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锦颜番外(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37、锦颜番外(五)

    近,小青若都很难过。因为小姐姐对她好冷淡。她不仅让她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还整不见踪影。小青若问娘亲,娘亲只摇头说不清楚,然后告诉她小姐姐应该有的事,让她不要太黏。小青若听得很是委屈,便只好讪讪地回了自己许久未回了的闺房,坐在窗边托着腮发呆。

    整件事的变化是从爹爹回来后开始的。

    年节过后十几天,爹爹便从北边赶了回来,据说乱暂时已平息,就领了圣旨回了京。

    小青若还记得爹爹见到小姐姐时候的样子,眉头紧皱,神很是惊讶,眼神里有小青若看不懂的东西。

    那天晚饭后,爹爹就把小姐姐叫进了他的书房,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害得小青若担心不已,怕爹爹不喜欢小姐姐,不让她呆在府里。她一直等在小姐姐的房里,想等小姐姐出来后问问,但那次谈话出乎意料得长,长到小青若犯了困,不知不觉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小青若睁开眼的时候便看到小姐姐已经醒了,正静静地看着她,也不知望了多久。见她醒来,锦颜不自然地移了移目光,道:“这几天,青若回自己房间睡吧。”

    “为什么呀?”小青若不解。

    锦颜仔细地望着小青若,沉吟了会,道:“小姐姐有事,暂时还不能告诉若儿。若儿听话,先不要问,好么?”语气竟是前所未有的郑重。

    小青若的心往下落了落,但还是乖巧地点点头道:“若儿听小姐姐的话。”顿了顿,又加道:“那,小姐姐以后还会和若儿一起么?”

    锦颜听到似是出了出神,半晌后轻轻点了点头:“自然。小姐姐最喜欢若儿了。”言罢,笑着抚了抚小青若柔软的头发。

    小青若闻言原本失落的心又活跃起来,也跟着笑了起来:“若儿也最喜欢小姐姐了!”

    锦颜的脸上神如微微漾开的湖面一般起了波澜,眼底神色复杂地望着小青若,盯了片刻,盯得小青若的脸上都起了气,大眼睛扑扇扑扇地疑惑地望着小姐姐。锦颜突然一把拉过小青若,动作轻柔地拥进了自己的怀里。在小青若看不见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似不忍、亦似决然。

    锦颜离开的时候,没有同青若告别。她带走了所有证明她存在过的物事并销毁了,只揣着那个小面人回了宫。

    她已五岁。变化翻天覆地。

    很多时候,成长并不是因为岁月的增加,而是事的历经。往往某一件事的过程,会让你突然成长,仿佛一场质变,从核心开始发生变化,慢慢渗透到外部。而这次劫难的洗礼,足够让聪慧的小锦颜从原来那个天真的孩童蜕变为如今学会深藏心事的女孩。她并不能因为一些美好的安宁而止步不前,她有她的责任和使命在。她必须为母妃讨个公道,为自己讨个公道。

    那晚,她在得知青宇竟是当朝武臣之首时,只犹豫了一瞬,便跪在了他的面前。她知自己力量单薄,根本没有胜算,唯有找到坚实可靠的后盾,并说服他帮助自己才行。青宇不是不惊讶的,单说长凤公主竟然不在宫中而是辗转流落进他府上就够他吃惊了,而此刻面前这个刚满五岁的孩童竟然言行举止这般条理清晰,果决利落,让他不由刮目相看。她跪在他面前,脸上却并无任何悲戚神色,而是平静地几语带过了她的遭遇,然后请求他悄悄带她入宫,并帮她找出罪魁祸首,助她一臂之力。为此,她愿他青家三代平安。当青宇看到一个小女孩平静却自信地说出后面的话来,仿佛那是一件斩钉截铁的事,便深觉长凤公主果然如传言那般不凡,竟心里暗自信服几分。行大事者,必决而不疑,行而不乱。不过一个回念,青宇便作了决定,伸手扶起了锦颜,郑重地点头应了下来。他有感觉,长凤公主所承诺的很有可能将成为自己青家一块极安全的盾牌,护他儿女一世。毕竟这些于他而言,并不算难。

