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皇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67、皇城

    第二,一行人再次上了路。只是这次多出来的,是青烈与他的亲卫队。这样一来,本来低调的车程便有了气派的威严,尤其是那些士兵显然受过良好的训练,皆板笔直,不苟言笑,又纪律严明。

    锦颜自青烈出现后,便恢复了寻常在他人面前的模样,似披回了长凤公主的份,很少说话,显得清冷寡言;而一旦开口,气势傲然迫,带着皇家特有的尊贵。在与青烈对话时,也带着上级对下级的语气。事实上,这也是锦颜一贯的作风。

    一行人在途中除了吃住外不再停留,以快速却不慌乱的步伐一路到了皇城。

    众人抵达长安时已是傍晚时分,太阳刚坠了下去,白间的炎也终于稍稍褪了些许,皇城依旧如离去般繁华,街头人来车往,好不闹。

    青烈骑着马,看了看天色,在锦颜的马车旁道:“公主,离宫还有一些路,天色已晚,是连夜赶至皇宫还是在外宿一晚,明再回?”

    “稍作休息。明早再出发。”波澜不惊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是。”青烈拉转马头,吩咐了下去,“前方酒楼休息,明早整队回宫。”

    夜幕悄悄拉下来,笼罩了繁华的长安城,灯火也随之一点点亮起来,举目望去一片辉煌。夏风凉习,外间依旧人声鼎沸。

    锦颜站在二楼房间窗口,静静地望着楼外的闹。偶有风吹进来,拂过松松系着的青丝。

    白风正在帮锦颜铺

    “白风。”锦颜忽然开了口,“你去唤若儿罢,让她陪我出去走走。”

    白风捋平了毯上最后一丝褶皱,转过,顿了顿才应道:“好。”

    当锦颜和青若下来时,青烈正坐在大堂里。见到两人,便站了起来:“公主这是要去哪里?”

    “随便出去走走。”锦颜的声音不咸不淡。

    “青烈派人保护公主。”青烈口中说着,眼睛却直直地望着锦颜,轻易便能感受到其间的灼温度。

    锦颜却似毫不在意,只道:“不必了。人多不方便。皇城脚下,还不至于目无法纪。”

    “既如此,便属下一人保护,青烈职责所在,希望公主不要为难。”青烈道,神色固执。

    锦颜闻言也不再理会,径直带着青若出了门。她知道,即便自己拒绝了,青烈也会暗暗跟着。

    果然,青烈见锦颜不再说话,自发当她同意了,不远不近地缀在两人后。

    青若有些局促的样子,后跟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二哥。而与锦颜不可告人的关系又无法让人知晓,尤其是自己的亲人。她避免自己去想象这些被亲人知道后的反应,若说是逃避,也未尝不可。如今到了京城,又见到二哥,这样的压迫感便越来越重,平里与锦颜的相处便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方才白风过来找她,她心里暗暗雀跃,然后来遇到二哥,又觉得丧气得很。现下这般,也不敢和锦颜如何亲近。青若偶尔用眼角瞄锦颜,发现她的神色并无不同,惬意地观看着夜景,上沐浴后的皂角香混着原来的体香,在夜风中缓缓开来,好闻得紧。

    忽然,空气中有轻微的撕裂声响起,一支箭风驰电掣般而来,银色的箭头正对着锦颜!

    后不远的青烈显然在第一时间便发现了,脚尖一点便迅速蹿了上来。

    青若在锦颜右手边,加之又是低着头,自是没有发现左侧的箭。锦颜仍是一脸从容地赏着夜景。而周围人群也多是普通之人,皆未反应。

    青烈在箭堪堪到达锦颜上的时候一把攥住了那支漆黑的箭。与此同时,附近屋顶人影一闪,便向远处蹿去。

    在青烈来到两人旁时,她们才侧目过来。锦颜看到青烈手中的箭,立刻明白过来,沉着脸道:“给我活捉过来。”

    青烈有些踟蹰,锦颜又道:“还不快去!我边还有暗卫,不碍事。”

    闻言,青烈才应了一声,扔下手中的箭,立刻朝偷袭者逃去的方向追去。

    青若脸色有些发白。那支箭静静地躺在地上,昭示着方才惊心动魄的一幕。

    锦颜却不复方才的平静,唇角有了笑意,伸手轻轻拉过青若,道:“莫怕,没什么。”

    “差点,差点就……你还说没什么!竟然还笑!”青若看着锦颜带着笑意的神色有些惊怒,不明白为什么她能如此平静面对一场劫难。

    “你二哥暂时离开了,不是令人开心的么?”锦颜握紧了青若的指尖,任由对方的暖意沁进自己微凉的掌心。

    青若瞪着锦颜,声音也有些大了起来:“这是什么话!”

    锦颜看着生气的青若,伸出左手轻轻捏了捏青若圆嘟嘟的脸颊,道:“若儿在生锦颜的气么?”

    青若抿着唇不说话。

    “败给你了。”锦颜暗叹一声,解释道,“人是我安排的。”

    闻言,青若惊得眼都睁大了:“你安排的?”

