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温存时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57、温存时光

    第二,锦颜带着青若,花瑶带着宁影之,后面跟着墨雨,以及硬是要跟来当灯泡的凌其歆,一行六人待用完午食便浩浩地出门了。

    苏州城内似乎丝毫没有因宁府的消失而减少繁华景象。原先宁府的布庄也由锦颜接手处理了。之前白风便被派去为这些琐碎后事进行未雨绸缪,也是忙得很。如今一切平静下来,方显示当时的远虑。

    苏州河在夏的光芒里静静流淌,河岸边柳枝轻垂,柳梢则点在河面上,漾开一圈细微的波澜来。河边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河上时有石桥跨立,桥上栏杆石雕惟妙惟肖,被风雨磨得已有些平滑。一动一静,相映成趣。偶有孩童笑闹着在黑瓦白墙边穿梭嬉戏,童趣非常。

    锦颜同青若走在前头,一路边走边晃着,遇着卖饰品之类的,也凑上去瞧一瞧。皆是女子,天当中总是难免美之心。苏州物件又多以精致细腻著称,连皇家的进贡,也有不少来源于苏州。

    “若儿可有想要的?”锦颜看起来心也是极好。

    青若认真地想了想,倒真想不出什么来,只好摇摇头。

    锦颜忽然道:“你且等等。”

    言罢,在青若还不解其意时,人已快步向斜前方走去。

    待返回时,锦颜手上已拿了两串糖葫芦。

    “天气这般好,吃些甜的罢。”锦颜的眼笑得微微弯起来,手递出去。

    红彤彤的糖葫芦在光下晶莹剔透。好似眼前女子的眼睛,亮晶晶的。

    青若伸手接了过来。

    还真是很久没有吃过了呢。青若伸出舌头轻轻,沁凉微酸的甜意顺着舌尖延伸下去。依旧是儿时熟悉的味道。

    “好吃么?”锦颜笑着问青若。

    “嗯。很好吃。”青若点点头。

    锦颜唇边的笑意愈发明显,忽然凑过头去,就着青若手中的糖葫芦,在青若愣神的片刻里微微眯上眼似在回味,然后才道:“果然甜得很。”

    青若没想到锦颜这般耍赖:“嗳,你不也有么?”

    “我帮若儿也尝一尝而已。”锦颜不甚在意,这才开始咬自己的糖葫芦。

    青若还是第一次见锦颜这般放松模样,口中虽嗔着,心下却有些动容。也许只有在此刻,为公主的锦颜,才有难得的闲暇时光罢。

    另一边的凌其歆瞧见两人开始吃糖葫芦,也嚷着让墨雨给她买一个。墨雨过去买了两串,一串递给凌其歆,一串递给花瑶。凌其歆欢喜地拿着糖葫芦便开始吃。花瑶笑眯眯地接过,自己咬了一口,然后把糖葫芦递到了宁影之眼前。

    “喏。”

    宁影之知道拗不过她,也不做无谓的挣扎,面无表地将半颗糖葫芦吞了进去。

    这是她第一次吃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味道十分新奇,在舌尖上蔓开来。

    花瑶瞧宁影之乖巧的模样,愈发欢喜,要不是在大街上,恨不得扑上去亲上一口才行。不过鉴于光天化,只好在心里暗暗决定回去补。念及此,脸上神色愈发妖媚。

    几人刚走出几步,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她们。

    “姑娘且慢。”

    锦颜同青若闻言停了下来,转过头去看。原是一棵柳树底下,正坐着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此人面目温和,着蓝色长袍,已被洗得微微发白。整个人虽看去朴素无华,但气质却如寒松一般。

    “敢问公子何事?”锦颜有礼貌地问道。

    男子往面前书案上的宣纸吹了吹,然后将其小心取下,递给了锦颜:“若是姑娘不嫌弃,便收下小生的一番心意罢。”

    锦颜和青若这才注意到对方手上的画来。

    画上画的,正是方才锦颜俯过去笑着吃青若手里糖葫芦的模样。这画显然是在短时间内几笔连贯而成,落笔干净利落,画面上却又透出脉脉温来。

    “方才瞧见两位姑娘投足之间亲近自然,想是闺中密友,一时被画面的美好所惑,忍不住落笔粗粗画了这画来。还望姑娘见谅。”书生解释道。

    锦颜倒是没有料到,见到这画自是欢喜的,唇边便有了笑意,道:“公子客气了。画得很好。”言罢也并不与男子推脱,伸手便接了过来:“小女子谢过了。”

    言罢,想了想,锦颜又从怀中掏出一盒先前买的胭脂来:“我知公子定是不愿收小女子的钱财,这胭脂是方才在货摊上买的,虽远远比不上公子的画作,然送给嫂夫人还是极好的,聊表小女子的心意。”

    书生一怔,道:“你怎知我已有妻室?”

    锦颜笑道:“小女子也不过是猜的罢了。见公子落笔似有感,想是有意中人才会有这般对温的深切体会。又见公子衣袍虽然质朴,却洗得干净整洁,衣袖口也有细密的针脚,想来定是有个贤内助。且公子很家妻才对。”

    书生听了,不笑了起来:“姑娘果真聪明。既如此,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说完,伸手接了那胭脂。

    锦颜细心地收了画,对书生再次谢过,这才同青若离开了。

    出一段走距离后,锦颜才转头同青若道:“若儿可喜欢那画?”

