此时不似皇宫,无甚可以玩,便缠着青翎带她参观她的房间。

    卧室不过一遭的工夫。之后两人便去了青翎的书房。锦瑗看着青翎满书架的书,顿时睁大了眼。那些繁复厚重的书籍,一摞摞地叠着,被分门别类地摆放着。而书桌上,正放着一张未完成的画作。

    锦瑗灵机一动,忽然便起了让青翎给她作画的念头。青翎听到要求自是不应。只是锦瑗实在缠人得很,青翎不应,她便一个劲地开始撒,抱着青翎的手臂晃。青翎想挣脱,气力却不大,最后还是应了,只是故意要求让锦瑗磨墨。

    那幅画比锦瑗想象中的快得多,青翎很少抬头,那些轮廓很快便在沾满墨汁的笔下显现出来,似乎早已被主人铭记,笔落起伏间便能细细描绘出来。

    不过未等画画完,门外便有小厮敲了门,让青翎出去,差不多要开始了。锦瑗有些不乐意,青翎只好许诺道尽快完成,到时来宫里便给她。

    这些,锦瑗自是不会说的,即便是皇姐。

    青成率先忙完过来入了座,坐在了青翎边,朝锦颜等人打了招呼。不多时,青宇偕同沈芸与另一名妻妾过了来,分别在锦颜旁边坐了。这般,主桌便有了八人。

    青成站在座位前,朗声对宾客道:“谢谢各位大驾光临小女十五岁的生辰宴,尤其是长凤公主与明珠公主的到来,更是不甚感激。”说到这,朝锦颜笑着点点头,又继续道,“吾家有女初长成,青宇实在欣慰得很。我也不多说,大家尽兴便好,饮了这杯酒,大家的祝福小女便都收到了。”言罢,执起酒杯,率先仰头喝了尽。”

    宾客都笑着朝青宇方向抬了抬酒杯,然后跟了这杯酒。

    青宇笑着坐了下来。

    一顿饭吃得倒是温馨。大家闹闹地吃着,不时传来拼酒的声音。许多亲戚朋友平里忙于自己的事好久未见,趁了这次机会难得聚在一起。

    青若低着头并不说话,脸却红红的。

    “若儿,你很么?”沈芸为青若夹了一筷菜,望着她疑惑地问道。

    青若低着的头摇了摇。

    桌下。锦颜的腿正挨着青若。青若往后缩一分,那腿便跟一分,一直紧贴着自己。衣料的滑动隔着衣裙传来,有微微摩擦的气散开。

    “那你脸怎么这般红?”沈芸还是不解地继续问道。

    青若有些慌乱地把头埋得更深了些。眼角瞟向锦颜。只见她端正着子,表自然。

    沈芸对锦颜笑了笑道:“公主见谅。若儿自小羞赧。”说完不忘对青若道,“若儿,帮公主夹些菜罢。在宫中对亏公主照料着。”

    青若只好抬起头,扫了圈桌子,眼中一动,将筷子伸到清蒸鱼那里,夹了块腹中鱼,然后对锦颜笑了笑:“公主,请用。”言罢,笑得更加狡黠。

    锦颜扫了一眼饭碗里的一大片鱼,面色沉静,然后轻轻夹起这块雪白的鱼腹,伸到旁边的锦瑗碗上,筷子一松,鱼便准确地掉入碗中。

    “瑗儿,我知你吃鱼,可要多吃些。”

    锦瑗的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她们两姐妹,最不的就是鱼。锦瑗一直坚信鱼长得其丑无比,表面又滑腻得令人恶心,那眼珠子还是白色的一粒点缀在鱼头之上,因此几乎不吃鱼。方才看到青若姐姐故意夹了鱼给皇姐时,她还小小幸灾乐祸了下,结果这下次祸水旁引,竟然落到了自己头上。看着皇姐一副乖孩子的表,锦瑗心里不由得打了个颤,只好僵硬地呵呵笑了两声,咽了口口水,勉强点了点头。

    嗯,等会趁无人注意,悄悄扔掉好了。

    锦瑗正这般想着时,一声噩梦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瑗儿,怎么不吃?”