    “嗯。”锦颜撇了撇嘴角,“青烈格固执,不出此下策,我怎好与你同处。”

    “你!”青若无语地简直要跳脚,方才蹦出一个字便忽然被锦颜捂住了嘴,“嘘。我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争执上了,随我来。待进宫,便没有这般烟火尘世的景色可以瞧了。”

    话落,锦颜拉着青若便向前走去。

    两人并无目的,只随意走着。青若刚开始还有些不乐,然而时间在彼此相处中显得静谧而温存,心中的气便也一点点消融开来。没了青烈在后,两人也放开了些许,便是执着手也是自然。

    因快及乞巧节,街上多了许多卖各种小饰物的地方,尤其是人间的一些成双物事。民间女子总在那天穿针乞巧,祈祷福禄寿活动,陈列花果、女红。青若很少出府,因此也未过过乞巧节,对这些物事也新奇得紧。

    一条路走下来,青若已拣了些小物事收了,其中还拿了两条红色丝线编织而成的手绳,据说是在月老庙开过光,青若一离了摊便开心得给锦颜和自己戴上了。锦颜也任由青若摆弄。

    锦颜则买了一个制作精致的兔子灯。当时青若瞧它模样可,便顺手买了来,又觉得提着有些害羞,便塞给了锦颜,让她提着。锦颜顺从地接了过来,神色自在地提着形状可的兔子灯。虽气质绝尘,与其有些格格不入,然多看几眼,倒有些近了人气。

    “接下去我们去哪里?”青若逛得有些乏了,但又不舍回去,望着锦颜道。

    锦颜瞧青若额头微微沁出了汗,伸出手掂了衣袖拭了,这才道:“若儿若是欢喜的话,我们去吃些宵夜再回去罢。”

    轻柔的衣料滑过自己的额头与脸颊,青若觉得脸上微微泛了,馥郁的香气萦绕在鼻尖,令人沉醉。眼前女子神色温柔,容颜清绝,浅色的瞳孔里倒映出自己的影,一时竟觉得时间有些静止。

    “嗯。”

    两人随意拣了小摊坐下,点了两碗腾腾的云吞。摊主是个和蔼的大娘,趁这几闹出来摆摊卖些自家做得云吞挣些家用。待两人坐好后不久,便手脚麻利地端上了两碗分量十足的云吞,口中招呼道:“姑娘们慢慢用,若是不够我再添些。不要客气。”与此同时,大娘视线在两人脸上转了圈,忍不住道,“两位姑娘当真是好看得紧。”

    “谢谢。”锦颜客气地应了。

    逛了许久,本来还不觉得饿,云吞一上来,两人也便有了食

    腾腾的气蒸上来,氤氲在两人眼前。两人并未开口说话,空气里兀自流淌着一股安详的暖意,混在气里,似乎多言一句都是破坏。

    青若低着头,偶尔眼角飘过锦颜,看着对方在腾腾气里模糊开来的绝色容颜,低垂的眼帘与湿润的薄唇,不知怎得心跳动得便愈发快起来。脑中一闪而过的竟是古人所云“食色,也。”

    念及此,青若的脸有些红了。心中觉得自己想法太难为,头埋得更低了些。

    “再低下去,可要被汤烫着了。”锦颜的声音隔着雾气,慢悠悠地散开来。

    青若闻言下意识地抬起头,正对上锦颜带着笑意的眼睛。

    “嗯,嗯……”青若有些慌乱地应着,加快了吃的速度。

    “别吃太急,小心呛着。”

    锦颜话音方落,对面的人便咳嗽了起来。

    锦颜无奈地站起,走了过去,拍着青若的背。

    青若羞得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太,太没面子了……

    “可好些了?”锦颜抚着青若的背,低声询问道。

    渐渐平息下来的青若觉得背上被锦颜一下下抚过的地方竟有些发烫,那度隔着薄薄的衣衫透进来,能清楚感受到对方手心的温度与手指的线条,心中掠过朦胧的感觉,连忙摇摇头道:“无事了。”

    直到锦颜将手撤了回去,青若才舒了口气。

    “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罢。”锦颜看了看天色,道。

    “嗯。”青若觉得今晚的自己有些不寻常,也开始想要回客栈了。

    两人方到酒楼门口,便看到在前面徘徊的青烈。

    青烈见到两人影,连忙迎了上去。看到两人无事,才放下心来。

    “逮到刺客了么?”锦颜恢复了冷然,问道。

    青烈倏地在锦颜面前单膝跪地,道:“青烈办事不利,望公主处罚。”

    锦颜的语气沉了下来:“这么说是让对方逃走了咯?”

    “是。”青烈应道。

    青若在旁瞧见,有些不忍:“锦……公主,青将军也尽力了,便饶了他罢。”

    “是青烈失职,望公主处罚!”青烈重复道。

    青若望着二哥固执模样,有些不忍。毕竟这事本便是一个锦颜设的局,定是不会让他逮住的。

    锦颜沉吟了番,道:“念及路程还有半,这次青将军之过锦颜先记着,待回宫再处罚不迟。”

    “是!”青烈低头应道。直到两人消失在眼前许久,才重新站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恢复更新了!这几忙得焦头烂额,总算轻松了些。

    ^。^^。^^。^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