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短暂的吻 .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桑鲤 书名:长凤倾颜(GL)
    22、短暂的吻

    期间她又被凌其歆拉着逛她的院子,还把她养得一只肥猫秀给墨雨看。墨雨发誓,她从未见过这么肥的猫,几乎看不到那被掩住的脚,墨雨很怀疑这猫真的可以拖着一的膘走动吗?然而事实证明墨雨低估这只浑白色,只有额头飘着一撮黑毛的肥猫了,它真的能走!如果这猫没有那么肥,那么无疑它是一只非常漂亮的猫,尤其是那双眼睛,竟是不同眼色的。左眼绿色,右眼蓝色,当真是稀有。然而当凌其歆兴奋地唤它阿肥时,墨雨还是几乎趔趄了下。

    不用……名字都取得这么形象吧?墨雨想她一辈子估计都会记住这只名叫阿肥的猫了。

    凌其歆看见墨雨愣愣地与阿肥眼神呆滞地对视着,不笑得更欢了,自发解释道:“其实以前阿肥没有那么肥的,我捡来的时候才这么一丢丢大!”凌其歆两手手指对着圈了圈道,“我见它那么小,就想着一定要把它养壮养肥,所以才给它取了阿肥的名字。阿肥很聪明的,它还救过我呢!连我爹都觉得阿肥是只好猫。说完一脸骄傲的样子。

    中午的阳光明亮却不刺眼,一股脑儿倾倒在那个更加明亮的笑容里,一时恍得墨雨失了神。

    待墨雨见到锦颜时,已是被凌其歆领着去大厅吃午饭的时候了。凌老爷子坐在上位,旁分别坐着凌其琮和凌其歆,锦颜则坐在凌其琮边,再圆过来便是青若,白风,墨雨了。墨雨自不必说,被凌其歆拉着坐到了她旁边。一圈人便这样坐着开始了吃饭。

    凌老爷子依旧是一幅神色严肃的样子,子板得笔直,仿佛一棵苍松,除了开头招呼了句客人吃饭,便不再言语。凌老爷子一向秉持“食不言寝不语”,所以即便是凌其歆也在她爹面前倒规矩得很,虽然不停扭动着子不耐。这些在之前凌其琮便有提及过,甚至连凌夫人早年去世凌老爷子并未再娶都大略提了提,是故这般况众人倒都有心理准备。

    饭后,凌其琮提议众人去洛阳有名的“香山寺”走上一走。自古有云:洛都四野山水之胜,龙门首焉。龙门十寺观游之胜,香山首焉。这龙门香山寺之名,可见响得很。几人早闻香山寺之名,自然是应了好。凌其歆一听大家要跑出去玩,也嚷嚷着要跟着,并且举双手保证一定乖。凌其琮自幼便宠这个妹妹,自是应了。

    六人出行,凌其琮叫来了三辆马车,锦颜与青若一辆,白风与墨雨一辆,凌家兄妹一辆,带了六个武功不弱的下人驾着车,便出发了。

    青若规矩地在锦颜对面坐下,耸拉着嘴角低着头,一脸郁卒的模样。

    锦颜望着对方略带青涩的脸,大眼睛无神地盯着自己的绣花鞋,手指绞着略微泛了白,锦颜真担心下一刻那些细细白白的手指就会突然被主人绞断。

    笨死了。锦颜心里暗暗骂着,只觉得孺子不可教也。

    这当口,马车似磕了一下,略微晃了一下,很快又被稳了下来。然便这一瞬间,青若因心神恍惚已一个不稳向前跌去,堪堪撞进一个柔软的怀抱,熟悉的冷香扑鼻而来。

    青若鼻子一酸,已湿了眼眶。

    锦颜扶稳后本打算松手,然只一眼便瞧见青若泛红的眼眶与湿润的睫毛,倒是一怔,只放软了声音道:“你哭鼻子作甚?”

    青若甫一听到这久违的声音,眼一眨,倏地从睫毛上落下一滴泪来,口中还倔强道:“谁说我哭了?我才没哭鼻子!”

