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秋猎(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102、秋猎(二)

    比赛时的香是特意加粗过的,一炷香堪堪燃完之时,已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

    “皇上,香已燃完了。”永喜俯□子,恭敬地在锦麟后道。

    锦麟正与锦祈聊着闲话,听到永喜的提醒,转头望向香柱,果然已燃至末端,那灰烬颤颤得落未落,顶头的火光黯淡下来。锦麟回头望向侧的一排号角手,随意挥了挥右手,道:“比赛结束,是时候了,吹罢。”

    那排侍卫便各自举起了手中的号角。顿时嘹亮之声穿破天际,铺天盖地而来,一时倒是气势十足。

    号角十息而断。那些侍卫皆是大内高手,气息较一般人自是长的很,因此这十息也有盏茶功夫,不至于太过匆忙,纵是跑得略微远些的人,也能及时赶到。

    不过五息左右时间,便已有人陆陆续续赶了过来。马蹄声声由远及近,踏起一片尘土。而围场里倒地的猎物也被锦麟派人去取了来。每个人的箭上都刻有自己的标记,因此倒不会弄混。不过偶尔也会出现一只猎物上插着两支不同主人的箭的况,这时便由太医查看判断,哪个伤口的伤势致命些,便判给哪个人,倒也不失偏颇。

    号角连绵而起,马上的人都利落地跳下来,给皇上行过礼,便站在了一边静候结果。

    十息至。十七人已全部到齐。这段时间里,猎物也全部搜罗了来,各自归类,开始了计数。

    场中有一人受了伤,是平安侯府二夫人的弟弟许令文。他是最后几个到的,下马只是子趔趄了一下,便被旁的人给扶了住。

    “令文,怎么了?”锦祈皱紧眉头问道。

    许令文朝皇上以及平安侯方向抱了抱拳,一脸惭愧道:“令文无能,不小心让座下的马受了惊。”言罢苦笑了下。

    一旁的冯鼎闻言也皱了眉,问道:“可是被羽箭所惊?”

    许令文点点头,有些丧气道:“正是。也不知突然从哪里来的箭,正巧擦过在下的马,马受惊前仰,令文骑术不精,不小心摔下马来崴了脚。惭愧惭愧。”

    武状元林子渊是个直肠子,一听这形,连忙应声道:“巧的很,在下也遇上了类似的事。在下的马可是直接被箭中了马蹄,虽然侥幸从受惊的马上翻安全落地,然马却是不能跑了,只好换了匹。”说着便叹了口气,意有遗憾道,“浪费了些许时间,怕是要名落孙山了。”

    冯鼎的眉皱的更紧。事实上他也遇到了这样的状况,却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并没有开口。毕竟人未伤,羽箭无眼,纵是有人在作乱也没办法查出来。

    “人无事便好。”锦祈安抚道。

    “三哥说得是。”锦麟点点头,吩咐道,“来人,许公子扶到座位上去坐着。宣太医看看。”

    “谢皇上。”许令文再次抱拳,跟着侍卫一步深一步浅地往另一边走去。

    锦颜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分别在几人面上不动神色地扫过,又望了背对着她远去的许令文一眼,视线重新回了来,正视着眼前的几个少年。

    锦瑗早已兴奋地望着堆积的猎物处,来回扫着谁的猎物堆得高些,等待着比赛的结果。

    侍卫的动作皆很利索,很快便按照不同的羽箭将猎物统计了出来。这些光是凭借眼力是无法计算的,毕竟猎物有大有小。那些相对而言知晓自己必然没有希望的人倒轻松许多,虽也有遗憾,但也本没有抱太大的期待。而那些同样杰出的脸上都有着紧张神色。

    很快,负责统计的一个侍卫长来到锦麟面前,单膝跪地道:“禀皇上,这次的前三已经出来了。沈连城第一,猎取动物五十又四,其后分别是冯鼎四十又五与南宫延四十又三。”

    锦颜明显地注意到几人脸上皆是一怔,尤其是沈连城自己,似也不曾料到自己竟夺了冠,眼底讶然之色一闪而过。

    “很好。”锦麟闻言抚掌而笑,“连城当是厉害,去年不过四十余,今年竟比去年青烈将军还要多上几只。已经好几年没有人有过这么好的成绩了。”

    沈连城站了出来,抱着泉朝锦麟俯□去,低着头道:“臣惶恐。托皇上的福,许是幸运些罢。”

    “连城不必谦虚,实力所趋有目共睹,哈哈。”锦麟笑道。

    平安侯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赞赏道:“皇上说的不错,果然是少年出英雄。”

    锦颜淡淡一笑,接道:“竟能在一炷香之内猎到五十又四,与第二名拉开整整九只的差距,果然厉害得很。倒不曾想一年未见,沈公子的箭术愈发精妙了。”

    沈连城的子弯得愈发低:“臣不敢当。”

    锦麟大手一挥,道:“御前带刀侍卫沈连城,听封。”

    “臣在。”沈连城跪在地上俯应了。

    “特加封沈连城任包衣骁骑参领,从三品。”锦麟道。

    “谢皇上。”

