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情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84、

    时间在彼此的玩闹间飞逝而去,头东升,渐渐便离正空近了,原先清晨的凉意也在光的中褪得一干二净,只有灼烫的光线打在两人上。锦瑗转头时,正瞧见青翎平静的侧脸上有些微汗珠沁出来,在额迹隐隐闪着光,晶莹剔透的样子,映在那张气质翩翩的脸上,说不出的亲近。

    因太过专注,锦瑗原本说着的话也便断了。

    青翎本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雀跃地说着十分琐碎的生活,似乎恨不得将那些所有摊开在自己眼前让自己瞧个明白。过了一阵耳边又忽然觉得静了,正疑惑间,眼前却出现了一条浅**锦帕,上头绣着一支状似朵花的图样,针脚有些不敢让人恭维,因此一时倒确定不了具体模样来。

    “喏。你都流汗了。要不我们找个地方歇歇?”

    青翎并未立刻接下,只下意识望向那段因伸出的动作而露出的一截藕白手腕,实在小巧得很。视线再往上,便见锦瑗唇角带笑地看着自己。

    “喏,快拿着。”锦瑗见青翎抬头看自己,催促了一声,然后自管自地将锦帕塞到了青翎手里。青翎有些汗湿的手心无意触碰到锦瑗随着接递的动作而拂过的手指,竟是带着凉意,与手心明显的意形成明显对比,一时只觉注意力有些被扯到彼此的触碰上,倒也忘了拒绝。

    再回过神时,对方已收回了手,自己再推辞倒也不宜,青翎只好顺势擦了擦额头的汗,心中暗暗诧异锦瑗的体质似是有些偏寒,在这般毒辣的夏竟都是凉的。

    拭完汗后,青翎顿了顿,还是将锦帕收回了自己袖中,解释道:“锦帕沾了汗,等我洗净了再还你罢。”

    锦瑗嘻嘻地笑着,摇摇头道:“没事没事,你便拿着罢,我不容易出汗,反正也用不太着。这可是我第一次绣的噢!厉害吧?”

    青翎的眼神微微顿了顿,才缓慢开口道:“噢?不知公主在上面绣的是甚么花色?美得太朦胧了,青翎眼拙,还望公主告知。”

    “讨厌。”锦瑗斜了青翎一眼,倒并未生气,反而苦口婆心地解释,“我绣的是君子兰噢。”

    青翎神色一动,自己最的倒也是兰花,不曾想眼前这个顽劣丫头能欣赏君子兰。不过这般想来上头花样倒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锦瑗话音方落,后便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喜欢绣君子兰了?噢,应该是问,你什么时候喜欢针绣了?”

    两人闻言皆转了头。

    “皇姐!你又埋汰我!”锦瑗跺了跺脚,眼角瞟了青翎一眼,脚下则一溜烟地跑到了锦颜旁,低着头乖巧地站了好。

    “我倒要说,你怎么去拐人家女儿了,青夫人可过来寻人了。”锦颜低声随口斥了几句,也便放过了她。抬头望着缓缓走过来的青翎,示意地点了点头。

    “给公主问好。”青翎浅浅福了福子,语气却是不卑不亢。

    “在外不必拘礼。”锦颜看着眼前书卷气极浓的女孩,有些探究意味。自己的妹妹她再清楚不过,既能被她如此念着的好友,自是有其特别吸引之处。否则向来对他人不屑一顾的妹妹怎会老惦记着眼前的女孩。平时虽打过几个照面,注意也更多的是因为是青若的妹妹。若是撇开这层关系,现在看来,倒的确有些意思。

    说话时,青翎已经走到了沈芸的一边,轻轻道了声娘。

    沈芸见寻到了青翎,转头朝锦颜谢道:“谢公主帮忙,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带着翎儿回府了。”

    “不客气,明珠公主贪玩,撒了谎,我回去会好好管教。”

    “明珠公主只是孩子心,又喜翎儿,当她是好友,这是翎儿的福,还望公主不必为难明珠公主。”沈芸通达理道,转头拍拍青翎,“翎儿,同姐姐和两位公主道别罢。”

    青翎乖巧地朝三人笑着点了点头,声音轻柔:“姐姐,翎儿下次再去宫里看你。两位公主,青翎同娘亲先告辞了。”

    锦瑗在锦颜后抢着开了口:“青翎你记得早些进宫来噢,可以多住些子,陪,陪青若姐姐。”

    众人闻言皆是莞尔。

    锦颜一行人并未马上离开,而是呆在原地,直到沈芸两人的影完全消失在远处。锦颜这才拍了拍青若道:“好了,不会离别太久的,若你什么时候想家了便回去住几天罢。现在我们先去用午膳。大兴善寺的素膳做得极好,若儿应该会喜欢的。”

    青若依依不舍地将视线收了回来,点了点头。

    锦瑗也方收了视线,无意间抬头,才注意到青若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眶更是红红的,顿时惊讶道:“青若姐姐,你怎么……”话音未落,锦颜的手便不动声息地暗中按在了她肩头,聪明如她,立马反应过来,极快地改了口,“唔,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无事,方才有些不舒服,现在好多了。”青若开口道,声音也带上了沙哑,眉目间有疲倦之色。