    锦颜伸出右手,用食指柔柔挑过青若滑腻的脸颊,然后把它伸到青若的眼皮底下道:“你没哭,那这是什么?”

    青若瞧见自己的泪珠,突然之间便觉得委屈难耐,紧紧咬住嘴唇,却还是控制不住,泪珠如断了线似的一个劲地往下掉。

    “嗳。怎么哭得愈发厉害了。”锦颜瞧见,伸手用拇指揉开了那被咬的泛白的嘴唇,道:“又咬嘴唇呐,你个小东西,怎的跟只小狗似的。”抬眼看着青若红着眼一个劲地往下掉眼泪,漆黑的大眼睛里水汽氤氲着,乍一眼看去还真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倒是让锦颜觉得自己的比喻愈发形象起来,一时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

    “你还笑!谁让你欺负我的!”青若看到自己哭得这么苦对方竟然还笑,一时不忿锤了下锦颜的左肩。

    “我怎么欺负青若你了?”锦颜摊了摊手,一脸无辜道。

    “你……你给我脸色看!”青若提起这茬就气,“莫名其妙!”

    锦颜收了笑,认真地盯着青若半晌,轻轻地摇头道:“不是莫名其妙。”

    青若见状反而怔了一怔,喃喃道:“那是因为什么?”

    “自己想去。”锦颜又笑了起来,食指轻轻戳了戳青若的额头,将她从自己怀抱里扶起来,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然后把脸埋进了青若的肩窝,温的呼吸喷洒在青若上,透过的薄衫熨帖着肌肤,让青若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僵硬着体没有动弹。

    “青若会欢喜锦颜么?”闷闷的声音从青若肩窝里传来,变得有些嗡嗡,青若只听得依稀是青若、锦颜的字样,只好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锦颜抬起头,朝青若笑了笑,道。

    青若近距离地看见锦颜笑,眉眼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精致的脸也随着这一抹笑漾起一丝波澜,如的湖泊在轻风吹拂之下漾起一圈圈粼光,显得愈发安静美好。一股气从耳朵旁散开来,红了青若的脸,青若却依旧一眨不眨地凝神望着,忘了挪眼。

    锦颜瞧得青若那傻傻的表心中一动,搂着她的腰,慢慢往前倾去。

    青若坐在锦颜腿上,两人距离本就近,只一眨眼锦颜的脸便放大在青若眼前,在青若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便感到一个柔软清凉的触觉贴上了自己的嘴唇,轻轻着自己,丝丝温的呼吸拂过青若的睫毛,唇上一点一点被温柔地啄着,脸上脸下都痒得很,痒得青若回过了神。

    回过神的青若陡然睁大了眼睛,吓得一下子从锦颜腿上蹦了起来,一时不妨,狠狠撞上了车厢的软顶。虽是软顶,但也只薄薄铺了一层,青若没有控制好力道,当真是撞得透过了锦缎撞实了坚硬的木头,只听见一声闷闷地“砰——”,车厢都随之晃了晃,青若头晕得很了,又朝一边歪着倒下去。

    锦颜眼明手快地又再次拯救了青若一次,侧扶住了摇晃的青若。

    此时,马车已停了下来,众人都听见了那声响,凌其琮撩开自己的车帘在外面朝她们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事,只是青若不小心磕碰了一下,无碍。继续吧。”锦颜边扶稳青若便应道。

    凌其琮这才放心,道了声小心着点便又缩回了马车内,吩咐继续前行。

    若此时有人撩起这车厢的帘子,便会看到状况并不似锦颜说得那般无碍。车厢内,小青若靠在窗边,惨白着嘴唇,一脸惊恐地盯着地面,说不出话来。而锦颜,则面无表地坐在另一边,沉默地望着避开她目光的青若。

    作者有话要说:阅过抬手留个痕啊让我看评开心开心~~~

重要声明:小说《长凤倾颜(GL)》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