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秋猎(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106、秋猎(六)

    鼓声阵阵。锦颜和青若回到原地之时,众人已经从帐篷里出了来,而锦麟换下了皇袍,穿着一红黑相间的衣服,正靠坐在椅子上。见锦颜过了来,不由笑道:“皇姐,可准备好了?”

    锦颜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唇角。

    不远处的箭靶早已安放在三十步开外。每个箭靶间隔五步的样子,一字排开,总共是十个。圆心一点红格外鲜艳滴。

    下午是皇室之人骑的切磋。按辈分秩序进行,分别是锦祈。锦颜。锦麟。锦瑗。本来锦瑗是不用参加的,毕竟她尚年幼。然锦瑗好闹,自是不会放过这一年一度的赛事,让人小瞧了去。何况……锦瑗的视线落在后面被她硬是让皇上哥哥帮她拖来的青翎,唇角得瑟的笑意愈浓。这可是表现的好机会。

    青若站在一旁,心里不免有些好奇。她还从未见过锦颜骑马箭呢。她原以为锦颜是与她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现在想来真是羞愧,没想到人家不仅聪明,还会骑马箭。

    所有观望的人都自发站成两边,饶有兴致地注视着眼前难得一见的场景。

    锦祈今天穿了一深紫色的长袍,一撩衣摆,便率先上了马。他略沉着脸,从侍卫手里接过递过来的弓,然后从马腹处的箭囊里抽出一支箭。

    “驾!”锦祈双腿一夹马腹,那匹漆黑的骏马便迅速蹿了出去。

    搭箭。拉弓。瞄准。在颠簸的马上箭是较为困难的事,上直的同时必须保持□巍然不动,手上才使得上劲。锦祈显然极为熟练,手指一松,那支箭便嗖地冲出去,钉在了远处的箭靶上。

    箭靶间隔很近,动作必须连贯,锦祈一支箭方松,另一支箭已捏在手中,然后连续拉弓箭。那些箭便咄咄地接连钉在靶上。

    不过片刻时间,锦祈便驱马回了来。

    “到你了,皇妹。”锦祈下马,将弓递给了锦颜。

    “平安侯十支箭中靶,六支在靶心。”远处,侍卫遥遥地报来锦祈最后的成绩。

    “三哥真不错啊,比去年又厉害了些。”锦麟眯着眼望向远处的箭靶道。

    锦颜默默接过锦祈手上的弓,然后走到了马前。

    同样是撩了下摆,扯了缰绳,然后利落地翻上马。

    一白衣的锦颜稳稳端坐在漆黑的马上,整个人鲜明得无法忽视。那一头青丝挽起,露出清晰的脸部轮廓,端的是高贵美好不可方物。

    青若正有些紧张地望着坐在马上别有一番潇洒姿的锦颜,忽然便见那人往自己的方向微微侧过头来。似乎是对自己极快地笑了笑的样子,在青若还未来得及辨清之时,便又转回了头,望向那些箭靶。

    马在被磕了下腹部后便再次往前冲去。

    锦颜左手持弓,右手搭箭,那漆黑如墨的弓箭在白皙的指尖沉稳不动,似乎只瞄了一眼,手指一松箭支便径直飞了出去。

    “叮”的一声,入箭靶。

    接下来锦颜的动作更快,箭支接二连三地出现在那只纤细的手中,然后稳稳地飞出。马蹄溅起一片尘土,人们的视线却被那一幕牢牢锁住。

    秋清朗明亮的天空下,那个白衣乌发的人儿一时间英姿俊朗,动作优雅,目光却专注有神,稳稳地在马上搭箭箭,眼也不眨地将之出,引来阵阵叫好之声。

    青若出神地凝望着那个人的动作神态,看着对方左手牵着缰绳,右手垂着弓缓缓驱马走回。

    此刻,锦颜的脸上又恢复了淡然,仿佛方才气势锋利的人不是她一般。

    青若抬头,便这般仰望着端坐在马上的锦颜,一时倒恍惚得失去了言语,黑白分明的眼睛将那人整个收入瞳孔,铭记着每一分、每一刻的记忆。

    锦颜眼中带笑,下了马来,将弓扔给了锦麟,走到了青若边。

    “皇姐,你怎么个箭姿势都得这么好看啊……”锦麟有些不满地撇撇嘴。明明自己长得也很不错啊,怎么没觉得自己箭姿势特别耐看呢?

    “长凤公主十支箭中靶,九支在靶心。”侍卫的声音又紧接着传来。

    周围有人微微哗然。

    锦麟忍不住睁大了眼:“皇姐,你什么时候把箭练得这般好了?”

    锦颜挑了挑眉:“不可以么?”

    锦麟闻言顿时被噎了回去,郁闷地接过弓上马。

    “皇姐,皇姐,你偷偷告诉我,你怎么把姿势练得好看的?”一旁的锦瑗谄媚地凑上来问道。

    锦颜轻轻拍了拍矮她一个头的锦瑗,道:“等你先把坐姿练好看了再说罢。”

    锦瑗一张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哼了声,便顾自留神去看锦麟。

    锦颜趁着大家注意都集中在锦麟上时,悄悄俯在青若耳边道:“若儿觉得如何?”

