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醉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79、醉意

    “若儿,小心些。”

    锦颜再一次将青若要歪倒的子扶稳,使之不至于磕绊到石阶。细心指导着哪里需要抬脚,哪里需要绕过。青若醉意朦胧,斜着子,几乎将大半重量靠在锦颜怀里。锦颜本是让白风、墨雨帮忙扶着,然不过走出一段路后青若便突然停了下来,口中唤着锦颜,锦颜便上去接替了墨雨的位置。

    青若双眼迷离地望着锦颜,抽出被白风扶着的左手,寻摸着位置覆在了锦颜脸上,似是仔细地摸了摸。手指从额际滑到鼻梁,又转到眉眼,最后落在锦颜的唇上。锦颜并未阻止,安静地站着,望着青若的眼神柔软而深邃。

    “唔。真的是锦颜,没有诳我。”青若忽然心满意足地笑了。

    “嗯,不骗你。”锦颜的声音落在青若的指尖,拂出的气息微

    青若觉得手心有些痒,又往上移了移,重新落在锦颜的眉眼旁。

    “锦颜的眼睛真好看。我一认就认出来了。”呢喃的声音,“总觉得好亲切。”

    “许是见过罢。若儿纵是忘了也没关系,我知晓若儿一直都喜欢便好了。”

    “我才不会忘。”青若有些抗议道。

    “嗯,不会忘,”锦颜附和道,“若儿乖,我们先回寝宫,好不好?”

    “回寝宫作甚么?”青若疑惑地偏着头,望向锦颜。

    “自是休息。”锦颜笑着摸了摸青若的头,“回锦颜那里去。”

    “锦颜那里……”青若甩了甩头,似是要让混沌的脑子有些清醒,半晌才应道,“那回锦颜那里。”

    青若虽喝了酒,倒也不太折腾,乖巧地走着,虽然走得歪了些。所幸龙翔与云凤并不远,一路摇摇摆摆也只多费了些时间便回到了云凤

    “去准备些水和醒酒茶罢。我怕若儿明早起来头疼。”锦颜扶着青若进门前转头吩咐白风和墨雨。

    锦颜将青若小心地安放在上,正要起,却被青若一把拉了住。

    “嗯?”锦颜重新坐回了沿,“若儿有事?”

    青若只觉得脑中有些晕眩,然眼前人儿的模样仍清晰如常,却又仿佛隐隐蒙着一层触不到的面纱。轻淡如远山的眉眼看着愈发遥远,一白衣如谪仙,似乎随时便会踏着云儿飞去。手上的触感虽然真实温暖,然不管怎么望着,都似望不透那层笼罩的轻纱。

    “锦颜。”青若怔怔地唤着,一眨不眨地望着锦颜。

    “嗯,我在。”锦颜伸出空着的一只手将青若耳际跳脱出来的发丝掖了掖好,唇边带着若有似无的笑,眼神温柔宠溺。

    “不要走。”青若看着这般的锦颜,有些慌乱道。

    锦颜垂下眼,轻轻嗯了一声:“我没打算走。我一直在若儿边。”

    “真的?”

    “真的。”

    青若伸手在虚空里抓了几下,锦颜看出她的意图,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让青若的手能触到自己。

    青若的手落到了实处,这才开心地笑了:“摸到了。我方才瞧着,总觉得虚幻,现下抓到手里,那层讨厌的纱才没了。”

    正说话间,白风和墨雨已各自带着水盆与茶水进了门,被锦颜示意放在了附近的桌上,然后安静退了下去。

    锦颜转回头重新望向青若,安抚道:“若儿,我去桌上取下毛巾,很快便回来,好不好?”

    青若神色有些犹疑。

    “我不走,若儿。锦颜没骗过你对不对?你可以看着我,我不离开你的视线。”锦颜拍了拍青若的手臂道。

    青若这才微微松开了手。一直注视着锦颜走到桌旁,然后拧了毛巾,又端了水重新回到了边。

    锦颜将茶杯放在了头旁的案几上,执着温的毛巾,一点点擦拭起青若被酒意染得酡红的脸颊,然后到脖颈,接下去又执起她的手,细细擦拭青若有些薄汗的手心。

    只顿了顿,锦颜便把毛巾放回了茶几上,开始解青若的外衣。

    青若的意识有些飘忽,破天荒地没有阻止,只是视线从方才起便一直黏在锦颜的脸上,似在端详一件宝物一般,竟有微微的迷醉之色。

    锦颜将青若的外衣脱了去,然后是亵衣,直到只剩下一个水绿肚兜。过程中,青若似流离在外,并无任何言语。然当锦颜微凉的手指无意触到青若/露在外的肌肤时,青若忽然子一颤,眼中流泻出迷/乱,竟下意识地按住了锦颜的手,贴在自己的上。

    锦颜似也一怔,后才低声哄道:“我先替你擦一□,去去酒气。若儿乖,先松开。”

