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夜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78、夜宴

    “皇姐,你来了。”锦麟瞧见锦颜过了来,笑道,“这是家宴,皇姐随意罢。”

    一旁的明珠公主则撒着也开了腔:“皇姐,你从苏州回来,都没过来瞧瑗儿一眼,太让瑗儿伤心了!”

    宴席设在锦麟的龙翔后花园处,依着假山湖水,就着明朗月色,以及夏星辰点点,凉风习习,倒是舒服得紧。

    “皇姐不是让人送礼物去你的紫明了?”锦颜过去摸了摸明珠公主的头,捡了她左手边的位置入了座。青若自是坐到了锦颜旁。后则站着白风、墨雨。赤电本闹着要跟来,最后还是被锦颜亲自安抚了住。

    锦颜抬头看向已经在场的宁妃与丽妃,点过头,便算打过招呼了。瞧见一旁的青若低着头似是有些紧张的模样,在桌下暗暗伸出手握了青若的柔荑,试图让她放松些。

    “那怎么好算!我见都没见上皇姐一眼!太没诚意了!”锦瑗嘟嘴嚷道。

    “瑗儿想我大可过来云凤寻皇姐,想必是同青翎妹妹玩得忘了路罢。”锦颜打趣道,同时示意了下青若,“这位便是青翎的姐姐了,你可以唤她青若姐姐。”

    锦瑗晃着双腿,倒是乖巧地跟着唤了声青若姐姐。

    一旁的锦麟则看着青若开了口:“青若姑娘,好久不见。在宫中可还适应?”

    “嗯……托皇上的福,一切都好。”青若的手攥紧了些锦颜,有些忐忑。

    “呵。”锦麟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青若姑娘托的可不是朕的福,该是皇姐的福才对。话说回来,皇姐可有欺负于你?”

    青若的脸微微红了:“回皇上的话,公主……公主待青若很好。”

    “噢?皇姐看来倒还是懂的怜香惜玉的。”锦麟笑着望向锦颜,“朕自来信得过皇姐,故当时她让我宣你进宫之时,朕也相信她自有她的理由。然今朕还是有些好奇,想问问皇姐呢。”

    锦颜唇角似笑非笑:“不过是后宫清冷,听闻青家长女温顺良善,便唤来陪我一段时而已。如今一见,果真如传言中那般不虚,倒也没浪费了皇上那张圣旨。”

    一旁的宁妃接了话头:“这倒是。若儿打小便善良得紧。我记得有一年天,青烈同她玩笑,把她放在了院子里的一颗大树上,本只是恶作剧一番,事后自己倒也忘了。足足过了三个时辰,到晚膳时众人寻她不见,青烈才想起妹妹的处境,带着众人去了院子。她何时历经过这些,我们寻到她时,她吓得小脸都发了白,却还是倔倔得没有流下泪,只是抱着树枝闭着眼不敢往下看。青宇伯伯赶忙将她抱了下来,气得要用家法惩戒青烈。青若虽浑有些抖颤,但闻言连忙开口阻止,只说哥哥是同我闹着玩,不让青宇伯伯责罚。”

    锦麟闻言不笑起来:“哈哈,青烈将军也太过顽皮了些。”

    青若听到宁妃讲起自己的事,脸愈发有些红。眼角却接收到锦颜瞟向自己的视线,脸上虽神色未动,眼底却带了笑意,饶有意味地望着她,当下愈发觉得羞赧。

    宁妃则同锦麟又道:“就是说。可怜青若妹妹这般乖巧,遇到了这般莽撞的哥哥。若儿才七岁时,青烈便拐了青若偷偷溜出府去,竟一口气跑到了郊外摸鱼捉蟹。青若妹妹当然对这些毫无兴趣,但也不愿违背哥哥的好意,估计便陪在岸上。青烈玩心重,据说在河里竟抓了一条水蛇,藏在后吓唬若儿。一个七岁的小女孩而已,结果自然生生把若儿吓得晕了过去。青烈这才慌了神,背着妹妹赶回了府。这下青若妹妹晕着了没法替他求,最后还是挨了青宇伯伯的打。”

    锦麟笑得开怀,转头同青若道:“想必有青烈将军这般闹腾的哥哥,青若姑娘也被折腾得很了罢?”

