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矛盾(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112、矛盾(一)

    “公主?”白风站在锦颜后,望着锦颜出神的目光,出声唤道。

    锦颜回过神来,见自己手上已提了笔多时,笔尖蘸满的浓墨滴了一滴在书页上,晕染开一大团墨色,将原先写着的那些字迹都模糊开来。眼见第二滴坠在笔尖,又要堪堪落下。

    锦颜叹了口气,将笔搁回了墨砚上。沉吟了番,方抬头问白风道:“若儿如何了?”

    “回公主。青若姑娘从天牢回来后就去了西苑,并未回云凤。”

    锦颜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了。”

    言罢,放下笔,也没有心思再写,站起来踱步到了窗户边。

    “白风,你先出去罢。”锦颜淡声道。

    “是。”白风点了点头,方开了门想要出去,正瞧见门外抬手敲的紫雷。

    “公主,紫雷过来了。”白风转头朝锦颜道。

    “嗯,让她进来罢。”锦颜并未转,视线停留在窗外已染了秋意的景色上,眉目笼着淡淡的烟云。

    白风待紫雷进去后便掩好了门。

    “公主。”紫雷走到锦颜后,低声唤道。

    “说罢。”

    “我探听过了。青若姑娘之所以离开云凤,是因为七织姑娘的原因。我问了赤儿。她当时照你的吩咐待青若姑娘醒了之后便将粥送了进去,不消片刻就有人传报七织姑娘过了来。那些丫鬟只说你有事去了刑部,本来想让七织姑娘过后再来。只是七织姑娘问青若姑娘在否,可以在里等你回来。丫鬟们自是不敢拦,也就放人进来了。赤儿被挥退后,房内只有青若姑娘与七织姑娘两人,无人知晓她们说了些什么。只是约莫半个时辰后,青若姑娘便从房里出了来,脚步急忙,不顾赤儿的询问,径直过来了刑部这里。而七织姑娘似乎试图拉住青若姑娘,跟着追出了门,弄得赤儿一头雾水,却也没想太多。”紫雷低着头仔细说着探听回来的况。

    “七织么……”锦颜目光深邃,似有所思。顿了顿道,“紫雷,你怎么看?”

    紫雷想了想,方道:“紫雷也不敢擅自揣测,只是犹自觉得此事太过蹊跷。自然也可能是七织姑娘没有顾及这些随口所言,被青若姑娘无意听在心里才赶了来。毕竟七织姑娘如今是婕妤,常伴皇上侧,知道这些消息并不奇怪。只是到底如何还是要看两人究竟谈了什么,而这,也许公主只能问青若姑娘了。”

    “问她么?”锦颜轻轻笑了笑,声音有些低落,“若儿还在生气呢。一时半会可消不了。”

    紫雷顿了顿,方问:“可要……紫雷去找青若姑娘谈谈?她好像有些误会公主了。”

    “不必。”锦颜拒绝着,手搭在窗框上,话语淡淡,“她说得也并非偏颇。我虽怀疑沈连城,然下这么重的刑,却也是有点私心在的。”

    紫雷沉默着,过了半晌道:“这些公主怕也瞒不下来,沈连城受伤一事总会传到青若姑娘耳里。如今让她亲眼见着了,也未必不好。”

    “我知道。”锦颜轻轻叹了口气,“只是没料到这般快罢了。让她亲眼撞见,也怪不得她恼怒。无论原因如何,已经有一个青彩宁死在我手上,她心里芥蒂未去,怕是担心沈连城也遭了同样的命。”

    “宁妃那事怨不得公主。”

    “说来容易。”锦颜微微转过,望向紫雷,叹息道,“毕竟是亲人,让她亲眼见到疼自己的堂姐死在自己面前却无法阻止,犹如在她心口扎了一刀。只是这回……怕又由我捅了一刀罢。否则,她也不会失了理智,差些被皇上看破了。”

    紫雷想起当时的场景,也一阵虚惊。那时皇上的面容上显然十分震惊,所幸被锦颜将话堵了回去,只是青若姑娘当下应该来不及反应,该是很寒心罢。

    总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紫雷,你陪我去一趟七织那里。”锦颜沉吟了一番,忽然开口道。

    紫雷并不诧异,面色平静地应了。

    青若从西苑出来后便在宫里随意游。她有些不愿意这么快便回云凤,心里仍旧堵了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脑海里乱糟糟的,间杂着连城表哥那满的血痕的画面,以及他温柔劝慰自己的声音。

    在一前,他还跪在自己面前,向皇上求婚。而自己狠狠地拒绝了他,出口的言语伤人绝。彼时自己并不后悔,虽然难受,然更多的仍是捍卫自己感的骄傲。可是不曾想此时,因为自己的原因,竟将他陷入更不义的境地。

    那个总是温柔对自己笑着,揉着自己头,帮自己出头的男子,如今在刑部大牢不省人事,承受着苦痛折磨。而这一切,本是可以避免的。却由自己亲手将他推入更深的深渊。

    青若的脸色很难看,双眼也有些无神,只随意走着,不知怎得便走到了一处精致秀丽的风景处。她无意欣赏正待离去,耳边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她此时并不想见到该声音的主人,还未来得及去想为何那人会出现在此处,第一反应便是躲在了旁边的树丛后。她本便着了青衣,人也不高,一时倒真的仿佛融在了草木之中辨不出来。

