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尸体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32、尸体

    马车紧赶慢赶,倒也到达得快,至出事地点停了下来。此刻尸体已被官府处理完毕,但草地上还仍存留着大片大片的鲜血暗渍在。先前两辆马车的残骸也仍留在原地,凄凉地提醒着青若原先那个不昭的事实。花瑶一个跃跳下了马车,便催促着青若带着她们俩沿着昨晚的路线再走一遍。

    青若立在原地,有些踟蹰。昨晚受惊不小,本就无甚特意去提醒自己去记住路线。所幸初初还有那些血渍,三人便顺着这些痕迹往林子里行去。一路行来,仿佛在提醒青若昨晚发生的一切,清晰的画面在脑海中不断闪现,让她的脸色现了些许惊慌来,只靠着强撑的对锦颜的关切支撑着。毕竟年幼,又不经世事,这几个时辰下来,心里没有一刻放松过,即便是晕厥的时候也是不安又急切的。昨晚的事在心中造成的影响犹如投入心湖的一块巨石,溅起惊涛骇浪,满眼满心都是那四撒的鲜血与末。但是现在不是时候给她害怕的,她更害怕的不是那些。

    三人来到了那会阿九和十五带着她们与另外几个暗卫分开的地方。到这里便好辨多了,之后几人基本上是一路往东边逃去的。青若一行便也朝着东边走去。期间青若问及暗卫,花瑶只大致说了已经好生敛葬了。她自是没告诉青若那些人的惨烈,五名暗卫,皆是满脸鲜血,满伤痕,上几乎没一处完整的地方,甚至连死都紧握着手中的大刀。有一个被砍掉了右手,有一个被一把大刀砍在腰间,几乎断了半个子,死之前刀还卡在腰上的骨缝处。有一个被人从背后划了一刀,露出背后的森森白骨。看到这些惨烈战况,连她都有些不忍。

    在走了一会后,青若便认出了当时四人被追上的地方。原因很简单,因为老远她们就发现了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这地方因周围便是灌木丛,因此花瑶等人并未寻到,也就没将尸体敛好。青若的脸色愈发白了几分,刚走近,花瑶忽然拉住了她,眼神中透着担心。青若只轻轻摇了摇头,拂下了花瑶的手,往前走近了些。

    眼前一个年轻男子闭着眼侧脸躺在地上,口插了一把大刀,双手仍抓着刀刃,刀口的血迹一直延下来到虎口和手腕,然后在口汇集成一滩干涸的血水。然而他的脸上竟是带着一丝温柔的微笑。

    而他面容朝向的地方,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尸体。青若认出这便是阿九了。阿九上的黑衣上全是凝结的血块,一件衣服已被划裂了好几道口子,露出里面白色的里衣和其下若隐若现的血翻飞的伤口来。她看着十五的方向,右手仍搭在十五的脸上,脸上的神色极其复杂。下的草全都被血给染成了一片暗褐色,在鲜嫩的绿色中额外触目惊心。

    青若的眼泪突然无声地落了下来。

    果然,还是死了吗……阿九。青若紧紧攥着手,指甲都几乎要嵌进手掌的里去,以此压制内心涌上来的战栗。

    这样的场景,在场三人仿佛能看到两个暗卫死去之前的画面。花瑶和白亦桦看着死去两人的姿势也沉默下来。

    “走罢。”过了会,花瑶开了口,打破了沉寂,过去扶了青若,然后慢慢拉着她,继续往东面行去。

    她们,有更的事要做。

    白亦桦轻轻掩了阿九的眼,然后跟了上去。

    愈靠近那个地方,青若的心提得愈高。她不敢去想象自己看到的会是什么场景。她任由花瑶拉着她往前走,既想知道结果,又怕知道结果。

    然而还是愈来愈近了。

    青若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的手在花瑶的手心略微颤栗着。

    花瑶显然也注意到了青若的绪,心里叹息,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那个女人!老是麻烦忒多!

