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恶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82、恶兆

    盏茶时间,大雄宝里的**已渐渐坐了满。前偌大金色佛像下穿过一个面容稚嫩的小和尚,同时诵读了一声佛号,与此同时,了空大师着宽大的白色僧服,低垂着眼,眉毛有些微微泛白,正缓慢而镇定地走了进来。

    了空大师是大兴善寺前任方丈,然于俗事无甚兴趣,因此只担任了几年便将方丈之位传了下去,自己则一心钻研佛法,曾在藏经阁内居五年未出。他担任盂兰盆会的布道者也有许多年头,一直为人们所敬仰。这厢,他在锦颜前不远处的一个**上盘腿落了座,阿弥陀佛了一声,手上念珠依旧有节奏地拨着。

    本还有些声响的内,在了空大师落座后已彻底安静了下来。

    方才金像旁的小和尚在了空大师后执着香点了,放在佛龛处,香气渐渐缭绕上升,小和尚乖乖地站在了了空大师后。这般,了空大师低沉沧桑的声音才在里响起。

    锦颜对佛法这种事本是无所谓信,无所谓不信的。毕竟皇家之人,现实之事看得太多,相较于天命,更信人力。然对于这些大师,心里到底也是有些尊敬的,因此听经途中一直望着了空大师,专心听着佛法布道。

    虽然布着道,了空大师的眼皮却一直没有抬起过,和蔼得坐在那里。白色僧服被洗得有些旧,却十分干净。若是单纯这般看去,便如同一个衣着质朴的老人家一般。然声音却沉沉稳稳,仿佛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

    两个时辰后。

    法会在了空大师又一声阿弥陀佛中近了尾声,他重新站了起来,由后的小和尚搀扶着,走了出去。

    这时又有一个和尚过来发香,亦是从佛像前排的人那开始,一个个轮流排着队去佛龛处上香拜颂,然后便从侧旁转到门外。锦颜执着手中**的香火,依着惯例在心底为皇家祈福了一番。再抬头看那佛像,也同方才了空大师一番垂着眼俯瞰着众人,面色虽平静,却自有一股悲天悯人的感觉出来,似是在叹红尘软丈,如**泥淖,陷而不得出。人微小之力如蝼蚁,抵不过命运的大手挥弄般。锦颜见状不知怎得心底有些不安,只望了一眼便低下头,祈福完顺着队伍出了

    门口等着慧介,见锦颜她们出了来,和善地笑了笑,道:“姑娘可是依着往年习俗,去其他走走?”

    锦颜点点头,途中道:“我想等会过去见见了空大师,不知可否方便?”

    “这我也不知。我可以领姑娘过去,只是倘若了空大师不见客,还望姑娘谅解,非是大师冒犯。”慧介想了想道。

    “无碍。随缘便可。”锦颜倒不甚介意。

    正说话间,忽然一声轻微的“扑――”的一声,锦颜后的墨雨下意识地抬头朝天看去,一个黑色物事直直地掉落下来,在锦颜还未反应过来之时,正落在锦颜脚边。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慧介见状连忙闭着眼,手上念珠转动,诵了几句往生咒。

    方才落在地上的竟然是只染了血的乌鸦,上插着一支箭,血沿着箭头伤口处泅出来些许,剧烈的惯摔也使乌鸦的一些黑毛飘落开来。

    墨雨下意识地往屋顶上扫了眼,却没发现什么动静,便蹲□去,发现箭头没入乌鸦体内较深,可见对方力道之猛,似非寻常猎户所为。

    锦颜低头望着脚边的乌鸦,有一根沾血的黑毛不小心正飘到了她的乌色靴边。锦颜脸上并无甚表,只专注低着头望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旁的赤电则有些看不下去,忙抬脚将那根羽毛踢开了些许。锦颜这才抬起头,重新看向慧介。

    “阿弥陀佛。”慧介念完往生咒,有些歉意地抬头道,“真是对不住,寺里竟然发生了这般事。”

    “意外而已,怪不得你们。”锦颜示意无事,接着走便是。

    待几人陆续走完各个大,慧介便依言领着锦颜去往了空大师那里。

    “这个时候,了空大师一般都在自己的禅房打坐。”慧介解释道。

    到了禅房处,门口依旧站着方才那个小和尚。只见他垂着头,子靠在门框处。众人走近才发现小和尚闭着眼在打盹。慧介看得不有些发笑,又碍于锦颜几人,硬生生憋了住,抬手拍了拍小和尚的肩头,口中唤道:“悟因,悟因。”

    悟因小和尚被拍了醒,头往下一顿便醒了过来,睡眼惺忪地望向眼前几人,视线在路过锦颜时停留得略微长了些。

    慧介显然看了出来,忍住不去拍悟因的头,故意拉沉了脸。

    悟因感受到师叔的严肃目光,不红了脸,口中喃喃道:“□,空即是色,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然后低下头去,倒是一脸忏悔模样。

