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柳暗花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99、柳暗花明

    晨晓。

    桌上的蜡烛已燃到了底端,厚厚地堆积着。焦黑的灯花挂在烛芯上落未落。而另一边,上的帷帐凌乱地散在沿,堪堪遮了半室□。

    青若是被脸颊处传来的微痒弄醒的。

    重的仿佛千钧般的眼皮。在青若甫一睁开之时,便有柔和的晨光透过白色的帷帐照进来。下意识地转头,某人的容颜便跳入眼帘。均匀铺散的淡淡晨光跳跃在那张安然的睡颜之上,此时正依着自己的肩,额边的些许发丝便调皮地跑到了自己的脸颊处。披散的一头青丝光滑得犹如一匹上好的绸缎,随意地泄在两人未着寸缕的雪肌之上。青若鬼使神差般地轻轻抬起手,执了一缕,细细地在自己指尖把玩地绕了绕,心里不知怎么便想起百炼钢与绕指柔来。再抬头望向侧着脸的锦颜,酸酸胀胀的滋味便从心底漫上来,只觉得便这般安静凝视的片刻,自己已足够满足。

    锦颜似是有些,重新往青若旁侧了侧,外边的那只手便越过锦被爬了出来,搭在了口,鼻间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呢喃,睡了回去。呼吸清浅地落在青若唇边,带着馥郁芬芳。

    由于这一动作,原先盖在锦颜脖颈的锦被便露出了一片雪白□来,被沿便有了微妙的弧度,正巧落在那山坡之上,几乎要灼花青若的眼。而那一条玉藕般的手臂,则从圆润的肩头一路延伸至两人中间,近得便在青若眼皮底下。

    青若脑海里便突然翻滚出昨晚自己/下的那段旖旎风光。散乱一枕的青丝缭绕,起伏的体温软迷人,锦颜脸染微红,光华流转的眼底尽是人之色,寻常淡然的气质里便揉入了意,甚至那轻声出口的声音都变得喑哑。思及此,青若耳后便被火烧了一般红透起来,忍不住便吞了吞口水,又觉得子有些不舒服,微微扭了扭子。再看锦颜,那红艳的嘴唇之上,浅浅的伤痕便清晰地倒映在自己眼中,让人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之上。青若抿了抿唇,看着明显在**自己的红唇,又瞟了眼锦颜并未醒转的睡颜,然后轻轻凑上前去,将自己的唇贴在锦颜的唇上。

    只一眨眼,便又耳红心跳地缩了回来。

    虽然青若很小心翼翼,但还是将锦颜惊了惊,却只是也跟着动了动。不巧的是,那只光滑的**便顺着青若后退时无意分开的动作自然而然地滑了进去,子也随之贴过来,几乎半靠在青若上。

    青若耳后的火又蹭地冒出来,蔓延到了脸上。

    因昨晚的疯狂,青若□处仍旧有些酸胀,很是敏感。此时却正好被锦颜抵住,一股邪火便顺着青若的小腹猛地窜上来,几乎要让她打个颤。青若羞赧之极,又不敢随意乱动,想了先,只好试图将锦颜的腿悄悄拿下。

    这是个极其高难度的动作,青若的头伏到被子里,伸手去够锦颜的腿。被沿因此微微被掀了高,晨光便透了进来,堪堪照亮了被中光景。青若方伏下去,便又红着脸钻了出来,有些气息不定。子却因为这一起一伏,无意蹭了锦颜的腿,不由得跟着颤了颤。青若的脸色更加红了。

    这般,青若只得另谋它路。她试图先退些后,大腿与大腿之间轻微的摩擦传来,青若咬着牙,将一声呻/吟硬生生憋了回去,然后抬起上方的腿,想用上面的那只腿将锦颜的慢慢推出去。她微微使力,锦颜的腿倒是退后了些,却怎料膝盖恰恰撞在了青若的某处,青若子一软,便迅速败了下来。她无力地闭上眼,一时倒不知该怎么是好了。

    一声闷笑却忽然从侧传了来。

    青若诧异地转头,正望进锦颜潋滟波光的眼里。此时,那眼底酝着满满笑意,一地漾出来。看得青若不有些晃神。

    然片刻后,青若反应过来,怒瞪向锦颜。

    锦颜唇角有了笑意,看着青若布满红潮的双颊,笑意愈发浓了。

    “你故意的对不对!”青若质问道。

    “什么故意的?”锦颜一脸无辜地问道。

    “你故意把腿靠过来的!”青若又羞又恼地望着锦颜,倒忘了最的一件事。

    锦颜神色恍然地噢了声,忽然动了动尚在青若腿间的大腿,飞快地来回擦过青若某处,成功引来对方的一阵战栗。

    “你指这腿吗?”锦颜问道。

    青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下微微湿了,心中羞意更深,抬脚便将锦颜的腿推了回去,脸一扭,转向了墙边,羞红着脸生起闷气来。

    一个温子却紧跟着贴了上来。饱满而柔软的地方贴着青若的背,手却绕到了青若前,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青若伸手挣开,却被那手重新包进掌心,同时后传来了声音。

    “若儿。”

    软腻温香的气息在青若耳边飘,仿佛神奇的大手,将她的怒火一点点抚平。她不再挣扎,任由锦颜握着她的手。

    “若儿。”