    “七织既得了病,该好好休养才是。如今陪锦颜出来,倒让锦颜愧疚得很。”

    锦颜的声音越来越近。仍是熟悉的清淡嗓音。

    青若闻言心里一怔,抬起头来,正巧望见锦颜与七织相伴而行的温馨画面。

    “咳咳。锦颜客气了。”七织的侧脸正对着青若,能瞧见她温脉脉望向锦颜方向的神色。说话间已掩了口,咳嗽了几声。

    “不如我们回去罢?已入秋了,有些寒气。”

    “不碍事……能和锦颜这般走着,七织当真很是欢喜。皇宫虽好,毕竟有些无所事事。”七织柔弱地笑笑,眼角风采浸润着江南之美,若扶柳之姿,看得人心驰神往。

    “纵是无事,不在于这一时半刻,还是先回罢。改我再过来。”锦颜声音温和地响起。

    青若望不到锦颜的神,只有那一头松松挽起的青丝在自己眼前垂下来。而那几步的距离,却遥远得仿佛触不可及。

    “嗯。”柔柔弱弱的声音轻飘飘地落在空气里。

    事发生在突然之间。

    仿佛脚下被什么磕绊了一下,七织的子踉跄着,忽然往锦颜怀里倒去。口中发出一声极为短促的惊叫。

    然后是满怀的拥抱。

    锦颜伸手接住了歪过来的七织,而七织的脸正埋进锦颜的怀里。

    七织的子几乎被锦颜圈在双手之中,而她的手则一手攀附在锦颜的脖颈上,一手攀附在锦颜的手臂上。那张美丽的脸上顿时布满了羞的红晕,看得尤其迷人。

    青若只觉得口被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痛得嘴唇发颤,眼前黑了片刻。那画面却深刻得烙印进脑海之中,无法拔去。

    子不可控制地战栗起来。那手脚仿佛不听使唤一般,完全无法控制。

    而喉咙口,是被自己死死压抑住的呜咽。

    她蹲在那里良久。久到人离了去,也没有办法挪动早已发软的腿分毫。

    口痛得逐渐麻木。整个人像被一只大手使劲摁进水里,无法呼吸,也无法开口。巨大的压力将子挤压、变形,而体软得仿佛轻轻一扯便会散落成一地碎片,每个碎片都锋利得能够割开鲜嫩的血脉,然后流出大滩大滩血来。

    大滩大滩,浓稠黑色的污血。

    头升到了最高处。

    又缓缓下落。

    青若很久没有离开。

    她茫然地躲在草丛中,双脚早已蹲得麻木,不像是自己的。漆黑的瞳孔里布满苦痛之色,又空旷得好像什么都不存在。

    而另一边,云凤却陷入了无序当中。

    锦颜沉着一张脸,眼中有着被压抑的慌乱。

    “还未找到么?”

    “嗯。青若姑娘两个时辰前便出了西苑,我已派人去找,也问了几个在西苑附近的太监宫女,但他们也只是说见到青若姑娘从西苑出来,之后也不知晓况。”白风低着头道。

    “继续找!”锦颜从口中僵硬地蹦住三个字。

    “是。”

    时间早已过了午膳。一桌菜也早已凉了下来,孤单地摆放在桌子上。

    从七织那里回来后不久便到了午膳时间。锦颜见青若还未回,本以为她可能在西苑用膳,只是白风却又传来西苑那里的消息,说青若早已离开了。锦颜只好下令去寻。无奈竟然一点头绪都没有。

    锦颜的脸色沉得仿佛要下起雨来。

    “公主,青家的人来了皇宫。”

    紫雷跨过门槛,抬眼便望见未动一筷的菜色,心中了然,却还是不得不说着糟糕的消息。

    锦颜站在一旁,闻言转过头来,顿了顿道:“是谁?”

    “青夫人和青成。”

    锦颜只一想便明白过来:“为了沈连城的事?”

    “正是。”紫雷点点头,肯定了锦颜的猜测,补充道,“今早朝方过,青成便向皇上求,说青夫人希望见沈连城一面。想来用刑之事已传入了青家人的耳朵,青夫人才不得不过来探下况。皇上自是拒绝,不想让他们看到沈连城的现状。只是这似乎更加坚定了皇家对沈连城严刑供之事。青夫人如今还在偏等着皇上召见。皇上很是头疼,让人叫公主过去偏处理。公主可要去一趟?”

    锦颜心神有些烦乱,却也知现下更是需要镇定的时候,当即点了头:“领我过去。皇上怕是招架不住,便我去罢。”

    锦颜的视线落在那一桌完整却冰冷的饭菜上,无奈地叹了口气,最后嘱咐道:“先去将饭菜罢,若是寻了若儿回来,让她先用膳罢。”

    “是。”紫雷闻言退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勤快的二更!鲜花呢?尖叫呢?飞吻呢?

    这算是小小虐了青若吧……

    稍微比约定时间迟了些,咳咳,刚才被同学拉去讨论元旦放假去上海玩的事了~~~

    读者君里有没有上海的啊,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