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夜半惊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63、夜半惊魂

    白风等人闻言都陷入了沉默。

    花瑶依旧是一脸嬉笑的模样,子往旁边的宁影之怀里自发依偎过去:“影之可要保护我。本姑娘如此美貌,被鬼占了便宜可就不好了。”

    白风闻言有些想要翻白眼的冲动,转头瞧见宁影之仍旧坐得笔直,面色不改,心里暗叹自己果然定力不及,不佩服起来。

    “世上哪来的鬼。”宁影之淡淡地道,视线并未落到怀里的人儿。

    “怎得没有。我便瞧见过,那鬼青面獠牙,眼如铜铃,嘴大如盆,唇色血艳,肤色,肤色便如同你这般苍白。”本来还正经的语气,到最后一句便带了笑意,同时不忘伸手在宁影之苍白的脸上揩了把。

    一旁的青若闻言脑海里已自发地出现了花瑶描写的鬼模鬼样,不由得有些害怕:“真,真的有鬼?”

    锦颜没好气地瞥了眼在宁影之怀里笑得花枝乱颤的花瑶,伸手拍了拍青若的肩膀安抚道:“莫怕,她乱说的。这世上哪有劳什子鬼。”

    青若见花瑶笑成那样,便明白是自己作真了,有些尴尬地坐在那里。虽说如此,还是有些心惊。她快速地望了望锦颜,嘴唇蠕动了下,却没有说出话来,又将头低了下去。

    “若儿想说什么?”锦颜瞧见青若这般,低下头问道。

    一旁的花瑶带着压制不住的笑意道:“小青若肯定是想说能不能今晚同你一起睡。哈哈。”

    锦颜神色柔和下来,唇角带了弧度:“若儿是想同我一间房么?”

    青若闻言愈发尴尬,强撑着道:“哪,哪有。我才没有!”小脸却涨红起来。

    锦颜凑到青若耳边私语道:“噢,那看来是锦颜自作多了。本来还想同若儿一起,既然若儿不愿意,便也不强求。”

    青若红着脸嗫嚅着不说话,只能在心里暗暗着急,怨恼自己一时嘴硬。被方才的店小二一说,只觉得整个村子都散发着诡异的气氛,这家店也是如此,大堂竟没有一个客人,森森地让人不舒服。这要是真一个人躺在黑暗里,可该如何是好。

    一旁,花瑶则同宁影之戏道:“影之同我一间罢,我可是怕的。”言罢,又瞧了瞧上下两难的青若,笑得愈发开心。

    青若自是听出花瑶话里的意思,急得忍不住扯了锦颜的衣角。

    锦颜眼里含笑,嘴上却正经地斥着花瑶:“花瑶,别闹若儿了。至于鬼,怕你还差不多。再言之没人同你抢人。”言罢,又扫视了一圈道,“大家还是小心为上,白风,你也同墨雨一起。”

    “是。”白风和墨雨应了。

    吃完饭众人便都回了房,夜也渐渐黑了下来。几人的房间都紧紧挨在一起,好互相有个照应。

    房间不大,更是狭窄。幸好几人都不胖,因此堪堪也能挤下。自然,有些人是对此反而是极其满意的。

    此时,花瑶便趁此机会,紧紧挨着宁影之,几乎半个子趴在她/上,行着揩/油之事。

    “我还是打地铺罢。”宁影之的口被花瑶压着,有些喘不过气,忍耐着道。

    “人家不要一个人睡。这般不是好。”花瑶头靠着宁影之的口,笑盈盈地道,“这是上天想让我们多亲近亲近。”

    宁影之有些无奈,也知道这人缠人的很,便打算闭了眼睡觉。

    “哎。这子真是越来越了啊。”

