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真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94、**

    青若早已被一连串的变化惊得有些反应不过来,发现此刻众人怀疑的目光竟落在了彩宁姐姐上,更是觉得这事愈发荒唐离谱。怎么会牵扯到彩宁姐姐呢?明明完全不相干的两人,彩宁姐姐怎么会去害公主,怎么也想不通的事。然而,此刻皇上沉的目光又确确实实地刺向彩宁姐姐,眼里带着些恨意,让青若瞧着简直心惊胆颤。

    青彩宁也感受到了皇上带着威压的视线,紧咬着下唇,双手攥得死紧。

    “宁妃,你到底是认,还是不认?”锦麟冷冷地开了口,朝着地上的宁妃道。

    “皇上,臣妾不懂你在说什么。”青彩宁低着头,倔强道。

    平安侯在一旁看着的脸色也显得十分惊疑。而青若更是慌张不已,忍不住开口道:“皇上……会不会弄错了?怎么会是……宁妃呢?”

    “很好,看来你是不认了。”锦麟并不理睬众人,只看着宁妃,一字一句道,“永喜,将人带上来!”

    众人有些诧异,却见皇上后的永喜应了声,便出了门。不过眨眼间,一个浑褴褛,衣服上结着血痂,显然是方受过刑的太监被永喜带了进来。对方似已无力,永喜手一松,他便倒在地上。

    众人皆望着被带上来的太监不知所谓。那太监却神色平静,咬牙将自己的上撑了起来,直地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哼。宁妃,你可认识他?”锦麟冷笑一声道。

    宁妃的眼皮颤了颤,却极快地回答道:“回皇上,臣妾不识。”

    “噢?那朕怎么得到消息,说有人瞧见他到过彩和?莫非是污蔑不成?”

    “回皇上,臣妾不知此事。还望皇上明察。”青彩宁望了那太监一眼之后便不再看他。而受伤颇重的太监却并不看任何人,只是听之任之地跪在地上,仿佛待宰的羔羊。

    锦麟脸色有些难看,低头对着那太监道:“你主人看起来不愿认你呢。”

    那太监只垂着眼,并不接锦麟的话。

    锦麟气得反笑起来:“很好,看起来倒是忠诚的一条狗嘛。也罢,既如此,留着你再审下去也无用。永喜!”

    “奴才在。”永喜接到皇上的眼色示意,点点头将人重新拖了出去。

    当门被关上后不久,外头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霎时划破静谧的夜空,惊得室内的人皆一震。

    青彩宁的脸愈发白了几分。

    突然,边传来花瑶的一声惊呼。

    青若连忙转头看去,正瞧见锦颜的唇角吐出许多黑红相杂的血沫来,很快染污了**被角。花瑶连忙取过放在一旁的毛巾擦拭,却如何也止不住那血沫流出的速度,白色的毛巾也被染成了黑红之色。花瑶的眉紧紧皱起来。

    青若在一旁看得骇然,一时竟屏住呼吸无法开口。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上的人子极其明显地一颤,不过眨眼间,原先在上的手忽然无力地垂了下来,唇边的血也渐渐停住了。而花瑶擦拭对方唇角的手也顿在原处。

    整个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沉寂当中。

    一声轻轻的叹气声在房间响起。

    花瑶转过头看向锦麟,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青若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声,炸了开来。顿时整个世界头晕目眩。

    “青若姑娘。”后的紫雷上前,连忙扶住了几乎要软倒的青若。青若靠在紫雷上,睁得目眦裂,不敢相信方才发生在瞬间的事。然而未待她回过神来,耳边却又炸下惊天之语。

    “死了?”青彩宁低头喃喃了句,忽然在沉寂的房间里放声大笑起来,面容诡异地有些扭曲,“哈哈,竟然真的死了!长凤公主啊长风公主,枉你聪明一世,可最终还不是死在了我手里!”

    青若的脖颈仿佛卡住一般,以一种极缓的速度望向依旧跪在地上,却笑得流出眼泪的青彩宁,只觉得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宁妃,你……”平安侯也一副诧异的样子,眼底有一闪而过的悲伤。

    青彩宁重新撑着站了起来,永喜上前制止,被锦麟伸手拦了住。

    “你为何要下毒害长凤公主?”锦麟皱着眉问道。

    “我说了你会饶了我么?我的皇上。”青彩宁反问道。

    锦麟沉默了会,低声道:“不会。但我可以保证不追究你家族的责任。”

    “呵呵。”青彩宁讽刺地笑道,“皇上以为,我在做这些大逆不道的事之前,还在乎这个么?他们不过是将我看成是家族荣耀的一个筹码,必要时推出去。什么家族荣耀,不过是狗!”青彩宁笑骂道,“我一介女流,要这些作甚?我要的,不过是有一个人可以温柔待我,保护我,我。而这些,皇上坐拥佳丽三千,如何能给?”

    言罢,望向锦麟的神色有些悲戚。

    锦麟一时被哽得不知该说些什么。而青若早已哭得不成样子。

    “朕知朕对不住你,平忽略了你。可那与皇姐何关?”半晌,锦麟不解问道。

    青彩宁深深地望了锦麟一眼,视线又重新落在上,狠狠盯着安静躺着永远无法醒来的人道:“还能因为什么,自然是因为……我恨她。恨不得将她扒皮拆骨,嚼碎了咽进肚子里去!”