    对方又轻唤了声。

    “作甚?”青若虽并没有真的生气,只是对锦颜的作弄还是有些不满,因此口气也故意带了恶声恶气。

    “若儿,这些子,我很想你。”

    青若闻言还是不怔了怔。那话中语气虽一如往常般淡淡,却能听出那其中蕴含的深切。

    “若儿不理我时,锦颜很伤心呢。”

    闷闷的声音。锦颜将头埋在青若肩窝,微微蹭了蹭,又忽的叹了口气。

    青若只觉得心底忽然有一丝心疼探出头来。当肩上那缕肌肤感受到对方叹气时呼出的气流后,更是仿佛钻进了心里,痒痒的,又闷闷的。

    “若儿还生锦颜的气么?”锦颜的手紧了紧搂着青若的腰,从背后与青若十指相扣着。两人的背和密切地贴合着,姿势自然而温馨。

    青若顿了顿,然后摇了摇头。随即略带苦涩的声音传来:“我知这一切并非你的错……我只是忍不住……”

    “我知道。”锦颜轻轻道,与青若十指相扣的拇指微微抚过青若的虎口,带了安抚的味道说,“我都知道。她毕竟是你的姐姐。”

    青若只觉得鼻中酸楚,忍耐住流泪的冲动,顿了顿忽然唤了声锦颜。

    “嗯?”锦颜发出一个柔软的鼻音,声调微微上扬,听在青若耳力便拐了几个弯,拐到了她心头,将那颗心几乎融化开来。

    青若心头有些躁动,理智地压了压,这才迟疑地开口问道:“我只是想问,若是,若是当时真的是那碗银耳莲子羹里有毒呢?”

    “唔。那便将若儿锁了罢。”锦颜凑在青若耳边道,“锁在我边一辈子。可好?”

    青若只觉得那软软的两个“可好”黏稠得要将自己的心吸了去,整个人都在锦颜怀里软下来,一时喉咙干涩,连话都说不出。直到片刻后,方才重新回了声。

    “那你……什么时候猜到,是她的?”青若不敢用彩宁姐姐,怕自己又起了伤心。

    锦颜沉默了会,方才开口解释:“那时你们以为我昏死在上时,其实我只是躲在寝居里的密室中。这事只有李殊羽、花瑶、白风和紫雷四人知晓,连皇上一开始也不知。毕竟知道的越多,漏洞也就越大。花瑶我需要让她帮忙挡住太医,怕易容者份暴露。我从一开始便觉得不像是丽妃所为,她为人任,不似个沉得住气的人。因此在皇上查她之时我便派白风和紫雷留意当时晚宴上有机会接触我及我的物品的人,后来查到了那个太监。别人对这事虽明里讳莫如深,但习惯的私下猜测却还是难免。他的沉默便成了一个疑点。开始只是揣测,他突然消失后方才确定下来。而这期间他只与彩和的人有过一次接触。”

    “我还是想不通……为何她会变成这样。”青若语气忍不住便有些沉闷。

    “许是因为,每个人都有各自想守护的东西罢。”锦颜的目光有些飘远,似是不经意道。

    “是这样么……”青若似懂非懂。

    “嗯。”锦颜的语气忽然带了笑意,鼻尖蹭了蹭青若的耳垂,道,“若儿呢,若儿想守护什么?”

    青若闻言,不知怎得便想起那三的牢狱生涯来,彼时心心念着的便是某人了罢。口中却道:“我不告诉你。”

    轻笑声响起。青若能感到后的人儿体微微震动。

    “你笑什么!”青若听到锦颜笑觉得有些羞躁。

    “没什么。”锦颜笑道,“只是在想,若儿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说些话呢?”

    青若脸一红,便去推锦颜。怎料方一转,正对上锦颜含笑的脸。那双琥珀般的眼中倒映着自己的模样,仿佛已经将自己吸了进去。还未待青若回过神来,锦颜的手已经抚上了青若的眉鬓处,轻轻滑过,然后是唇角。之后,那手竟直接落到了自己的唇上。拇指指腹轻轻擦过自己有些的唇。青若只觉得在那样目光的注视下,喉咙处愈发干涩起来,而自己被抚过的嘴唇则有火势蔓延,却越演越烈。

    青若想伸手拍掉那只乱动的手,体却像是被点了般不能动弹。那温柔的抚摸像温和的风抚过大地,舒服得让人想眯起眼来。而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却迷得人无法移开视线。

    “来,若儿,说句话听听。”锦颜戏谑道。

    青若通红着脸,啐了一声道:“你……要听听别人的去!”

    “别人的哪有若儿的好听?”锦颜笑着,手跟着离开了青若的唇。

    青若也跟着回了神,下意识地有些干燥的唇。

    锦颜的手正落在青若的下颔弧线上,见到青若伸出粉红色的舌尖一闪即没,目光忽然便深邃起来,唇边却漾开更浓的笑意。

    只一俯,便趁着那小舌钻回去的空当,跟着钻了进去。

    “唔……”青若没料到锦颜突然的亲吻,小舌受惊般地缩在口中,却被对方擒了住,将之缓缓缠绕。

    仿若甘霖滋润大地。

    青若慢慢闭上了眼。

    “这不会话的舌头,看来要□番了。”

    锦颜含糊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两人相触的唇中溢出——

    作者有话要说:好温馨,逗弄什么的最有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