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黑化(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97、黑化(三)

    良久。

    锦颜离开了青若的唇瓣,方站直了子,似笑非笑地望着青若。

    青若脸颊飞霞,羞恼不已,皱着眉瞪着锦颜。口气息起伏不定,一时倒不曾开口。

    “若儿,我很念想你。”锦颜话语虽轻,却似认真模样,眉头微蹙,眼底有些伤感神色。

    青若咬了咬自己下唇,偏过头去,并不搭理。

    一只微凉的手却轻轻落在她脸上,轻得仿佛一片落叶,带着叹息的晃

    “怎得又瘦了这许多。”

    青若鼻子有些酸涩,仍静默着不愿同锦颜说话,任由对方温软的指腹扫过自己的眉端,轻抚着自己的轮廓。那手指间的香气与往无二,闻之令人心醉,几乎要一点点侵占自己紧闭的心房。

    然也不过是几乎而已。

    “同我回去罢。若儿。”

    青若终于侧过头来,正视着锦颜,语气坚决道:“我还不想回去。”顿了顿,语气软下来,“公主还是请回罢。我想多陪陪娘亲。”

    “若公主不依呢?”锦颜轻微地挑了眉,淡淡道。

    青若有些惊讶,转而便成了微怒:“公主莫不是要将青若绑回去不成?”

    锦颜一副恍然的样子:“若儿提醒得是,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锦颜!你!……”青若忍耐不住,声音便带了怒意。

    锦颜却有些笑起来:“怎么,不继续唤我公主了?”在青若翻脸的前一瞬,脸上笑意又散了开去,只软言道,“若儿为何不愿同我回去?”

    “我为何要同你回去?”青若咄咄反问。

    锦颜垂下眼,思忖了片刻,方看着青若认真道:“我本思及你心绪烦乱,定是恼了我,不愿让你为难,因此才让你娘将你带了回来,希望给彼此冷静些时也好。何况当时你在牢中三,即便并未受刑,却仍是吃了苦的。想着你回了青府,应是更好些。怎料……”锦颜上下打量了一番青若,眼底带了心疼,“半月不见,你反而更是消瘦。这让我如何再放心得下。纵是绑着你,也定要绑回去才行。果然,还是只有我亲自养着你的子,我才放心得下。”言罢,执了青若放在膝盖的手。

    青若闻言,不是没有感动的。然而心底那道依旧鲜活的疤安静地躺在那里,无法令人忽视。她艰难地扭过头去,也无法直视锦颜,话语在喉咙绕了半晌,才出了来:“抱歉。我,我还放不下。”

    锦颜一怔,又瞧见青若这般模样,眼底心疼更甚。沉默了片刻,方道:“我知你放不下。然不管如何,我却是不会放你走了。”

    言罢,松开了手,径直出了门去。

    最后,青若还是被重新带回了皇宫。

    沈芸即便如何不舍,却违抗不了皇家的旨意。青宇也只是沉默地看着女儿离去。在这之前,自己与长凤公主有过一段密谈,是关于此次事件的**。青宇在官场混迹多年,自是对此事抱有怀疑。何况女儿从宫里回来也不太对劲。当听完长凤公主的话后,青宇自己脸色也有些发白。这件事太过荒唐,彩宁这孩子竟然成了幕后凶手!谋杀皇亲国戚,可是抄家灭门的死罪,如今以这般结果了却,不能不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因此,当长凤公主提出要带青若回宫之时,青宇才更不能说什么。青家出了这种事,皇家想来警戒心更重,自己完全没有立场去阻止。

    于是,几个时辰后,青若还是回到了云凤

    锦颜吩咐白风将青若姑娘带回去,自己则去了锦麟那。如今夏已近尾声,北边那里小规模的扰愈发频繁,朝里奏章不断上报,扰得锦麟烦的很。

    而这边,青若一进自己的房间,便闻到了空气里隐约的香气,不脚步一顿。再转头时,发现窗边多了与隔壁房间一模一样的玉塌。

    后的白风显然看出青若的疑惑来,适当地在后道:“青若姑娘不必惊讶。姑娘不在府上这几,公主都是在青若姑娘房里才能入睡的。”

    青若闻言,心中有些触动,面上却还是沉默。

    “青若姑娘若是无事,白风便先告退了。过会赤儿便会过来,她也有些想青若姑娘呢。”白风微微笑道。

    锦颜直到晚膳前才回了府。

    “若儿那边如何?”锦颜问道。

    “青若姑娘一直呆在房间里,下午赤儿过去陪了她,好歹说了些话。她现下正在用晚膳,我依照公主的吩咐,将从花瑶姑娘那讨来的安神药放进了汤里,看着她喝下了。”白风仔细地答道。

    “嗯,很好。我去看看。”锦颜边走边道。

    当青若见到锦颜进门时,执着木筷的手顿了住,眼底有明亮的怒火冒出来。

    倒是有生气了些。锦颜这般想着,唇角便有了笑意,自发地坐在了另一张凳子上。

    “你来作甚么!”青若一字一字地往外蹦着。

    锦颜并不回答青若的问题,反而问道:“若儿还在生锦颜将你带回皇宫的气?”

