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难眠之夜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25、难眠之夜

    待到凌府,已快近晚饭时间。大家自香山寺回来之后似乎都各有所思,便也顺着凌老爷子的喜好静静地吃完了饭后,便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墨雨才得空去找锦颜说了白凌其歆想要跟着走的事。

    锦颜却并未答话,依旧坐在桌旁左手执一卷书读着,右手轻轻敲击着桌面。

    墨雨站在旁边不知怎的听着那敲击声心中浮上几分忐忑来。

    良久,锦颜才开了口,眼睛却未离开书页,说的话也与这事无关,只是问:“墨雨怎么看凌小姐那签文?”

    墨雨闻言斟酌着道:“自是吉得很。凌小姐是有福之人。”

    “得其所哉啊……不知道凌小姐想得谁呢?”似是自言自语般,锦颜喃喃道。

    墨雨觉得自己有些失了平冷静,要不然怎么会一听到这话就想起了白那幕,略乱了内息。

    “我瞧得出凌小姐是个天率真之人,虽不免惹些小火,有你帮衬倒也无碍。她若执意要跟,估计我们还真拦不住啊……”锦颜念及此,倒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似是想起了凌其歆的一些事。

    墨雨闻言,心中不免略微地划过一丝欢喜。但还是忍不住道:“可是这样子凌府会不会乱了?”

    “凌小姐有我们照顾,总比一人上路来得妥当。这事我会留信给凌其琮的,想必他也知道他妹不愿嫁人,必要闹得人仰马翻。待我们从苏州回来便完璧归赵罢。”锦颜道。

    墨雨这才放下不安,抬头正要向公主告退,却不知公主何时已从书中挪了眼,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望得墨雨一阵惊慌。

    所以,当白风给公主端了换洗衣物过来时,正巧看到的,是武功高强的墨雨退出时不小心绊到了门槛,趔趄了一下的慌乱影。

    然后白风在一旁不笑得俯下了

    那厢,被提到的凌其歆正忙着整理明逃走的衣物。

    然而理了一会,她便有些恍惚地坐到了边,看着墙上墨线乱飞的画发呆。她还记得闷葫芦当时就盯着这画盯了好久,眼中还藏着笑意,可见她也看出这幅画是出自凌大小姐的手笔。不过她可真冤枉了凌其歆,她如今的水平虽没有大师级别,但还是拿得出手的,连父亲也说琴棋书画里她唯一拿得出手的画了。只是这画还是她三岁的时候画来送给母亲的寿礼,那时年纪小,又不是神童,水平自是有限。那是她留给母亲的第一样,也是唯一一样礼物。不久之后,母亲就染上寒疾去世了。所以她才留了这画作个念想。只是对于母亲这个话题,她从小就不愿提及,才没有解释。否则按以往的子,铁定想要为自己挽回面子。

    她又想起在白在香山寺那幕。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在拉扯着墨雨逛寺庙的时候,因为走得太急,不小心被一块凸起的青石板绊了下,踉跄了下。墨雨反应快,自是连忙向前扶住了凌其歆。不巧后面正跟着一个及腰大的胖男孩,由于紧跟在凌其歆后,又蹦蹦跳跳的,也同样被那块石头绊了下,几乎是向前略微离了地扑过来。这下子两人都没防住,那小孩正巧猛的撞到了凌其歆的腰,刚在试图站稳的凌其歆一个不察便向墨雨倒去,墨雨正站在凌其歆面前侧着扶她,没料到对方刚稳了形却又突然倒了下来,手肘好死不死正撞到她的侧,她一时疼极,又觉得浑一下子酥软得提不出气力,竟是被凌其歆稳稳地压倒在地。凌其歆的唇狠狠地磕到墨雨的下巴,墨雨的唇则狠狠地被迫磕到凌其歆的鼻子,凌其歆疼得甚至差点飙出来泪来。倒是小孩,因垫了人很快没事人一样地爬起来,冲后面担心自己的娘露出缺了牙齿的嘴笑。

    若是白风看到那状况,估计这次瞧见墨雨只是被门槛绊了一下就不至于这么没追求地笑成那样子了。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当从疼痛中回过神后,凌其歆便只剩下羞涩了,连疼都顾不上疼了。便是现在想来,还是心跳得紧。离那么近,看着闷葫芦同样慌乱的眼神,被晒得有些浅蜜色的皮肤竟也泛起了红,一时竟动人得很。让她有种想要咬一口的冲动。

    她真的差点便要那样做了。如果不是那小孩的娘好心过来扶她们的话。

    “得其所哉也……逢此非常际遇之时。君汝可毫不犹豫。决定取之可也。踌躇即失之东隅。但不能收之桑榆者。”在那和尚为她解姻缘签的时候,她的心里不知怎的就想到了她,和那一幕。

    凌其歆缓缓地闭上了眼,觉得心里有什么融化开来。

    青若并无甚睡意。她乱得很。

    她头脑中混乱地交织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车厢内温柔的安抚,短暂的吻,以及随之而来的冷漠,还有那两只对立的签,以及大师所说的话。接着又念及唇上的柔软,轻轻地啄吻着自己,温柔缠绵。再然后,便被一双眼所占据。那熟悉的琥珀色瞳孔里不带丝毫感地看着她。她甚至想起了更早的时候,那次意外。比这次更深的接触,辗转如软糖一般的甘甜触觉。她本几乎要以为她已经将这事选择地遗忘了。她辗转反侧不知如何是好,只觉得这也不对那也不对。

    两个女子怎么可以那样子呢?青若不懂。她喜欢锦颜,她知道。但是那些事不是那么单纯。就像她也喜欢妹妹青翎,但她不会吻她的唇。书上记载这是人才做的事。两个女子怎么能成为人呢?但是她们又确实做了人之间的事。可是这是不应存在的。锦颜当时也只说是头昏。虽觉得疑惑,却又似乎没有更好的解释罢。锦颜的心思那么难琢磨,自己连自己此刻的心都闹不懂,更别提锦颜的了。

    一想起锦颜对自己冷漠的模样,青若就觉得心里又酸又虚。即便自己在青家不受重视的时候她也没这般在意过。但一念及锦颜如果也这般忽视她,她就觉得不能接受。刚才锦颜那样子是生气了罢?她不想锦颜生气,她喜欢看她笑的样子。她想起锦颜笑起来,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就盛满了光,满得甚至仿佛会溢出来。那些光在琥珀色里流动,在那笑得轻颤的长睫毛上流动,也在那浅淡纤薄的唇上流动。青若坚信那是她看过最美好的东西。可是,现在她惹她生气了。所以锦颜不会再对她笑了罢。

    青若皱的整张脸都哭丧起来,躺在上,伸出左手手臂压在眼睛上,让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压制快要涌出来的泪意。

    真的,好烦啊——

    作者有话要说:明后要出游,存稿只有一章,故两只能一更,希望大家谅解~~(得空努力补起~~)打算顺便趁此也好思索下文章具体进度与节安排,保证质量。再次谢谢大家的评论与收藏。尤其是几个经常给我评论给我动力的,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