    青若有些难为地点点头。

    方才见到这画时,青若心中便一动。虽只是一面之缘,那书生却画得很是不错,两人神韵皆透纸而出,更何况那画中流露出来的温,更是令青若感到动容。

    “我也觉得很是喜欢。待回去好好藏起来才是。”锦颜笑着道。

    岁月静好。时光悠长。

    而你在我旁。

    两人逛得早已忘了跟在后的四人。连墨雨也在这宁静的夏午后微微松懈下来,陪着凌其歆低低说着话。而花瑶和宁影之则早已跑到了另一边顾自一个调笑着一个被调笑着。

    过了会,锦颜突然停住脚步,拉住了青若。

    “怎么了?”青若疑惑地问。

    锦颜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便将青若拉进了旁边的一家店铺。

    这是家雕刻的小店铺,挨着隔壁大气的玉器店,显得格外窄小。进门是小小的正堂,墙角有幽绿的青苔伏着,正中则摆着一张案几和两把椅子。一个年轻的小伙计手撑着脑袋打着盹,连两人进来了也不知。

    “我们来雕刻店作甚么?”青若压低声音问锦颜。

    “自是雕刻些东西。”锦颜神神秘秘地同样压低声音回道。紧接着又突然提高声音,朝小伙计朗声道:“有客来迎!”

    小伙子本自做着好梦,耳边忽然一响,撑着脑袋的手一滑,差些跌下椅子去。

    待抬起头来,便瞧见站在面前的两个女子。

    虽然苏州城内不乏美人,或者可以说是盛产美人,然眼前两人端的是貌美之极。尤其是材高挑些的,眉眼恰到好处,不浓不淡,神似笑非笑。着白色锦衣,作为见惯了苏州锦绣的苏州人,瞧见那衣上绣着的枝蔓暗纹,便可辨认出那绣工的绝伦来。而女子上更是掩不住散发出来的气质,如云如雾,令人看不分明。另一位女子,安静地站在白衣姑娘的旁边,容貌也是精巧得很,似是走得有些了,面上微微泛了红。仿佛一支夏的小荷,清丽温婉。两人站在一起,端的是相得益彰,各有所优。

    锦颜也不打断小伙计的端详的视线,噙着笑站在那里,大大方方地任由他看着。

    过了一会,小伙计终于回过神来,赶忙站了起来,似乎也觉得方才太过无礼,道歉道:“对不住对不住,刚睡醒有些迟钝。敢问两位姑娘有何事?”

    “无碍。我瞧这店是雕刻的,想必手上技艺了得,故希望在物件上刻个字。”锦颜道。

    “自是没问题。别看这店小,家父手艺在苏州城内都极是了得。”对方得意地夸道,顿了顿才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不过家父在午眠,烦请客人体谅,留下物件来,同我说好要求,待家父醒来便让家父雕刻可好?”这番话下来,两人才明白小伙计原是店主之子,只是在父亲午眠时帮忙待客。

    锦颜点点头:“自是好的。”言罢,从头上取下发簪来。

    一头青丝顿时滑落肩头。雪肤乌发,映得整个人更是动人几分。

    青若瞧见锦颜头上的簪子,这才注意到锦颜竟用了当初在洛阳两人一起买的浅棕色木簪。想起昔初识,竟有些久远之感。

    锦颜把木簪交给对方,同时道:“这木簪对我很是,便烦在木簪子请在上头刻个若字罢。我傍晚过来取,不知可否?”

    “这事简单,便傍晚过来取罢。”小伙计接过木簪,口中不忘道,“想是姑娘意中人所赠罢,才会如此珍惜。”

    锦颜轻轻笑出了声:“的确如此。”言罢,含笑望向青若。

    青若忍不住一阵脸红,心口却又暖得紧。

    锦颜又从怀中取出红色锦带来,将头发松松束了,这才同小伙子道:“那我们便先告辞了。”

    “早知我也将木簪带过来了。”在出门后,青若有些暗恼道。

    “若儿也想在簪子上刻锦颜的名么?”锦颜接。

    青若闻言一阵语塞,虽本意如此,然说出来也太令人羞涩了。

    锦颜却还在一旁笑道:“若儿不必如此,锦颜更希望若儿将锦颜的名刻进这里。”话落,青葱食指轻轻点了点青若左口。

    青若忍不住拿手挥下了锦颜的手,脸上羞意更深:“你,你又闹我!”

    锦颜无辜地摊摊手:“我只是说些实话罢。”

    青若自知说不过锦颜,红着脸也不接话了。

    锦颜轻笑着牵过青若的手,宽大的衣袖垂下来,将两人牵着的手指罩了进去,一时倒瞧得不明显。

    “走罢。”锦颜望着青若,迎着光微微笑着。

    青若望着锦颜,心里似被什么撞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这种才是真正的治愈吧。欢喜地过小子。

    等回宫又要开始闹腾了-=-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