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生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115、生辰

    第二,青若便回到了青府。

    而在此期间,她被在家中待了两。这两里,熟悉的亲人重新围绕在她边。沈芸为青若十五岁的生辰忙碌着,打算好好为她庆祝一场,以慰思女之苦。青翎虽清冷,却也遵了娘亲的话,陪伴着姐姐。青成方完成编纂史典之事,得以稍微空了下来,青若在家中碰见大哥的次数也较从前多了。唯有青烈还在处理战后事宜,一时赶不回来,倒也在众人意料之中。

    这两,青若便顾看着自己庭中的花草。许久未见,这些倒也被打理得很好,丝毫没有因为主人的消失颓败下来。沈芸每膳食用毕也拉着青若扯些家常。青宇见青若回来,口上虽不说,脸上笑着的次数显然增多了,目光也和善不少。青若以往最是怕这严厉的父亲,如今一见,那印象里坚毅硬朗的男子,鬓上竟也开始染了白霜,看得青若有些心酸。

    一晃眼,青若的生辰便到了。

    大清早,青若就被青翎给唤醒了。

    “姐姐,起来梳洗罢。过阵子宾客便都要过来了。”青翎道。

    果然,梳洗好一出门,已经有陆陆续续的亲戚过了来。

    青家虽不是特别繁盛的大家族,然加上两边的亲戚也约莫有个几十人。所幸青府足够大,在花园处摆放了十张桌子,倒也足够容纳了。间或也有一些受到邀请的青家交好的世家携了一两个亲眷过来,笑眯眯地朝青若打招呼。这些人也多是贵胄豪门,锦衣宽袍,礼数周到,气氛倒是再融洽不过。

    这之中许多人青若倒是知晓的,平也与自家有所往来,人一多,便成了左一个叔伯又一个哥哥姐姐地叫,初秋微凉的天气里额间也出了薄汗,脸颊不免有些泛红。

    不一会,席间便零零散散坐了将近一半的人。头也开始往上升。

    忽然,门外传来管家慌张的声音。

    “参见公主!”

    青若转头看去,正巧看到锦颜朝跪在地上的管家挥挥手,似乎正在示意他免礼。然后抬眼,视线直直地望进青若的眼里。

    光静静浮在两人之中,仿佛所有纷杂在一瞬间尽数退去,只余下彼此交错的目光。

    锦颜唇边绽开浅浅的笑意,然后跨步走了进来。

    一旁正在安排宾客座位的沈芸见长凤公主携着明珠公主都到了,连忙迎了上来。

    沈芸正待行礼,被锦颜一把托了住,笑着摇摇头道:“青夫人无需这般。今锦颜只是作为若儿的朋友过来参加她的生辰的,一切礼仪可免。”

    “嗯。”沈芸点点头,领着锦颜往主桌那边坐,“两位公主这边请。”

    “好。”锦颜口中应着,眼角瞟了眼旁边的青若,唇边笑意愈发浓了些,人则跟着沈芸走了过去。

    桌子是圆桌,因此倒不存在上位下位的区别。锦颜随意捡了个座位坐了下来,锦瑗自然是坐在了她边。锦颜朝沈芸温和地笑着,道:“青夫人只管去忙罢,今宾客多,别为我耽误了。”

    “那公主自便罢,我让若儿陪你。”沈芸说完便望着一旁的青若道,“若儿,你先陪着公主,宾客那里娘来应付便好了。”

    “嗯。”青若乖巧地点点头。

    青若在锦颜旁坐下时,正瞧见锦颜眼中带笑地望着她。

    “唔……你怎么来了?”青若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嗫嚅道。

    “我自是要来的。”锦颜勾起唇角,“这么的子,不来的话会被某人怨罢。”

    言罢,视线似笑非笑地落在青若上。

    青若微红了脸,没有接话。

    一边的锦瑗则受不了地双手环抱胳膊打了个颤,道:“好冷。”

    青若闻言,反应过来,脸更红了。

    锦颜斜了锦瑗一眼,缓缓道:“你不是要去找青翎么?”

    “是是是。”锦瑗撇了撇嘴,跳下凳子,挥挥手道,“我这便过去了。”说完,调皮地朝青若眨眨眼,又补充道,“青若姐姐,气势不能弱啊!”言罢,怕锦颜责罚,笑嘻嘻地一溜烟地蹿了出去,去寻青翎了。

    锦颜无奈地摇摇头,望着锦瑗跑走的背影,眼底是温暖的笑意。

    两人虽只两未见,此时见面却也觉得欢愉得很。主桌上还未坐人,加之锦瑗离了去,现下便只有两人坐着。两人促膝低着头小声说着话,神皆专注温暖。

    美好的时光却总是过得特别快。一个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静谧的气氛。

    “小若儿。”

    青若的思绪被惊了起,诧异地抬头看去,正瞧见两步之外的沈连城。

    锦颜则转过子,望向背后出现的沈连城,眼光有一瞬间暗下来。

    沈连城上的鞭痕不过是皮外伤,只是看起来可怖些罢了,对于习武的他来说愈合得速度倒也算快。倒是脚踝上,因牵动了骨头,走路还是多有不便。此次他本被劝着不用过来,沈连城却还是执意要过来为青若庆贺生辰。方一进门便看到了青若正在同一个着白色衣衫的女子说话,忍不住出声唤道。而当瞧得白色衣衫女子回过头的瞬间,神色还是不免有些惊怔,只好尴尬地朝锦颜点点头,道:“公主。”

