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四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68、四侍

    锦颜一回到皇宫,便一个人去了皇上那里。青若正呆在云凤无所事事,门便被推开了,一个陌生的小女孩进了来。

    小女孩一鹅黄色衣衫,比自己还小上几岁的模样,俏可,好奇得打量了青若一圈,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极是惹人怜。圆圆的脸蛋上因天气炎有些微红。青若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正难为间,对方已开了口,声音也是甜糯得很:“你便是白风姐姐说的青姑娘吗?我是伺候公主的赤电,你可以唤我小赤。”

    青若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上次没有见到的另外两位女侍之一,只是不曾想对方这般年幼可

    “嗯,你好,小赤。”

    赤电似是对青若很是好奇,问道:“你是不是公主亲自召进宫来的啊?”

    青若闻言怔了怔,一时倒不知怎么回答,沉吟了番,道:“我也不知,圣旨让我进宫陪伴公主些时。”

    “紫雷说公主很喜欢你,是真的吗?”赤电认真地问道。若紫雷在,定要黑了脸。自己明明只是陈述了公主带着新进宫陪伴的青姑娘一起去了苏州办事,竟被曲解成这样,倒弄得好像是自己大嘴巴了一般。

    青若本站在那里的体一下子僵硬起来,没料到对方竟问得这般直白,然看着眼前的女孩神色天真,又令人讨厌不起来,只好红着脸喃喃道:“我,我也不知。”话至后来,渐渐低下去。

    “啊,你不知啊……”对方脸上出现了一丝失望的神色,忽然又转成了期待,“那你不准和我抢公主噢。”

    青若的脸上出现了讶异。看着对方年幼的脸上出现不符年龄的深,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好笑。

    “你快答应小赤啊!”赤电有些捉摸不透没有反应的对方,急着催促道。

    “唔。小赤喜欢公主?”青若问道。

    “公主是全天下最美的人,小赤当然喜欢啊。”赤电似乎觉得青若这个问题问得幼稚无比,一脸鄙视,“难道你不喜欢?”

    “呃……”青若被噎在那,倒还真的说不出不喜欢来,但又不好意思说喜欢,只好跳过,换了个话题,“你们几个是负责公主的生活起居吗?”

    赤电虽然小,但显然公主边的人不是像寻常小孩那般好糊弄。她瞟了青若一眼,道:“我知道你难为,但转移的技巧也太差了罢。”赤电顿了顿,也不与她一般见识,自顾自说了下去,“我们四个都是有幸被公主挑中才过来云凤伺候公主的,从小在公主边长。白风姐姐善解人意,做事也妥帖,知识渊博,还懂些医术;墨雨姐姐在暗卫营训练过,武功出类拔萃,一般负责公主的安全;紫雷姐姐负责报等方面的工作;至于我,”说到此,赤电骄傲地抬起了头,“我负责陪公主解闷。”

    本来听到前面青若还很认真,一到最后一句,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对方似乎觉得自己被羞辱了,红着脸使劲瞪着青若。

    “我,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青若连忙解释,“我只是觉得公主有你们四个忠心又有能耐的亲卫真的很好。”

    “这还差不多。”赤电听到青若道歉脸色才转了晴,补充道,“公主也最喜欢小赤了。”

    “嗯。”青若附和道。她倒还真没办法打击眼前这个可的小姑娘。

    赤电见到青若点头,顿时觉得眼前的人亲近不少:“我同你说,公主有好多忌讳,你既然以后也要和我们相处,一定要记住公主的喜好!不能惹公主不快!”

    青若心念一动,道:“公主有哪些喜好么?”

    赤电见对方问出了自己想要的问题,顿时精神起来,如数家珍:“公主喜欢清淡的食物,但讨厌吃鱼;喜欢白色衣衫,公主穿白衣可好看了,但讨厌脏乱,因此公主的衣服要弄得干干净净得才行;公主睡觉不喜欢被吵醒,衣物一般用檀香熏,但不可太浓,偶尔重大节庆典时才用龙涎香熏……还有最的一点!公主有个极珍的面人,从不让别人碰,你千万记住!”赤电忽然想起了最的一点,连忙叮嘱。

    “面人?”青若有些疑惑。

    “嗯。捏的是一个娃娃。红色棉衣,喜气洋洋的样子。当时公主刚将面人拿出来细细瞧着,皇上令人来唤公主,公主将它小心得放置在白玉匣里。我真是不懂,为什么要将一个不值钱的面人放在价值千金的白玉匣里,见公主出了门,悄悄地瞧了。那面人不过一个寻常孩童的模样,我瞧了半天也瞧不出什么来,便又悄悄放了回去。没想到公主回来,竟一眼看出了端倪,沉了脸整整三没有理我。我后悔得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赤电神色有些懊恼道。

    青若听着也有些疑惑,正待仔细询问,门被敲了响。

    “请问青姑娘在吗?宁妃府上的丫鬟过来寻你,说是宁妃与姑娘多不见,想找你过去彩和叙旧。”

    赤电一听到外面的声音,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紫雷姐姐!”与此同时,她哧溜一声钻到了屏风后,朝青若使劲地使眼色,示意不要说见过她。

    青若虽有些奇怪,倒也没往深处想,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女子,应是方才赤电唤的紫雷。只见对方丝毫没有“紫雷”的感觉,相反,对方的容貌是青若见过的四人中最出众的,上气质也柔美温婉,此时见青若开了门,柔柔地笑着,令人如沐风。

    “姑娘好,在下紫雷,想必青姑娘已有所耳闻。”

    青若点了点。

    “彩和的丫鬟已经在前厅候着了,青姑娘可要去一趟?”

