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七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58、七织

    不知不觉,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夜幕笼罩了苏州河,点点星光灯火倒映在河面上闪闪烁烁,随着微微的波澜晃开一圈圈光晕。

    然而入夜后的苏州,依旧闹不减白

    河上多了许多画舫,画舫上都挂了各式各样的灯笼,更显别致。从远处望去," >www.zybook.net苏州河上到处是明明灭灭的光芒,照亮了整条银链似的河水。那些画舫里,时有乐声泄露出来。

    天下文人皆知,苏州的清倌艳皆是一绝。

    而此刻,锦颜同青若正坐在一条精致画舫里,听着美人弹琴。

    事是这样的。

    彼时,六人刚用过饭,花瑶便拉着宁影之不知跑到哪里玩去了。凌其歆则被墨雨提前送回了白府才返了回,默默跟在锦颜她们后。锦颜同青若则接着沿着河岸行走,欣赏夜色下别有一番风味的苏州城。

    忽然,河上便有琴声传来。

    该琴声如金戈铁马,以气吞山河之势将其余的乐声硬生生给压了下去。琴声越来越快,又突兀地拔高,仿若锣鼓震鸣,然后在最高处急转而下,震颤不已。岸上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乐声,驻了足。

    画舫渐渐地离锦颜这边近了。

    有个声音突然从人群里冲出来:“是七姑娘!”

    紧接着便有碎碎的讨论声在人群里蔓延开来。依稀能分辨出大约这七姑娘是烟采馆的花魁,在苏州似是极有名气。

    锦颜听方才那琴曲当是极好的,心下也有些好奇,便拉着青若静静看着。

    这时,一个听来甚是粗壮的声音从人群里响了起来:“七姑娘!我,我出一千两!能不能求见一面!只要能许我入船听个小曲就好。”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朝出言处望去。

    说话的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子,体格宽胖,着锦衣,拇指上戴着翡翠扳指,脖子上则戴着一个在夜色中闪着金光的平安锁。看起来何止一个富贵人。

    再一轮的窃窃私语声在人群里波及开来。

    对方竟是苏州一富沈仲豪的儿子,沈威昙。

    画舫里的琴声忽然一断,静默下来。

    等了片刻,仍是无声。

    众人鄙夷地瞧了沈威昙一眼,怪他竟扰了七姑娘的兴致,这下连琴声都听不到了。

    男子被众人的目光盯着有些恼火,感觉下不来台,又高声喊道:“七姑娘当真不考虑下吗?”

    画舫里依旧悄无声息,愈发显得场面的尴尬来。

    沈威昙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低低同后的下人说了几句,眼里闪过一丝精光。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过盏茶工夫,一艘画舫便朝沈威昙摇过来。沈威昙由两个护卫扶着,跳到了船上。

    还未散去的围观者当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眼神里都出现恼怒的神色。

    这厮,竟不要脸至此!

    锦颜本不多管闲事,正要离开,被青若拽住了衣袖。

    “他不会对船上的姑娘怎么样吧?”青若抬头望着锦颜,有些忐忑地道。

    锦颜一怔,还是停了下来。目光继续转到了河上。

    果然,载着沈威昙的画舫飞快地向被唤为七姑娘的画舫靠近。

    岸上众人虽愤怒,但也只能干着急。眼看着两艘画舫离得越来越近,心也越来越急躁。

    终于,沈威昙的画舫挨到了七姑娘的画舫,他一个跳,便跨到了对方的画舫上" >www.zybook.net,随之朝岸上众人得意地笑了笑,一撩船帘便钻了进去。

    “锦颜,怎么办?要不要让墨雨过去帮下人家姑娘啊?”青若紧张得攥紧了锦颜的衣袖,眼神盯着画舫不离。

    锦颜无奈地叹了口气,往后看向墨雨。

    墨雨明白过来,当即脚尖一点,唰地越过众人,飞过河面,轻盈地落在七姑娘的画舫上。

    正焦急的岸上众人,被这轻功所震慑,哇地一声惊叹出来。

    墨雨已在声音中紧跟着沈威昙的护卫钻了进去。

    几十双眼睛注视着苏州河上的那艘画舫。甚至连其余一些画舫都停了下来,只是不敢上前,远远观望着世态发展。

    只听船厢里传出砰砰的两声,紧接着一个人便被扔了出来,正巧落在另一艘画舫上。

    众人还未来得及辨认,又是两个人影陆续被扔了出来。落地的都是同一处。

    三人似都晕了过去,不见动作。

    大家这才看清原来首先丢出来的正是沈威昙,之后便是两个护卫,正巧砸在他上。不由一阵解气。

    墨雨跟出来,在对方的船头踹了一脚。脚上使了暗劲。

    对方船只飞快地往后退去,隐入了黑暗。

    也不知是谁,带头叫起好来。

    这时,一双白嫩的手撩起了船帘。

    一个着粉色纱衣,挽着流云髻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长裙曳地,云鬓轻摇。

    即便是在夜色里,女子依旧耀眼得很。

    正是七姑娘。七织。

    “多谢姑娘相助。”七织对墨雨微微福了福道。

    话语轻柔飘忽,挠得人心痒。

    “姑娘不必客气。我也是只奉我家主子之名出手罢了。”墨雨拱拱手推辞。

    “噢?不知姑娘主子是谁,七织是否可以当面谢过?”七织礼貌地道。

    墨雨有些踌躇,不自觉地望向锦颜那边。

    七织何等聪慧,自是注意到墨雨的动作,目光跟着望去,一眼便看到立于岸上的锦颜。

    白色衣袍被夏夜的风吹得微微鼓动,神轻淡,后是万家灯火的辉煌,却在那人面前黯然失色沦为背景。只有那散发着光华的玉人俏立。

    七织的视线与锦颜撞在了一起。

    忽然,七织柔柔地绽开了笑容,朝不远处的锦颜道:“可否请姑娘上船一述。”

