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离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61、离别

    这趟回程走得并不算快,但也不慢。

    在下车休息的时候,众人都能明显感觉到那两个人之间一些怪异的气氛,尽管某人很努力地想要装作无事一般。但大家都没有挑明。

    比如在吃饭的时候,平时咋咋呼呼的凌其歆总是说着说着便忘记自己在说些什么,别人同她说话也听不见。或者看着墨雨出了神不自知。在喂阿肥的时候也时常因为想事入了神急得阿肥困难地拖着一往她上爬去然后吃掉某人拿在手里的食物。总而言之,整个人仿佛游离在体之外。

    而墨雨,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但是眼神也时常往凌其歆上瞟,透露出一丝担心与无奈。

    离得洛阳越来越近,凌其歆的状况也越来越严重。

    凌其歆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

    心里纠成一团乱麻,理不出一个头绪。凌其歆想也想不通自己近来心里老是挂着闷葫芦,连视线也不知不觉便停留在她上。

    虽然也想念家。想念爹爹和哥哥,想念洛阳,然而一念及要同闷葫芦分开,且不知何时能再见,口就像压着一大块石头,憋闷得很。她不想让大家看出来,尽量装着同平时一般。然而很多事还是超出了自己控制范围之外。

    彼此之间的事在近来回放得愈发频繁。

    以及那件事。

    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事。她不曾同任何人提起过。

    那,墨雨高烧得愈发厉害。白风无法,只能细细叮嘱了凌其歆好好照料,切不可让她再受寒。然后连夜赶去滁州城的药铺抓药。

    凌其歆从未一个人面对过这种状况。看着躺在上的墨雨脸色苍白,汗水不断落下来,浸湿了颊边的发,嘴唇干裂,紧紧皱着眉,一副痛苦的模样。凌其歆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一遍遍换着墨雨额头上的毛巾,一遍遍测着她的额头温度。

    心里觉得害怕极了。

    到半夜,凌其歆迷迷糊糊地抓着墨雨的手在边睡着,耳边忽然听到了墨雨的声音,顿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凌其歆醒来便去看墨雨,看到她的唇愈发干裂,微微开阖着,确定的确是她在说话没错,连忙凑近了些去听。

    “水……水……”

    凌其歆听到墨雨是在要水,连忙过去取了水。

    她艰难地半扶起墨雨。墨雨虽轻,然因发寒无力,又着了两层被褥,对于凌其歆而言还是有些吃力。一个不小心,墨雨又从臂弯上落回了上。似又昏迷了过去。

    凌其歆愈发急躁起来,恨死了自己的笨手笨脚,使出浑力气又去拉扯。终于好不容易将墨雨固定在自己怀里,凌其歆才将右手的杯子递到墨雨唇边。

    墨雨却没有反应。

    凌其歆害怕墨雨脱水,便想把水往她嘴里倒。

    然而墨雨抿着唇,咬着牙,似乎睡得很是痛苦难忍,一时竟灌不进。

    凌其歆差点没有急得哭出来。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却还是忍了住。

    坐在边片刻,凌其歆似打定了主意一般,表变得有些视死如归,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水,便俯下去。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凌其歆能清楚感觉到那水流顺着自己的唇,缓缓流入对方的唇。为了顺利灌入,她不得不伸出舌头去撬开墨雨的牙关。

    夜色正浓。意阑珊。

    鬼使神差一般,许是好奇心使然,许是心中本能作祟,她的小舌,也跟着那潺潺细流,一同滑入。

    触及温。腻人勾魂。

    墨雨似是感受到水的进入,下意识地咽了下去。

    那舌,却不小心碰到了在门口迟疑停顿的偷入者。

    凌其歆浑都忍不住颤了颤。

    唇齿间有女人的香气弥漫开来。甘甜。滑腻。令人不释手。

    凌其歆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乎乎起来。

    刚开始,她还只是偷偷轻触墨雨安然沉睡的舌尖,至后来,整个人都被那奇妙的感觉所吸引,有些迷乱地闭上眼,忍不住去舐对方那柔软的舌。开始浅浅吸

    墨雨原本干涸的唇渐渐被滋润得稍稍恢复了常色。

    而凌其歆的体都快要在这隐秘的,不为人知的战栗感中颤抖起来。

    面红耳赤。心如擂鼓。响彻耳膜。

    如尝果。

    那一夜的事,被凌其歆埋进了心底。她的体忘不了那种感觉,事后虽还是有些懵懂的羞耻与歉意。然而这些仍旧无法阻止她的牢记。之后墨雨醒来,她尽自己的可能尽心竭力地照料着,似是想要弥补自己的行为。墨雨自是不知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被好奇心强大的凌大小姐轻薄过,也只是单纯感动于凌其歆在之后醒来的子的无微不至。