    耳边传来某人的话语,同时响起的有衣料的簌簌声,滑滑的衣料拂过脸庞。

    宁影之不去理会。

    忽然又有一件轻巧的布料罩在了她脸上。女子特有的体香扑鼻而来。

    宁影之这才不得不睁开眼,伸出没被压着的左手揭开了头上的东西。

    拿在手里,才发现竟是嫩黄色抹

    宁影之下意识转头望向趴在/上的人。

    夜色朦胧,月光淡淡地透进来,给上人儿的雪肌玉肤罩上梦幻般的纱。那妖媚的眼角透着勾/引,唇色红火,修长的玉颈蜿蜒下去,体起伏如涛浪,延伸至不可见处。

    洁白如兰,媚色如

    宁影之难得怔在了那里。

    花瑶依旧是笑着,且笑得肆意,伸出光滑的手,轻轻覆上宁影之的脸颊。

    “影之,么?”声音魅惑无边。

    宁影之忽然觉得随着这句问话,体似真的有些起来。

    花瑶的手轻轻下/滑,抓住宁影之的外衣衣襟。

    “的话便脱了罢。”每一个字缓缓吐出,手上便抓着衣襟往外拉,眼睛却一直盯着宁影之。

    {阅读女频小说,百度搜:}

    外衣方脱了个肩头,宁影之忽然按住了花瑶的手。

    花瑶笑得妖娆,手一钻,便钻入了宁影之衣襟里。

    宁影之方按住花瑶的手,只觉得掌心一滑,那手已脱离了自己的手掌,变成了一截纤细的皓腕,在手心里发出滚烫的温度来。而左,已被一只手掌轻轻覆盖住了。

    宁影之的体陡然间僵硬。

    花瑶却不动作,保持了这个姿势良久。

    宁影之也不敢打断。害怕对方更出格的动作来。

    “唔。摸心跳,倒也不是没反应么。”花瑶忽然开了口。

    宁影之闻言,仿佛被催眠似的,不知怎得心跳也愈发快起来。

    花瑶子往前探了探,手中则恶作剧般地往下压了压。

    宁影之觉得左口一疼,随即又有难言的酥/麻感浮上来。

    眼前是花瑶近在咫尺的脸。仿佛一个黑夜妖精。勾人,夺魄。

    花瑶缓缓往下靠去。

    宁影之便这般看着花瑶靠下来。

    花瑶忽然停了下来。

    两人的鼻头相触,唇上距离近得只余下一丝。彼此的呼吸拂在彼此脸上。

    “影之。”花瑶的声音柔得几乎能掐出水来。

    宁影之觉得喉咙麻痒,已经无法说出话来。今夜的花瑶,有些让她难以招架。

    “影之。”花瑶又唤了宁影之一遍,才轻轻问道,“想要吻我么?”

    宁影之的手在旁紧紧地攥起来。目光随着这句话下意识地落在那唇上。

    红唇饱满。鲜艳滴。近在咫尺。那两瓣人的唇微微开启,甚至能闻得见隐隐香气透将出来。

    “影之。吻我。”花瑶的眼睛轻轻闭起来。

    夜色流转着奇异的氛围。炙。难耐。

    宁影之仿佛受了什么蛊惑般,微微仰起了头。

    唇触到那一片柔软。溢满花香。连呼吸都似要被夺去。

    花瑶紧跟着压下来,灵巧的舌从洞口滑/出,钻入另一个温暖湿润的巢/,与之紧紧纠/缠。

    只需一个瞬间,便能被淹没。

    宁影之在侧攥紧的手,被另一只手带领,攀上那香滑细腻的背,然后是腰间,又一点点从腰间移到前面,最后才覆上那一抹浑/圆。

    掌心似有火烧。

    宁影之从未想过,一个女子的体,竟能美好至这般。整个人,整个心,都似要被这美好拖拉下去,想要拥/有。想要占/领。

    夏意火

    门外忽然响起一个凄厉的叫声,如同一道闪电划破宁静夜空。

    同时惊醒了上的两个人。

    宁影之的眼神从迷乱中恢复清醒。

    衣衫凌乱。薄被早可怜地被踹到了下。而上的人不知何时已到了自己/下,半luo的上布满红色痕迹。此刻对方显然也听到了尖叫声,睁开了眼,尚未褪去/的眼里有愤怒的火花噼噼啪啪在黑暗里跳跃。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白风的声音:“花瑶姑娘?影之姑娘?可还好?”