    “嗯……我。”青若似是很享受锦颜手上的温度,眼睛半阖,子往锦颜的手靠去。

    锦颜的手触到青若前的柔软。

    “那先喝口茶?”锦颜顿了顿,才又道。

    青若兀自半阖着眼,并不理会锦颜的话语,子却似有些耐不住酒精过后的意,摩/擦起锦颜的手来。

    锦颜坐在边望了青若好一会,看着她白皙的脸上因酒意泛红的脸,以及半阖的眼底流露出的迷离,唇色红润,/露在外的雪白肩头与纤细手臂,还有那不盈一握的腰。整个人似缱绻的小猫一般蜷缩着,依着自己的手。

    片刻后,锦颜取过案几上的茶,倒入了自己口中。然后,俯□去。

    青若只觉得似醒非醒,模糊间一个柔软的物事落在自己唇上,有馥郁的香气传来。紧接着,潺潺细流落到自己唇齿之间。一瞬间青若意识到自己似乎的确干渴得很,于是欢欣地接受了那些溢着茶香与未知香气的水流,咽了下去。

    待水流缓缓尽了,青若却觉得口中仍不解渴意,下意识地开始/吸唇上的柔软,希图解渴。

    原本抬起子的锦颜,只一怔,便微微闭上了眼,顺从地使单纯的喂水加深成了缠/绵的吻。

    唇舌纠/缠。青若汲取着新一轮的水源,只觉得原先的未知香气更浓,好闻得紧,又觉得熟悉而令人依恋。而舌尖相触带来的战栗如此令人沉迷。上却愈发起来。尤其是小腹处,仿佛方才喝下的流全部集聚到了此处,烫得很,让青若忍不住拉着方才微凉的手往小腹处探去,借以消除那里的灼感。

    向来对于闺中之事羞赧的青若,第一次完全顺从了本能。理智飘离在感之外,游离而不得入。她抱紧了不知何时已压在自己上的人儿,剥去那些碍人的衣物,体会随之而来的微凉触感,只觉得原本飘的灵魂被稳稳压回了地面,心中踏实。她仰着头,感受着湿润的/舐感落在自己前,下意识地将手指□锦颜散落下来的一头青丝之中。子却不受控制地往上拱。

    “难受……锦颜。”

    青若略带哭腔的声音响起。

    锦颜微凉的手指乖顺地从青若小腹滑下去,在水源处停了下来。轻拢慢捻,试图安抚着青若燥/子,只待引出足够润滑的水来。

    青若却有些耐不住,子往上拱,上的燥意促使她摩/擦着那只手,感受着灼被微凉触感拂过,带来一阵阵心悸的颤动。

    锦颜忽然抬起了,将青若跟着拉了起来,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双脚则盘在了腰上。

    青若子软得有些不受控制,往前趴伏在锦颜肩头,双手却圈住锦颜的脖颈,防止自己掉落下去。

    微凉的手指响应了青若的心声,自下而上,缓缓进/入了青若的子。

    “嗯……”嘹长的轻吟,带着满足的叹息。

    良久。满足过后却愈发觉得麻痒难耐的子,青若并未等来进一轮的快/意,那手指停留在体/内,没了动作。

    “难受……”模糊的声音从青若口中传出,体下意识扭摆起来。当感受到随着体扭摆,那一动不动的手指随之撞击碰触着自己,快/感如潮水漫过,原先的空/虚燥/全然褪去时,青若仿佛一个孩童寻到了游戏的窍门,自发地跪在某人腿边开始动作。

    “若儿舒服么?”仿佛携带着魔音一般的声音。

    “嗯。”下意识承认的某人。

    与此同时,锦颜吻着青若白皙的脖颈,又用牙齿厮/磨着青若敏感的耳垂。不一会,青若口中的呻/吟便愈发大起来。

    几乎是在清醒时被压制住的所有感/官刺/激,都随着理智的模糊而散发出来。无论是那些不加克制的呻/吟,还是抱着锦颜支撑一心摆动着获取快/感的子,甚至是脸上自然而然的/流露,都是清醒时不加得见的放松。

    很快,青若便在一声长吟后软下去,手臂再也圈不住锦颜,倒回了上。

    锦颜的唇边仍带着笑意。手指并未抽出,反而顺着足够润/滑的甬/道,又挤入了一根。

    青若本愈发陷入迷蒙的意识重新被体的兴奋唤醒,子却软到无法再动弹,任凭狂风暴雨席卷而来,一路冲刷过自己,从头到脚,无一不在跟着叫喧战栗。

    “锦颜……”青若的声音颤动得几乎快失了音调,只能依稀辨出几个字来,“快……嗯……受不……啊……要……锦颜……”

    锦颜仍坐着,青若的脚却已不知何时被锦颜架在了肩上,蜷着小巧的脚趾,瘫/软的体渐渐绷直。

    直到最后的风暴浪潮拍打过来。青若脱口而出的声音仿佛被风吹得摇摆不定,破碎成断断续续的字音。

    终于在一瞬,便累得沉沉入眠。

    锦颜端详了青若片刻,才起了,重新穿好衣物,端着已凉掉的水出了去。

    再进来时,已重新换上了一盆水。

    锦颜拧干毛巾,坐在沿,开始擦拭青若通红的、沁出汗珠的体。手上轻柔。

    室内烛光闪烁,意未逝;外头已是一更天,月光皎洁,映得暗沉的黑夜微微有了光。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又收到长评又收到霸王票,真是开心~~~

    谢谢大家对作者君的肯定。阿鲤会更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