    众人先是被七姑娘的笑容所惑,紧接着听到话语目光全落在了锦颜上。又是被对方的容貌一震。心里暗道今天是什么子,尽皆是美人,饱足了眼福。

    锦颜在七织的目光里轻轻点了点头。

    因此,才有了眼下这幕。

    所谓的以琴报恩。

    不得不承认,七织的琴艺高绝,果然不辜负花魁之名。手下指尖翻飞,琴声动听,饶是不甚懂音律的墨雨,都听得有些入神。

    锦颜微微阖着眼,专注地听着。

    七织并不看琴,而是看着锦颜,手下不停,视线不断。

    青若本不以为意,然时间一长,终是察觉出不对劲来。却又觉得许是自己多想。再看时,对方已低了眉。

    青若这才放下心来。{阅读女频小说,请baidu:}

    终于,琴声渐渐停了,尾音震颤在空气里,缓缓散去。

    锦颜这才睁开了眼。

    “好琴声。七姑娘弹得令锦颜耳目一新。”锦颜抚掌道。

    “姑娘谬赞。还不知如何称呼?”七织弯了弯道。

    “唤我锦颜便好。”锦颜笑道,“苏州一行,得闻七姑娘琴声,无憾也。”

    “在下不过区区青楼女子,惭愧。”七织神色并未因这称赞而变,依旧平静。

    话音方落,七织便抬手执了案几上的壶,敛着衣袖为锦颜斟了一杯酒,然后又替自己斟了一杯道:“相逢不如偶遇,方才多谢锦颜姑娘出手,小女子不成敬意。”言罢,端起面前的酒,衣袖遮杯,然后倒入了口中。

    锦颜也端起酒杯喝了。

    正当关头,外头忽的又响起了熟悉的粗壮声:“老子就不信了!大家给我上!”话语未落,又补了一句,“美人莫伤!”

    墨雨顿时警惕起来。

    船跟着震了下,有多人上了船的模样。

    紧接着,船帘便被扯了去。众人方看到外面的场景。

    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护卫簇拥着沈威昙进了来。

    墨雨飞快地挡在了锦颜前。

    沈威昙方入船厢,便是一怔,没想到厢内出了七姑娘竟还有两个美人。一个清冷,一个温婉,当真是三美群集,顿时兴奋起来:“三个美人不准动!”然后手又指向墨雨,神色愤怒:“这个给我捉起来!竟然给打我,岂有此理!”{阅读就在,}

    “是!”几个护卫应道,一窝蜂地朝墨雨冲去。

    武功高强的墨雨岂是这些府中护卫可以比拟的,别说这十几人,便是几十人也不在话下。当下一阵拳脚相加,沈威昙还未反应过来,护卫便又被一个个丢出了船外。

    这回,墨雨可不再好心地将人丢在船上,而是都丢入了河里。

    沈威昙见势不好,脸上肥抽动几下,连忙往外跑去。

    墨雨飞起一脚,将他顺势也踢入了河里。

    前后不过短暂时分,船上又恢复了安静。

    墨雨悄然退至了锦颜后。

    七织后的丫鬟有些焦虑地开了口:“七姑娘,这可如何是好。得罪了沈公子,今后麻烦多了。”{阅读就在,}

    “不可无礼!”七织回头轻轻呵斥丫鬟,然后才转头朝锦颜道谢:“锦颜姑娘又救了七织一次。”

    锦颜略微低头思忖了会,才道:“丫鬟说得不错,此事可一不可再。若是七姑娘不嫌弃,不如锦颜替姑娘赎了。若是姑娘想留在苏州,可以去寻白家的人护佑;若是姑娘想去其他地方,自也是好的。”

    七织眼中神色微动,有些迟疑地道:“锦颜姑娘好意,七织感激不尽。只是七织价颇高……与锦颜姑娘不过初识,便领这般大的恩,实在是……过意不去。”{阅读就在,}

    “无碍。钱财而已。”锦颜摆摆手道,“明我便要离开苏州。到时便差人寻去烟采馆替姑娘赎。”

    七织沉默片刻,然后抬起头来望着锦颜,道:“七织无以为报,在此谢过了。”言罢,朝锦颜福了福

    “不必多礼。时候不早,锦颜该回去了。今晚多谢七姑娘款待。”锦颜瞧了瞧外头的天色,道。

    七织望着三人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又是一名角色出场了~~~

    吐槽:这个世界太腐了-=。自从短发后经历N次被当做室友and闺蜜的女(男)朋友后,我终于练就了一颗不为外物所侵的心,然后不断安慰自己,肯定是我太百搭了……囧(我!明!明!看!得!出!来!是!女!生!好!吧!)

    ps:下餐吃^。^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