    “嗯。青若姐姐要好好注意体噢。”锦瑗顺口道,眼角瞟向锦颜,带着邀功般的神色。

    锦颜轻轻拍了拍锦瑗的肩,才挪了开去,低头朝青若道:“待用完膳陪我去房里小憩片刻罢。今,待晚上凉些了我们再逛,你也顺便休息下。”

    青若点点头,应了下来。

    大兴善寺准备的素膳的确很不错,清淡却不失滋味,菜色又丰富,然一顿午膳用完,还是几乎没怎么动。青若经过方才同沈芸的一番言谈,心里难受。锦颜见青若这般,自也是没甚食,只细心挑选了几样好的菜色,夹到青若碗中。青若神色有些恍惚,又不愿锦颜担心,她夹什么,便无意识地吃什么,若是碗里没菜了,也照常扒着白米饭。不一会锦颜便阻了青若,道自己吃得差不多了想先回房休息,问青若是否饱了。青若自是点点头。她本没什么心思用膳。这般,两人便率先离了桌子。锦瑗不喜素菜,纵是烧得美味,也兴趣寥寥,动了几筷子便停了手,心里暗暗打算等会让暗卫出寺去将“福满楼”的叫花鸡、大烧鹅、还有油焖红抄手去买来,下午慢慢享受。念及此,更是对满桌菜没了动手的**,见锦颜两人离桌,自己也紧跟着两人离开了。

    墨雨同赤电很无奈地看着满桌的佳肴,不感到压力很大。

    “青若姐姐不开心么?”赤电晃着脚在吃饭间隙不忘问墨雨。

    “也许罢。”墨雨下意识地瞟了两人方出去的门口一眼,又低下头默默用食。

    “墨雨姐姐自从苏州回来后也看起来不太开心呢。”赤电又道。

    墨雨的手顿了顿,才重新恢复了动作,声音却似有些飘渺的样子。

    “哪有。”

    “就有。自从你们苏州回来,赤儿很久没见墨雨姐姐笑了。连白风姐姐也曾对墨雨姐姐的背影叹过气呢,只是墨雨姐姐没看到而已。赤儿无意看到了,白风姐姐当时的脸上,唔,神色有些奇怪。”赤电诚实地问道,“墨雨姐姐为什么不开心?”

    墨雨终于不再夹菜,拿着筷子的手停了下来,整个人有些出神。

    原来。已经这么久没笑了么?

    “墨雨姐姐?”

    赤电清脆的声音重新唤回了墨雨。

    墨雨轻轻将筷子放回了碗上。

    “我吃饱了。赤儿慢慢吃,我先出去安排下公主房间的护卫况。”言罢,便站了起来。正待迈步,衣摆却被一只小手拉了住。

    “墨雨姐姐,是赤儿说错话了么?”

    赤电仰着头,认真地望着墨雨道。神色有些紧张道。

    “当然不是。赤儿不要多想。”墨雨微笑着摸摸赤电的头。

    “墨雨姐姐,你虽然笑着,赤儿却总觉得你没有笑呢。感觉……”赤电认真地斟酌了番,才指着自己的口道,“感觉墨雨姐姐这里很闷的样子,一点都不像以前那般了。”

    墨雨神色有些怔怔,在赤电清澄的凝视中心底忽然有极细微的疼痛泛上来,便如那些无眠的夜晚,心口闷闷的针刺感。

    “墨雨姐姐,为什么不开心呢?”赤电重新问了一遍,神色关切。墨雨姐姐的样子,仿佛像要哭出来般,看得让人觉得难受,还有心疼。那个时候,白风姐姐是不是也是心疼呢?

    “许是,和青若姐姐一样吧。”墨雨的目光重新回到了门口。焦距却有些涣散。

    都是因为,那些难以控制的、一发不可收拾的,却又知是不正确的、不应该生长的丝。它们在心头,一寸寸扎下根,然后繁盛。却因不可诉说而变得隐晦,只能独自忍耐不见天所带来的压力与复一挣扎的深陷。

    赤电觉得墨雨姐姐似乎不是在望那扇门,而是在望更远的地方。那眼里有现在的她不懂的东西,那东西太沉重,是如今的她无法承受的。

    “好了,我先出去了。赤儿还在长个子,记得多吃些。”墨雨的目光重新回到赤电上时,已恢复了正常。

    “嗯。”赤电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到墨雨出了门。

    不知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赤电以为墨雨姐姐会要摔倒。那直的影,在门开的一霎那,仿佛颤抖了下。然而下一瞬,墨雨姐姐仍旧脚步沉稳地出了门。

    许是自己的错觉罢。赤电想着,便举起了筷子。

    嗯。这寺的菜真不错,比御厨做得不差。可惜,只有自己一个人吃了。赤电眨眨眼,眼底有着孩子的无忧——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收到小慕的长评了^。^

    几乎都会给予读者留言回复,其实原因很简单。对于作者来说,评论是与读者的交流,也是对自己写文最大的动力。而对于能够喜欢阿鲤的文,并坚持着追文的,我觉得都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盗文何其多,文字又与音乐不同,正版盗版之间并无二致,因此我能做的,只有一个个认真回复留言的读者,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虽然看V文只是一些小钱,但其中的更深层的东西,是足以让阿鲤动容的。如此,阿鲤写文的动力才得以继续。

    大家周二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