    正说笑间,锦麟已眼尖地看到花瑶款款而来的姿,着火红衣裙,外头又罩了层透明薄纱,腰束漆黑缎带,盘了个流云髻,插了支金步摇,描了眉点了唇,眼角上飞,神色流转,容颜艳丽,媚色入骨。脚腕间则系了一枚金色铃铛,在夜色里叮铃叮铃作响。当真是如同狐媚在世。

    锦麟见花瑶到来,下意识地便起了道:“你可算来了,便缺你一人。”

    “我可是两人而来啊,皇上。”花瑶福了福子,抬头笑起来,如铃铛般清脆,“不曾想倒是最后一个,失礼失礼,这便自己罚酒一杯。”

    言罢,拉着后的宁影之在锦颜旁入了座,端起前的杯子,用衣袖掩了,只露出艳光四的一双眼睛,将酒喝了。

    “这回可算赔罪了?”花瑶放下酒杯,施施然笑道。

    “自然是算的。”锦麟笑道,同时视线落在一黑衣的宁影之上,“这位是?”

    “是我在苏州结交的……唔,知己好友。”花瑶心里默默补了红颜两字,笑得愈发妖娆,“既是家宴,便带她过来认识认识,免得在宫中不知皇上等人,到时出了差错得罪了谁可不好。”

    “怎敢,该是我们认了脸不要得罪才是。”一直沉默的丽妃忽然开了口,语气有些讥诮。

    锦麟闻言脸上笑容一僵。

    锦颜见气氛僵持,便自然地转头问锦麟道:“平安侯没来么?”

    锦麟这才在心里松了口气,接下了话来:“我本请三哥过来,然**子如今怀胎五月,行动不便,前几天又不小心淋了雨,因此他走不开,我便也让他安心陪着**子便是。”

    “如此倒也是应该。”锦颜点点头。

    一旁的锦瑗开心道:“听说三**坏的是个男孩呢!那样瑗儿也要做姨了!”

    锦麟笑着捏了捏锦瑗的脸:“是是是,瑗儿要变成瑗姨了!”

    锦瑗偏头躲开锦麟的手,哼了声,嘀咕道:“皇帝哥哥又捏瑗儿,脸都要肿了!”

    众人闻得,皆笑了起来。

    有席便有酒。开席不久,锦麟便笑着站了起来,举着杯道:“今晚务必尽兴,来,为皇姐与花瑶姑娘等人从苏州平安归来敬上一杯!”

    众人也站了起来,饮下酒去。

    锦颜在侧头之时,悄悄附在青若轻声道:“莫要喝得太多。”

    锦瑗耳尖,看到锦颜暗暗俯之时便留了神,此刻闻得,心中大叫皇姐偏心。忽然念道平被青翎压制得够惨,此刻不正是妹债姐偿的好时机!他同青翎道来,不也是骄傲得很!顿时笑得愈发不怀好意。

    待众人归了座,锦瑗仍站着,重新满了酒,向青若举起了杯,声音甜得腻人:“青若姐姐,瑗儿虽初次同你见面,然心里只觉亲近得紧。先敬姐姐一杯。”

    青若自然不知道锦瑗心里打的小算盘,有些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也斟了酒,道:“明珠公主客气了。”

    第一杯毕。青若还未坐下,锦瑗又为她满了一杯,方道:“青若姐姐唤我瑗儿便是。我同青翎是好友,你是她的姐姐,便也是我的姐姐。若青若姐姐不嫌弃,便当我是妹妹罢。”言罢,先干了酒。

    青若被可的锦瑗哄得心里欢喜,唇边已带了笑,也跟着喝了。

    “既已有二,不如成三。瑗儿方才听宁妃娘娘一番话,对青若姐姐愈发觉得亲切,今便敬上第三杯。青若姐姐随意便好。”

