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中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88、中毒

    青若不知此刻自己正在被提及,仍窝在锦颜书房,站在书架前一本本寻着是否有中意的书。旁边锦颜则专注地处理着事,同时将紫雷带来的报过了一遍,思考着近来发生的刺杀事件。

    青若随意取了本毛诗,过去窗边的榻上翻看。对于毛诗青若倒已经有些烂熟于心了,然心中仍是为那些诗句所倾慕不已。不料才翻了没多久,就见有些毛诗旁都批注着一些蝇头小楷,虽瞧着娟秀,笔锋却又略微凌厉,正是锦颜的字。青若下意识地抬头悄悄瞄了瞄低着头的锦颜侧脸,见对方垂着眼,纤长的手指握着支小狼毫,正在写些什么,偶尔停顿下来思忖一番,又接着下笔。那认真的神色不让青若的心漏跳了一拍,兀自微红了脸撇开视线看手中的毛诗。锦颜当时看毛诗应很是仔细,那些字便附在书页边的空白处。有时觉得特别好的,也会在旁边重新抄写一遍。青若看得兴致盎然,唇角不由得带了笑。

    当青若翻到《采葛》时,那蝇头小楷又出现了:一不见,如三岁兮;三岁不见,思之如狂。思之如狂,望我神伤。

    青若怔了怔,有些不解。看这些话语,似乎并非纯粹是因诗中所述而感叹,更像是……因自相似处境而发。

    果然,在之后青若又翻到了一句,是标在《桃夭》旁:之子于归,唯吾愿矣。

    这更像是……因心中之人所发出的感慨。

    青若感觉心口有股难言的酸涩冲上来,漫过自己的口鼻。她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压制住那感觉,并且告诉自己这没什么。她又忍不住抬头望向锦颜,看着那轮廓优美的侧脸,不有些晃神。

    说不好奇是假的。说不难受……也是假的。

    怎样的人,才会住进那个美好的人儿心中呢?会让她“思之如狂,望我神伤”,会让她觉得“之子于归,唯吾愿矣”。想来,应是恋得极深,才会让一向淡薄的女子牵挂于心。

    可是,她还是有些不敢问。

    锦颜忽然微微偏了头。正对上青若的视线。

    一瞬间,青若只觉得心下慌乱,避无可避,做贼心虚般的将手中毛诗合了拢。

    “锦颜,你想要吃些什么吗?我去厨房弄来。”为了躲避这一刻的心虚,青若在对上锦颜视线的时候连忙说道。

    锦颜沉默了会,就在青若想重新说话之时,才开了口:“若儿那天做的莲子羹很好吃。”

    青若闻言心一松,从榻上起了来:“那我这便去弄。你等我会。”

    锦颜点点头,又接着垂眼做事。

    青若将手中烫手山芋一般的毛诗重新放回了原处,见锦颜仍管自己写字,暗自庆幸,甫一放好便出了门。

    在那扇门关好之后,锦颜却停了笔。微微抬眼,望着那扇紧闭的门,仿佛能望穿它似的。之后,她的视线落在了书架上。

    那本毛诗安安静静地躺在原来的地方,倒映在锦颜琥珀的瞳中。

    青若站在锅萸埃心思不住又飘回了毛诗上。那一行行蝇头小楷不时在脑中浮现,深,又温柔。

    再回神时,青若不轻声“啊――”了声。

    锅里的羹翻滚得厉害,里面的水几乎已经被耗干了一半,莲子的清香分外浓郁,与那黏连的羹搅和在一起,贴在锅壁上。

    青若不懊恼得闭了闭眼。然后将失败的莲子羹到了掉。准备重新来过。

    门口进来一个微胖的御厨,正瞧见青若倒羹,微微愣了愣,忍不住道:“姑娘……要不让小的来罢?”

    青若听到有人说话,抬头瞧见对方,知道对方是好意,笑着婉拒了:“没关系,不用了。方才出了回神,没把握好时间。师傅去忙自己的便好。”

    御厨似有些局促的样子,呵呵笑了声,搓着手道:“那姑娘若是需要帮忙,尽管唤我们便是。”

    “好的。谢谢师傅。”青若乖巧地道了谢,见到对方出了门,方才又专注地继续做羹。

    这回,可不能再走神了。青若摇了摇头,打算甩掉脑中那些困扰。

    这般,花费了比平更长的时间,莲子羹才完成了。思及天气炎,青若在完成的羹里多加了两个小冰块,这才满意地笑了。

    正在青若端起碗时,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进了来。对方似不认识青若,瞧见她手里端着的莲子羹清香扑鼻,忍不住道:“好香。妹妹这是你做的?”

