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夏·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55、夏·欢

    良久。两人的唇才分开了些许。

    梦境和现实仿若隔了一条鸿沟,令青若觉得有些不敢置信。然那吻意却还残留在唇上,令她脸颊微黛,低着眼有些不敢看锦颜。心里却又念想着紧,当真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矛盾得很。

    锦颜则侧着脸认真打量着青若,右手轻轻拂过青若温的脸颊,唇角噙笑。

    紊乱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

    青若这才抬起头,望向神色柔和的锦颜,语气有些踟蹰地问道:“事都解决了吗?”

    “嗯。”锦颜点点头道,“一切都结束了。若儿在白府还好么?”

    “不好。”难得青若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凌其歆说她听到白风说你,你死了。”话语落在最后,已消失在空气里。

    锦颜却还是听见了,眉头皱了起来:“怎得还是落了风声到你耳边。”顿了顿,又道,“莫担心,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我本打算不让你知晓这假消息,怕你伤心。”

    “我方才做了噩梦。”青若忽的说道,忍不住靠近了锦颜些许,“我梦见你躺在棺材里,周浸满了血。我去抓你,却怎么都碰不到。”

    “梦都是反的。所以你醒来便看到我了。”锦颜低声安慰道。

    “你的手怎么样了?”青若抓过锦颜的左手,细细端详了番。

    “无碍。”锦颜翻转手心,轻轻握住青若。

    “宁府怎么样了?”青若想了想,还是打听道。

    锦颜闻言静默了会,然后才启唇道:“以谋害公主之名,株连九族了。”语气淡淡,却令人心惊。

    青若一时震了震,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若儿。”锦颜轻轻叹口气,有些不愿让青若接触到一些血腥的东西,只大概解释道,“有些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宁府早就露了叛乱的苗头,虽不知他们背后投靠的是哪位,但作为一方有着残留军中势力的前任将军,这助力已经足够威胁到皇上了。”

    青若点了点头。这些道理她何尝不明白,只是虽然明白,但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那你假死是怎么回事?”青若不想再想,换了个问题。

    “宁艾璎让宁影之换了我疗伤的药。宁府不能明目张胆地害我,只能在药上做手脚,一旦我死于原伤口,责任便不在他们那,至多不过是个保护不力的罪名,于他们而言并无损伤。只是宁艾璎想不到宁影之早已背叛了她而已。那宁影之来找我,便是坦白了一切。我才决定将计就计,抓住这个机会将宁府一网打尽。当时怕你被连累,才遣了你来白府。”锦颜见青若问起,还是仔细地解释了。

    非到万不可以,她不想欺骗青若。

    青若似想起了什么,动了动嘴唇,最后却没有问出口。

    她无法开口问,那宁齐辰呢?她心中隐隐觉得宁府的灭亡与宁齐辰离不开关系,如今想来那亦是个可怜的男子,自己着的、一直在保护着的女子却带来了自己亲人的死亡。她不太敢去问,害怕听到一些残酷的答案。

    锦颜似不愿提及这个沉重的话题,只道:“我们休息两,我带你去苏州逛逛。想来你过来苏州这般久了,我却一直忙着无法好好带你出去玩。过两我们再回宫罢。”

    青若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锦颜不再开口,只是静静地望着青若,眼里有深刻的思念。

    明明不过几而已,为何心中感已如此汹涌,至不可收拾。

    那些子里的争斗,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谋划,害怕一步走错便万劫不复。害怕真的失了言。害怕再也见不到青若。这些心力交瘁的历经,她不曾诉说。

    便如同她不会告诉青若,那满地的鲜血,与跪在鲜血里用带着刻骨恨意眼神望着她的宁家人。以及在锦颜带着暗自调遣来的军队和暗卫杀进宁府的那一刻,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在她面前自刎而死。

    宁齐辰死前眼神复杂地望了她最后一眼。然后流下泪来。

    最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在血液里。又被全部清洗干净。

    宁府却最终消失在苏州城内。

    这些,锦颜都不想让青若知道。由她一个人来背负杀戮便好。这才是她将青若安排在宁府别院的最大原因。

    青若被锦颜瞧得有些发,不由开了口:“你这般看我作甚?”

    锦颜的言语里带了笑意:“自是看若儿好看。”

    青若轻轻啐了声,道:“几不见,怎得还是这般轻浮。”

    “轻浮么……”锦颜低声喃喃道,“这才是轻浮……”

    话音未落,唇已落。

    青若便这般看着锦颜的脸凑进来,动弹不得,任由那抹温软贴上自己。

    天气正好。适合欢/。锦颜这般想着。

    即便也有过几次历经,青若依旧青涩非常,笨拙地迎合着锦颜。

    锦颜微微启唇,探出小舌,轻轻刷过那一片贝齿。然后探/入。

    青若的脸颊上又红了一分。睫毛轻颤,仿若栖息叶尖的蝴蝶。

    锦颜更加拥紧了青若,纠缠住那抹香/滑,轻轻/吸起来。

    青若只觉舌尖麻意更甚,令人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锦颜的手从青若腰间衣襟处悄然滑入,动作轻盈似舞。轻轻一扯,已散了一片。

