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浣衣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75、浣衣局

    翌。浣衣局。

    “都给我洗勤快些!你,还有你,这些是你两今的量,给我认真点洗!听到没?”说话的是红秀,她将好几盆堆得显然比其他人更多的衣物指给两个新过来的人看。她负责管理浣衣局常事务已经三年有余,是掌管浣衣局总管王公公的表亲,入宫不久便被王公公提拔到了自己边。一般过来浣衣局的都是犯罪宫女服役洗衣,因此当今天一大早彩和的崔公公过了来,暗暗吩咐了她多多“关照”新来的两位过气妃嫔后,她了然得应了下来,同时手中接过崔公公袖中递过来的银子。

    浣衣局位于皇宫偏僻处,紧挨着西苑的冷宫,因此路程倒也不是太远。这让李殊羽稍稍好过了些。两人有伤在,昨虽上了青姑娘送来的上好膏药,然毕竟没这么快痊愈,走几步便要休息一会。两人方到浣衣局,心便往下沉了沉。夏天色早得快,两人到浣衣局不过才卯时不久,里面已经忙活开来。地面湿漉漉的,有些地方甚至还是泥泞处,因沾了水有些坑洼。空气里也到处是粉尘与肥皂泡。每个人面前都放着小山般的脏乱衣物。

    李殊羽听到红秀的话,垂着眼点了点头,便拉着易怜安坐在了盆前的小板凳上。

    红秀看着两人顺从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趾高气扬地道:“虽说你们原先是妃嫔,然在浣衣局里都一样!我不管你们是谁,既然到了这,便按我的规矩行事。记得洗干净些,检查过了才算过关。天黑用膳之前洗完,否则耽误了晚膳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是。”李殊羽道。

    红秀这才走了开。

    浣衣局的任务很重,李殊羽大致数了数,两人面前将近放了二十盆衣物,要在天黑之前洗完,便是放在体健康之时,也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易怜安一脸苦愁得望了李殊羽,李殊羽只安抚地笑道:“莫担心,快些洗罢。一切有我。”

    言罢,拉过摆在易怜安前的盆,准备洗。

    易怜安瞧见李殊羽这般,着急道:“你作甚!快给我!”

    李殊羽抬头阻止道:“听我说,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完成一人是一人。我年长你几岁,自是要护着你些。”

    “可是……”易怜安正反驳,被李殊羽打了断:“别浪费时间了。快些洗罢。否则我的那份要完不成了。”

    说完,开始埋头洗起来。

    易怜安嘴唇动了动,看着低着头的李殊羽,还是没有说什么,咬了咬唇,也开始认真洗起来。

    板凳很矮,坐久了便容易腰酸背疼,何况两人上伤患才过了十几个时辰而已,不一会便仿佛要折断似的难受。李殊羽疼得额上冷汗不断流下来,然紧紧咬着牙关,并不发出声音,手上仍继续着洗衣的动作。易怜安体较弱,一个时辰后已觉得眼中有些冒黑。

    然在浣衣局,每个人都忙得不行,并不会有人来体谅她们是不是不舒服,一切皆是靠自己。两人都怕对方担心,便也都有默契得强撑着。

    头渐渐上升,气温也有些炎。两人上都香汗淋漓。

    一双穿着翘头白底黑面的软靴停在两人眼前。

    往上,是深蓝色太监服,黑色腰带。

    “哟。已经洗了四盆了,动作倒快的么。”尖利的声音响起。

    易怜安抬头快速地忘了崔公公一眼,又看了看仍旧埋头洗着衣物的李殊羽,便也顾自低下头去。

    崔公公见李殊羽没有反应,眼底有怒火燃起,语气愈发讽刺:“洗得很认真么,让我瞧瞧。”

    言罢,弯下腰去,食指拇指捏着易怜安旁洗好的一件侍卫服,来回端详,边道:“唔,果然是过惯好子的人,洗衣这种下人才干的活,一时干不好也是正常。”

    下一瞬,手指一松,那件衣物便落在了沾着污水的地面。

    靴子毫不迟疑地踩了上去。

    易怜安的脸白了白。

    李殊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缓缓抬头,望向崔公公。

    崔公公被李殊羽的眼神一望,第一反应便是震了住,心底不知怎得竟有些慌乱。然而下一刻便怒火中烧,愈发觉得气愤,脚一抬,便踢倒了一个盆。

    “哎,你这么一蹬,吓得公公我脚都抖了下,真是可惜了。”崔公公惋惜道。

    “崔公公小心了。别摔着。”李殊羽看起来并未气恼,一脸平静道。

    “哼。”崔公公不屑地望了望两人,视线又停留在易怜安上,眼底有着显而易见的□。

    易怜安被望得有些害怕,脑海中浮现出当初杂物间那幕,体畏缩了下。

    崔公公似乎对易怜安的畏惧非常愉悦,俯□,伸手往她脸上摸去,口中调戏道:“早知道不如乖些,省得在这边受苦。”

    一双手突然抓住了崔公公的手臂,阻止了他碰触到易怜安。

    崔公公望着平静的李殊羽,气得脸上都抖了抖:“你活腻了么?”

