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姻缘签(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24、姻缘签(下)

    “你们跑哪去了呀都没看到你们?还有小歆你脸怎么这么红?”凌其琮仍不住关心凌其歆。

    “哎呀没什么,哥你别罗嗦了,我也要求个签才行!”不知怎的,凌其歆的脸又红了红,一眨眼便跑到了佛像前,扑地一声便已跪下了,开始胡乱地摇着签筒,倒也顺利摇出了一支。

    凌其歆瞧了签文一眼,便忽的两眼放光兴奋地嚷嚷起来:“上上大吉。得其所哉,得其所哉得其所!哈哈,一看就是上好的签!”忽的,凌其歆转向墨雨,一时竟转了口气,有点扭捏地道:“闷葫芦,你要不要来摇一支。”

    众人听得大讶,这口气怎的这么不像凌其歆平常所用,再一看凌其歆,似乎紧张得很。

    墨雨正还在摆脱刚才那事的感觉,倒一时没料到凌其歆竟然会突然同她说话,再看大家都用奇怪的眼光来回打量着她俩,尤其是公主的眼神更加意味深长仿佛要看到自己的心里去一般,一时大窘,连忙摇头说不用,平时平静的神色也稍稍裂开了一条缝,露出些微不易察觉的惊慌来。

    难得凌其歆竟没有继续追着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是起了,改唤着锦颜和青若道:“我们快去解签吧!”说完便拖着青若往解签处快步走去。

    “小歆你可是思了?寻常最烦这姻缘什么的,连带着讨厌极了爹给你安排的婚事,莫非想通了?”凌其琮见自己小妹这般积极,在旁调侃道。

    “呸。你才思了,要我说哥你还是快点把方萱姐姐给娶过来吧,省的爹爹给我乱安排婚事!我的意中人我自己会寻!”凌其歆不免啐道。及说到最后一句,忽然声音弱了些许,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便住了话头。

    凌其琮只是笑笑,并不在意。

    很快,一行人便看到了解签处,那里坐着一位白眉和尚,倒是慈眉善目得紧,一脸笑呵呵的,便应是小和尚所说的慧因大师了。

    凌其歆自然首先急着把签递给了慧因,便道:“大师快帮我瞧瞧这签!”

    慧因笑着接过,看了一眼便道:“姑娘真是好签啊!得其所。亦即是赞颂君尔之婚姻。得其所在也。逢此非常际遇之时。君汝可毫不犹豫。决定取之可也。踌躇即失之东隅。但不能收之桑榆者。”

    凌其歆听到这席话,愈发开心起来,得意地朝凌其琮努了努嘴,就笑得合不拢了。

    这边,锦颜眼角看到青若还在发愣,便自己抽过那两支签,递给了慧因大师,同时道:“她掉了两支出来,不知何意?还望大师解惑。”

    慧因大师的手接过那签,这时看的时间长了些许,同时念出了其中一支签的内容:“君成命理之月下灵签。上上签。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虽执鞭之士。吾亦可为之即是表明。伊既然是可敬之士。我可为之。易言之。伊人有所锺之时。吾对伊人亦可好好对待。两者之合之时。必须相对待也。不宜置之不理耶。此时。将是君之大损也。”取过另一只道,“便如凤去秦楼,云敛巫山。凤去秦楼耶。表明伊人去矣。巫山之云亦敛欤。可知意中之人走了。是表白两人不宜结合耶。一切之事。婚姻亦如此断矣。不宜馁志。宜另择佳偶去。”抬头望着青若,道,“此乃下下签也。”

    “咦!为什么一会上上签一会下下签的?”凌其歆其他没听懂什么,却也知道一只好一只坏,倒是被弄得一头雾水。别说她了,其他几人也一样,只有锦颜若有所思的样子。

    “此两签同出一人之手,一成一败,可见未来不可定断。成也,许是败也;败也,许是成也。此缘,有得有失也。还望姑娘自行多斟酌取舍。”

    青若似乎有点想到什么,脸色略微变了一变。锦颜明显也注意到了,眼神更深了,同众人道:“我有点疲了,回去罢。”

    “你……”凌其歆正说你不是还有一签要解吗,才刚出了口便被接收到公主眼神示意的墨雨眼疾手快地扯了扯手。还未待墨雨开口打断,凌其歆竟已惊讶地停了话语,诡异地转着眼珠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料到这反应的墨雨也是一怔,忽觉拉住凌其歆的手也一下子烫得很,甩开,又怕她再多问,只得压制住内心手心乱窜的火苗,着急得想先照公主的意思支开再说,便道:“好了,那便先回吧。”说完率先拉着凌其歆往门外走去。

    与墨雨朝夕相处惯的白风恐怕是最注意到墨雨那细微的表变化了,站在公主后,用手掩着嘴,笑得无声却欢快。真是想不到也会有墨雨被着去施展美人计的一天。白风心里暗暗想道,待回去定要和紫雷、赤电好好说说。

    凌其琮是个聪明人,在锦颜说出那句话后,虽不解,但还是接了句:“那我先下去准备,你们慢慢过来便好。”就先行离开了。

    在墨雨带着凌其歆离开时,白风便同青若道:“青姑娘可否陪在下去求个平安符?难得来一次香山寺呢。”青若正巧想暂时避着锦颜,又顾念琢磨着刚才的签文,便连忙应了。心里虽然好奇锦颜的签,但是并不好多问。

    待众人离去之后,锦颜便转过看着依旧笑得一脸洞明的慧因,抿着唇把自己的签递了上去。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醒,拣尽寒枝不肯栖,寂莫沙洲冷。”慧因大师笑着回望着锦颜道,“姑娘下下签也。”

    锦颜闻此反倒有了笑意,点点头道:“我知道。”并未反驳,默认了大师姑娘的称呼。

    “汝之婚姻耶。中之者。惊起却回头去。有恨无人省之。无一人帮忙。省顾吾。阻力太大。爰之。冻尽之寒枝上不肯栖。形成之者。其寂寞沙洲亦冷。挑剔太多而来之阻碍。如能阻力无化为助力时。无法得之也。”慧因顿了顿又说,“此缘千万般阻挠。然姑娘聪慧,想必其实都心里有数,老衲说了也不过是多言。众人既劝不得,姑娘便随心吧。人生在世,本就随自己的心便好,旁人皆辨不清。”

    锦颜的眼中有了更甚的神采,笑意更深了:“我本不信这些。然大师所言在下皆知其理,深以为然。多谢大师指点。”言及此,带着笑微微朝慧因大师福了福表示敬重。

    “哈哈,虽知姑娘面相尊贵无比,然这礼我既已受了,老衲便回赠一句话罢。”慧因收了笑,正了神色,道,“由故生忧,由故生怖。若离恨故,无忧亦无怖。你虽不听,我还是需提上一提。”

    锦颜也敛了神色,道:“大师所言极是。然锦颜既入红尘,便当做这红尘之人,行这红尘之事,享那红尘之乐,遭这红尘之罪。”

    慧因闻言,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道:“哈哈,姑娘果非寻常之人,慧根灵透。是老衲糊涂了。”说罢,阖上了眼,嘴角兀自带着笑意。

    锦颜见状,不甚在意,心头仿佛解脱了什么一般轻松得很,噙着笑缓步向门外行去。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构思长篇,因此在除却角色塑造和文笔追求外,主要还是致力于节的逻辑,毕竟构思节才是长篇中最难的……有大家的支持我很高兴你们喜欢,我会好好写完这篇文的~~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