    青若因方才的激动脸色还有些微红,此刻又有气扑在自己耳廓上,染得耳垂都微微红起来,口中支吾道:“自是,自是极好的。”

    “嗯。然后?”

    “嗯?什么然后?”青若不解地望向锦颜,不知是什么意思。

    锦颜似笑非笑地望着青若,轻轻道:“然后的奖励呢?”

    青若脸上气一阵,傻在那里。

    “什么……什么奖励……”

    “我既做得极好,自是该有奖励罢?”锦颜望着青若,唇角勾起一丝弧度,问道。

    青若一句话未上来,便被自己呛着,不小心咳了出来。

    锦颜无奈地拍拍青若的背,也不再逗她,转头正视着前方的况。

    锦麟方完成骑下了马,脸上笑容肆意地走过来,迫不及待地问道:“皇姐,怎么样?”

    “还行。”锦颜淡淡道。

    “皇上十只箭中靶,三支在靶心。”

    锦麟听到侍卫的声音,原先笑着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同方才锦瑗的模样倒是相像得很。

    锦颜见锦麟这般,不由带了笑意:“已经不错了。今年十支箭都中靶了。”

    “是啊。皇上还年轻,来方长。”锦祈也道。

    “好吧。”锦麟只得正了脸色。

    锦瑗早已等不及,夺了弓便上马。她纯粹只是图个闹,力争姿势也与皇姐一般好看些。待转了一圈回来,便笑嘻嘻地落马,朝远处的侍卫喊道:“本公主结果如何?”

    “明珠公主五只箭中靶,一支箭在靶心。”

    锦瑗显然十分满意自己的成绩,昂首地走到锦颜等人面前,欢快道:“瑗儿有进步噢,今年中了一个靶心,快夸夸瑗儿。”

    众人闻言,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锦麟宠溺地捏了捏锦瑗的脸,道:“就你人小鬼大。接下来鸽子要来么?”

    “当然要啊!”锦瑗肯定地点头。

    片刻后。

    四人手上各持了一把弓,各占了东南西北一个方向站着,眼睛上皆蒙了一块不透光的黑布。

    当笼门打开,一群鸽子扑棱着翅膀便迅速往天空飞去。

    四个人的手往背后悬挂的箭囊里迅速抽出箭,然后箭头朝上飞快去。

    顿时扑腾腾又落下好几只鸽子。以及缓缓飘落的鸽毛。

    几番过后,便再也听不见鸽子扇动翅膀的声音了。

    待四人扯去黑布,眼前豁然一亮。

    锦瑗头上正顶着一片鸽毛,看得三人又忍不住笑了,锦瑗却被笑得一头雾水,直到锦麟将那毛拿下来给她看,锦瑗才黑着脸哼了一声。

    这一眨眼的工夫,落地的鸽子刚好二十只。侍卫根据鸽子上四人的箭只数了数,将结果统计了出来。

    锦祈七只。锦颜九只。锦麟四只。锦瑗……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锦瑗不可思议道,“你们有没有漏掉本公主的?我去年还有两只呢!”

    锦麟闻言笑起来:“是啊,去年瑗儿厉害地一箭双雕,中了两只。如今看来原是把今年的运气借走了。”

    锦瑗嘟着嘴,不理睬锦麟的戏谑,将弓一把塞给旁边的侍卫,便跑到了青翎旁去了。

    “皇妹真是愈发厉害了。”锦祈望着地上的鸽子忽然道。

    “三哥过奖了。”锦颜淡淡地接了一句。

    锦祈的余光瞥过一旁视线一直黏在锦颜上的青若,唇边极淡地掠过一丝笑意。然后无所谓地将弓也交给侍卫,对锦麟道:“皇上,时辰不早了,请容我先行告退回府。”

    锦麟点点头应了下来。

    待锦麟几人回到皇宫时,已是傍晚了。

    锦颜和锦麟告别后,便顾自带着青若和紫雷回了云凤

    锦颜上沾了薄汗,因此一到云凤便去玉池沐浴。青若则百无聊赖地坐在寝居的玉塌上望着窗外,脑中回放着白的场景。

    今似乎发生了太多的事。首先浮现在脑海的,竟是锦颜骑在马上,偏头望向她的一瞬。之后搭弓箭的一幕幕,连贯成一幅绝美的画面,让人……脸红心跳。

    不知怎的,青若紧跟着又响起紫雷的话来。

    她说,不管愿不愿意,公主的手上的的确确皆是沾满了鲜血。而这样的锦颜,令他人敬畏,却令自己……心疼。只是纵是如此,面对那些,自己还是感到很为难。比如连城表哥……

    想到沈连城,青若的眉便皱得愈发紧了。也不知此刻在牢里的连城表哥怎么样了。皇上说不准人探望,不知可不可以拜托锦颜……可是锦颜会生气罢?如果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她会不会觉得为难?算了,还是不要提好了,自己再想想其他办法罢——

    作者有话要说:好久没开荤了,咳咳,明天就点醋吃吧~~^。^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