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援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76、援手

    青若望着眼前关上的门,手心攥紧了些。她在门口沉吟了片刻,才转回了去。

    李殊羽吃不准青若的来头,对此事尽量也不抱什么希望。毕竟宁妃势力之大,不是寻常人能违抗的。青姑娘虽是宁妃的表亲,然而毕竟不是宫里人。因此当看到青若忐忑地回来,心下已了然,抬头朝青若不介意地笑笑道:“青姑娘不必勉强,心意殊羽领了。”

    青若皱着眉,神色有些不好意思,顿了顿才道:“青若人小势微,还望两位姑娘先在此将就片刻,我去帮你们想想法子。”

    “无碍。”李殊羽点点头,“纵是如此,殊羽已经很感激了。”

    青若咬着下唇,胡乱地打了招呼,便快步出了浣衣局。

    青若回到云凤时,锦颜正在寝居同白风与紫雷说话。她靠在窗边的白玉塌上,手中还握着一卷书,放在膝盖处。见青若出现在门口,便招了招手,示意她进来。

    “嗯?”锦颜抬头望向脸色犹豫不定的青若,等着她开口。

    青若眼角瞟了瞟在旁的白风与紫雷,口中小声嗫嚅道:“我方才去了浣衣局。”

    “然后?”锦颜点点头,神似笑非笑望着她。

    “我去替,替昨天彩和受罚的两位先妃嫔求了。”青若咬着下唇,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

    “我知道了。”锦颜微微叹了口气,望向白风,“白风,你手头的事先暂时让紫雷接会,先同青若再过去一趟罢。”

    “是,公主。”白风朝青若笑道,“青姑娘,白风陪你走趟。”

    青若忙不迭地点了点头,下意识地又望了望锦颜。

    “去罢。白风会处理的,若儿在旁看着便好。”锦颜道。

    路上,青若走了不久,忽然似想到了什么,转头问白风:“锦颜……公主是不是早知道我去浣衣局会无功而返?”

    白风笑得温和,转头望着青若,点点头:“嗯。”

    “那为何……”青若不解,同时有些暗恼。自己这般去而无果,心中受挫,不有些丧气。

    白风琢磨了番,才斟酌道:“公主心意,白风本不敢妄自揣测。然青姑娘既问起了,白风便说说自己的看法罢。白风觉得,公主是想让青姑娘对宫中况有些了解,便是闭门羹,也是有益处的。公主许是想让你知道,有些事,是再现实不过的,弱强食在宫中是再自然不过的法则。青姑娘天善良,这是极其难得的,然善良的同时也必须清楚认知周遭环境,而不是抱以太过不切实际的幻想。否则,这些终会给青姑娘自己酿成祸患。”

    青若有些似懂非懂,然原先的暗恼早已消了去,也知道这些是锦颜的良苦用心,心下还是感动的。

    白风见青若一路沉思,便也不再开口,由着她去思考,唇角笑意依旧温和。从一开始,她便并非不是没有担心的。养在深闺的青家长女,单纯善良,虽相处得招人喜欢,然对于公主而言,决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些都意味着,公主上的责任更重了一分,要保护这样一个无害女子,尤其是在宫中,更是艰难万分。然她也知,公主一旦决定了某事,便是她们四人,也无法动摇分毫。她所能做的,只有默默支持公主,只愿公主自己欢喜便好。所幸一路行来,白风时常见到公主眼底笑意真切温暖,这些有时都让白风觉得,也许公主真的需要这样一个无害的人,为她带去足够多的欢乐。

    两人重新回到浣衣局时,已是大半个时辰后了。两人一进门,便瞧见很多宫女停了手上的活,张望着一处地方。抬头看去,正是李殊羽等人方向。

    青若心中担忧,连忙加快了脚步上了前。

    走近一看,易怜安正倒在李殊羽怀里,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唇抿得紧紧的,一脸痛苦模样。而眼前站着的正是方才打过照面的大宫女红秀。

    只见红秀伸手指着倒在地上的易怜安,口中斥责道:“果然是小姐子,弱成这般!才洗了半天便给我晕倒了!”言罢哼了一声,继续道,“我可不管,这么些衣物,若是完不成,甭想用晚膳了!”

