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心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86、心戏

    半柱香后。门外忽然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青若原本游离的思绪猛地收回,整个人惊得从窗边跳了起来。在唇边回绕的名字只一瞬便下意识蹦了出来。

    “锦颜!”

    与此同时,人已奔到门前。青若的心剧烈跳动起来,连带着呼吸都有了几分急促。

    门很快地被打开。青若眼中的神采在看清楚门外的人时,瞬间暗了下来。仿佛摇曳的烛火,被一盆凉水扑熄,重新回归沉寂的黑夜。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僧,手中端着腾腾的食物,一脸惊讶地看着眼前女子从开门来便变得极其失望的神色,有些不解。

    “施主?”

    青若强压着自己愈发紊乱的思绪,勉强地朝小僧笑了笑,目光落到食物上:“小师傅,我没叫吃的。”何况根本没什么胃口。

    小僧答道:“是另一位施主说你晚膳用得不多,怕你饿着,特地在寺外买的,让厨房稍微送了来。都是些长安城内有名的糕点和吃食。”

    青若原本沮丧的神色在听到话后微微动了动,牙齿轻轻压着下唇,即便已知晓答案,还是确认般地问了句:“可是位穿白衣的女施主?”

    “正是。”小僧点点头道。

    淡淡的食物清香在室内飘开来。

    青若坐在桌前,望着前一刻小僧送来的食物,眼底水雾缭绕。

    掂起盘子上一块精致小巧的绿豆糕,放入口中。糕点竟带着些薄荷的清凉感,入口即化,在火的夏意里仿若一阵舒爽的清风迎面而来。里面的馅甜得恰如其分,更难得的是有着极好闻的茶叶香气,两者融合在一起,构思巧妙,口味又极佳。

    一滴泪却落了下来。

    青若忽然想到,自己竟是连那人有没有用过晚膳都不曾问起。

    念及此,青若再也无法继续吃下去,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往外快步走去。

    虽然,虽然不知说什么,然而应该尽快找到那人才是。问问她,是否用过晚膳;问问她,是否会忙得疲累;问问她,是否……因自己的话难过。

    午时的轻声细语仿佛又缓缓浮出水面,与心中的人重叠在一起。

    隔壁房间门窗紧闭,没有一丝光亮。但青若仍不死心似的,推了进去。

    果然,还是无人。

    墨雨的房间却是亮着的。青若只在心中犹豫了一瞬,还是叩开了墨雨的门。

    墨雨惊讶地看着门外的青若:“青若姑娘,有事?”

    青若的视线飞快地扫过墨雨房间,神色有些失望,然还是出口问道:“那个,你见着公主了么?”

    “公主?”墨雨的神色更惊讶了,“公主一沐浴完便说过去寻青姑娘了啊,才将我赶了回来。公主竟没和青姑娘在一起么?”话音方落,墨雨便有些着急。

    青若脸上有了悔意:“我,我将她赶了出去……我以为她回了房,可是,可是没有……”

    墨雨闻言一怔,神色有些踟蹰道:“墨雨也不知该不该问……不知公主做了什么,惹青若姑娘生气了?方才回来之前,公主还特地去两处长安城有名的酒楼带了些吃食回来,说是估摸她不在,你晚膳怕是没有好好用。”墨雨眼前又浮现出锦颜当时虽神色疲倦,然提到青若,眼底还是带了温暖,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也是轻柔得很。

    “都是……我的错。不管公主的事。”青若低着头,懊恼道。

    墨雨回掩好门,才同青若道:“既如此,我们先去寻公主罢。想必是在寺内某处。”

    “嗯。”青若点点头,略带感激地看着墨雨。

    刻不容缓,两人结伴着快步离去。

    在墨雨口中,青若才了解到了事

    原是刑部尚书竟出了些意外,消息第一时间由暗卫传递到了锦颜手上。恰逢刑部尚书家正在大兴善寺附近,锦颜便代替皇家去了趟,顺便探究下更详细的况。到了那,才发现事比想象中的糟糕许多。刑部尚书遇了刺,浑皆是血,上好几处伤口,锦颜到时,尚书只剩下一口气吊着,躺在上。见到锦颜,握了她的手。锦颜看出他有话要说,便俯□去,听他在耳边说了些什么。这之后不久刑部尚书便断了气。当时锦颜脸色有些凝重。府上报刺客虽然被抓到了,但是很快服毒自尽,她们在刺客上检查了番也无任何线索,想是一个死士。刑部尚书三位夫人哭得十分厉害,一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搅得乱成了团。锦颜只好一项项先暂时安顿好尚书府上的事宜。等一切初步告了一个段落后,天色已有些暗了。两人推了在尚书府用膳,只去买了些吃食便连忙赶了回来。

    而至于沐浴,则是因为在靠近刑部尚书时锦颜上沾了血,不得不先弄干净。

    青若听完,脑海里浮现锦颜犹自滴着水的发梢的画面,想来,该是匆匆忙忙沐浴完便赶了过来。念及此,青若的心忍不住颤了下。强烈的愧意从心底涌上来,鼻间有些酸涩。本便绪不佳,忙碌了几个时辰的锦颜,应该从自己这里得到抚慰,结果却是遭受了疏离的推拒。一想到这些青若愈发觉得心疼难耐。那个一次次给予自己安慰的女子,却在付出后得不到同样的回报,想来该是多么难过。

