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绝处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28、绝处

    “十一!”其他暗卫见了,心一凉,压力又大了几分。

    忽的一把铮亮的大刀在光线渐弱的暗处陡然闪出来,就着那个暗卫刚倒下的空当处劈砍而来。青若正转头看向倒下的暗卫,那刀便也正对着青若的面门杀过来!

    青若觉得浑都被这刀刃锁定一般,惊得无法动弹。她只在心中隐隐闪过一个绝望的念头,便突然被一股大力猛的拽了一下,趔趄地跌入一个柔软的怀抱。

    一股熟悉的冷香混杂在这浓烈的血腥气味里,依旧清晰如旧,让青若回了神,略微静了心。

    锦颜的眉极快地蹙了下,然后不动神色地把流着血的左手藏进宽大的袖袍中,袖边却依旧染了血渍。锦颜心里忍不住暗恼今怎得还是如往常一般穿了白衣。

    在刚才惊心动魄的一瞬,锦颜眼疾手快地扯过青若的同时,将左手下意识地护在了青若的背后,来不及完全躲过那刀刃,被余力斜斜地从虎口划到了手腕处,血一下子便涌了出来。所幸余力不足,不至于见骨,却也颇深得很了。

    阿三在那缺口处,自然瞧见了公主受伤的场景,牙一咬道:“阿五,阿七,十二,你们随我断后!阿九!十五!死也要安全护送两位姑娘出去!”言罢,深吸一口气,弃了剑,一把夺过刚砍过来的两把大刀,反手插入对方体内,然后拔出,左右手大开阖地一挥,对方不及,下意识退了一步。

    其他几人见了,明白此时招数已不管用,剑不如刀适合,便都纷纷弃了剑,夺了对方的刀。刚被喊到名字的三人都弃了防守,大开大合地砍杀起来。

    一时倒有了余地。阿九和十五此时也顾不得冒犯,一人护了一个,趁机往后退去。

    天渐渐又暗了几分,为锦颜一行人略添了利势。他们明白,只要挨到天黑下来,林子又大,脱险的可能才更加大。阿九和十五的衣服上几乎已经可以拧出血来,有的是自己的,更多的是敌人的。关于同伴的最后一幕也不过是目送着断后的四人红了眼一条路地厮杀着,仿若疯狂的野兽的最后一搏,竟是迫得那些黑衣人有些不敢接近。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必死前的争斗。

    如此,锦颜四人方才略离了敌,到后来便由阿九和十五施展轻功飞快地后退着。说是飞快,其实不不过比走路略快了点罢,两人力气几乎已尽,不过是撑着急切的一口气带着她们逃跑。退了半柱香后,拥着青若的十五忽的趔趄了下,前冲的气势一滞,便松了青若往下滑去。由于前冲的势头尚在,几乎是无力地往前跌飞了出去。青若伸手去扶,却不过攥了个衣角,便落了空,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倒在了林地上。

    功力略深的阿九见状也停了下来,唤了声十五便去拉倒在地上的人。听声音竟是位女子。

    锦颜怕青若慌乱,便过了去,轻轻拉起了她的手。青若才把视线从茫然焦急中转了回来望向锦颜。

    此时林里已略昏暗,青若虽看不清锦颜的表,那在黑暗里明亮的瞳孔里却透着一丝抚慰的意味,让青若紧绷的体也随之松了些许,紧紧回握住锦颜的右手。

    阿九让十五搭着她的肩站了起来,自己的腿也有些打虚,但仍是咬牙强撑着。十五年纪是七人中最小的,不过刚满十六岁,此时脱了力,但所幸尚未昏厥,靠着坚强的意志支撑着,堪堪站了起来。

    “往东走罢。城镇在靠东方向,入了城便安全了。”锦颜抬头瞧了瞧天色,沉吟道。

    阿九点了点头正待移步,忽然惊了一声道:“谁?”望向四人来时的方向,神色陡然又慎重起来。

    锦颜心头一跳,暗道不好。

    眼前隐隐出现了一个影缓缓朝她们行来,可以听见靴子与草摩擦的沙沙声在寂静中响起。对方并无出声,仿佛没有听见阿九那话一般。

    待得对方近了些,大家才看清楚来人,着黑袍,脸戴面具,竟是方才那个女首领!