    易怜安挣扎着起来,被李殊羽不动声色地按了住。

    “我知道了。”李殊羽点了点头。

    红秀刚要继续骂,青若同白风已经赶到。青若连忙蹲□去搀扶易怜安。

    红秀见状,认出了青若,正要拦下,白风已开了口:“你便是红秀姑娘罢?我是长凤公主的贴近侍,白风。”

    红秀本不把两人放在眼里,此刻一闻白风贴近侍的名头,心中不免有些惊惧,端详着白风,看着对方沉着的模样,一时倒不敢断言。

    白风接着说了下去:“长凤公主闻得昔熟人无意得罪了宁妃娘娘,心里担忧,便让我等过来瞧下。”言罢眼角瞟了眼方被搀扶起来的易怜安,意有所指地道,“似乎,公主的担心还是有道理的。”

    红秀平并无与云凤的人接触的机会,因此不识白风。然长凤公主的名头却大的很,宫中谁人不知,皇上特别尊敬长凤公主。而此人又说是公主近侍,不可得罪。听到白风语气里的埋怨之意,收敛了方才颐指气使的神色,推道:“浣衣局的任务本来便重,过来的都是些受了罚的,我也只是依训行事,不曾想让公主上了心。”

    白风知晓对方碍着宁妃的面子不肯退步,便道:“两位姐姐不过是得罪了些小人,才蒙蔽了宁妃娘娘,责罚得重了些。公主也不意与你们为难,只让我将两人先带去疗段时间的伤,每午膳过后再过来服些役。这样既不会太损子,也不会驳了宁妃娘娘的脸面。至于若是有些人来问起,如何说,红秀姑娘当是明白人,清楚该怎么做罢?”

    红秀闻言仍有些踟蹰。白风趁机又道:“不过是两个人,不如卖公主一个面子。这位姑娘是宁妃的表亲,青家长女,你方才这般得罪,若不是她心软不愿追究,别说是公主,便是宁妃那里,你也讨不了好去。”

    红秀听白风这般说来大惊,抬头看向青若,顿了顿,方道:“原来是青家的人……方才不知,多谢姑娘包容。既如此,这两人你们便带回去罢。”

    白风点点头,这才转搀扶了脸色也不太好的李殊羽出了浣衣局。

    “多谢两位姑娘相助。”待出了门,李殊羽方开口道。

    白风笑道:“姑娘该谢的不是我,是青姑娘。”

    青若红着脸摆摆手推辞:“我,我也不过是借了公主的权势。该谢的还是公主。”

    “两位姑娘谦虚了。你们是云凤的人么?”李殊羽似想起了什么,神有些犹豫。

    “嗯。”青若点点头。

    “待我与怜安养好伤之后,便去云凤谢恩。”李殊羽道。

    “姑娘太客气了。我们先扶你们回西苑罢。我看这位姑娘累得不轻。”白风望了眼易怜安道。

    西苑离浣衣局近,四人很快便回了李殊羽的住处。

    两人本打算送她们到西苑便不再打扰,没想到方至门口,李殊羽脚上忽然一个趔趄,软倒下去。

    在旁的白风连忙手上用了力,才堪堪架住对方。

    待白风与青若将两人弄到上时,已大汗淋漓。

    “又给两位姑娘添麻烦了。”李殊羽趴在上,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气虚。一旁的易怜安则握紧李殊羽的手,担忧极了。

    “无碍。”白风道。“若姑娘不介意,可否让白风瞧下伤口。白风虽不精于医术,但还涉及了些皮毛。”

    李殊羽只犹豫了一瞬,便点了头:“有劳了。唤我殊羽便好。”

    白风点点头,过去过了门,才上前走到李殊羽面前,伸手将她腰际衣衫往上撩了。

    原先腰间绑着的绷带处已经渗出了些血,染得亵衣也微微泛了红。白风伸手往她腰上几处位按了按,同时侧头询问:“有强烈的刺痛感么?”

    李殊羽有些踟蹰,眼角下意识地瞟了眼易怜安,然后才一一答了。口气却仍是平静,并不似疼痛的样子。若不是那按压之下偶尔蹙起的眉与颤动的子,压根瞧不出异样。

    白风收回手,帮李殊羽整理好衣衫,有些凝重地道:“你的骨盆处有些微开裂,等会我帮你取些药来,绷带也要重新包扎番。”

    骨盆开裂,对方竟忍耐至现在,心智坚毅非同常人。白风的视线落到一脸焦急望着李殊羽的易怜安上,心中隐隐有些了然。

    “会好么?”易怜安闻言连忙问白风。

    “休养段子便可。”白风避重就轻道。

    李殊羽拍拍易怜安的肩,示意她无事,又带着感激之意望向白风道:“待殊羽好些了,必定去云凤拜访,谢过长凤公主援手之恩。”

    “嗯。记得不要多动,今不便久留,我们便先告辞了。”白风站在李殊羽面前道。

    白风回了去,将青若带到公主那,又跑了一趟太医院,将药配了齐,便又将药送去了西苑。

    离去前却意外被李殊羽叫了住。

    作者有话要说:明可能要暂停一更,比较忙。不过若是晚上有时间再补起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