    宁影之反应过来,连忙起了。想了想,捡起地上皱成一团的亵衣递给花瑶。

    若不是在黑暗里,兴许不难发现宁影之耳后可疑的霞红。

    在听到尖叫声的第一时间,墨雨便唤醒了白风,两人先来到中间的公主房间,等到锦颜她们起了拿了蜡烛出来,她们才放下了心,这才一起过来找花瑶与宁影之。

    待四人见到花瑶两人时,眼中皆都闪过意味深长的了然目光。

    只见花瑶的亵衣皱巴巴地,对方似也懒得去理,也或许是时间太短没法理。而那烛火可映见的唇上湿润饱满,唇角似有水渍斑斑。领口露出来的白皙皮肤上,更是有可疑的红色斑点微微探出头来。脸上神色更是怒火滔天,咬牙切齿。再看另一个,虽然穿戴整齐,但衣襟与发丝都有些微微凌乱,平面无表的脸上,此时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发生什么了!”花瑶未待众人开口,便恨恨地一字一句蹦出来。

    白风等人撞见此般场景,都有些不愿触及/求不/满的某人,便将眼光齐齐落在了锦颜上。

    锦颜倒不在乎,反而笑道:“自是有事。这般气着作甚,可对体不好。”

    花瑶瞪了锦颜一眼,也不好因这事发火,只能擎着蜡烛出了门,边走边道:“方才那尖叫声是怎么回事?”

    锦颜这才收敛了脸上笑意,似有所思道:“估计出事了。听声音是从酒楼北面传过来的,我们过去看看。”

    青若夜晚本就害怕,此时闻得要过去,愈发紧张起来:“为,为何还要过去?”

    “未知事物才是最可怕的。若是此时呆在各自房里,反而容易被人所趁,不如一起过去探查究竟。若儿莫怕。”锦颜解释道,话音方落,便朝青若伸出手去。

    青若会意,连忙抓了紧。

    众人举着烛火,踏着木质地面往北面走去。

    那老板娘也不知去了哪,酒楼出了事也没有任何反应。黑暗里似乎只有她们几人一般。索夏夜外头星光明亮,照进屋内,倒也不至于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几人一路走,一路用火石将沿路的灯台点了亮,以免后不测。

    待绕过围廊,终到了北面房间。

    该酒楼二层并不算大,方才几人出来,瞧见她们所住的南面房间约莫只有五间,而此时北面一眼望去也不过六间的样子。此时其他房门紧闭,黑灯瞎火,唯有最尽头那处似是闪着隐隐烛光,且房门大开。

    “公主在外面稍等,我率几个暗卫先去察看番罢。”墨雨拦住锦颜道。

    锦颜思忖了番,点了点头同意了。

    墨雨朝空气处唤了声,便有六名暗卫出现在众人眼前。

    当时锦麟又调遣了二十位暗卫过来,除却驾车的三位,锦颜旁另有十七名暗卫在暗处护。此时暂时出来了其中六位。

    因为房间不大,是故墨雨随意点了两个方便行动,便带着他们朝那件敞开的房间走去。另外四位则分别站在众人四周的四个方位,以防不测。{阅读女频小说,百度搜:}

    对于功力较深的墨雨与暗卫而言,在黑暗处视物的本领也较之其余人高,因此就着烛火,行路做事都不成困难。墨雨在前,两暗卫在侧,一同走到了房门口。

    众人无法看到屋内的况,因此都留意着墨雨等人的神色。

    果不其然,墨雨神色一下子变幻起来,紧紧皱着眉,转向锦颜。

    “死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花瑶就是只极品受啊受!!!~~~

    转移攻略。似乎比较有成效^。^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