    时值初夏,光绵长,青若外衣里头只着了轻薄的亵衣。

    两人侧着子,锦颜动作愈发方便,右手沿着亵衣一路向上,轻轻盖在了那小巧之上。

    青若的体一颤,微微睁开眼来,露出慌乱。

    锦颜却更深地吻住青若,吸/着那香/滑的舌尖。有轻微的吞咽声在衣料的簌簌声中响起。

    手上却不停,微微收了拢手心。

    青若的唇边忽然溢出一声轻吟,似有似无,消失在两人相依的唇齿之间。{阅读女频小说,请baidu:}

    锦颜的呼吸又重了几分。

    那灵巧的右手一翻,已又穿过牵扯间松了些的亵衣,滑了进去。

    手下肌肤滑腻似玉,柔软似棉。

    锦颜手指轻攀,攀上了那玲珑小丘。指腹轻轻扫过那颗立的茱/萸。

    青若本放在锦颜肩上的手忽的紧紧攥紧了锦颜的衣服,浑似被未知的感觉从头到尾冲刷了遍。难言的酥/麻与快/意从体/深处绽放出陌生的/

    锦颜已离了青若的唇,牙齿轻轻噬/咬那小巧的下颌,然后吻上青若的脖颈。

    青若不随之扬起了头。手上力道愈发搂了紧。

    锦颜的吻又落在那细巧的锁骨之上,轻/咬/啃/噬,仿佛品味一盘佳肴。唇齿留香,令人生恋。右手却开始轻一下重一下地揉/捏起那小巧的柔软来。

    青若的口中发出“嘶——”的一声。体紧绷。忽然睁大了眼。

    “锦颜。”青若的声音有了一丝慌乱。带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嗯,我在。”锦颜的唇离了那片被吸/得有些微红的锁骨,抬头望向青若道。

    原本浅色的瞳仁却微微深了些许,里头流动着浓郁的感。

    “我,我们……”青若有些不知所措,搂着锦颜的脖颈喃喃道。

    “别多想,好好享受便是。”锦颜朝青若轻轻笑了笑,道。声音带了些沙哑。

    青若闻言愈发羞涩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锦颜却趁这空当翻压上青若,俯□去,再次吻住了青若。

    青若也就再一次被拖入了梦境深渊。

    不知何时,两人上的衣服已轻轻散乱在上。

    外面已头高起。室内是如火夏意。

    锦颜的体微凉,贴着青若温暖的子,令青若觉得十分舒适。

    更何况那逐渐火的吻。

    锦颜的手缓缓抚过每一寸高山流水。以及跟着下滑的吻。撩起一寸寸的火焰。

    /第一次降临在青若上,如斯滚烫。那意,顺着那手,那唇燎遍整具体,最后在小腹处聚集,似是缓缓流出泊泊水来。

    难以启齿的羞耻。却又快意。令人忍不住绷紧体,渴望至深。

    青若未经/事,只隐隐觉得自己所历经的应是女子闺中之事,却不晓这般变化。体/深处痒意更甚,只觉空虚得紧,有些难过。只想把着了火的子紧紧贴着锦颜,下意识地扭动着希图缓解内心的焦躁。

    锦颜似是感受到了青若的迫切,唇落到青若前,手却沿着青若的大腿/内侧,一点点按压上来。

    所有的火似是集中在了某处,随着锦颜的指尖,跟着一点点着上去。

    直到锦颜的手掌,轻轻覆盖住了那幽泉口。

    灼烫的体,与微凉的掌心。

    未待青若舒适得发出叹息,锦颜的手已倏地落下,食指轻滑过幽泉/缝隙。

    青若跟着锦颜的一举一动,倒抽了一口凉气。觉出那羞耻/之处的侵/入来,仰起想要阻止。

    锦颜的唇却再次压回青若唇上,细碎的话语流出来:“莫怕,若儿。我你。”{阅读女频小说,请baidu:}

    青若重新被压回了上。

    锦颜的食指小心地往里/探去。

    青若闷哼了一声。

    锦颜停了动作,加深了吻,吻得青若体逐渐放松下来,锦颜才完全没了/手指,在一片润/滑里转了转。

    青若的呻/吟便这般从唇间溢出来。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青若,上都泛了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上齿轻轻咬住下唇,忍着/下逐渐升起的快/感。

    “若儿别咬。我听。”锦颜用唇吻着青若,将她的牙齿撬开了些,断断续续地道。{阅读就在,}

    青若的眼中羞意更甚。却到底没有再咬唇,只尽量忍耐着涌上的快/意。

    一波又一波。整个人似是沉浸在水底,随着锦颜的动作起起浮浮,无穷的浪潮拍打过来,冲刷过自己的体。

    那是另一个不曾认识的世界。绽放出缤纷的色彩。

    作者有话要说:我也不知这种程度会不会被锁……(其实明明是很唯美的描写啊!我果然是什么都能写啊……虽然写得有些>。<)

    看得满意就给阿鲤吱个声,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