    青若手势颇重地放下木筷,瞪了锦颜一眼。

    锦颜毫不在意地笑笑,然后直接拿起青若放下的碗筷,随意夹了几筷送入口中:“唔,不错,御厨手艺见长啊。”

    青若站起,也不愿理会,径直走向边,决定冷战抗议到底。

    锦颜见青若碗里剩的不多,便唤人将东西收了出去,自己则走到了边,然后坐了下来。

    “若儿有什么不满,说出来便是。”锦颜淡淡道。

    青若靠坐在头,将脸偏向墙壁。

    锦颜看着这般固执的青若,不免有些头疼。正开口,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公主?”白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七织姑娘过来了。”

    青若方开始并未回神,在锦颜应了起之后才忽然反应过来这个名字,倏地转头,正巧瞧见关门时锦颜的一角衣袍。

    七织姑娘?莫不是……

    青若惊讶地睁大眼。

    不久之后,院子里果然响起了些许说话声,再然后,隔壁的房间传来一声开门声,两人的声音便有些模模糊糊地传了来。

    依稀是记忆里的那个声音。

    青若不知不觉地便专注了心神,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

    两人说话声音都不响,因此只有O@之语,听不清具体内容。而一炷香之后,忽然安静了下来。

    再响起时,已是妙曼琴声。便如同在苏州之时,那夜里的泠泠动人。

    紧接着,忽然应和着响起了箫声。悠扬飘洒,轻灵地随着那声声婉转琴音起承转合,衔接得极其融洽。

    青若却心口一痛,眼底黯淡下来。她紧紧攥着被角,手指关节都发了白。

    那琴箫和鸣之中,听在青若耳里,端的是意绵长。她忍耐着心底的叫嚣,努力不让自己冲进隔壁的房间去。

    一曲作罢。青若额迹已有了汗水,脸色极其难看。怒火染得她的眼微微泛了红,痛意又迫使她将手按在心口,压制浑忍不住的战栗。那感觉,仿佛一只大手紧紧攥着她的头发,想要将她攥离地面一般。嫉妒与愤怒冲刷过她的所有感官,掩埋了那些理智。

    怎么可以这样。

    当锦颜重新推门而入之时,看到的便是青若低着头一动不动靠在头的模样。

    似并无所觉般,锦颜走到了前,坐了下来,笑道:“你这几呆在青府,许是也对皇上的选秀之事不着心。说来倒意外得很,七织姑娘自离开苏州之后,途中误打误撞救下了郑州刺史张大人的独女。张大人极是感谢,为此将她收为义女。这次选秀,她陪同张大人之女过来了长安进了宫来。皇上似是对她有所好感,最后竟也纳为了妃子。世间之事,当真奇妙得紧。”

    青若闻得锦颜话语里的欢欣之意,心中剧痛愈发强烈,忍不住猛地抬了头,眼底的怒火几乎要燃了睫毛。

    锦颜神色一怔,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伸手抚青若的脸,却被青若一把抓了住。

    锦颜望着自己被紧握得泛红的手腕,也并不说什么,只微微笑了笑,软语道:“怎么了?”

    青若只觉得此刻这笑容碍眼之极,恨不得撕了破。

    “嗯?”锦颜微微抬眼,望进青若微红的眼睛里,“你的眼怎么红了?”

    青若的目光落在锦颜微启的唇上,那浅色唇瓣上还留着白那丝被自己咬破的痕迹,此刻瞧来暧昧得紧,也不知她对别人是如何解释的。

    “若儿?”锦颜见青若不说话,眼底有了难以察觉的笑意,神色却是担忧不解模样。

    青若见到锦颜关切模样,微微松了紧攥着她的手腕,然眼角忽然瞟见锦颜怀里露出粉色丝绢一角来,毫无预兆地伸出手,将那方丝绢迅速地抽了出来。

    薄若蝉翼,粉若花意。

    青若的脸倏地白了几分,眼底却又红了些许,努力压制即将喷涌的怒火,道:“这是什么?”

    锦颜有些为难地道:“方才……唇上又出了些血。七织姑娘借了这丝绢于我。毕竟带了血,我琢磨着还是等洗完再还她罢。”

    青若低头,果真瞧见那粉色丝绢上有一点殷红。

    当即,青若只觉得脑中有根弦瞬间被绷了断,脑中一片空白——

    作者有话要说:怒火冲昏头脑,啧啧……

    下章是不是可以顺理成章反扑了^。^

    连着二更两天,心神俱疲啊,小子板都感觉要耗干了。让作者君喘口气,最近都不准再要求二更了!听到没!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