    青若倒也是有许多年未见过表姐青彩宁了,自从其入宫后回府的子便不多,如今难得入宫一趟,本应亲自去拜访,却让人来请,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那烦请紫雷姑娘带路了。”

    而此刻皇上书房内,锦颜则正坐在锦麟前与之交谈着。

    “皇姐体可好?那收到你的信,差点没把皇弟吓坏。”锦麟皱着眉,一脸担忧,“都怪朕没探查清楚,不曾想苏州一行竟危险至此!所幸皇姐平安归来。”

    “苏州距长安路途遥远,报没有那般清楚,倒也不怪。宁府可是一般人,怎会轻易露了马脚。”锦颜平静地道。

    “听闻宁家已经被抹去了,果然还是皇姐出马朕才放心。不知此去可另有收获?”

    锦颜沉吟了番,才道:“以宁威这只老狐狸的格,不似主动去收拢人心与朝廷对抗的。我曾在他儿子口中了解道,宁威在事发之前曾出去过,但我查不到他那的行踪,想必有意隐藏了。而据查探,在他收拢人心前曾与一个人秘密会见过,但也查不出再具体的消息了。若我所猜没错,应是皇城中人。只是尚没有头绪,显然对方工作做得很好。”

    “这样啊……这可有些棘手。”

    “如今宁府棋子被毁,对方应会安耽一会,我们唯有静待对方动静,才能有蛛丝马迹可循。”锦颜道,“这几宫中况如何?”

    锦麟头疼地皱起眉:“一点也不好。前几大臣们闹得很。马上又要到秋收之季,胡人有了小动作,还将运往北边的粮草小队给截了。朕只好派了青烈将军亲自将粮草押送了过去。如今朝堂上关于如何压制胡人嚣张火焰的嘴战打得厉害。打仗又不是玩过家家,岂是说赢了便就能去打的?父皇在世时治世如此繁华也是拿胡人没辙,如今国库未富、百废待兴,岂是可以大动干戈之时?那些酸儒只知逞一时之气,嚷嚷着我泱泱大国岂可被一群未开化的胡人所侵,当真是愚不可及!这便也算了,户部元大人又开始上奏让朕充盈后宫,早繁衍皇家血脉,安抚万民,朕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天下未安,哪有闲去弄什么选秀。”

    锦颜听罢不以为意:“胡人每年秋季都小扰小闹,也并无真正侵犯的意思,暂时依靠北边军队守着,无需理会。倒是选秀一事,我觉得甚好。元大人的建议皇上不妨考虑下。”

    锦麟无奈地望着锦颜:“皇姐怎得也这般跟着起哄。朕当皇上不过三年,如今正是勤于政事,学习如何做一个好皇帝的时候,怎能一心扑在女人上。”

    “有何不可?如今后宫只有宁妃与兰妃,尚有两妃空缺。而皇上你的权力需要巩固。有便利的方法为何不用?”

    锦麟闻言眼睛一亮:“皇姐的意思是?”

    “南宫晓。”锦颜缓缓吐出一个名字。

    锦麟若有所思:“皇姐指通过选秀来争取势力?南宫鸣两个女儿,大女儿已嫁入三哥平安侯府,剩下的二女儿虽比朕大上一岁,倒也还算适当。南宫家是新兴起的家族,南宫鸣也担任左相不久,不如右相冯家来得底蕴深厚,但也易于控制,不至于权势太大致使后宫混乱。加之又能提拔其与冯家相抗,平衡左右相势力,而三哥向来与朕交好,是这样么?”

    “嗯。”锦颜点点头,补充道:“还有一点,南宫鸣是左相,为文;而冯霖堂则是右相,与前任右相青宇交好。后宫不可同时出现两个武相之后。”

    锦麟闻言点点头:“皇姐所言极是,既如此,明待户部元大人再奏之时,朕应下便是。”

    锦颜起了:“那便由皇上定下罢。若无事,我便先回了。”

    锦麟也跟着起了,眼神真挚:“多谢皇姐点拨。”

    锦颜并未有何表示,只点了点头,便转离了开。

    也不知那小家伙可无聊得很了。

    锦颜心中想道。

    作者有话要说:接下去展开的就是宫廷篇了————人物比较复杂,但我尽量将人物形象饱满化,这样不易弄混。

    白天出去过光棍节了,回来才赶着更新,我还是记得的!~~

    大家光棍节快乐!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