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埋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85、埋怨

    青若静静地躺在上,疲倦地阖了眼,思绪却乱得很,压根不给自己喘气的空隙。口闷得仿佛压了一块大石,一想起方才自己同娘撒下的谎言,便觉得又愧又疚,对自己失望极了。耳边传来衣料簌簌的摩擦声,轻微的脚步声,这般过了不久,馥郁香气扑鼻而来,以及熟悉的,怀抱。

    那双手将自己温柔地圈在自己怀里,下颔轻轻抵着自己的额,在炎里依旧温凉如水。紧接着,背后传来轻缓的拍动,清清淡淡的声音温和熨帖。

    “先睡会罢,别多想。今起得早,匆匆便赶了来,想必该是累了。”

    青若心里的惊涛骇浪仿佛被这个声音轻轻抚过,那些紊乱成团的思绪也被这个声音细细划开,一颗躁动的心此时才缓缓平静下来。心里的难过与委屈却在这体贴的安抚里蔓延成泛滥的趋势,几乎要落下泪来。

    耳边沉默了片刻,忽然有极轻的话语落下,轻飘飘地不着底,轻的仿佛一片柳絮,只需一阵风便会吹往它处。那梦呓般的声音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青若闻言,一怔之后便摇着头。不是这样的。青若的心里重新激起波澜,此时却更多的是酸楚,泪水不受控制地浸入埋在眼前的月白色亵衣里。她并没有责怪锦颜的意思。这本是两厢愿之事,在当初未曾开始之前,锦颜便早已同自己道明了这条路的艰难,自己何尝不懂?如今不过是刚刚开始的艰难,此后种种,许是比这些更加黑暗艰辛。只与娘亲的一个照面,竟已脆弱成这般,锦颜想必会很困扰罢。真正说对不起的,明明该是自己。

    锦颜伸手轻轻按住了青若摇着的头,重新将之按捺回怀里,头微微抬了抬,让对方靠得更舒服些,才继续道:“我知你终须在亲面前走出这一步。我没有阻止你与你娘的相见,正是因为知道这步于你而言的困难。若儿,你定又将那些过错揽在自己上。可是错不在你。你不喜撒谎,一直是个善良实诚的孩子,你不想伤你娘的心。这些我都知道。过错的原因一直是我。”锦颜看着青若泪眼朦胧地抬头要为她辩解,只轻轻笑了笑,伸出食指抵住了青若的唇,阻止了她说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总是为别人着想。可是不是那样的。我并非为了安慰你才说这样的话。一直是我,是我将你扯上这种牵绊。更恰当的说,是我,将若儿你走上这条路的。”说到这,锦颜唇边忽然有了一闪而逝的笑意,目光有些悠远,仿佛是忆起了什么般,口中仍道,“所以你看,这事并不怪你。只是有时,我们总是不由己罢了。”

    青若早已在这番难得的长语里哭得泣不成声,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我会陪着你,若儿。所以,不要放开我的手。”锦颜重新拥住青若,垂着眼道。

    “嗯。”青若用力回抱住锦颜,声音被哭声割得有些破碎,“我们会在一起的,直到老去。”

    “是啊。直到老去。”锦颜的眉眼微微弯起来,“直到白发苍苍,行走蹒跚,也还在一起。至于现在,好好睡一会,你太累了。等醒来,我们便什么都能克服了。”

    折腾了半柱香后,青若才在锦颜的怀里带着泪珠入睡了。

    锦颜端详着青若的睡颜良久。右手隔着空气缓缓拂过那张熟悉的轮廓。

    熟悉的。间接亲眼见证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容颜。有些的脸颊依旧白嫩如婴儿,与十年前仿佛无甚不同。扑扇的睫毛,有些微微卷翘。那小小的嘴唇柔软而甜美,笑起来有乖巧的弧度。不同的只是,头发一年比一年地长了,也开始能挽起一个少女的发髻;子也往上蹿着,从那个小不点蹿到了自己的鼻尖处;以前肥嘟嘟的子也长开了,有了女子的曲线,伏在自己下时足以令自己动;眉眼之处虽仍羞赧如同小时,却也渐渐带了女子的青涩年华,并在岁月的洗礼下出落得愈发水灵。这一切处的角角落落却还是能寻见昔那个幼童的影子。尤其是,那双眼睛。纯粹依旧。

    锦颜的手指轻轻在青若的眼睛上方滑过。

    多想,保护好眼前这个女子。保护好那一份纯粹。

    锦颜轻轻俯□去,害怕惊醒了心上人的美梦。

    青若再醒来时,已是夕阳西斜,霞光满天。

    似乎是睡了很久的样子。青若的头有些涨疼,睁开眼,的外边已空了出来,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带着没有人气的凉意。

    人应离开得久了。青若这般想着,心里便有些失落。

    此前的哭泣与低语,仿佛更像是一场虚幻梦境。梦里的女子眉眼温柔,眼波如水。将睡未睡之间,似乎有落在眼皮上的一个羽毛般的吻。一时也难以判断真假。

    青若撑着子起了来,掀开上盖着的薄被。子被捂得微微发,有些出了汗。她站了起来,重新穿好衣服,才跨门出去。

    她们住的房间是在寺中的西厢房,正是接待有需要的客人之处。两人午时睡得是锦颜的房间。安排里,本是各自都有一间,青若的房紧挨着锦颜的。此时青若方出了门,正撞见赤电坐在树荫下乘凉,后者听到声音,转头望向青若,神色惊讶。

    “咦?青若姐姐,你怎么从公主房里出来的?”