    锦颜轻轻从鼻间嗯了一声

    青若小心地瞟了锦颜一眼,又望着沈连城这段时消减许多,神色颇为憔悴的模样,还是有些心生不忍,迟疑地开口唤道:“连城表哥,你也来了。”

    沈连城的脸上迸发出光彩。又往前走了两步。

    脚步果然有些踉跄。

    “连城表哥,小心些。你……寻我有事么?”青若自然能感觉到旁沉寂下去的某个人,硬着头皮问道。

    沈连城眼底闪过一丝黯然,道:“我只是……过来看看小若儿。”

    青若也觉得自己话语有些伤人,却又顾及着怕锦颜不开心,因此当真是左右为难。

    正在此时,锦颜开了口,语气平淡道:“看来你子恢复得不错?都能出门了。”

    沈连城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最后被压制下去,只低头答道:“托公主的福,还行。”

    锦颜哼了一声,上冰冷气息重了起来。

    青若见两人上火药味更重,连忙出口打断:“好了。差不多该开始了。连城……表哥,你先过去沈大伯那里罢。”

    沈连城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我只是过来想把礼物亲手交给小若儿。”

    青若为了打发沈连城快些走,有些迫不及待地接话道:“什么?”

    锦颜望了青若有些急切的样子,薄唇抿成一条生硬的线。

    沈连城从自己怀里缓缓掏出一个锦囊来,抬头认真地望着青若:“小若儿,我知你什么都不缺。这锦囊里面是我跑了三十三个寺庙为你求来的平安符,希望你……能喜欢。”言罢,微瘸着腿往前走了几步,将锦囊递到了青若前。

    青若虽觉得有些动容,但旁愈发冰冷的气息将这抹淡淡的动容全部驱逐了出去,只留下一丝尴尬。青若偷偷望了锦颜一眼,见她板着脸面无表,目光如炬地盯着自己眼前的锦囊,觉得冷汗都要流下来,连忙接过那锦囊,也不敢往怀里塞,勉强扯起一抹笑对沈连城道:“谢谢。我收下了。”

    沈连城脸上顿时有了笑容,那清俊英气的容颜也显得愈发明亮。

    “嗯。”沈连城点点头,“小若儿……这礼物虽不值钱,却是我的一片心意。你可以将锦囊打开看看,这平安符里面是白马寺大师亲手撰写的**。”

    青若望着沈连城一片期冀的眼神,迟疑了番,还是打了开。她知沈连城是个固执的人,这从他当初在围场求亲和审讯时便能看出来。她盼着快些解决,好不让边的视线这般蜇人。

    扯开的一瞬间,一阵芳香扑鼻而来。寺庙里好闻的檀香味里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甜腻香气,倒是好闻得紧。青若忍不住又闻了闻,方才将那**的平安符取了出来。

    果真如沈连城所言,平安符背面写着梵文字样的**,看起来端庄肃穆得紧。

    青若只看了几眼,便抬头朝沈连城笑道:“嗯,麻烦连城表哥了。”说完,作势环视了一圈,道,“宾客差不多也到齐了,先回座罢,站多了对腿脚恢复不好。”

    沈连城闻言自是开心得很,点了点头方才离开了。

    青若看着沈连城离开,终于呼出了口气,转头望向锦颜,有些尴尬地解释道:“锦颜,我……”

    “我知道。”锦颜开口打断青若话头,脸色缓和了些,抬眼瞄着青若,然后视线落在青若手中的平安符上。

    青若仿佛触电一般,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处理手上的锦囊与平安符。

    锦颜却已经伸手,缓缓取过了平安符。然后突然将平安符紧紧捏入手心,随之漫不经心地塞入自己的袖中。

    “这平安符,便先由我保管罢。”

    青若自然不敢推拒,自然知晓锦颜所谓的保管是指什么,却也不太在意,只要她不生气便好。青若偷偷瞄了眼沈连城,正好撞见他望向这里的目光。沈连城隔着来往的人朝青若笑了笑,青若顿时心虚地连忙收了回来,祈祷他不要看见方才锦颜取过平安符一幕。又想到他既然对自己笑了,应该是没看到罢?

    锦颜歪着头思索了一番,想了想还是将青若手里的锦囊也取了过来,同样塞进了衣袖中。

    青若瞧着锦颜面色看起来镇定自若做着这些,不知怎得忽然觉得可得紧,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锦颜不动声色地斜了青若一眼,压低声音道:“若儿可是在触虎须?嗯?”

    青若连忙停住了笑,眼底却还浸润着笑意,假装害怕地摇摇头。

    锦颜满意地拍了拍青若的头:“这才乖。听话的孩子有糖吃。”

    青若皱了皱鼻子,嘀咕了声“谁是孩子”,忽然似想到了什么,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问道:“锦颜,你的礼物呢?”

    “礼物?”锦颜挑了挑眉,“我都是你的人了,这礼物还不够么?”

    青若闻言,脑海中不响起分别前的那一晚,当下便忍不住红了脸,啐道:“真不害臊。”

    锦颜笑起来:“好了,不闹你了。礼物我自是带了。你可要猜猜?”

    “我哪猜得了长凤公主的心思。”青若自是很快放弃了。

    “真是无趣。”锦颜无奈道,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样物事来。

    作者有话要说:太晚了,直接发上来了……

    一挤,挤。更新便挨啊挨,忙的团团凑在一起。更新时间不定,望大家见谅啊。

    接下来,快进入尾声**阶段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