    “不敢。”李殊羽道,直视着崔公公的眼睛。

    崔公公用力一抽,将衣袖使劲甩了甩,同时想也不想一脚踹向李殊羽。

    李殊羽肩头挨了崔公公一脚,从板凳上摔下,倒在脏污的地上。

    崔公公抬脚便踩在李殊羽的左手手指上。

    “不要!”易怜安见状,吓得连忙扑了过来,拉住了崔公公的脚。

    李殊羽皱着眉望了易怜安一眼,并未开口,又将头低了下去,脸色依旧没有波澜,仿佛被踩在脚下的手指不是自己那般。

    “找死!”崔公公使力,用脚尖碾那纤细的手指。

    “不要——”易怜安用力扯住了崔公公的腿,“公公饶命。”

    崔公公停下用力的脚,气急败坏道:“想保护人?也不掂量下自己几斤几两重!给我跪下!”

    李殊羽听话得从地上屈膝着。

    “给公公我磕头,这次便放过你!”

    李殊羽的子顿了顿,在易怜安一脸的泪水里,俯□去。

    洁净的额头碰到布满污水的地面,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崔公公这才平复了些许怒色,口中讥讽道:“我以为有多大骨气,还不是如狗一般下。”

    “公公教训得是。”李殊羽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神色。

    崔公公这才似解了气,将脚从李殊羽手上移了开。

    “这回先饶了你,哼!”崔公公看了看天色不早,甩了甩衣袖,才出了浣衣局。

    易怜安一张小脸早已哭花,将李殊羽的手小心地捧进自己怀里揉着:“疼么?”

    李殊羽对易怜安笑了笑:“不疼。”

    易怜安抬手用衣袖将李殊羽的额头沾的污渍擦了去,心疼得又端详了一番。之后抬头扫视了一圈方才周围那群观望了整出事却不敢出声的宫女,心中愤愤。那些宫女显然有些心虚,不敢与她对视。

    “别为难她们了。谁都不想惹祸上。”李殊羽安抚地拍了拍易怜安,“洗衣罢。已经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了。”

    “你的手……”易怜安担忧道。

    “还好。洗着洗着便不疼了。”李殊羽言罢便将方才被踢倒的散乱衣服都拾了起来,开始重新洗涤。

    易怜安不时关切得转头看向李殊羽,确定她面色如常才稍微放了心,也开始加快动作。

    青若过来时,浣衣局的人刚用过餐。她看到的,便是李殊羽两人坐在小板凳上,前是满满当当的而是盆衣物。两人皆脸色有些苍白,发丝都被汗濡了湿,贴在额迹。而李殊羽上甚至还沾了一大片污渍。

    本来青若打算一大早便过来,无奈昨晚被锦颜缠得有些久,直到寅时方才迷迷糊糊入了睡,早上醒来竟已是午时,头高挂。她焦急间连忙起来,正出门又被锦颜唤了住,道即已这般迟,也不在这一时半刻,便被拖着用了午膳才过了来。

    青若心里有些内疚,过去道:“你们……可还好?”

    李殊羽倒未曾料到她会过来,礼貌地起了,脚下却晃了下,吓得青若赶忙拉住。

    没想到易怜安见李殊羽这般,心下着急,也跟着站了起来。不料气力不济,顿时眼前一黑,子一软便往后倒去。

    刚立稳的李殊羽也不管自己,一把捞过易怜安,子从青若手中探出去,结果自是也没稳住,同易怜安一同滑倒在地。

    事发生得极快,青若瞬间有些傻眼,也跟着蹲□扶住李殊羽,这才急切道:“你们子还未好,怎得劳累成这般模样!”

    李殊羽见易怜安无事,转头望向青若:“责罚如此,耽误不得。”

    青若将两人都扶了起来,扫了地上的衣盆一眼,才重新看向两人:“这些衣物今都要洗完?”

    “嗯。”李殊羽点点头。

    青若念着两人受伤的子,心下不忍,道:“这也太不近人了!”想了想道,“你们这里的管事不知是哪位?我看能不能让她通融下。”

    李殊羽望了望神色委顿的易怜安,想了想还是道:“殊羽本不愿如此麻烦青姑娘。然顾念怜安的子骨,还是腆着脸拜托青姑娘一回,大恩不敢忘。”

    “两位姐姐不必如此客气。”青若心下愈发内疚,连忙问了红秀的去处。听闻她在院里,便过去寻人。

    红秀还在用午膳,见有人敲门,疑惑得过去开了门,见外头立着一位陌生姑娘,神色有些拘谨道:“请问是红秀姐姐么?”

    红秀一时摸不准对方来头,点了点头:“不知你是?”

    “我是长凤公主府上的人,名唤青若。那个……不知可否为今新过来的两位姑娘请个假。她俩昨刚受了罚,子还未好透,我瞧她们面前衣物繁多,怕她们不堪重负,万一累了子便不好了。”青若紧张道。

    红秀一时有些迟疑,心中吃不准青若再长凤公主府上的地位,又怕得罪崔公公,思量了番才推脱道:“对不住姑娘。过来这里的都是戴罪受罚之,万不能因一时恻隐饶了谁。这主我不能做。”

    “红秀姐姐,可是……”青若方要开口,又被红秀阻了住:“姑娘不必再多言。红秀职责在,望姑娘体谅。”

    言罢,也不再理会青若,“砰——”的将门关了上。

    作者有话要说:白有事,晚上补起~~~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