    锦瑗连死的心都有了。她假装镇定地夹起那块鱼,尽量不让脸上显露出厌恶的神色,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将鱼送进了嘴里,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鱼的样子,硬着头皮嚼了两口,然后勉强咽了下去。

    锦颜赞赏地忘了锦瑗一眼,然后望向青若,轻轻笑了笑。

    青若自是见到锦瑗向自己投来的哀怨目光,也不敢再做这般事免得连累到别人。

    饭过三旬。

    不知怎得,锦颜觉得太阳有些刺眼,弄得自己整个人也有些微微的晕眩。她停下筷,忍着子的不适,对青宇和沈芸道:“不知可否借青府休息一会?”

    沈芸望向锦颜,发现公主脸色也有些不寻常的红晕,额间沁了几滴汗,顿时明白她体不适,连忙道:“自是可以。我这便带你过去厢房罢。”

    “不必。青夫人还有宾客要招待,我见若儿好像吃完了,若是方便,让若儿扶我过去一趟便可。”

    “这也好。”沈芸点点头,招呼青若:“若儿,你便将公主扶到东厢房去罢。”

    青若听到锦颜开口也有些吃惊和担忧,连忙应了下来。

    路上,锦颜的子靠在青若上,脚步果真有些虚浮。

    “怎么了?”青若皱了皱眉,关切道。

    “不知。许是……昨晚睡得太迟了罢。”锦颜微微阖眼,任由青若扶着自己缓步走着。

    “作甚睡这般迟?”青若有些埋怨道,“也不知好好照顾自己。”

    “想着今便能见你,有些欢喜。”

    淡淡的声音,却听得青若一阵耳

    青若推开东厢房里最好的一间房门,扶着锦颜迈步进去。

    一股好闻的淡淡香味在空气里飘散。

    “这是什么香气?”锦颜闻了闻,随口问道。

    “嗯?什么香气?”青若紧挨着锦颜,鼻间全是来自她上的馥郁香气,因此也没注意到锦颜所言的其他香味。

    “罢了。没什么。你扶我到上去罢。”锦颜摇摇头,试图甩开越来越紊乱的思绪,轻声道。

    青若随手掩好门,乖乖地扶着锦颜朝边过了去。

    锦颜的子越来越重,几乎快将所有重量都压在青若上。青若抬头望着锦颜的侧脸,见那耳垂竟也起了红色,而原本微凉的气息早已不见,挨着自己的子有些灼烫。青若担心地伸出手去探锦颜额头,然后惊讶地缩回手:“怎的这般烫?”

    锦颜闭了闭眼摇摇头,再睁开时眼中稍微恢复了点清明,感官便被调活起来。体里不停有气冲出来,仿佛点燃了一把火,感觉十分奇怪。

    青若试图将锦颜放在榻上。不料自己忽然脚一软,便被拉着她的锦颜连带着摔在上。

    这么一摔,青若的头正好埋在锦颜口,柔软的触感抵着她的脸,一股香气扑鼻而来,瞬间将青若整个人也烧了着。

    青若正待撑起子,锦颜的手却忽然伸出来,搂住了青若的脖子。

    青若抬起头,正对上锦颜有些迷离的眼睛。

    下一秒,自己的唇上已经贴上了另一个火的唇。

    那火从两人密贴着的体里蹿出来,一种难耐的感觉让两人的子不自觉地便习惯地纠缠在一处。

    锦颜被青若的子压着,却并不妨碍她的唇一路往下,拨乱了青若的衣衫,印在她的锁骨之上,吸,流连。

    青若咬咬牙,脸色红得可怕,脑海中还残留着一丝清明,弱弱道:“锦颜……现在……不可以。”

    锦颜却似无所闻,一双手熟门熟路地从青若的裙摆下探进去,极快地蹿到了亵裤上。而呼吸,则愈发沉重。

    青若轻哼了一声,似乎体的灼难耐被稍微缓解,丢了那丝清明——

    作者有话要说:近来更新时间不定哈。后天大后天要去上海,会停更两。元旦时间会有个两更吧~~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