    “好了,朕还可你一个要求,你可有什么想要说的?”锦麟笑着靠向椅背道。

    沈连城这才抬起头来。

    那目光,却仍是望着地面,似是不敢造次抬头。

    锦颜却忽然眼皮一跳,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沈连城她是知道的,说起来倒还是因为青若的缘故。年幼之时,因沈芸的照顾,回宫之后便对沈家人也颇为关照,留心到有能耐的,便提拔上来。这个沈连城是自己间接向皇上举荐的,只是当事人并不知晓罢了。而举荐的原因,不过是因为从安排在小青若边的暗卫口中得知,这个沈连城曾在青若被青烈欺负时而出过,心中便有些好感。话说回来,锦颜一直对青烈没好感也是因为他小时候没少对妹妹做的顽劣之事。虽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小事,然久而久之印象却也是越来越差。若是让青烈知晓这些原因,怕是要懊恼得撞墙才行了。

    青若方才听到几人说起青烈对锦颜慕之时,心里难受,此刻见表哥得了第一,原先的愁闷倒冲淡不少,也为他感到开心,唇角便有了笑意。

    然后当她听到沈连城开口后,那笑意便直接僵在唇角,只剩下惊恐了。

    只听到沈连城低着头,似是思忖了番,方才慎重地抬起头,望向锦麟。

    锦颜一看到那个坚定的目光,神色间忽然略过一丝隐蔽的慌乱。

    沈连城低沉温和的声音却已然开了口。

    “回皇上,臣确有一事想要请皇上做主。臣心中有人,希望自己能给她幸福。”

    “噢?是哪家的姑娘,这般引得连城为她倾心?”锦麟戏谑道。

    沈连城的目光忽然望向锦颜那个方向。

    然后,微微偏了视线,在视线定格之时,同时开了口:“小若儿。”

    眼神温柔。唇角带笑。

    “嫁给我,好不好?”

    锦颜的眼底一瞬间暗下来,似有无尽烈火燃起,将那浅色的瞳孔烧得深邃。

    青若完全没有料到这般转变,仍旧怔在原处,不知该如何反应。

    后的女眷们却瞧着闹起来,窃窃私语着,目光落在沈连城和青若上。

    “哈哈,原来是青若姑娘,倒真是和沈参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锦祈笑道,“皇上,这良缘看来是望你成全了。”

    沈连城脸上闪过狂喜。

    连锦麟也忍不住笑起来。

    却忽然有淡淡的话语在一片笑闹声中响起来,冲破这一层喧嚣闹腾,如同冰雪般飘落,却斩钉截铁得不容忽视。

    那个声音说:“我觉得不可。”

    一瞬间,猎场上重新安静下来。那笑声渐渐地停了,所有人都惊讶地望向那个安然端坐的女子。

    锦颜眉目浅淡,面无表地坐着,上一袭白袍在渐起的头下泛着耀眼光泽,上气势竟有些反常的凌厉,望向跪在地上的沈连城,一字一句道:“沈参领,不合适罢。”

    眼神深邃,让人望不懂绪,却能感受到其中压迫的气场,竟迫得沈连城怔在地上,忘了接话。

    这气势,竟比往年更甚。

    去年。

    同样是锦麟、锦颜、锦祈、锦瑗四人。

    而跪在地上的,是如今北上的青烈。

    彼时,锦麟也是问了类似的问题。让他提个要求。

    青烈沉默地跪在地上,然后缓缓抬头望向锦麟旁的锦颜。眼底恋之意清晰可见。

    仍旧是一袭白衣。仍旧是瞩目的焦点。容颜绝色,灼目人。

    却在自己望向她的一刻,眼神骤然沉下来。然后开了口。

    “青烈将军,可千万要想好了,别浪费了这难得的机会。”

    语气淡淡,却自有一股迫人气势从眼底透出来,竟让青烈脸色灰败,连得笔直的背脊都佝偻几分。

    明眼人一见便知那是拒绝了。

    没有拒绝的言语。却有着比话语更决绝的姿态。让青烈口中的话,硬生生堵在喉咙里,咽下去,然后在体里腐烂。

    这些锦颜都不在乎。

    于是最终,青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事实上,长凤公主被许多人暗暗恋慕着,却至今没有一个人敢在难得的围场上开口。

    许是明白自及不上。

    何况那般耀眼的女子,几乎是一个传奇,一力扶持当今皇上登基,然后力扫乱党。有着那段记忆的人,想必忘不了那一刻的血流成河。

    一些人被灭门。一些人被抄家。一些人被流放。一些人被暗杀。

    那绝色的容颜下的手段,便足以让人敬畏,而不敢亵渎。

    何况那些男子,终归是不能忍受妻子比自己强大的罢。驸马什么的,不过是公主的附庸而已。但凡有些志气的,皆不愿屈入赘。

    而如今,这位跪在地上的新任参领,竟又是惹到长凤公主了么?

    众人不有些疑惑——

    作者有话要说:气势强大的锦颜啊!~~你~~~么么~~~

    下午二点二更^。^

    快给勤奋的作者君一个拥抱吧~~~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