    “嗯。”青若虽惦记着一心想要送羹过去,然出于礼貌自然还是停了下来应了声。

    丫鬟头往前凑,似是闻了闻,正挡住了青若的视线,然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很快那颗头便缩了回去。

    “色泽、气味都很不错啊,妹妹是哪个宫里的?下回也可向妹妹讨教番。”

    青若心想对方应是将自己当成了侍女,然也不辩驳,只顺口答道:“在云凤。”

    “原来是长凤公主。那姐姐不打扰妹妹送羹了。”对方朝青若点点头,便转朝御厨走去。隐隐话语从那端传来:“丽妃娘娘想要吃些糕点,待会你们记得找人送过去。”

    青若见对方离开,才端了莲子羹,返前往云凤

    时值中秋佳节,纵是皇家也颇为讲究团圆。锦麟特别在龙翔设了宴,这回连平安侯也领着夫人孩子来了。

    青若还是第一次见到平安侯,只见他与锦麟倒有几分相像,不过更成熟些,脸的轮廓也更加分明。想来两人应皆是有先皇几分模样在。倒是锦颜,她自己也道自己更像母妃一些,尤其是那双眼睛。平安侯的夫人怀了孕,肚子微微隆起,神色之间也散发着母亲的光辉,看起来很是温和。而平安侯膝下已有一子一女在。长子锦昀已有三岁,也是正室所生;女儿则是侧妃的孩子,刚过了两岁生,取名锦瞳。

    饭桌上,因多了两个孩子,顿时闹许多。欢声笑语不断。锦昀还算老实,乖乖地坐在平安侯旁;锦瞳却眼珠乱转,一副不安分的模样。

    青若这次可不再敢多喝,有人过来敬,也不过是抿上一小口而已。那的事让她觉得害燥不已,发誓坚决不能再重演。

    然不过是眨眼间,平安侯还在打趣着锦麟快些充实后宫也好龙子龙女遍地跑,花瑶则低声同青若笑着说了句什么,引来青若一阵脸红,锦瑗与锦瞳因为共同争抢一块大眼瞪小眼,只有安静的锦昀,瞧见对面坐着的皇姨子忽然晃了晃。

    晃了晃,然后忽然倒向一边。

    青若正被花瑶弄得羞恼不已,旁却突然挨了锦颜的子重量,下意识地伸手扶了,以为对方是喝多了酒,便笑着低声唤了声公主。然锦颜竟似毫无所觉般,依旧软倒在了青若怀中。青若这才发觉事有些不对,再细瞧之下,紧闭着眼的锦颜脸色在光亮下竟有些发青。原先白皙的肤色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青铜般的颜色,柔和的线条也显得冷硬。而浅粉色的唇瓣,此时更是黯淡了几分。

    锦麟见皇姐竟然倒了,心中诧异,第一时间也以为是醉了,然而下一瞬便否定了。他从未见皇姐在饮酒上放任过自己喝醉。何况酒宴才过了一半。

    而花瑶在一旁见了锦颜面色,眼皮一跳,连忙一把拉过锦颜垂下的左手,按住了她的腕脉。只刹那间便神色大变,也不顾其余几人询问的话语,取了三根腰间随携带的银针,便动作极快地连续扎在了锦颜的左口以及头顶处。

    青若见到花瑶这般慎重神色,一下子心神大乱,待对方下好针,才开口询问,声音带了震颤:“锦颜……怎么了?”

    甚至忘记在外人面前应该唤公主,而不是直呼其名。

    锦麟也有些慌张,因此并未注意到青若的话语有什么不对,只顾着追问花瑶。而平安侯显然细心许多,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望了紧张得几乎快要哭出来的青若一眼,方才将目光也投在了锦颜上。

    花瑶却脸色凝重地抬起头,扫视了一圈,然后一字一句道:“锦颜她,中毒了。”

    “什么!中毒!”锦麟惊得站了起来,带翻了桌上的酒杯也不在意,不敢置信道,“怎么可能!”

    竟然在自己的酒宴上中毒?锦麟完全想象不到,连忙朝旁伺候的永喜牙咬切齿道:“永喜!你给我把负责这次酒宴的人给我叫来!”

    未待永喜答话,花瑶的声音已冷冷打断了他:“急什么,已经够乱了。事还不清楚,还不如先唤御医。”

    言罢,也不理会众人,又取了针,小心地将桌上的菜和酒试了起来。

    锦麟并未因花瑶不客气的声音动怒,反而一脸愧意:“我竟忘了,简直糊涂!永喜,快传御医!”

    “那御膳房那……”永喜低着头询问道。

    锦麟瞟了眼花瑶,还是摇了摇头,低声道:“御膳房那跑不了,稍后再说。”

    永喜这才领命出了去。

    而另一边,花瑶手上的银针依旧是鲜亮的银色,并未有何不妥。花瑶低头看了看锦颜的脸色,思忖了番,忽然离开座位,在龙翔内走动起来,手中不断翻动着内摆放的东西。

    “花瑶,你在找什么?”锦麟看出了花瑶的意图,急忙问道。

    “找毒物。”花瑶头也不抬地抛下句话,视线依旧角角落落都不放过。

    最终,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花瑶从书架右下角取出一截烧得只剩了个末梢的香来。

    “这是什么?”平安侯望着花瑶手中的尾梢,开口问道。

    花瑶放在鼻下闻了闻,皱着眉道:“无因香。无色无味,且一旦烧完不留灰烬,直接散发在空气之中。若非此刻寻到,我也不知竟会是此香。”

    锦麟眉头也跟着皱起来:“可是为何只有皇姐中了毒?”

    “因为这香平时闻着无事,只有与无果水在一之内同时作用在上,才会引发毒素。”花瑶的视线落在青若上,“这无果水,同样无色无味,至于何时埋伏在锦颜上,我也不得知,只能问云凤的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在设定之时,便不想给主人公开外挂,因此相较于那些武功高强的公主,锦颜只能多吃些苦了~~

    不过事没那么简单啦。不剧透了,大家看下去就明白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