    青若听到问话,知道不能说实话,只好在心底溜了个弯,才支吾道:“方才与公主有事商量,后来觉得有些疲乏,不小心靠在在公主房里的桌子上睡着了。对了,公主人呢?”

    赤电虽觉奇怪,倒也没追究。听到青若问起公主,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道:“公主未时不久便出了寺,只带了墨雨,说需留下赤儿,若是见到青若姐姐,也好告知一声去向,省得你找不着我们心急。”

    青若一听锦颜竟是出了寺,心中好奇,顺口问道:“赤儿可知公主出寺是有甚急事么?”

    赤电摇摇头:“赤儿也不知。公主走得有些匆忙,只大概交代了些许事宜,说晚些时候自会回来。若是晚膳之时还未归,便让我们先吃。最迟也会在天黑之前归寺。”

    赤电说完,便见青若姐姐皱起了眉,也不知在想什么,神色有些恹恹,只同自己打了声招呼便回了自己的房。

    锦颜并未在晚膳之前赶回来。

    如今虽白绵长,然天色还是渐渐地暗了下来。天际的晚霞已变成昏暗的微光,颤颤地挂在远处。太阳仿佛被一只大手拉着使劲一坠,便从屋檐后掉了下去,看不到了踪影。

    青若晚膳只用了一些,便回了房坐在窗口发呆。因是夏,树木生长得极是繁盛,茁壮的枝干一路向上延展,往上望去之间云蓬似的一**绿意,完全望不见顶端。随着天色转黑,那些白生机勃勃的树木也静谧下来,隐入影之中。

    正出神间,房间门口有了些动静。青若极快地转回了头。

    如所料那般,一白衣的某人站在门口,手还保持着推门而入的姿势,视线却已对上了转头的自己。

    浅色瞳孔里顿时浮起一层温暖笑意。

    青若心里暗骂自己心急火燎,仿佛那些等待都被看穿似的,只瞧了对方一眼,便重新缓缓地转回了头,目光望着窗外。耳朵却下意识地竖了起来,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关门的声音响起。以及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极轻,落在心神专注的自己耳里,却清晰分明。最后,停在自己后。

    青若能感觉到后被熟悉气息包围着,一时之间有些慌乱,却强自按捺着子。还是有些埋怨的,在那样糟糕的心中睡着又醒来,对自己亲密耳语的人却早已从榻消失。那些场景,冷却得太快,仿佛真的成了一场自己杜撰出来的梦境。醒来现实依旧残酷。

    “若儿在看些什么?”锦颜的声音还是在青若后响了起来。

    “没什么。不过些花草罢了。”青若佯装不在意道。

    “噢?那,看出了什么心得么?”

    如常云淡风轻的声音,听在此刻的青若心中却无来由得有些气闷:“看出来了。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青若低着头,“无人怨”三个字便呢喃着在唇齿间绕了一圈。

    后忽然便消了声音。

    那话方出口,青若其实心中已有些懊恼不已,顿了顿又见锦颜没有说话,还是不忍心转了头道歉:“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要放在心……”

    子方扳转,还未解释完却忽然被眼前的人抱了住。

    那人上是沐浴过后的清香。青若这才发现,锦颜的发梢沾了水,仍有些湿漉漉地搭在背后。青若心底消散的那丝丝缕缕的怨气忽又上了来。

    竟然有时间沐浴,却不先来见自己?难道不知,每一分的等待,于现下的自己而言,都是折磨么?

    本来想问“你怎么了”的话,在这关口已转了又转,出口便变成了“我有些累了”。

    锦颜的子顿了顿,然后缓缓站了直。

    “嗯,我知道了。”关切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异样,“那若儿好好休息,明还要早起。”

    青若再抬头时,锦颜的神色如常,看起来也的确未因青若这般言语有甚不快。只望了自己一眼,便真的朝门外走去。

    那一眼,看得青若有些恍惚。再回过神时,对方已走到了门口。

    青若的嘴张了张,那句“等等”的话语无声地消散在空气里。并未被背对着自己的锦颜看到。

    门重新被打开。然后关上。

    空气里还留有锦颜上独特的香气。萦绕在青若体周围,连带着方才那拥抱之下的温柔触感。然不过短暂时刻,眼前一切重新恢复了原状,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

    天外却已在这短暂时刻里完全暗了下来。

    其实还是遵守了承诺,在天黑之前赶了回来啊。青若低着头,口竟有些闷闷的疼痛。

    似乎是第一次,生气将人赶了出去呢。锦颜肯定看出自己在闹脾气罢?可是,可是也不知哄哄自己!青若想到这里便有些不甘。明明只要几句话,自己肯定不会那般做的。或者,或者给自己多些时间,冷静下来。那么,这该是对方自己不知趣了。

    青若越想越懊恼,心里闷得慌,坐在窗前便发起呆来——

    作者有话要说:小侣之间总是难免有些小绪的,权当调剂~~~^。^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