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引蛇出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92、引蛇出洞

    丽妃被送进刑部的消息很快便在宫里传了开来,如同一块巨石投入平静的湖泊,砰得溅起无数浪花。而原因,众人自是清楚不过。

    而在众人猜忌丽妃会遭受怎样待遇的同时,锦麟同平安侯正坐在刑部大堂之上,冷眼看着下面的审讯。

    刑部尚书余大人今年已四十有余,他自己也不曾想到,才没上任不久便遇见了这么棘手的案子。眼角不断瞟着皇上和平安侯坐在堂下听自己如何审讯时的脸色,不住手心微微冒汗,害怕让皇上不满意。

    丫鬟并未招供,丽妃也一口咬定自己没有传唤丫鬟去御膳房,问丫鬟可有证据,却也只得到当时四下无人的答案。当真是凭着双方口舌之争难以辩驳。

    “皇上……你看这……”刑部尚书下意识地擦了擦额头的汗,有些为难地看着锦麟道。

    锦麟沉着脸并未开口。刑部尚书不更加惴惴。此时,平安侯见两人僵持,开口缓解道:“余大人,但讯无妨。规矩怎么来,你便怎么做,无需顾忌我们。”

    余大人得救般地点点头,朝平安侯感激地笑笑,这才严肃着脸色,开始了严刑供。

    被大刑伺候的自然是丫鬟。当庭杖责三十。

    丽妃在旁也看得心惊跳,脸上冷汗直冒。

    坚硬的板杖落在**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丫鬟却似绝了望,死死咬着下唇,直到唇角留下血来,却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而是死死瞪着公堂之上的刑部尚书,瞪得他心中有些发憷。

    三十杖终于落了完。对方早已晕死过去。

    “来人,泼醒!”

    一盆掺着些许辣椒的水被泼到躺在地上的丫鬟上。对方发出一声痛闷声,重新**醒转过来。

    “大胆奴婢,快从实招来!不得半句虚言!”余大人俯视着眼前虚弱的女子,大声呵斥道。

    丫鬟艰难地摇了摇头,疼得说不出话来。

    余大人一时陷入尴尬之中。几番拷问下来,似乎的确不像是丫鬟所为。然而丽妃那里……若是要谈到用刑,恐怕自己不能做主……

    锦麟仿佛知晓了刑部尚书的顾虑,淡淡地开了口:“还有一个,也按规矩办罢。”

    “皇上!”丽妃吓得三魂去了两魂,扑过去抱住了锦麟的腿。锦麟却只是平静地望着丽妃哭泣,丝毫不为所动。

    “皇上!一夫妻百恩!臣妾,臣妾子不好,受不住啊……”

    然不待丽妃言罢,便有两个侍卫上来将丽妃从皇上脚边拖了回来,压在地上。

    “皇上!”

    悲痛的叫声并未阻止大刑的落下。依旧是三十杖责。一板板结实地落在生惯养的丽妃上。丽妃是九门提督楚大人之女,因在皇子争斗之时一早便选择站在长凤公主的阵营,因此当锦麟登基后她便被宣为四妃之一,借以表现皇家对楚家的信任。不曾想不过三年,竟被卷入暗杀长凤公主的事件之中。当真是世事难料。

    青若再见到那个丫鬟之时,已是第二了清晨了。若不是记得当时那丫鬟上的衣服,青若必定认不出那个浑是血的女子竟是她!那件衣服早已被鲜血染得斑驳,只能从间隙处瞧得原来花样。而人则被两个狱卒像拖着一块破布一般拖进天牢,然后随手丢在隔壁的牢中。

    青若的眼角终于滴下泪来,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看着她流血。喘息。昏迷。□。

    那可怜的女子最终还是未能熬过这一天。没有治伤。无法进食。鲜血染红了地面,终究在昏迷与醒来之间,彻底脱离了这个苦难的世界。及夜,便有狱卒将人裹着白布,抬了出去。

    青若跪在地上,看着那染红的白布在眼前经过,片刻后捂着脸,失声痛哭。

    事便这般僵持了下来。

    丽妃最后也还是没承认,丫鬟也死了,更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锦麟脸色越来越不好。待将丫鬟打入天牢,丽妃则暂时其回宫医治,自己则同平安侯一起,过来了云凤

    却被紫雷拦在外面。

    “为何拦朕!”锦麟心本便不好,只是在云凤还顾忌着些,因此压着声音道。

    “回皇上的话,”紫雷神色不变,语气之中却有些为难,“花瑶姑娘昨晚试着用以毒攻毒之法为公主治疗,不曾想毒气上脸,公主有些……不便见人。”

    锦麟闻言脸色变了变,口气也跟着有些急切:“什么意思!皇姐到底怎么样了?”