    终于,遥遥地仿佛看见了前方地上的躺着一个人。

    青若的脚终于无法再迈动了。她脚一软倏地往地上滑去。

    花瑶全心在前方的人影上,并未留心,没来得及抓住青若,青若已经坐在了地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花瑶顿时觉得自己的勇气也被败光了,踟蹰地停了下来。

    只有白亦桦仍镇定着,看了一眼地上的青若,然后一把拉过花瑶,继续朝前走去。

    花瑶明白白亦桦的意思,也不敢让青若接着往前,这种难事只好她们两人担着。

    愈来愈近,花瑶已隐隐看见了那一袭白色染血的衣袍,心里略微沉了沉。

    白亦桦仍面无表地拖着花瑶,直到站定在那个白色人影前。

    眼前躺着的人着一白衣,上面依稀可辨出低调华丽的暗纹来,领口镶着银边,腰间缀着一块墨玉,玉上刻着一只翱翔的凤凰。然头转向另一边,看不到模样。然那形穿着,却还是像极了一个人。

    花瑶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白亦桦却不管,蹲□去,伸出手,轻轻地把地上人的脸给转了过来。

    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她们面前。

    眉似远山,貌如清莲。那唇薄如新月,此刻褪尽血色,如那脸一般褪成了一幅失色的水墨画,尽是苍白,却有血渍从唇边一路淌下来,红了半边修长的颈,结成暗红色的痂,落在每一处,在白衣上开出大朵大朵妖冶的花来,又以左口处绽开的血红色的花最甚,一路延伸至肋骨间,流到地上,聚成了一小滩暗渍。那容颜,静如水,谧如烟,唇角却有很细微的弧度,在血泊中华丽地盛开,仿佛极暗极暗的黎明夜里,突然绽开的烟火,瞬间划破巨大的黑幕般的天空,璀璨不可方物,却又美得令人心碎。

    花瑶的子晃了晃,被白亦桦伸手扶住。

    两人都没注意到,后跟上来的青若,在看到那人面貌的一瞬间,脚步陡然往后退了一步,小脸上呈现出古怪扭曲的神色,怔怔地望着地上的人儿。

    似过了千万年一般漫长的时光,然后像是干涸的大地突然裂了缝,从中涌出大片大片的悲伤。

    却没有眼泪。

    青若只是死死看着地上的人儿,眨也不眨。

    许是感受到后不对的气息,白亦桦转了头,在看到青若的一刹那惊了惊,眼中闪过复杂的绪,然后扯了扯花瑶。

    花瑶来不及阻止青若便让她亲眼见到了眼前的况,心里暗恼不已,连忙退到了青若边,伸手挽了她,顿了顿道:“我们先回去罢。”

    青若却似没听到般,仍望着锦颜,不说话,也不动作。

    “她死了。”忽的,白亦桦开了口。

    青若的体瞬间抖了下,然后上前了一步,脱离了花瑶的手,慢慢蹲了下去。然后更慢地,伸出了右手,放在了锦颜的鼻翼下。

    没有呼吸。

    白亦桦并没有阻止她。花瑶更是扭了头,不忍再看。

    不过才相处了短暂时不是吗?是不是应该说锦颜魅力太大太成功?可是如今的悲剧,真的是锦颜希望看到的吗?花瑶的唇角掠过一丝苦笑。当初,便看出了锦颜的心思,所以故意与锦颜亲近看小青若的反应。如今这状况,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青若的右手顺势贴上了锦颜的脸。

    触手冰冷。僵硬如铁。

    昨天才许诺过的誓言,这么快就食言了么。怎么……可以。

    那裂缝里,涌出更多的悲伤来,灌进了青若的口鼻,淹没了她。

    那熟悉的眉眼,曾经温柔对着自己笑着的,她。甚至那无意触碰过自己的薄唇。青若一点点,缓缓地用手指温柔地描着,那眉,那眼,那鼻,最后落到了唇上。

    手剧烈地颤栗起来。

    所有的一切,不过才一,为何都变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回家了!八天长假啊——大家应该也和我一样很兴奋吧哈哈~~~中秋节快乐!团团圆圆过节去吧哈尼~~~ps:虽然写得这章是悲的……不过有悲才有喜哈是吧~~~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