    而子飞逝,离别近在眼前。

    凌其歆尚小,不知为何物,自也想不到那些所有绪都是心底愫的萌发。她自幼不读那些女戒礼仪,因此也不识忌。如今对于这些,也只是懵懵懂懂,不知抵制,全凭心中所念所想做主。

    她不舍离开。却也知不得不离开。墨雨远在长安,自己纵然任但也无法抛下家里,只能百转纠结,第一次尝到了离别的苦涩。

    每每盼着时间走得慢些,再慢些,却往往事与愿违。那时间便如同被人为拨快了般,东升西落,转眼便成过去。

    因此,当马车踏上洛阳的土地时,凌其歆的小脸皱的似乎快要哭出来。

    墨雨毕竟年长些,历经得也丰富,隐约知晓她与凌其歆两人之间流动的暧昧。她其实并不愿将凌其歆拖下这趟浑浊的水。她希望单纯的凌其歆能够继续单纯无忧地过着子,而不是踏上这条坎坷的道路。有时候,墨雨想要疏离凌其歆,不想耽搁她,然凌其歆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又总让她自己觉得也许是自己多想,实在下不了狠心去伤害她。念着彼此不久便要分隔两地,墨雨也就任了一回,珍惜着这段时光。凌其歆想要吃什么,去哪里玩,她都不曾拒绝,只希望彼此相处的时光能让凌其歆在以后的子里回想起来是温暖的、欢乐的。她觉得这段朦胧的暧昧,在两人分离之后总会在凌其歆的生命里淡出。关于自己,也许只是未经世事的凌其歆心中的一段更接近于杜撰的感。

    即便,她也许是有些喜欢凌其歆的。喜欢她的单纯的欢乐、纯粹的绪、活泼的子、如小老虎般挠人的爪子。

    然而,凌其歆还是洛阳凌府的小姐,她墨雨,也还是长凤公主手下的侍女。两人的轨道一触而过,留下的这段记忆,于她而言,已是足够。

    因此在面对离别时,墨雨的心相对于凌其歆,则要复杂得多了。

    因此当凌其歆在最后一晚敲响她的门时,她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

    “闷葫芦。”凌其歆朝开了门的墨雨唤道。手指在后绞着。心里竟有些紧张。

    “怎么了?”墨雨道。

    “明我便要回府了,今晚能不能同你一起睡?”凌其歆有些踟蹰地道。

    墨雨低下头似是想了想,还是轻轻点了头:“进来罢。”

    投住的客栈在洛阳算是不错的,因此房间里的还是能容纳下两个人,只是没有很宽裕罢了。被褥刚晒过,味道很好闻。然而这些都不是凌其歆所注意的。

    她望着墨雨侧面的轮廓弧线有些发呆。

    “怎么还不睡?”墨雨阖眼了一会,感受到旁的视线,还是装不下去睁开了眼,侧过脸问道。

    “我不舍得。”也许是温柔的夜色容易令人放松戒备,凌其歆很诚实地道。

    墨雨怔了怔,有些不知该怎么接话。沉默了一会才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以后你还会历经许多离别,不要难过。”

    凌其歆有些闷闷地道:“你是不是都觉得没关系。”

    墨雨闻言叹了口气,抚了抚凌其歆的头,才道:“小歆,不要想太多。白风不是也说了,你可以来长安玩。到时你便去找于府,会有人来知会我的。”

    凌其歆还有开心不起来。她认真望着墨雨的脸,似乎想要把对方的模样刻进脑海里一般。

    墨雨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道:“看我作甚,还不睡觉。”

    “不想睡。”凌其歆嘟囔道,“睡了能看的时间就更少了。”

    墨雨闻言哑然一笑,也不再阻止,任由凌其歆看着:“你不睡,那我可睡了噢?”

    “你睡你的。”凌其歆回道。

    墨雨又闭上了眼睛。

    一个时辰后。

    “闷葫芦?”轻轻的呼唤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没有回应。

    “看来真的睡着了。”轻轻的嘟囔响起。

    墨雨佯装睡得熟了,呼吸都故意放缓,希望自己睡着后凌其歆也能快些入睡,不要想东想西。

    她想此刻凌其歆肯定委屈地瞪着她罢。

    下一瞬,未待她思及其他,脸上忽然有温的气息拂过。

    紧接着,一个柔软的物事轻轻滑过自己的唇。

    一触即过。快得让人几乎以为是错觉。

    “晚安,闷葫芦。”

    有近乎呢喃的话语落在耳边。

    许久。

    墨雨确认旁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才睁开了眼,转过头去看旁的人儿。

    安静的睡颜,如孩童般纯净。

    而眼角,却沁着一滴泪珠,在依稀的黑暗里反出淡淡的流光来。

    作者有话要说:哎,离别神马的太伤感了。

    容易让人成长。

    ps:因为要锁文的人太多,一一发过来好累啊……囧。因此放在六十章的评论里。至于会不会被删我也不知道……大家抓紧自己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