    “青若姑娘不必多责,公主不会为此怪姑娘的。”墨雨瞧见旁的青若脸色苍白,眉头紧锁,虽同样为公主心疼,然而还是劝道。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愈发内疚。”青若喃喃道。她何尝不知锦颜不会怪她。可是锦颜愈体贴,青若愈觉得这次自己伤了她的心。

    墨雨闻言,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去安慰,沉默下来。

    不知不觉,两人已走到河旁。大兴善寺依水而建,这条河久而久之便因大兴善寺鼎盛的香火而被唤作善水河,平寺中生活用水皆是取自此河。此时,河里泛着点点星光,映着平静清澈的河面,在黑夜里愈发显得安详。这些正是依着盂兰盆节惯例,人们在河中放天灯为死去的亲人祈祷。此时岸上也站着零星的人。青若一眼便望见了不远处那个一白衣,在黑暗里散着微微光华的女子。

    青若急得忍不住快走几步。

    墨雨顺着青若的视线望去,自是也望见了公主,只是很识相地停了下来,远远地站在一旁,不去打扰两人。

    青若的脑子嗡嗡作响,分明离别不过一个时辰,却好似隔了许多光。眼前女子的熟悉轮廓出现在自己面前,竟令自己的心跳得快速非常,口溢满的思念已如泛滥河水。

    似乎是感觉到青若的靠近,原本安静望着河里那些天灯的锦颜,缓缓偏了头,朝青若方向望过来。

    青若只觉得连呼吸都要停止下来,那双在夜里依旧流光溢彩的眼睛,此时静谧得仿佛一个不曾戳破的箴言,沉伏在未知之处,瞧不见底。似乎在想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然在见到青若的一瞬间,微微亮了亮,方才照出了眼底无意泄露的一抹寂寥。平静湖面起了波澜,晃了下,又重新陷入平静。而青若的脚步,在这样的注视中不停了下来。

    此刻的两人,尚隔了几步的距离,夜风徐徐地从两人中间穿过,拂动了各自的衣衫。

    青若竟觉得,有些挪不开脚。许是还未想好怎么道歉,许是那样转眼即逝的寂寥令心头震颤不已,许是,带着怯。她望着锦颜,希图从那双眼里读出些什么,却紧张得什么都看不懂。短暂的沉默令她不安。

    一声悠悠的叹息随着夜风飘落在空中。

    “过来。”锦颜注视着青若几许,唇未动,才开了口。

    青若仿佛一个罪行累累的犯人,陡然间得到了口谕释放,子一颤,人已不受控制地往前走了几步。

    “我……”青若嗫嚅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正当说话间,对方已伸出手,忽的将她扯入一个怀抱。

    扑鼻的馥郁香气。以及将自己整个人包围的柔软与温暖。溺进去,便再也不愿出来。

    明明周旁还有人,却已被自动屏蔽在了两人世界之外,天地之间只余下眼前这个拥抱。

    青若忍了许久的泪终于缓缓泅湿了锦颜的衣袍。

    “哭什么。”锦颜淡淡的声音响起,在这样的夜风里显得格外温柔。

    “方才我心不好,所以……对不起。”青若将脸埋入熟悉的怀中,将哽在喉咙的歉意吐露出来。

    锦颜轻轻嗯了声,停顿了会,轻轻道,“我接受了。”

    青若心里梗着的刺终于在锦颜的轻声中融化。

    “不过,”锦颜并未结束话音,继续道,“若儿对我这般冷淡,虽已道了歉,但是不是还该惩罚下?”

    青若耳根一红,然的确觉得是自己不是,低声道:“什么……惩罚?”

    锦颜俯□去,声音里带了笑意,在青若耳边道:“自是……人间的惩罚。”

    话语喷洒之间的气触到青若耳朵,那里的霞色便愈发浓起来。索在黑暗里,除了离得近的锦颜,其他人并看不见。

    青若闻言心底羞意难当,此刻清醒过来,终于认识到旁人的存在,内心挣扎了番还是依依不舍地离了锦颜的怀抱:“有被人在,正经些。”

    “你想到哪里去了。”锦颜无辜地挑了挑眉,“我只是想罚你三杯酒罢了。”

    青若毫无气势地剜了锦颜一眼,红着脸,说话也是软软的:“谁叫你都不解释……”

    “也是,我也有错。”锦颜点点头赞同道,“既如此,我也罚三杯罢。正好……”锦颜的声音低下去,轻的只有青若听到到,“来三杯交杯酒。”

    青若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脑海里闪过两人互相绕过彼此手臂,喝着交杯酒的样子,说出的话也带着羞意:“谁……谁要同你喝交杯……酒了。”

    “若儿不同我喝,还想同谁喝不成?”

    “我……我谁都不喝!”

    “那真是可惜了,若儿不同意,便只能罚你自饮三杯了。”

    “你,你也得罚!”

    ……

    墨雨站在远处,看着两人拥抱,亲密地说着话,心也跟着柔软起来。视线不知不觉便落在了河上的某盏河灯处。那摇曳的烛火微微透出光亮,如同正在低诉话的女子,婉约而深

    心底的那个影子,也随着那一摇一晃的烛灯,明亮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评论好少,求评论啊诸位看官大侠……

    动动手,吐吐槽,生活更美好!~~~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