    众人的神色不都凝重起来。

    阿九轻轻放下十五,然后站到了公主面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她能感觉到对方的功力完全在自己之上,即便她和十五全盛状态都不是人家的对手。但此刻,她有自己的责任在,即便拼得最后一分气力,她都要尽力护住公主。

    青若紧张得手几乎都要抖起来。仿佛刚寻了光明,却又被人扔入了黑暗的地底。希望破碎,那心一直一直沉落下去,深不见底。

    “莫怕。”锦颜忽然低头俯在青若耳边轻轻地笑道,“这般,青若与锦颜可算患难与共了。”

    青若没料到这时锦颜还能笑出来,埋怨地捏了捏锦颜的手心。然心里的确因了这笑冲淡了些许慌张。

    “姑娘!我来缠住她!你们先快跑!”阿九在心里盘算着拖延的时间,开口道,眼睛却仍死死盯着对方。

    锦颜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她深知此刻能搏多少时间便是多少时间,否则所有的牺牲便都浪费了。她只在阿九后轻轻道了声:“谢谢。”言罢便朝青若说了声“跑吧”就拉着青若飞快地朝东边跑去。

    面具女子仿佛没有看到逃跑的两人,仍旧站在那里,面对阿九的盯视并不在意,上却开始聚集愈来愈厚重的气势,整个人一触待发。

    阿九看着对手站在那里凝聚气势仿佛打算一击毙中,心里略微焦急起来,却无奈对方稳稳地站在那里上无一丝漏洞,她不知该如何,眼看对方气势愈足,再放任下去自己过不了一招,也不再管是否寻到弱点,脚尖一点便拿着刀往前冲去。

    就在那刀险险地到达面具女子鼻尖的一瞬间,她才突然动了。阿九甚至没看到她是怎么抬起右手的,反应过来时对方的右手食指已经“噌——”的一声精确地弹在了她的刀刃前端,阿九只觉一股猛力从刀前传来,虎口陡然破裂溅出鲜血,手一松刀便从手中滑落下去。女子右手倏地反手捞起刀柄,刀一个旋转便压向阿九。这一连串动作本便迅速,又加上两人距离极尽,阿九体吃力心知躲闪不过,牙一咬就举起双手用**格挡压向咽喉的横刀,子向后倒去。不过一眨眼,两人已相交,阿九双手剧痛,所幸因往后倒下的动作离了刀口,否则这手臂便要断了。面具女子见阿九往后倒去,改横为竖,直直地朝阿九的口刺下。阿九在半空吃力地向右侧,却仍是没完全躲过,只听嗤啦一声,左肋处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面具女子见阿九右翻,又将刀划过阿九左肋时倏地上挑,在翻之时又划拉过整片后背,拉出长长的一条血迹。

    只这一交手,阿九的双臂、左肋、后背便添了三大伤口,血浸透了黑衣。

    然事仍在电光火石间进行着。阿九甫一落地,便不管不顾地一把抱住对方的双脚,然后张嘴使出剩余所有的气力带着仇恨狠狠咬下!

    面具女子显然没有料到阿九突然的野蛮式拖延方法,小腿一疼被咬了个结实。她略微愣了愣神,然后极快地朝东边望了一眼,便举起了手上的刀,往抱住自己的阿九砍下!

    刀已堪堪要刺破阿九的皮肤,面具女子却忽的改了方向,朝后捅去!

    阿九眼睁睁地看着面具女子后的十五跪在地上,手上仍紧紧抓着那刀刃不肯放手,眼睛却是瞧着自己,隐约是笑着的。

    原来是十五在一旁并未失去神智,从一开始被放下后便在发急,却因一时失了气力无可奈何,只能一点点试图积攒。到得阿九受伤后,已经试图爬起来。而此时一见短短时间面具女子就要杀死阿九时,再也顾不得,用了所有气力往面具女子扑了过去,希图引开她的注意力。结果那刀果然没有再落下。

    争得片刻,也是极好的。十五捂紧那刀不肯再给对方,眼睛却是看着阿九笑了。

    面具女子并未再使力去拔刀,竟放了手,任由十五抓着刀,带着笑容缓缓向后倒去。

    趁阿九失神的空当,面具女子脚一转一踮,便从阿九的钳制中脱离了出来。她在昏暗中静静瞧了望着十五的阿九几秒,便转往东飞去。

    阿九试着撑起自己的,撑了几下都失败地俯倒在了地上,便也不再勉强。十五离得近,子是朝她这个方向倒的,阿九颤抖地伸出手,刚好能触到他尚带笑容的脸。

    依旧温,仿佛不曾死去。

    作者有话要说:发现打斗镜头一出字数顿时增多了,而且写起来竟是意外地顺手!为了弥补周末出游勤奋地码了近3000字献上~~~快表扬我表扬我~~~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