    两人先从华妃一事入手,以青宇的实力,很快便查出了其中的猫腻,扯出丽妃的牵连来。

    当锦颜听到这个名字时,还是忍不住愣了愣,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面上有一闪而过的悲哀。若是以往,她是决不愿相信的,但今时不同往,她不再相信很多东西。她在那段乞讨的子里,早已历经过凉薄的世态,如今也不过为了自己的母妃觉得不值得罢。心中有小小的难过,细细的扎着自己的心,一阵一阵地疼。然而不过片刻,她便已镇定了神色,低低应了声,便道:“既如此,是时候进宫了。”

    她重新入了云凤,着手换了全部的宫女太监,然后将娘连同那些丽妃调换过的宫女太监一并交由了青宇处理。她心里清楚那些人的结果,却违心地不愿过问,着自己冷酷起来。这皇宫,深似海,一不留神掉落的便是自己。她必须一步步谨慎地走。再确保没有任何人知道长凤公主曾离开过云凤这个事后,她开始着手准备收拾丽妃的事宜。

    她不再打算靠任何人。即便是高高在上的那个父皇。从知道母妃死的那刻起,她就不再相信他。这个有着众多女人的男人。

    她要靠自己,去为母妃报仇。为自己报仇。

    在锦颜悄悄回来几后,昭仁宫便开始闹了鬼。每天都有太医被请去丽妃那。宫里几乎传了遍,据说每天早上醒来丽妃的上都会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很多鞭痕,染红了一,皮翻裂开来,甚是恐怖。

    丽妃每晚都不敢入睡,让侍卫把守在房间外。但不管她如何不敢入睡,最后都会睡过去,然后第二被发现血淋淋地躺在上,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丽妃没有告诉他人的是,她每每做梦都梦见眼珠暴瞪,舌头长长伸在外面的华妃,在梦里朝她近,用沾满鲜血的手抓挠她动弹不得的体。第二醒来自己竟就满鞭痕了。

    皇上也去看望过一次,但很快怒气冲冲地退了出来,拂袖而去。

    丽妃疯了。

    她整缩在上,嘴里嚷着对不起,满脸惊恐。而皇上却撤了太医,命他们不得医治。众人不解,只有锦颜知道,那是因为皇上知道从丽妃口中知道了华妃是被害死的。但皇上不会许自己承认这个错误。他是天子,天子不能犯错。他能做的,只有在心里默默怀念那个明眸善目的华妃。

    锦颜去见过丽妃一次。

    丽妃见到她的时候,神色愈加惶恐,在角瑟瑟发抖。

    “我以前一直不明,为何你不直接弄死我,一了百了。但是现在我明白了。”锦颜背着光站在门口,也不管丽妃听不听得懂,顾自低声道:“想必因为我没有母妃那样的把柄给你抓,你故意让人将我关进小黑屋,想要生生折磨疯了我,再送回宫,到时,自然谁都怀疑不到你。只会以为,我因母妃的死而疯。”

    丽妃不为所动,仍旧睁大了眼睛抖着子,如同一片寒风中的叶子。

    锦颜细细地瞧着丽妃,忽的深深叹了口气,回转了离去。

    所有的事,终于有了结束。丽妃如今,终得了惩罚。其实不过是小伎俩罢了,从青宇手下调了个高手,趁夜下了重度迷药,然后在她晕倒之后鞭打。至于那些梦境,不过是丽妃心里有鬼作祟而已。

    只是锦颜也没想到,在她离去后的那个夜里,丽妃竟跑出了昭仁宫,投了井。即便她已经打算放过丽妃。

    深冬的风格外的寒,几乎要冷却了人的一颗心。

    作者有话要说:当当当,有的小锦颜番外完结了!鞠躬——

    大家看得满意的话多多赏分赏评论啊,姐姐我想努力冲冲自然榜月榜去~~~~

    这篇文章成功地不受我控制地由虐文向治愈文一发不可收拾地滑落……作者君节碎了一地啊。

    现在是凌晨2点22分。嗯,很好……你们知道更文的辛苦了吧!别问我白天作甚么去了,白天自然是逛街的时间……假期快结束了,大家抓紧一切时机啊!看在更的作者君这么勤奋的份上,动动手吧哈尼们~~~求赏花求评论求安抚~~~你们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