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故人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31、故人来

    从滁州知府冲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与青若有过一面之缘的,此时本应该在宫内的花瑶。

    “你……怎么是你?”青若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花瑶冲到青若面前,眼神飞快地扫了一遍青若,口中道:“当然是我!你逃出来了?锦颜呢?”

    青若更是诧异,怎么花瑶似是知道自己几人的处境一般。正开口,又有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花瑶后传来:“急也没用。先让人进来罢,此事需好好商议。”

    青若这才注意到跟在花瑶后出来了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岁上下,着官袍,此时正略低着头一副恭敬的模样,想来就是滁州知府了。而女的不过二十,着淡雅素锦罗裙,长得也算美人一枚,上隐隐透着道不明的气质,想是刚才开口的女子,面上并无甚表,声音却温柔。

    花瑶一听有理,便急急拉了青若进了府衙里间。

    待几人坐下,知府在接受到花瑶的一个眼色后便识相地借言去为众人准备午食退了下去,只留下青若、花瑶与那位素锦女子。

    青若心里装满了疑问,例如花瑶怎么会在滁州府衙,又怎么会知道她们的状况,那群匪盗有什么目的……一大群疑问绕在青若心头,弄得青若不知该开口先问什么。

    花瑶脸色虽急,却也不乱,瞧出青若装满疑问的表,只道:“现在不是问其他的时候,我稍后自会解释。你先告诉我,林子里发生了什么?你是逃出来的,那锦颜呢?”

    青若理了一下思路,便道:“那时遇了几百人的匪盗,我们被分散成了两批。我与锦颜被七位暗卫护着入了林。到后来只剩两位暗卫带着我们杀出了一条血路,倒看不见敌人了。这时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追上了我们。然后,然后……”青若言及此,又想到了昨晚的景,心里胆颤更甚,瞧见花瑶与另一位女子仔细听着的模样,只好压着慌乱继续道:“然后暗卫又让我们两个逃。但是一会儿后,那恐怖的女人又追了上来。锦颜……锦颜就让我去找滁州知府,然后找白……白亦桦,说她会知道怎么办……”

    青若脑海中浮现出锦颜苍白的脸色与失了血色的唇来,以及手上那一道深深的伤口,心里愈发不安。可是,可是应该相信锦颜的。对!锦颜这么聪明,肯定能活下来的!

    “所以你就把锦颜丢给那个面具女人自己跑出来了?”花瑶一脸想不通地把子重重靠向了椅背。这个女人!作甚么这么维护这个小孩!

    青若听罢脸上瞬间褪了血色,震在那里说不出话来。若是细看,便不难发现放在膝盖上的小手轻微地颤抖着。

    素锦女子瞟了花瑶一眼,若是熟识的人便能读出她眼中的责怪来。她声音温柔地道:“我便是白亦桦。花瑶她只是担心,不要在意那些胡话。”脸上却依旧平静着。

    青若此刻哪里听得进。她只觉得被击得一片空白,只反复想着自己竟一个人把锦颜丢在了那么危险的处境。若是……若是锦颜出了什么意外……青若甚至不敢往下想!

    花瑶显然也注意到了青若的反常来。虽也明白当时青若在场并无甚作用,但至少,至少锦颜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啊!好吧,她知道锦颜肯定舍不得青若陷入困境。她无奈地翻了个白眼,站起来道:“事不宜迟,我们回林子里看看!”

    白亦桦点点头,也起了

    花瑶走了几步,发现青若还坐在那里没有跟上来,叹了口气,便过去扶青若,口中道:“好了,我只是急了些,知道当时你在也没什么作用。我们先回林子里看看吧,希望不至于太糟。”

    青若这才回了神,子仍有些发颤,依着花瑶的手站了起来,脸色并未减缓。

    看得花瑶都有些不忍。是自己说得太狠,还是小孩太脆弱啊。

    路上。

    “小青若,别丧着脸了,锦颜鬼得很,应该会没事的。”花瑶三人都上了一辆略大的马车,见一路青若都咬着唇不说话,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抱了青若的手臂道。

    “嗯……”青若点点头应着。然心中忐忑得很,又紧张又期待又害怕。

    “别多想。你不问问我为什么会在滁州吗?”花瑶试图转移青若的注意力。

    青若抬头望向花瑶,强挤着笑脸道:“你为什么会在滁州的?”

    花瑶真想翻一个白眼,但是又顾忌小孩子的心理健康,还是忍了。只是伸手使劲揉着青若的脸埋怨道:“别笑了,笑得难看死了!弄得我好像在你卖笑似的。”待揉开了青若的笑才解释道,“你们那会刚离开我便同锦麟说了,好不容易才说服他暂时放行,便也出了宫去。想着可以顺便来见见亦桦,反正你们的目的地也是苏州,便想在苏州白家等着你们来。我早几到了苏州,住在白家。今早便听到白家打听来的消息,说是滁州城外发生了匪盗事件,发现了很多尸体。我心里料想不对,掐子你们也差不多快到了,便急忙和亦桦快马加鞭赶了过来。我在那里看到了几个暗卫的尸体,就想到了应该是你们出事了,连忙派人进了林子里寻。但是那林子有些大,我们只寻了几具暗卫的尸体,但并没有寻到你们。也没寻到锦颜的尸体,所以你先放心。”

    花瑶没说的是,当时那个场景简直没把她惊得厥倒。鲜血染红了那里的草地,尸体横陈。而甫一看到众多红衣里的黑衣暗卫,她就确认了他的份。宫里的暗卫衣着虽是黑色,袖口却绣有独特的暗纹标记,这些她听锦麟提起过。所以当时她的脸色比刚才的青若好不到哪里去。到后来提着心寻找并未发现锦颜等人的尸体,她才松了心。

    青若听了解释才明白过来,也大大松了口气,看了看花瑶,又看了看面无表的白亦桦,问:“那为什么锦颜当时让我去找白姑娘?”

    花瑶解释:“想来我出宫之后锦颜便从锦麟那得了消息,也猜到我定是在亦桦府上,所以才让你去找亦桦。找到了亦桦就相当于找到了我。”顿了顿,又道,“而且亦桦会医术。”

    “你不是也会。”白亦桦忽然就开了口。

    花瑶脸一扭,语气明显不不悦道:“我才不要会。我只使毒!”

    白亦桦的眼中浮现一抹无奈。

    青若不知花瑶为何一脸不乐意的样子,却也没空理会这些,心里只惦记着锦颜的安危,希望马车快点到林子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要上榜,所幸话剧的微电影形式后期制作也完成了,放假可以专心更新了。我会好好写的么么~~~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