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盂兰盆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81、盂兰盆会

    长安佛教盛行。往年,每至七月十五,都会由皇后代替皇室前往大兴善寺去参加盂兰盆法会,听经布道,为皇室祈福,同时超度历代考妣宗亲。而如今这几年皇后未立,先皇后也早已逝去,皇室一脉单薄,这项任务便落在了尚未婚配的长凤公主上。

    早在几前,锦颜便同青若商量着一道过去大兴善寺,在寺中过上一夜,第二再启程回宫。大兴善寺香火鼎盛,向来是皇家首选的寺庙,何况在那里,许是能碰到沈芸过来上香祈福。母女两人多月未见,青若心里也念得很,闻言更是期待。

    这般闹的场景,赤电自是很早便嚷着想要跟去,往常锦颜多是带着白风、墨雨前往,紫雷要负责报之类的杂事,是几人之中最忙的一位,也总是外出。今年赤电与锦颜分别多月,只觉相处时短暂,恨不得时时刻刻粘在锦颜边。她不敢去烦锦颜,便过去找了青若几回,各种撒蜜语,倒弄得青若便是不帮她说话也不好意思了。锦颜听青若说了,沉吟了一番,还是应了下来,将白风留在府中处理寻常事务,墨雨仍是负责众人出行安全,将暗卫也拨了十余个由她安排。赤电听到青若带来的好消息对青若的好感又升了些,虽有时不免吃些醋,但倒也不会给青若脸色看,只是小孩子心,过上一阵便又念起青若的好,最后也只好勉强地安慰自己一番。

    而本来对寺庙毫无兴趣的明珠公主,此番不知为何,竟也要跟了去。锦麟一向疼这个皇妹,只让她自己去同皇姐说。锦瑗便连忙过来云凤寻锦颜。

    青若彼时正在院子里修剪花叶,好让其长得愈发生机些。正专注里,耳边响起跳跃的脚步声,后则焦急地跟着本通报的小太监,口中嚷着“明珠公主”,对方却是头也不回。这是青若第二次见到锦瑗,一见到她,心里便想起那一晚,不免有些出神。锦瑗一瞧见青若,眼里闪过一道贼兮兮的光亮,对此番的战略立刻进行了重新安排,倒也不急着找锦颜了,上前便拉住青若的手,甜甜地喊了声“青若姐姐”。

    青若被锦瑗叫的回了神,脸色便有些微红。

    “明珠公主过来有事?”

    锦瑗有些不高兴地摇了摇青若的手,道:“不是说了让青若姐姐唤我瑗儿便好么。青若姐姐莫非见外不成?”

    青若看着比自己还矮上一个头的锦瑗,笑着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锦瑗先是随意扯了些络话同青若攀谈着,之后才渐渐切入主题,将话头带到了盂兰盆节上,同时露出一副惆怅委屈的神,道:“瑗儿也想和青若姐姐一同去。我觉得皇姐不答应,瑗儿明明很乖的。瑗儿在宫里呆着无趣得很,到处都是高墙坚瓦,连个交心的朋友都难寻,一便似一月般漫长。好不容易听闻皇姐要出宫,便也想出去见识番。可惜皇姐还怪瑗儿上回敬了青若姐姐几杯贴心酒,这次肯定不同意瑗儿去。”言罢,抬头可怜兮兮地望着青若,补充道,“青若姐姐怪瑗儿上次一时欢喜,没忍住给你敬酒么?”

    青若虽对醉酒之后的事耿耿于怀,然并未看出当时锦瑗的故意,因此倒没有把罪责怪在她头上。闻言自是摇头。锦瑗趁机又软言了番,青若对此毫无抵抗力,不消几言便被锦瑗哄得过去一同去找书房里的锦颜求

    锦颜见到锦瑗拉着青若的手进了来,云淡风轻地瞟了锦瑗一眼。锦瑗仿佛自己的鬼主意被那看穿了般,低下头一时不太敢说话。

    还是一旁的青若见锦瑗这般,以为她怯了场,帮忙开了口:“锦颜,此番去大兴善寺,不如带上瑗儿一起罢,赤电也有个伴,大家闹些。”

    “佛门乃清净之地,不宜闹。”锦颜垂下眼看书,口中拒绝道。

    “瑗儿会乖的,不会乱吵闹,给皇姐添麻烦的!”

    锦瑗早知晓皇姐这里难,言罢便将希望都寄托在青若上,她那晚听闻皇姐低声提醒青若不要多喝之时便隐隐看出皇姐对青若的在乎,依着皇姐的子,能让她出口关心一个人是极不易的。锦瑗抬头望向青若,眼神愈发楚楚可怜。

    “锦颜,你听瑗儿也保证了。不如……”

    锦颜重新抬起头来:“明珠公主顽劣习宫中皆知,小魔头一个,我非佛法高深的**师,可震不住她。若是她一道去,非翻了天不可。”

    “瑗儿不会的,皇姐……”锦瑗瘪着嘴,眼中已有了泪意。

    锦颜却充耳不闻,丝毫不为所动。然青若可不是那样轻松了,她瞧着那张与锦颜有几分相像的小脸上出现这般表,心中不忍更甚,拉着锦瑗来到锦颜桌案前,道:“锦颜,便让她去罢。大不了,我管着便是。保证她不会乱来。”言罢,伸手下意识按在了锦颜没有拿书搁在桌案的左手上。

    锦瑗闻言,连声点头附和。视线却瞟到两人叠在一起的手,心中惊叹。她知皇姐向来不是一个愿同他人亲近的,便是为妹妹的自己,也不敢放肆。青若姐姐竟敢将手放上去,啧啧。

    锦颜感受到手上的触觉,只顿了顿,便不着痕迹地抽出了手,将书翻过一页,并未看向两人,只淡淡道:“你管不住她。”

    锦瑗自是注意到锦颜抽出手的动作,心道果然如此,又听到锦颜的话语,心下焦急,耳边青若又开了口。

    “锦颜,便,便让她去罢。”青若的声音有些低。

    锦颜闻言,终于抬起了眼,望向两人。锦瑗连忙保证道:“皇姐!我真的听话!便应了青若姐姐罢,好不好么?”