    锦颜的眉不动声色地往上挑了挑,抬头看向青若,见她脸上已染了酒色,眼底却是欢喜模样,唇边的笑容也在黑夜里柔柔地散着光,只一犹豫,青若便已饮下了第三杯。

    “瑗儿,少喝些。”锦麟在一旁笑道,“小孩子喝这么多酒作甚么,小心别闹了酒疯。”

    锦瑗虽不过十岁模样,然毕竟是公主,历经的酒席也是常有,这三杯倒也不算醉人。听到锦麟开口,顺从地坐了下来,笑得眼睛都发出了贼贼的光,转头瞄向青若。见她果真酒意上脸,眼里已有些迷蒙,只待等会再加上一把劲。

    “还好么?”锦颜的子暗暗靠近了些,在桌下扶着青若的子,低声问道。

    “还好。”青若朝锦颜笑道。

    锦颜瞧青若眼神还算清醒,子也没有什么软倒的迹象,这才放了些心。

    一顿家宴也算闹闹得开了幕。

    “皇帝哥哥,你尝尝这个。”

    “皇姐,这菜真不错,你也尝尝。”

    “青若姐姐,这是御厨的拿手菜,不知你尝过没?来,尝尝看怎么样?”

    锦瑗在做了一系列铺垫后,终于将毒手伸到了青若碗里,笑眯眯地看着青若。

    青若朝锦瑗笑笑,吃下了锦瑗不断夹来的菜色。

    “瑗儿也多吃些。”锦颜眼中神色一闪,也为锦瑗夹了同样的菜。

    锦瑗看着眼前带着酒精烧的菜,朝锦颜撒道:“皇姐,你又不是不知,我不吃蔬菜。还是给青若姐姐罢。”

    锦颜一筷子压住了锦瑗又伸向那盘菜的筷子,不动声色道:“青若姐姐胃口小,吃不下这么多。”

    锦瑗垂头丧气道:“好吧。”

    青若自是不知道锦瑗心里打的主意,反倒对锦瑗的觉得亲近许多,吃下了碗里的菜,因本喝了几杯,倒也没察觉菜里的酒味,只是体贴地也为锦瑗夹了些,递过去道:“唔,瑗儿既不蔬菜,那便吃些罢。”

    锦瑗给了青若一个大大的笑容,三下五除二便解决了红烧,顺手便取过酒,道:“青若姐姐真好。瑗儿今晚心里开心,忍不住还想再敬青若姐姐一杯。”

    锦颜正拦,青若已笑着端起酒杯道:“青若姐姐也很开心。”

    花瑶看到青若流畅的喝酒动作,又看着锦颜轻轻叹了口气,唇角有无奈的笑容,一时觉得好笑,也举了杯道:“大家既都如此开心,不如共同敬上几杯?”

    锦麟闻言,自是附和,率先站了起来:“花瑶姑娘说的极是。来,大家痛快些。”

    锦瑗笑得像只偷了腥的小猫,不着声色地将酒倒了去。锦颜顾着观察青若,倒没瞧见;另一边的锦麟虽瞧见了,但也并不多说什么,由着她去。

    几杯下肚,青若前前后后积累的酒力终于泛了上来。脸颊酡红,眼波流转之间皆是熏熏醉意,坐下去时子忍不住往锦颜旁边倒去,被一直时刻注意着的锦颜连忙伸手揽了住。

    锦颜微微皱了眉,抬头望向锦麟:“皇上,青若姑娘已有些醉意,容我先带她回去罢。”

    锦麟瞧了青若一眼,心中自是看出了自家妹妹对人家做的事,只是觉得有趣故也没阻止。这下子灌倒了人家,也不好意思再留,便点头同意了。

    锦颜扶着青若起了后的白风、墨雨上来接过有些摇晃的青若,先行离了席。

    锦瑗本笑着看着几人转离去,却在最后时刻,见皇姐微微转了头,往自己上淡淡瞥了眼,不知怎得心底警铃大作,脸上却还是挂了勉强的笑意道:“皇姐一路小心。”

    “嗯。你也小心些才是。”锦颜意有所指道。

    锦瑗的小脸在锦颜转离去时顿时垮了下来。

    似乎被皇姐威吓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有些喝醉了噢!嘿嘿嘿嘿嘿嘿嘿,下章要什么剧呢……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