    慧介见悟因这般,不有些尴尬地望向锦颜,见公主没有动怒,这才转头同悟因道:“这位是皇宫来的施主,想过来见一见了空**。你去问下罢,看了空**可否相见一面。”

    悟因连忙点点头,正进去,忽然被锦颜唤了住。

    “无需提我份,只说有位女施主拜访便可。”

    悟因虽一怔,但也没多问,推了门便进了屋。

    只不过片刻,悟因便出了来,笑着道:“**请女施主进去。”

    锦颜点点头谢过,嘱咐了墨雨两人等在门外,自己一个人进了屋。

    禅房比锦颜想象得要小上一些,只有一个矮榻,旁边放了一杯茶,室内连桌椅都没有。矮榻正上方的墙上挂着一个“禅”字,笔风圆润舒缓,流动间却是极其自然,勾折之间也丝毫不见尖锐之笔。而了空则坐在那个矮榻上,依旧是垂着眼,手中一串佛珠缓缓转动,嘴唇蠕动,无声地诵着经。

    锦颜并不打断,站在矮榻前垂手立着,抬头观赏着那个“禅”字。望得久了,心神便有些空起来,似被那一笔一划所感染,望得越久,这感觉便越强烈,好似站在高峰之处,举目无人,唯有天与地,云与石般。

    回过神来时,锦颜才发现了空大师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睁了眼,正望着专注看字的她。方才中布道的质朴老人形象转眼便完全褪了去,和蔼之色也毫无踪影。那双看着锦颜的眼睛,真正的古井无波,深邃睿智,仿佛跳脱红尘之外,竟如方才那佛像一般,带着悲天悯人之色。

    “大师。”锦颜虽心中有些震颤,脸上还是带着敬意,双手合十道。

    “嗯。”了空点点头,声音和缓道,“禅房无椅,只能委屈施主站上片刻了。不知施主寻老衲何事?”

    “不过是敬仰大师风采,特意过来拜访一番。”锦颜道。

    了空凝视锦颜良久,忽叹了口气:“施主上杀戮之气过重,虽无甚戾气,然人死总有怨气萦绕,于于心皆不利。”

    锦颜认真地回望着了空答:“在其位,必谋其事,实属难为。”

    了空闻言顿了顿,端详着锦颜:“观施主面相,乃是极为富贵之人,自有气运所佑。可惜红颜唇薄,怕是命途不免多舛,所历磨难众多。若是一生平淡,如一般女子倒也罢了;施主眉眼之间却又有不折不曲之意,刚毅不下男儿,怕注定要同那些命运里的东西相抗。”

    锦颜只淡淡笑笑,似是并不在意:“大师所言,小女子谨记。只心意所属,必是努力才是。随波逐流非是我愿。”

    “阿弥陀佛。万般皆空象,佛庇世人,却也唯有自渡。红尘执事,人人皆需历劫而过。方才见施主观字良久,便知施主兰心蕙质,佛心通透,想来也是无需老衲多言。”言罢,了空已重新垂了眼。

    锦颜见了空大师这般,也知该是离开。然转前还是将之前准备的问题问了出来:“小女子自不足挂齿,此次前来,只望得大师一言,可否保边人所安?”

    “前路荆棘,总不免衣裳破裂,发丝凌乱,皮破血现。开路者必当其冲,无一人可不伤,却也无一人皆覆。只是看,那牺牲者是谁了。阿弥陀佛,世事皆有因果。前世因,后世果。老衲虽瞧出施主悖俗扰尘之命,却不敢善违天和。命皆注定,因果循环,局外之人皆无法入、无法乱。老衲只望施主能始终心留一线。”了空并未再抬头,手中转动念珠的动作却略微快了些。言罢,原先的庄严之色略微淡了去,再开口时,声音已带了寻常老人的和蔼,竟朝锦颜递出手来,掌间是那串被磨得有些润滑的乌黑念珠,“结善因,得善果。若姑娘不嫌弃,便取了去罢。这珠子跟了老衲也有十余年了,老衲时无多,是时候该送给有缘人了。”

    锦颜未料这般状况,然只怔了怔,还是顺从地接了过来:“多谢了空大师。”

    了空并未再开口,只点点头,继续垂着眼默默诵经。

    “小女子不打扰了。”

    锦颜见状,便转退了出去。

    “阿弥陀佛。红尘险阻,世人苦妄。”开门时,后遥遥地传来了空的叹息声。

    锦颜的神色已恢复了寻常静默,眼底却有决然神色。低下头望了手中温的那串念珠。每颗圆润的乌色珠子上皆细细刻着几道经注。

    若是荆棘遍地,便由我来当那开路之人罢。

    纵然红尘险阻,也定护你安然——

    作者有话要说:在发生坏事前还是会先写几章温存戏的~~~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