    “彩宁姐姐……”青若睁着眼,哭着摇头道,“不会的,怎么会是你?你快和皇上说,你是骗我们玩的。你怎么可能会恨锦颜,没道理的……”

    “傻若儿。”青彩宁目光落在青若上,疯狂的神色有些收敛,流泻出一丝难得的温柔来,“你不懂的。人心险恶,何况在深宫。女人之间的恨,来得比你想象中的轻易得多。”

    “我不相信……”青若咬得下唇都破了,唇色艳红,嘴里带了血腥的味道。

    “我最不愿的便是让若儿你瞧见这般场景。”青彩宁唇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来,“只是,我也走到尽头了,没办法决定这一切。”

    “宁妃。”锦麟望着宁妃道,“朕知道,你一个人不可能有能力完成这些,到底谁在帮你?或者说,你在帮谁”

    青彩宁转头望向锦麟,长时间地望向他。仿佛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片刻后,青彩宁才轻轻道:“我只是在帮我自己。”

    言罢,忽然脸上绽开了一个笑容。

    那是青若从未见过的笑容。仿佛一个人卸下了所有的包袱,包括所有的与恨,带着分外安然的温柔,如同夏里的夜风,轻柔得仿若一个虚幻的梦境,摸不到,捉不住。超脱又飘渺。

    在所有人都被这笑容惊怔疑惑之时,青彩宁忽然朝近在咫尺的墙壁狠狠地撞过去,气势决绝得不给自己留一丝活路,快得让人都来不及反应,更不要说是阻拦。在青若一个不字还未落地之时,房间内已经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然后便见青彩宁整个人缓缓软倒在地。而那雪白的墙上,一条赤红鲜艳的血渐渐沿着墙面流下去。

    “不要――”

    青若整个人晕眩得愈发强烈,被一阵又一阵的打击震得脑中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心痛得忍不住弯下腰来,仿佛被人硬生生割掉一角,口闷得无法呼吸。下一瞬,一口气堵在口回不上来,整个人便痛得晕厥在紫雷上。

    “青若姑娘!”

    最后响起的,是紫雷有些焦急的呼唤声。然而很快,青若便完全陷入黑暗之中,失去了所有知觉。

    锦麟以及平安侯都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震了住,一时皆顾不上青若那里,而是望着倒在地上的青彩宁久久不能言语。

    “哎。”

    轻轻的叹息声忽然在房间响起。与此同时响起的,是轻微的轰隆声。

    平安侯被熟悉的声音惊醒,一侧头,便瞧见一白衣的锦颜淡然若仙地从打开的墙壁暗道里走了出来,当即惊得失了脸色,下意识地望向上依旧躺着的人,眼中闪过骇然。而另一边的丽妃也被这一连串的突发事件震得无法动弹,脑子卡在一处,转不过弯来。明明就在前一刻才看到长凤公主死在自己眼前,怎么这刻又从墙壁裂缝处走出来一个长凤公主?

    “三哥不必讶异,那人不是我。”锦颜看着平安侯淡淡道。

    平安侯转头看向并无神色变化的锦麟,再开口时声音有些滞涩:“这莫非……是皇妹设的一个局?”

    锦颜背着手点点头。视线在屋内扫了一圈,当路过青若的时候,眼底一沉,却还是不动声色地偏了过去。

    “皇妹真是……骗得众人好苦。皇上看来早就知晓了?”平安侯的脸色有些难看,“连我这个做哥哥的都瞒着啊……”

    “三哥见谅,锦颜不得已而为之,不过是为了有更好的成效罢了。”

    “是啊三哥,皇姐一开始连朕都瞒了,直到昨半夜才遣了人来知会朕,安排了这出戏。”锦麟补充道。

    “我知道……不过是心里上有些憋闷罢了。”平安侯果然一脸纠结,浓眉紧皱,“皇妹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李代桃僵,一边降低敌人的防备心,一边看着我们摸着错误的线索混淆视线,自己则暗中部署一切。神不知鬼不觉,当真是……妙极了。”

    “三哥过奖了。”锦颜抬头看了眼平安侯,状不经意道,“不曾料到宁妃会在众人面前自尽,关于同谋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倒是失误了,让另一条大鱼给跑了。”说着,锦颜已走到墙边,视线落在脚侧的青彩宁上,叹了口气道:“皇上,可否答应锦颜一件事?”

    “皇姐但说无妨。”锦麟的语气还是不有些落寞。

    “宁妃既已死去,不如此事作罢。以贵妃之礼葬之。”

    “这……”锦麟的眉犹豫地皱起来。

    “依我之间,这应该不过是宁妃的一己私,与青家无关。否则若是追究下去,牵连太大,必定伤及朝廷根本。”锦颜解释道,又转头望向平安侯,“三哥觉得锦颜说得可对?”

    平安侯脸色微微变了变,似是不曾想到锦颜竟然将问题抛给自己,神色有些踟蹰,思忖片刻才点了点头:“皇妹说得的确在理,这事宜小不宜大。还请皇上定夺。”

    锦麟沉默了会,又望了望青彩宁的尸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OK,明BOSS出现了,挂掉了!接下来……锦颜惨了。

    ―众(欢欣鼓舞):小青若要黑化了么?―阿鲤(翻白眼):你们这群没节的为毛在期待这种事!

    ―众(无辜脸):没有啊哪有啊谁有啊!―阿鲤(摊手):好吧,其实没节的作者君很期待黑化。

    ―众:………………(纷纷抄起鸡蛋砸)―阿鲤:都给我停手!下午的二更还要不要了!

    哈哈,聊以一笑^。^14点二更~~撒花庆祝吧!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