    “公主还是那样,只是花瑶姑娘暂时吊着公主的命,等待解药。”

    “快让我进去瞧瞧!”锦麟忍不住道。

    “是啊,紫雷姑娘,让我们进去看看皇妹罢。我们怎会介意皇妹这些。让我们进去罢。”平安侯在旁温和道。

    “皇上、侯爷恕罪。非是我阻拦,只是实在是有碍公主名声。”紫雷继续道。

    锦麟皱紧了眉。然因平对四侍的尊重并未斥责,听平安侯在一旁保证道:“我也知你是为了皇妹好,只是我同皇上心中担忧,断不会如何。”

    紫雷极快地看了平安侯一眼,重新低下头,似是思忖了番,才点了点头:“既如此,还望皇上和侯爷做些心理准备。”

    果然,进屋见到上人的同时,两人表皆是变了变。锦麟目光不忍,而平安侯脸上则有些惊怔。

    “这是药效所致,为了保住公主的命,也别无他法。皇上和侯爷千万不要靠近,若是那些破了,里面的东西是有毒的。”紫雷解释道。

    上的人依旧是一白衣,盖着锦被,露出的肌肤上却泛起了类似于烫伤一般的水泡,隐隐能看到里面流动着暗红色的血,看起来极是骇人,已有些辨认不出完全模样,只能从轮廓中依稀看得出是锦颜。

    “皇姐……”锦麟忽然悲从中来,一声叫唤在喉头滚动,出口时已带了沙哑。

    平安侯则极为认真地望着上的锦颜,然后轻轻叹息了一声。

    “皇上,恕紫雷冒昧,不知……事查得怎么样了?”紫雷在一旁问道。

    锦麟的眼中闪过一丝愧色:“朕对不住皇姐。若是皇姐在,想必定是能查个分明……”

    “皇上不要太自己了,皇妹若是知晓皇上这般奔波,定不会怪罪皇上。”平安侯安慰道。

    “时间这般紧迫,我恨不得立刻抓出凶手,将他碎尸万段才好!”锦麟咬着牙恨恨道。

    “吉人自有天相,皇妹会没事的。”

    紫雷站在一旁,看着两人,并不开口说话。待两人又站了片刻,看了看天色,有些踟蹰道:“皇上、侯爷。给公主泡药浴的时间到了,不知可否……”

    “治疗要紧,朕这便和平安侯出去。”言罢,锦麟转向平安侯道,“三哥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休息罢。”

    “那皇上呢?皇上奔波劳累,才需保重龙体啊。”

    “朕先回龙翔罢,理清下思路。总觉得有哪里出了错。”锦麟的话语间也带了一丝疲惫。

    两人边聊边往外走去,紫雷也一路跟着送出去。

    方出了门,两人便闻到一股浓郁的中药味,院子里一个女子正在煎着药,旁边则是四侍之一的赤电在打下手。见到穿龙袍的锦麟出来,正行礼,便被锦麟挥手免了去。

    “你们只管好好煎药照顾好长凤公主便可。”

    “是。”两人答了声,便顾自看着炉中的药,不时往里添加着什么。

    锦麟直到走出院子,才下意识地问了句:“紫雷,我以前怎么没在云凤见过那女子?新来的吗?”

    “皇上,她不是云凤的丫鬟。她是西苑的先嫔,曾受过公主的恩惠,也与青若姑娘交好。此次听闻公主受难,特意过来帮忙的。”

    “噢。我倒衣着比一般丫鬟华贵许多。”锦麟不过随口一问,也不放在心上,边走边问,“怎么不见白风与墨雨?”

    “白风过去花瑶姑娘那里取药了,稍后便回来;墨雨则在青若姑娘那里。”

    锦麟闻言怔了怔。紫雷解释道:“青若姑娘是青家之人,且我们几个都相信此事与她无关,不能因为公主有什么不测。因此我同白风商量之后将墨雨派过去暗中保护了。万一有人想挑拨皇上与青家的关系,从青若姑娘上下手可就不妙了。还望皇上恕我等擅自做主之罪。”

    “是朕疏忽了。”锦麟叹了口气道,“你们同皇姐呆得久了,思虑果然缜密许多。这事做得很好。可还有其他人来看过皇姐?”

    “锦瑗公主来过,宁妃娘娘和林美人也过来探望了片刻。”紫雷如实答道。

    “嗯,我知道了。若是有什么事,记得过来龙翔找朕。”锦麟嘱咐道。

    紫雷点头应下了。

    当紫雷重新回到房间后,一个暗卫已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面前,递上一张纸条,然后很快又消了失。

    紫雷丝毫没有诧异,自然地接过纸条展了开。

    已灭。疑宁。

    紫雷阅读完毕后,取出上的火烛吹了亮,然后点燃了纸条。当最后一个笔画燃成了灰烬飘散在空中,紫雷又出了门。

    “殊羽。”

    正在煎药的李殊羽听到有人唤她,转头发现是紫雷。自从那次后,与云凤中的人认识得已差不多了。她擦了擦额间被炉火出的汗,笑着向紫雷道:“怎么?”

    “白风若是回来了,让她进来一趟。”紫雷在远处说了声。

    “嗯。我知道了。”李殊羽点点头。

    紫雷这才重新走进门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门果然被敲响。正是白风回来,被李殊羽告知连忙赶了过来。

    紫雷开门让她进来,又细细掩好,俯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我知道了。”白风点点头,走到幔边,将暗室重新打了开,消失在墙壁之中。

    紫雷理了理上的衣袍,唇边带了一丝笑意。

    蛇,终于出洞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在纠结新文的事,想在2013年元旦开坑(当然填是慢慢填啦^。^先选好良辰吉开坑再说!嘿嘿~~)不过――选择困难症又上来了,想了好久还没决定。

    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写格温柔的女鬼格清冷的女子纠缠不止感人肺腑的古代文;一个是写格冷僻的鬼医与为人求医而**卖的江湖第一美人稍微暗黑的江湖文。

    各位有想法的看官动动手留下意见啊!快投票一人只准一票啊帮助我解决下这个严肃重大命题!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