    锦颜沉吟了片刻,视线滑过青若有些恍惚的神色,沉吟了片刻,才道:“既如此,我考虑下。瑗儿,你先回去罢。”

    锦瑗心中一喜,明白皇姐松了口便是有了希望,脸上又有了欢喜神色,乖乖退了下去。又向送她出来的青若道了好几声谢后,才随着在外等候的丫鬟回了自己的明华宫。

    青若则在锦瑗蹦跳的影消失后,有些怔怔地望了自己的右手一眼。

    最后,锦颜终是同意了锦瑗的要求。这般,前往大兴善寺的队伍便扩展到了长凤公主、明珠公主、青若、墨雨和赤电。

    很快,七月十五的子便如期到来。一行人起了个大早,便驾车赶往大兴善寺。

    因明珠公主的加入,自然是她同锦颜一辆,而青若则被安排和墨雨、赤电一辆。两辆马车一路往城南的大兴善寺赶去,不消多时便到了山脚。此时虽天方蒙蒙亮,然山脚处已是行人络绎不绝,皆是过来参加盂兰盆法会的。此中以女子居多,偶有个别男子,必也是陪同家中夫人一道而来。到了此处,便需弃了马车,步行拾级而上,便是皇家也是一般。

    几人将带来的大内侍卫留在山脚下待命,十余个暗卫仍在暗中保护,一行五人往上行去。

    盂兰盆法会已历行几世,深得民心,实乃由于其强调藉供养十方自恣僧,以达慈孝双亲,乃至度脱七世父母的思想,与崇尚孝道慎终追远的伦理传统不谋而合,因此也受到帝王的倡导。

    这几年来,一直是由慧介在这接待皇家中人,这次也不例外。锦颜几人方到了寺门口,慧介便迎了上去,将几人一路引到了盂兰盆会举行的大雄宝。此时,宝地上已陆陆续续坐了些人。锦颜几人自是在前方留了位置,便过去坐到了**之上。

    空气里有寺庙惯有的檀香,极浓郁,闻之令人心定神安。耳边传来隔壁中的颂经声,倒是整齐划一,声音沉浑有力。锦瑗方一进来,便左右瞧了瞧,觉得这寺除了比其它的宏伟壮观些,也无甚其它区别。而至于宏伟壮观,对于为公主的她而言,实在是没什么看头。此次出来,自也不为这些,不过是实在无趣得紧,又听闻青翎也会伴随母亲过来,想着好久不见,还没机会把那夜宴之上的丰功伟绩告诉她,心里痒得很,才过来凑个闹。甫一落座,便开始四顾,寻思着她不知什么时候过来。

    片刻后,门口便出现了她盼望的影。

    青翎虽不过十一,却已渐渐现出一股青涩的风华来。眉间沉静,气质卓然,上书卷气极浓,却又并不显得太过死沉。想必用不了几年,便又是一个美人。此刻进来,视线很快被落到了转过头朝她使劲眨眼的锦瑗上。只微微一顿,便瞧见了另一边侧对着她的青若上,示意地拉了拉沈芸的衣袖。

    沈芸方进门,还未来得及寻座位,袖子便被扯了动,接到女儿示意的目光,很快便发现了青若的影,当下心里激动,连忙过了去。

    “若儿。”

    青若耳中忽然落得熟悉的呼唤,不再是平里锦颜那清清淡淡的声音,而是带着岁月的痕迹,温沉如水,当□子一震,连忙转头,果然是许久未见的娘亲!

    “若儿。”沈芸蹲□来,握住青若的手,一时倒不知该说些什么,只仔细端详着眼前的女儿,是瘦了,还是胖了,也不知在宫里过得如何,许多问题在喉头绕了好几圈,出口的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可还好?”

    青若的眼眶里瞬间便含了泪,有些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只能忍着泪意点点头,害怕一出口便是决堤。

    “那便好,那便好。”沈芸镇定了下心神,念着是在大之中,不便多言,便拍了拍青若的手,小声道,“有什么事听完法会再说。”言罢望向早已转过头来朝她礼貌地笑着的锦颜点了点头,“这段时多谢公主照料若儿了。”

    “应该的。”锦颜道,“夫人不必客气。我们会在寺中过上一晚,想着夫人应也会过来,便带了青若出来让你们见上一见。青若念家得很,此次能见到夫人,也算不虚此行了。”

    沈芸点点头,这才寻了个锦颜她们后面的位置坐了,眼睛却还不时地在青若上停留。看到青若并未消瘦的样子,才放心下来。

    “无事,你过去罢。好好陪陪娘亲。”锦颜见青若一直忍不住转头,低下头在她耳边道。

    青若感激地望了锦颜一眼,起挪了位置。

    一旁的锦瑗见状,连忙也依到锦颜边,一脸期待地望着锦颜。还未待她开口,锦颜便宽容地开了口:“知道了,你也过去找青翎罢。”

    “嘻嘻。谢谢皇姐!”锦瑗闻言,自是欢乐地离了座,过去了青翎边,一股坐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